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2] 3 4
  打印  
作者 主题: 关于 破斥 心识由一一分支产生 的疑问  (阅读 5294 次)
0 会员 以及 1 访客 正在阅读本主题.
stranger
正式会员
**
帖子: 49


« 回复 #10 于: 八月 21, 2017, 07:47:22 下午 »

脑细胞并非单一分支,有很多个脑细胞,而且是无常的。这样理解就应该好破斥吧
已记录
maggieliang1977
正式会员
**
帖子: 50


« 回复 #11 于: 八月 22, 2017, 10:51:45 上午 »

脑细胞并非单一分支,有很多个脑细胞,而且是无常的。这样理解就应该好破斥吧
师兄好,我知道肯定不能说由单独的脑细胞产生心识,因为那样有产生很多个心识的过失。所以我说是多个细胞具足的时候,就产生了“明知”的功能。就像单独的微尘对别的物体没有阻碍的作用,但是很多个微尘聚在一起,就对别的物体有了阻碍的作用。还请师兄给予解疑哦。
ps:我是个因明的小菜鸟,目的就是想通过学习对有轮回彻底地相信
已记录
maggieliang1977
正式会员
**
帖子: 50


« 回复 #12 于: 八月 22, 2017, 10:55:46 上午 »

您能这样思考,就对了。

有情的心从无情物中生,这本来就是一个最大的无明,但凡有些观察的人都会嗤之以鼻的,但是世人的邪见执着就是这么刚强!
师兄好,我想请问 为什么不能说物质的脑细胞上有“明知”的功能。因为我在网上看到介绍说脑细胞当中有一部分是负责感知的
已记录
无中生有
正式会员
**
帖子: 3754



« 回复 #13 于: 八月 22, 2017, 12:35:09 下午 »

师兄好,我想请问 为什么不能说物质的脑细胞上有“明知”的功能。因为我在网上看到介绍说脑细胞当中有一部分是负责感知的

这里引述一篇学院圆累师的因明辩论稿件,仅供参考:


论身和心的关系——认识生死
——2012喇荣佛教大学因明系辩论赛入选稿
 

因为特殊的国情,我们周边很多人都不相信前后世的存在,甚至认为这些是迷信、腐朽的思想。特别是现在科技高度发达,人们对科学推崇备至,崇尚物质追求,对精神的探索却少有问津。由于多数人无有精神信仰,言行往往少有自律。尤其在当今经济浪潮的冲击下,直接导致了社会上种种乱相频发,政府防不胜防。
 
树立因果正见、相信前生后世,对个人和社会来说,都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具备世间正见,可以承办众生未来暂时和究竟的利益。人人安乐,社会自然会稳定和谐。
 
本文通过详细的推理,破斥了世间人常见的种种观点,并建立了自宗观点。
“身体产生心”、“大脑产生心”、“人死如灯灭”等等此类见解,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然而,这与一部分人的亲眼所见、亲身体验却大相径庭,更与一些催眠师的实验结果相矛盾。从某种意义上讲,科学的发展在不断地证明佛教教义。本文详细观察了一个人生命的“生”和“灭”,最终可以证成:身体并非产生心的主因(心也可离体而独自存在);心的相续前际无始、后际无终(直到解脱为止)。
 
身体如旅店,心如过客,这一世的身体,只是心识茫茫轮回旅途中临时的落脚点。然而,许多人在世时,为了养活身体,却造作了种种恶业,后世等待的将是什么呢?尤其是那些上班族,天天朝九晚五,日日忙碌,如是耗此一生,除了获得暂时的衣食受用以外,于来世作过一点准备吗?守护一生的身体,死时也将被抛弃,唯独心识流转于后世。回头看去,空耗了一世的暇满人身和时光,可惜可叹哪!
 
所以,树立正见、踏上修行之路,才是最有意义、最迫切需要做的事情。
 
目录
甲一、破斥世人观点  
        乙一、常见世人观点  
                丙一、普通人(未做深入观察)
                丙二、研究者(做深入观察)    
        乙二、成立心识存在  
                丙一、由自证成立
                丙二、以理证而立
        乙三、总破:身体产生心识  
                丙一、破“胎儿身体中产生心识”(无随存) 
                        丁一、能饶益并不决定是主因    
                        丁二、如何确立因果关系
                        丁三、没有见到,不代表一定不存在    
                丙二、破“人死如灯灭”(无随灭)
                        丁一、说过失:尸体在,心当不消失    
                        丁二、破除邪因:呼吸停止  
                        丁三、破除邪因:病患    
                        丁四、自宗观点    
                丙三、破同时而生
        乙四、别破:大脑产生心识  
甲二、建立自宗    
        乙一、心识产生的主因    
        乙二、身心关系    
                丙一、真实宣说    
                丙二、确定因和缘的试验方法    
        乙三、遣疑 
               丙一、身体(作为缘)并不决定对心起作用   
               丙二、身和心竟能长时间并存    
               丙三、身心并不相违(自教圆融)  
        乙四、认识生死,成立前生后世
               丙一、真实宣说    
               丙二、遣疑:前世的修行成果可以延续
甲三、参考文献    
 



甲一、破斥世人观点
乙一、常见世人观点
丙一、普通人(未做深入观察)
由于中国特殊国情决定,对待生死不少国人持如下观点:
1、(或者大脑)产生心识;
2、如灯灭,没有后世存在;
3、是迷信,谁看到有后世存在了?
持有这些见解的人,一般只图求今生的努力和享乐,属于典型的“现世美”。再加上精神文明建设的缺乏,不少人会为了一己私利,不惜铤而走险,损害他人和社会。
 
丙二、研究者(做深入观察)
从古至今,不少哲学家、心理学家等研究者,一直在探索身和心的关系。今日,从一体和他体的角度,研究者们基本上分成两派:一元论和二元论。
 
一元论者,要么承许唯物(无心识),要么承许唯心(无物质)。其中唯物一元论认为:宇宙唯一是物质的统一性,除了物质之外,根本没有心的独立存在。
二元论者,则承许身和心各自存在独立的实体,但在身心关系上,又有不同认识。
本论中,主要涉及到唯物一元论和二元论。
 
乙二、成立心识存在
名言中当承许:心识是一种非物质性的自相之法,具有自明自知。因而,对于那些将心识(无论是否存在本体)定义为物质的观点,都不予赞同。
 
丙一、由自证成立
每个正常人,都能感知苦乐,能思考、回忆、想象。对这些心之行相,人们是自明自知的,并且清楚知道它不同于物质。所以,证成心识的存在,不用去问别人,自证足以。其他无情物根本无此特点。
 
丙二、以理证而立
若认为人心是物质的本性,则心将变为眼识的对境。人类的一切心理活动,就当可以观察到了。比如:当一个人做梦时,梦中景象别人也可以看得到,而非仅仅是(科学家)观察到大脑的变化,所以,一旦将心行为物质化,它将如同身、语等行为般,不会观察不到的。
此外,有大量的心识离体、回忆前世等公案,也可证明心识可以独立存在。
 
乙三、总破:身体产生心识
丙一、破“胎儿身体中产生心识”(无随存)
丁一、能饶益并不决定是主因
 
我方:你们究竟因何成立“心识产生的因是身体”?总不会承许心识是无因而生吧。
对方:胎儿在母体内呆一段时间后,就自然有生命了、能动了。除了与之具有紧密关系的胎儿身体外,难道还靠其他来产生心识吗?找不到的。
 
我方:一开始空旷大街上只有一个人,后来发现这个人脚边多出一沓钱,旁边再无他人,难道依此就能断定钱一定属于此人吗?毕竟没有亲眼看到钱从此人身上掉下来。同理,也无人看到最初心是从胎儿身体中产生的。所以,没有确凿的证据,得出的结论只能是一种猜测。
 
对方:人人都有这样的生活经验:身体对心能起到饶益、决定的作用。比如:身体服毒之后,心识会昏厥过去;身体保养得好,心情也会舒畅。
 
我方:若仅以身体对心能产生作用,就成立身体产生了心。那么乃至动物的身体,也可以是产生人之心识的因了。因为:有些人见到动物身上出血,就会晕过去。很显然,动物身体(出血)导致了人的心发生了改变(昏厥)。
 
以同等理再做观察,心也应当是产生身体的因。为何?
因为可现量见到:心的变化会导致身体变化。比如:生嗔心时,会双目发红;生羞愧心时,会脸红。没有人会颠倒地承认“因为双目发红,所以导致嗔心产生”,“因为脸红了,所以导致羞愧心产生”。
 
更不可思议的是,被催眠者在深度催眠状态下,当被告知用一根烧红的铁棒接触他的手时(其实只是木棒而已),手面上会显现烧伤的烙印;当被告知用木棒接触时(其实是烧红的铁棒),他的身体却安好无损。
如此一来,是否又当成立“心识是产生身体的因”了?一方面说身体产生心识,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承认心识也可以产生身体,这样二者就互为因果了,有点荒谬。
 
因是分主、次的,我们这里要寻找的,是心识产生的主因。比如:种子和土壤都是产生苗芽的因,但种子是主因,土壤只是次要的助缘而已。
那么,真正的因果关系(如种子产生苗芽般)到底该如何确定呢?
 
丁二、如何确立因果关系
 
因明里,确定因果关系的方法是:随存或随灭。(只判断其一就可以了)
1)确定随存有3个步骤:            2)确定随灭有3个步骤:
第一步:因和果都不存在                 第一步:因和果都存在
第二步:因出现了                          第二步:因消失了
第三步:果随之出现(从因中)        第三步:果随之消失
 
只有首先通过现量经历(亲眼看见),然后通过分别念,才可以确定是否具有随存或随灭,从而确定因果关系。
 同理,若要成立身心具有因果关系,也需如此观察:
第一步:身体和心识都不存在
第二步:身体出现了
第三步:心识随之出现(从身体中)
 
问题出在:凡夫无法看到中阴身,也就确定不了:第一步心识不存在、第三步心识从身体中出现,故很容易就妄下结论。身和心的关系,其实类似于(以牛和马做比喻):
第一步:草地上没有马和牛(喻:身和心都不存在)
第二步:马过来吃草(喻:身出现了)
第三步:牦牛也过来吃草(喻:心出现了,但心并非从身中而现)
 
若依对方的观点,就可得出结论:马产生了牦牛(喻身产生心),因为先有了马,接着牦牛就出现了。一般人都晓得,这样推理是不正确的,因为牦牛早已存在,只是因一时的因缘,而与马呆在一块了。
 
同理,观察身心关系时,(在第三步中)是早已存在的心识(之前未出现),因业力牵引而与身体相结合,就像为了吃草,牦牛前来与马聚合一样。若依此就断定身体产生了心识,则实属荒谬。
 
也许有人认为:马出现时,牛不一定随之而来;但胎儿身体中,心识常常随之而存在。所以,前者无法成立因果关系,但后者是可以成立的。
 
答:胎儿身体形成后,常常会随之出现心识,那是因为之前父母交合时,胎门附近会聚集无量无边的中阴身,他们都会争抢着要投胎,所以最初并不缺乏中阴心识来与之聚合。而马吃草的地方,牦牛可能不多,或者还有别的地方有草吃,所以牦牛不一定跟马聚集在一起。倘若此处唯独有这一片草,且周围有很多饥饿的牦牛,马牛相聚则定会出现。
 
丁三、没有见到,不代表一定不存在
对方:我没见到中阴身(或离体心识)能独立存在,你说有,请给我指出来看看。
我方:见不到有两种情况:压根儿不存在,所以见不到,如兔角;虽然存在,却也见不到,如电磁波。中阴身或离体心识,就属于后者。
 
1.一方面,不可能、也不需要人人都亲见,一些人回忆起前世和濒死体验等经历,就足以动摇对方的观点;证成“有”,远比证成“无”要容易得多,就好比要成立某地有狼出没,只要有一两个确凿的目击者就够了,没要求附近所有人都得亲见。一切的关键,是要证实这几个目击者所言的真实性。
 
2.另一方面,这些人所谓的“我没看见”(能立因),并不决定能够证成所立。因为“我没看见”,只是当时当地“没看见”,无法代表其他一切时处都看不见。即使一个人“没看见”,并非所有人都“没看见”。正如《释量论》云:“非未见故无”。倘若对方的推理可以成立,那也可以随便说:“某某人去世了,因为我今天没看见他。”
 
成立一个法存在与不存在,都需要具备充足的理由。比如:一栋楼里面有很多房间,要成立“张三在此楼里”,只要“任何一间屋内看见张三”就证成了;相反,要成立“张三不在此楼里”,必须“每间屋内都没有看见张三”才能证成。若压根儿没去找,或者只找了1、2间屋,或者找遍所有屋子、只剩下最后一间没去看,都无法证成所立。
 
而且,凡夫的六根,与圣者相比,根本就不堪为量。有些对境,不是想看就能看到的。正如《三摩地王经》云:“眼耳鼻非量,舌身意亦非,若诸根为量,圣道复益谁?”
 
丙二、破“人死如灯灭”(无随灭)
丁一、说过失:尸体在,心当不消失
 
对方:一旦今生身体衰老至极,或者遭遇不治之症,死亡就会来临,心识也就随之消亡。人死如灯灭,形容人死后如同灯灭一样,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不存在了。
 
我方:这种说法是无法成立的,为什么?
如果身体(因)仍然安住、存在,那么心识(果)就不该消失,因为你们承许身体可以产生心识、二者是因果关系。既然因存在,那么果就应该产生;若不产生果,那么也就不能安立其为因了。正如《释量论》云:“身若安住时,心应无消失。”大家都知道,一般虽然人死了,但尸体还在。那么,为何此时这个身体就不能如前一样,继续产生心识呢?
 
对方:因为有下面几种理由之一:
1、身体内已经没呼吸了,如窒息死亡(顺缘不具);
2、疾病已经导致身体毁坏(具有违缘)。
所以,虽然表面上身体(尸体)仍然存在,其实它已经无法再产生心识了。
 
丁二、破除邪因:呼吸停止
对方:(身体内)呼吸停止了,所以出现死亡。即:呼吸是产生心识的因。
我方:到底哪个是因、哪个是果,要分清楚,不能把因果颠倒了。就如同,天亮了才鸡打鸣,还是鸡打鸣才天亮,因(缘)和果是有个时间先后的。
 
我们认为,呼吸是以心识为缘而产生的。也就是说,是心识中产生气息,而并非是由呼吸的气息产生心识。之所以如是承许,有2个理因:
 
1、是心识在控制着呼吸(正说)
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自己做长呼吸,或者短呼吸,完全能通过心识的控制来实现。因而,是从心识中产生气息。否则,没有心识的勤作(操控),如何能实现长吁短叹,或者长时间憋气,等等。
 
当然,有时候不容易明显体会到这一点。只当刻意做一些呼吸动作时,才知道这是由心识来操控。但是当走路、睡眠时,就不易察觉。其实,由于长期串习的原因,心识也可以在无勤中使呼吸自然运行。
 
2、呼吸变化,并不会使心识随之而变(反说)
假设按对方承许:呼吸是产生心识的因,那么呼吸(因)发生变化,必然会使心识(果)随之发生变化,因为只要是果,决定会随因而变化,如是才可以成立二者存在因果关系。但事实上,这种情况并不决定发生。呼吸强盛时,心识(分别念)不一定会增上;呼吸衰弱时,心识(分别念)也不一定会减少。
相反,修禅定者分别念(心识)的增减,会决定影响到气息的强弱、粗细及速度。
 
对方:按照佛教观点:人刚死亡时,心识仍然可能会留在体内。那么,为何此时呼吸会消失呢?
我方:气息的产生,以(四大中)风大为近取因,心识为俱有缘,这些因缘中只要一个不具足,果法(气息)就不会产生。人临死亡时,风大会与身体分离,呼吸产生的近取因不存在了,即使(俱有缘)心识仍留体内,呼吸也不会产生了。就如同:没有种子,虽然土壤等具足,也生不出苗芽来。
 
丁三、破除邪因:病患
 
对方:就像灯心被沾湿后无法产生灯光、种子被烧坏后无法发芽一样,身体因为遇到了疾病等障碍,所以病死后的尸体无法继续产生心识。
我方:那么,若把尸体上的疾病治好之后,尸体就能够产生心识了。
 
对方:经过火的焚烧,木材会变成灰烬,此时无论依靠何种方法,也无法使灰烬变回到木材。同理,大病之后,病患身体无法恢复到之前无患身体。
 
我方:实际上有2种情况,“如火于薪金”。火对薪作用后,确实无法恢复;但火对金作用后,是可以恢复的:液态金还可以返回到固态金。
况且,只要医治条件具足(医师和药物等),没有治不了的病。就如同一个机器,零部件哪坏了,只要把它修好后,就可以恢复工作了。同样,对于一具尸体,只要把致死的器官换成正常的,应该能令其复活过来?但这种事情,过去不会有,现在不会有,未来也不会有。
 
对方:美国就有一个生命延续机构,将因无药可治、垂死之人的身体冷冻起来,期望将来医疗技术成熟后,再解冻身体、进行救治,从而令人复活。
 
我方:那只是科学家的假想。若冷冻活人,在此不作评论。但是,若冷冻死尸,则将来是不可能救活的。能否救活死尸,才是讨论的关键所在。若真能救活,为何只冷冻(垂死)活人的身体,而不接受刚死的尸体呢?死之前后,只跨越很短的时间,难道期间身体能发生巨大的变化吗?不敢选择死尸,说明其内心还是执著人死后是无法复活的。
 
况且,有些人死亡的原因,只是无钱治病,并非无药可治。为何不先在这样的尸体上作个试验,令其复活呢?若真有救活的案例,恐怕全世界早吵翻天了,但一直未闻此类事情曾经发生过。
 
丁四、自宗观点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呼吸停止、疾病等皆非死因,那究竟是何导致了死亡?
 
答:众生前世所造之业(引业),决定了此生身体和心识能够共存的时间。一旦业尽,心识就会离开身体(名相上的死亡),去寻找下一世的身体所依。“杀生者短命,放生者长寿”,就说明了以前所造的善恶业,可以决定人们今世的寿命长短。
 
丙三、破同时而生
对方:胎儿身体形成的同时,心也从中产生了,身体是产生心的因。故,身体是心的所依。将来一旦身体坏灭,心因为失去了所依,自然也会消失。
 
我方:任何两个法,在同一刹那上作观察时,毫无关系可言,包括色法和心法、色法和色法之间。所以,同时(同一个刹那)存在能依所依,也就了不可得。但在前后刹那上,可以安立彼生相属。比如:前一刹那的身体,可以饶益后一刹那的心识。但这种相属,类似于土壤饶益苗芽,而非种子饶益苗芽。
 
乙四、别破:大脑产生心识
1945年,美国有一只无头鸡,居然活了18个月,期间曾参与多次展览;在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秘传中,记载了他亲眼见到一个无头人,而且此人仍然能通过食管进食。可见,无论是旁生,还是人类,都存在无头却仍可存活的情况。这些事实足以说明,没有大脑,心识照样可以存在,“大脑产生心识”的说法自然被攻破。
 

 
甲二、建立自宗
乙一、心识产生的主因
上面驳斥他宗 “身体产生心”的观点已经完毕,现在成立自宗观点:
心识产生的根本因,是自己前面的同类。即:前一刹那的心识,产生后一刹那的心识,好比:一个将灭的火炬,可以引燃另一个新的火炬。而不会由心识外面的任何法产生心。“非识非识因”,不是心识的法,无法成为产生心识的因。
 
其实大家也了知:冰是由水而生,烟是由火而生。它们为何不从土、草中产生?因为真正的因和果当属于同类,同类因产生同类果。冰和水是同类,烟和火也是同类(科学证明烟中存在火的成分)。若果不从同类中产生,那么任何法都可以作为因了。比如:石头中可产生面包,庄稼地里可长出金子,等等。
 
同理,心识亦当是由前面的同类中产生,而不会是从外面的身体、柱子等法中产生。“自许贪心等,依赖于同类。”自宗承许贪、嗔等心的产生,依赖于自己的同类。
 
乙二、身心关系
丙一、真实宣说
依照因明,因果的法相,就是能饶益、所饶益。因分为2种:直接饶益果之本体的,叫做近取因,饶益果之差别法的,叫做俱有因。比如:种子是产生苗芽的近取因,而土壤、水分等是产生苗芽的俱有因(或俱有缘)。这2种因,都会饶益到果法。如《量理宝藏论》云:因果即是能所利,因分近取与俱有。
 
依次可观察产生心的因缘:
1.一方面,心产生的近取因(主因),是前一刹那同类的心,直接对果法本体的产生起饶益作用。就如同:种瓜只得瓜,种豆只得豆。
 
2.另一方面,身体作为俱有因,对心的饶益作用也是“主”观存在的。身体会对心的差别产生作用,比如:身体的胖瘦,面容的美丑,都会导致人内心的快乐和痛苦。但,不能仅仅依此就说:身体能产生心之本体。普通人和外道,就犯了这个错误。
 
就如同:肥沃土壤中,庄稼就长得好一些;贫瘠土壤中,庄稼就长得差一些。土壤对庄稼好坏的差别,确实有影响。但没有哪个农民会认为:土壤是产生庄稼本体的根本因,那样就没必要买种子了。
 

 

 
丙二、确定因和缘的试验方法
也许有人会问:(近取)因和(俱有)缘都对果法起饶益作用,缺了哪个都无法产生果法,那该如何区分哪个是主因、哪个是助缘呢?可以通过设计试验的方法,作2次以上的试验:1.改变主因、不改变助缘;2.不改变主因、改变助缘。若试验的结果中,果法本体发生变化,则说明一定是主因改变了;若仍然是同类果法、但其色泽等果法上的差别有变化,则说明一定是助缘改变了。
 
同理,要确定心识产生的主因,到底是身体、还是前刹那的同类心,需作如此试验:
1、改变身体、不改变心相续。
如何改变身体?通过改变饮食、实施针刺电击、进行器官移植等方法。
2、不改变身体、改变心相续。
如何改变心相续?现实生活中有附身事件,或通过密咒仪轨,实施迁识法。
 
判断果法本体(心)是否改变的标准:对原有熟悉的人、事、语言等,是否都变得陌生了。比如,不认得亲人和朋友,对自己亲历事情都不知道,忘记母语,等等。但是,仅仅性格上的改变,不能作为标准。
 
依据自己或者他人的真实经历,不难发现如下结果:
1、仅改变身体,不会导致一个人后续的心发生本体改变。
一个人心里产生痛苦、快乐后,通常不会突然改变对原有人和事的认识;有些人经过心脏移植手术后,会出现心脏捐献者的一些习性,但不会对亲人和曾经居住的家庭环境感到陌生,而且他也知道自己以前什么习性、但现在发生改变了。
 
2、仅改变心,会导致一个人后续的心发生本体改变。
有些人被附体后,会说一些别国的语言,对原有亲人和往昔事情一概不知道。这说明,他已经是另外一个人的心相续了(虽然身体还是原来的)。
 
依上述分析结果不难发现:产生心识的主因(近取因),是心识自己前面的同类心,而非身体;身体只对心之差别(如:喜怒哀乐)起助缘作用。
 
乙三、遣疑
丙一、身体(作为缘)并不决定对心起作用
 
对方:无论是因是缘,都决定会对果法产生饶益作用。但是,有些人的身体,即使发生了很大改变,然而心却未现明显的变化。比如:有人多次从楼上跳到地面,尽管腿脚出现伤口甚至感染,却丝毫没有疼痛感;在佛陀时代,目犍连尊者被外道打得遍体鳞伤,内心却丝毫不受影响。
 
我方:对于一般人而言,身体的变化,一定会导致心随之而变(感受痛苦)。出现这种“心随境转”的原因是:内心执著身体为所取境,一旦境发生改变,心也会改变,因心对其有执著之故。相反,一旦心对身体、财物等种种对境放下执著,就不会随境而变。当然,导致心不执著的原因,可能是身根坏了、无法产生触识,或者是圣者证得了人无我、已经无有“我的身体”之类的执著。
 
对方:据说现代神经学,已经发现了身体内传递感受的神经,只要将其切断,人就不会缘身体特定部位而产生苦乐感受了。这,好像跟内心是否执著身体无关系呀,完全是身体内的神经在控制着心的感受。
 
我方:仅仅改变身体的细微部分(如:切断神经),也会导致心马上放下对身体相应部位的执著,从而不会因之产生感受。就好比:您以前执著的房子,一旦出售拿到钱后,对它的执著就会马上消失。即使后来房子被盗了,心也不会受其影响。
 
对于世间人来说,执著是产生一切快乐和痛苦的因。虽然苦乐以主观而存在,但许多人完全将其建立于外部物质上,疯狂地去追逐种种物质享受,很少观察自己的内心。
 
丙二、身和心竟能长时间并存
 
对方:身体和心识,如何能(一生中)长时间并存呢?就如同:鸟儿落在树上休息,短时间内鸟和树可以偶尔并存,但是一旦鸟想要飞走,就可以随时离开树枝。但是,心识和身体之间却并非如此:(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在一生之中,心和身能够一直稳固地并存;“心”并非随时想就可以离开“身体”的。
 
我方:身心二者并存,存在决定性、非偶尔性。产生身心聚合体的因,就是前世的业力(引业)。就如同:在一个人身上,眼根、耳根等诸根可以并存;或者,对于一杯饮料,其味道和颜色可以并存。同理,在一个引业的牵引下,身和心也可以并存。如《释量论》云:“一因故并存,如根如色味。”
 
在引业未圆满之前(业的引力未完结前),一般心都会牢固地跟身体绑定,并且依靠身体来感受种种果报。一旦引业究竟圆满(今世的果报感受完毕),心就要离开身体,去寻找下一世的身体所依(去往无色界除外)。就象卵里的幼鸟,到一定时候,必然会破壳而出、离开曾经相伴的卵蛋,义无反顾地前往未来。这时,就是世间人所谓的“死亡”出现。
                          
丙三、身心并不相违(自教圆融)
 
对方:《中观庄严论》破斥有实宗境证时(眼识直接缘取真实存在的外境),云:
境自性他法,彼将如何知?
彼性他无有,何故知己彼?
能知所知事,许为异体故。
 
全知麦彭仁波切注释为:“取瓶之识的本体上了然明现的那个瓶子如果不是识本身,而是成立为另外单独的无情法外境,则由于无情法上无有识、识上不存在无情法,结果因为明觉(之识)非明知(之无情法)这两者互绝相违的缘故,彼此互为异体,异体的法直接感受异体的法岂能合理?必将如同光明与黑暗一般成为毫不相干。”
这,难道不是说心法和色法是相违的两个法吗?既然相违,一个人同时具有的身体和心识,又如何能并存呢?
 
我方:并非指心法和色法(自相)本体上相违,因为注释中是指互绝相违(有实法和无实法之间),而并非指不并存相违(有实法和有实法之间)。如同:(透明)玻璃和(不透明)墙之间,并不能成立二者本体上相违。
 
对方:那注释文中的互绝相违,究竟该如何理解呢?
 
我方:为了证成色识二法毫无关系(以此推出识无法见色)。首先,排除了同性相属,因为识法具有明觉性,不会在其上同时具有色法的非明觉性,明觉性和非明觉性是互绝相违的。其次,再排除彼生相属。就可成立二者毫无瓜葛了。
 
乙四、认识生死,成立前生后世
丙一、真实宣说
既然心的生因是心(当下这一刹那的心识,由前一刹那心识产生),那么就可推知:一个人来到这个世间,他的第一刹那心,定由前世(或中阴身)最后一刹那的心中产生,依此可成立前世存在。同理,今生最后一刹那的心,定会产生后世(或中阴身)第一刹那的心,依此可成立后世存在。
 
所以,世间人所谓的生死,其实只是一种假相。可是,它又欺骗了多少只顾赚钱、不问后世的人呢?这一世的身体,只是我们暂时的所依,就像旅店一样,是心识这个主人临时的落脚点。一旦今生穷尽,心识将抛下身体等一切,孤独地继续流转于后世,直到听闻佛法、获得解脱。
 
丙二、遣疑:前世的修行成果可以延续
对方:既然每个人有前世,那为何前世学过的数学,今世都忘光了,而且还需要重新学习?
 
我方:一般人在前世死亡之后,会投胎到后世,当投胎时心识会昏迷,醒来后一般就记不清前世的事情了。民间也有类似的说法:“阎王判一个人投胎时,这个人先要喝一碗孟婆的‘迷魂汤’。喝了之后就把前生的事情忘了。”
 
对方:那每一世的修行,岂不是要重新开始?以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我方:虽然前世修行的成果,在今生一时无法现前,但因缘具足时会慢慢复苏,并不会无因消失。而且,还可以通过进一步修行而不断增上,直至获得解脱。
 
甲三、参考文献
《前世今生论》       慈诚罗珠堪布著 索达吉堪布译
《量理宝藏论讲记》   索达吉堪布译讲
《佛教科学论》       索达吉堪布著
《释量论.成量品释》  麦彭仁波切著  索达吉堪布译
《中观庄严论释》     麦彭仁波切著  索达吉堪布译
《前后世的建立》     朗忍大师著    善慧译
《心灵的解构与重构》 杨足仪、高新民著
 
 
俱舍班 释圆累
已记录

以无我 无人 无众生 无寿者修一切善法  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无中生有
正式会员
**
帖子: 3754



« 回复 #14 于: 八月 22, 2017, 12:41:14 下午 »

附图如下:


* 附图.doc (146 KB - 已被下载 53 次.)
已记录

以无我 无人 无众生 无寿者修一切善法  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stranger
正式会员
**
帖子: 49


« 回复 #15 于: 八月 22, 2017, 02:13:35 下午 »

师兄好,我知道肯定不能说由单独的脑细胞产生心识,因为那样有产生很多个心识的过失。所以我说是多个细胞具足的时候,就产生了“明知”的功能。就像单独的微尘对别的物体没有阻碍的作用,但是很多个微尘聚在一起,就对别的物体有了阻碍的作用。还请师兄给予解疑哦。
ps:我是个因明的小菜鸟,目的就是想通过学习对有轮回彻底地相信
我可没说我不是菜鸟哈,
请问是多少个脑细胞就能产生心识呢?如果其中死了几个脑细胞,您的心识是否也要缺少部分呢?如果增加几个脑细胞,您是否也要多心呢?
好像跟人们的执著不同。
比喻就算了,这好像不太好比。
已记录
TenzinJamyangZHS
正式会员
**
帖子: 47


« 回复 #16 于: 八月 22, 2017, 02:52:08 下午 »

师兄好,我知道肯定不能说由单独的脑细胞产生心识,因为那样有产生很多个心识的过失。所以我说是多个细胞具足的时候,就产生了“明知”的功能。就像单独的微尘对别的物体没有阻碍的作用,但是很多个微尘聚在一起,就对别的物体有了阻碍的作用。还请师兄给予解疑哦。
ps:我是个因明的小菜鸟,目的就是想通过学习对有轮回彻底地相信
你的说法 我不认同 我认为 单独的微尘 其实对物体也有阻碍作用 聚集的微尘也对物体有阻碍作用 只是作用的大小和程度不同。一个微尘的阻碍作用因为太小太不明显 所以不能被我们察觉 但是他的阻碍作用是存在的。比如我的平时觉得空气没有阻碍作用 但实际上存在空气阻力。
已记录
TenzinJamyangZHS
正式会员
**
帖子: 47


« 回复 #17 于: 八月 22, 2017, 02:55:14 下午 »

师兄好,我知道肯定不能说由单独的脑细胞产生心识,因为那样有产生很多个心识的过失。所以我说是多个细胞具足的时候,就产生了“明知”的功能。就像单独的微尘对别的物体没有阻碍的作用,但是很多个微尘聚在一起,就对别的物体有了阻碍的作用。还请师兄给予解疑哦。
ps:我是个因明的小菜鸟,目的就是想通过学习对有轮回彻底地相信

你如果要问一个微尘能阻碍什么
我的回答是 一个微尘可以阻碍另一个微尘
已记录
maggieliang1977
正式会员
**
帖子: 50


« 回复 #18 于: 八月 24, 2017, 10:01:58 上午 »

感恩师兄们解疑,我明白了,物质的脑细胞上不可能有“明知”的功能,因为一个是“明知”,一个是“不明知”,这个叫互绝相违。就像光明与黑暗不能同时存在于一个物体上。另外,我也突然想明白了,如果一个脑细胞上带有“明知”,那这个脑细胞已经是个有心识的“有情”了。
已记录
maggieliang1977
正式会员
**
帖子: 50


« 回复 #19 于: 八月 24, 2017, 10:06:09 上午 »

TenzinJamyangZHS  师兄好,心法与色法的区别,除了色法可以分割,心法不能分割,以及一个是明知,一个是不明知之外,还有什么区别呢?师兄能否再详细讲讲啊 微笑
已记录
页:  1 [2] 3 4
  打印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