页:  [1] 2
  打印  
作者 主题: 中观能破一切否?  (阅读 716 次)
0 会员 以及 1 访客 正在阅读本主题.
千江月01
正式会员
**
帖子: 287


« 于: 四月 11, 2018, 11:59:06 上午 »

理发师悖论

某理发师“要给所有不自已理发的人理发,不给所有自己理发的人理发”

这个怎么破
已记录
ly00126
正式会员
**
帖子: 5393


« 回复 #1 于: 四月 11, 2018, 01:31:24 下午 »

看不懂
已记录
一叶海水
正式会员
**
帖子: 1691


« 回复 #2 于: 四月 11, 2018, 10:07:05 下午 »

这是个发愿,不是个论点,破它干什么?
不过这个发愿本身有语义歧义。
已记录
千江月01
正式会员
**
帖子: 287


« 回复 #3 于: 四月 13, 2018, 09:00:41 上午 »

不是语义歧义是悖论 一种邪见
比如历史有名的“飞矢不动”。
已记录
773377
正式会员
**
帖子: 18


« 回复 #4 于: 四月 23, 2018, 04:28:36 下午 »

这个悖论不需要破,提出这种自我指涉,本身就是佛教的破斥法。佛自己就用过:

尔时,舍利弗初受戒半月,佛邊侍立,以扇扇佛。長爪梵志見佛,問訊訖,一面坐。作是念:“一切論可破,一切語可壞,一切執可轉,是中何者是諸法實相?何者是第一義?何者性?何者相?不顛倒?”如是思惟,譬如大海水,欲盡其涯底,求之既久,不得一法實可以入心者。“彼以何論議道而得我姊子?”作是思惟已,而語佛言:“瞿曇!我一切法不受。”佛問長爪:“汝一切法不受,是見受不?”佛所質義:汝已飲邪見毒,今出是毒氣,言一切法不受,是見毒汝受不?  尔时,長爪梵志,如好馬見鞭影即覺,便著正道;長爪梵志亦如是,得佛語鞭影入心,即棄捐貢高,慚愧低頭。如是思惟:“佛置我著二處負門中:若我說是見我受,是負處門麤,故多人知,云何自言一切法不受,今言是見我受?此現前妄語,是麤負處門,多人所知。第二負處門細,我不受之,以不多人知故。”作是念已,答佛言:“瞿曇!一切法不受;是見亦不受。”佛語梵志:“汝不受一切法,是見亦不受,則無所受,與眾人無異,何用貢高而生憍慢?”如是長爪梵志不能得答,自知墮負處,即於佛一切智中起恭敬,生信心。
« 最后编辑时间: 四月 23, 2018, 04:31:45 下午 作者 773377 » 已记录
千江月01
正式会员
**
帖子: 287


« 回复 #5 于: 四月 24, 2018, 10:45:02 上午 »

矛盾是显而易见的,我问的是导致矛盾的原因?
已记录
一叶海水
正式会员
**
帖子: 1691


« 回复 #6 于: 四月 24, 2018, 01:51:45 下午 »

理发师悖论

某理发师“要给所有不自已理发的人理发,不给所有自己理发的人理发”

这个怎么破
1、若给或不给自己理发的意思是会或不会(不能)给自己理发,则没什么问题。
2、若给或不给自己理发是一个对已发生的事实的描述,也没什么问题。比如理发师本人,上个月自己没给自己理发,这个月可以给自己理发。上个月自己给自己理发了,这个月可以不给自己理发。这样的愿望可以实现。
3、若是将”所有“这个词义扩展为不仅是个体集合的描述,而且是时间的无限性。则又是另一种歧义与矛盾了,即对已发生事实的自我否认。
已记录
773377
正式会员
**
帖子: 18


« 回复 #7 于: 四月 24, 2018, 05:26:30 下午 »

矛盾是显而易见的,我问的是导致矛盾的原因?
矛盾的起因是朴素集合论中“可以使用任意性质来构建集合”这个符合直觉的观点是错的。这个悖论说明,不能存在一个集合是由“所有不包括自身的集合”所組成的。
已记录
千江月01
正式会员
**
帖子: 287


« 回复 #8 于: 四月 24, 2018, 10:00:52 下午 »

矛盾的起因是朴素集合论中“可以使用任意性质来构建集合”这个符合直觉的观点是错的。这个悖论说明,不能存在一个集合是由“所有不包括自身的集合”所組成的。
上面的所有包括理发师自身啊  如果不包括就不会产生悖论了
已记录
773377
正式会员
**
帖子: 18


« 回复 #9 于: 四月 25, 2018, 06:00:03 上午 »

上面的所有包括理发师自身啊  如果不包括就不会产生悖论了
这就是ZF公理化集合论中的正则公理的解决方式啊。
已记录
页:  [1] 2
  打印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