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 9 10 [11] 12
  打印  
作者 主题: 包含的微尘一样多,物体就一样大吗?  (阅读 29624 次)
0 会员 以及 1 访客 正在阅读本主题.
莲上子
正式会员
**
帖子: 269


« 回复 #100 于: 十二月 31, 2015, 08:46:23 下午 »

一张白纸可撕开,
水酒混合物体积<水+酒,水酒混合物可放入他物,
可见粗法和微尘聚是有间隙的,通体质碍性不成立,
则粗法的大小不应是组成微尘大小之和。

粗法和微尘聚是有间隙的,无有通体质碍性,但是可分的部分仍然是无限可分的
不是吗?
已记录
莲上子
正式会员
**
帖子: 269


« 回复 #101 于: 一月 01, 2016, 06:43:14 下午 »

粗法与微尘的间隙是不是传说中的空隙虚空?
那么这个空隙虚空应该有边际相围,边际的长短也无限可分,
还有可分为接触微尘的部分与不接触微尘的部分,
,整个粗法还是无限可分的。
已记录
一叶海水
正式会员
**
帖子: 1694


« 回复 #102 于: 一月 02, 2016, 12:27:40 下午 »

1、色法的大小应是以其质碍范围界定,这是由色法的定义决定的。不属于其质碍范围的不应算在其大小之内。否则我们连一个气球的大小都无法分析(吹进去的气到底算不算气球的?)。所以海绵等例子并不合适。

2、但所谓色法的质碍性,也是经不起观察的,或者说是假立的,是观待的(与所质碍相观待),是相对的。粗法的水观待于玻璃来说相互质碍,通体的水都具有质碍性,但观待于酒精来说则非如此。包括近现代的一些粒子理论,稍粗大点的粒子(场、分布函数等等)之间互相质碍,但并非说这样的空间的质碍性是绝对的,对另一些粒子来说,这些空间毫无质碍性。就好像磁场或者电场一样,对某些色法具有质碍性,对另一些色法则毫无质碍性。

3、具有绝对质碍性的微尘,实际上连聚集为稍粗大的色法也没有可能。通俗地说,无论是引力还是斥力,都是相对质碍性。微尘间的斥力场(举例)的相对质碍性容易理解,而微尘间的引力则因为互相离开方向的障碍而使得除了这两个微尘之外的整个空间全部成为这两个微尘的质碍空间,甚至于可以将此空间命名为色法。
(后面有对邻虚尘的分析,其则因为相对质碍性,不妨碍构成粗大色法)

4、现在看看,哪有什么绝对质碍性的事物存在?但我们仍然在名言中认定有色法存在,那么不以相对质碍性为标准,又能以什么为标准安立色法呢?

5、承许无穷分,必然需要承许最终有所得。所得之法到底有没有大小?
无论是承许“微尘有大小”,还是“微尘无大小,但微尘之间的间隙有大小”,都必然与无穷分相悖。用无穷聚集即可明了:有大小的事物行无穷聚集必然没有确定的大小,与世间相违,也与其自宗(对吉祥草等事物进行无穷分)相违。
如果承许所得之法没有大小,那么在得到该法之前的上一次分解操作所得的法有没有大小?如果有,这岂不成了他宗承许的邻虚尘了?如果没有,那么最后一次分解就完全成为了戏论,对没有大小的事物再次进行分解之故。

6、如果跳出了“色法的绝对质碍性”思维约束,那么对于佛经中所讲的邻虚尘可能会有更好地理解:连最后的邻虚尘都再分为空,哪有什么绝对质碍性的色法存在?反之,一切所谓色法都是相对质碍性,邻虚尘也如此。

7、从凡夫的类推理角度而言:
1)我们从没有见过具有绝对质碍性的事物存在,却要假立一个绝对质碍性的微尘作为事物的组成基础。
2)我们见到了事物的相对质碍性,假立一个同样具有相对质碍性的邻虚尘作为事物的组成基础。
哪个更合理呢?
« 最后编辑时间: 一月 02, 2016, 01:01:01 下午 作者 一叶海水 » 已记录
一叶海水
正式会员
**
帖子: 1694


« 回复 #103 于: 一月 02, 2016, 01:24:51 下午 »

举一个可能有趣的例子。
就好像一张半透膜,对甲液体具有质碍性,对乙液体没有质碍性。现在,假定有两个“液体人”,粗看起来一模一样,毫无差别。甲液体人来到了半透膜前,过不去。乙液体人毫无障碍地穿过了半透膜。
岩石、大地、虚空(前贴也说了,从相对质碍性而言,所谓虚空又何尝不能安立为色法呢?因此,通常所谓的“有质碍性”、“无质碍性”,也只是相对的。虚空难道不也如此吗?)等等,从相对质碍性而言,又何尝不是半透膜呢?看起来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穿过(或质碍,指虚空)能力。
已记录
莲上子
正式会员
**
帖子: 269


« 回复 #104 于: 一月 03, 2016, 10:45:43 下午 »

1、色法的大小应是以其质碍范围界定,这是由色法的定义决定的。不属于其质碍范围的不应算在其大小之内。否则我们连一个气球的大小都无法分析(吹进去的气到底算不算气球的?)。所以海绵等例子并不合适。

2、但所谓色法的质碍性,也是经不起观察的,或者说是假立的,是观待的(与所质碍相观待),是相对的。粗法的水观待于玻璃来说相互质碍,通体的水都具有质碍性,但观待于酒精来说则非如此。包括近现代的一些粒子理论,稍粗大点的粒子(场、分布函数等等)之间互相质碍,但并非说这样的空间的质碍性是绝对的,对另一些粒子来说,这些空间毫无质碍性。就好像磁场或者电场一样,对某些色法具有质碍性,对另一些色法则毫无质碍性。

3、具有绝对质碍性的微尘,实际上连聚集为稍粗大的色法也没有可能。通俗地说,无论是引力还是斥力,都是相对质碍性。微尘间的斥力场(举例)的相对质碍性容易理解,而微尘间的引力则因为互相离开方向的障碍而使得除了这两个微尘之外的整个空间全部成为这两个微尘的质碍空间,甚至于可以将此空间命名为色法。
(后面有对邻虚尘的分析,其则因为相对质碍性,不妨碍构成粗大色法)

4、现在看看,哪有什么绝对质碍性的事物存在?但我们仍然在名言中认定有色法存在,那么不以相对质碍性为标准,又能以什么为标准安立色法呢?

5、承许无穷分,必然需要承许最终有所得。所得之法到底有没有大小?
无论是承许“微尘有大小”,还是“微尘无大小,但微尘之间的间隙有大小”,都必然与无穷分相悖。用无穷聚集即可明了:有大小的事物行无穷聚集必然没有确定的大小,与世间相违,也与其自宗(对吉祥草等事物进行无穷分)相违。
如果承许所得之法没有大小,那么在得到该法之前的上一次分解操作所得的法有没有大小?如果有,这岂不成了他宗承许的邻虚尘了?如果没有,那么最后一次分解就完全成为了戏论,对没有大小的事物再次进行分解之故。

6、如果跳出了“色法的绝对质碍性”思维约束,那么对于佛经中所讲的邻虚尘可能会有更好地理解:连最后的邻虚尘都再分为空,哪有什么绝对质碍性的色法存在?反之,一切所谓色法都是相对质碍性,邻虚尘也如此。

7、从凡夫的类推理角度而言:
1)我们从没有见过具有绝对质碍性的事物存在,却要假立一个绝对质碍性的微尘作为事物的组成基础。
2)我们见到了事物的相对质碍性,假立一个同样具有相对质碍性的邻虚尘作为事物的组成基础。
哪个更合理呢?

色法广义是指可以插入、可以转变毁灭的法。
凡是色法都有插入的含义。《俱舍论》中说:不一定是一个有阻碍的法插入色法,用心缘取也有色法的意义。尤其《大乘阿毗达磨》中说:所谓的插入不一定是真正的插入。不然,  想要真正以一种有阻碍的法来插入无表色也相当困难。
狭义色法大概是指具有质碍性。

中观对世俗法进行观察,以六尘绕中尘遮了无分微尘。
这里的无穷分后得的微尘是承许有大小有体积有质量的,要不然就成了自宗所破的无穷微尘了。就算是空隙虚空,也可以用心缘取分割,故粗法和微尘还是无限可分的。

再看无穷分后得到的微尘能不能构成粗大的色法。
一、若是众微尘无有间隙的接触,即色法具有绝对质碍性,由于微尘间无有间隙,平常见的粗法根本无法切开,故无有间隙的方式构成不合理。
二、若是众微尘有间隙的环绕,即色法具有相对质碍性,微尘间带有间隙,微尘实有,则间隙会被更小的微尘填满,
导致结构致密,也无法切开,所以这种构成方式也不合理
所以若微尘实有,不管是无有间隙的接触或有间隙的环绕,或是表述为绝对质碍性或相对质碍性,根本不能构成粗法,从而遮破物体本体的实有。
即便是微尘假立构成的粗法,微尘无穷聚集时,物体大小也无法如现在看起来这大大小小井然有序,大小也无法确定。
已记录
慈云
正式会员
**
帖子: 4467


« 回复 #105 于: 一月 04, 2016, 03:24:20 上午 »

无穷微尘的这个太过其实和间隙、密度没有太大关系,因为它的主要意义就是,无论多大的东西,如果都是无穷多的微尘,则微尘数没有差别,因为无穷和无穷是分不出谁多谁少的。这一点是关键。如果用密度不同来质疑说“体积何以能相等”也没关系,我们也可承认密度不同的话大小可以不同,但此时可以用质量(或重量)来看,因为不论密度有多少差异,吉祥草和须弥山同样是无穷多微尘的话,重量应该成了相同的。因此对于密度、有无间隙这些问题不需要太多分析。

另外,其实这个太过是有针对性的,并不是中观自宗承许无穷可分最后还能得到微尘。如果无穷可分,根本就不会存在最终极的微尘,既然最终极的微尘都不存在,又拿什么来组成色法呢?终极微尘也不存在,也无法组成粗大色法,也就更不存在这样的微尘组成的须弥山和吉祥草谁大谁小的问题,如同比较村东的石女儿和村西的石女儿谁力气更大。

但针对一些偏执“无穷可分的结果无论如何也不会没有微尘”的人的执著可以发这样的太过:虽然你根本说不清这种“不会没有的微尘”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也暂时不追究它是什么样的,但拿你这种微尘来组成粗大物体也会有很大过失:因为无穷多的这种所谓“微尘”在吉祥草和须弥山上是无法区分谁多谁少的,结果导致二者的重量也无法区分谁轻谁重。

前面有的道友一直执著吉祥草分出的无穷多和须弥山分出的无穷多还有多少区别,这仅仅是误把有穷多的比较用于无穷的比较了而已,既然是无穷,当然是无法区分多少,也就是说,不能说吉祥草比须弥山重,也并非须弥山比吉祥草重,因此名为“相等”。实际上因为没有具体数量,所以无穷多和无穷多是不能比较的,但显然也并非我们共许的须弥山比吉祥草重,所以称之为“相等”。对此“相等”的意义也应明了,与平时说的1=1还是有差别的。但面对“不可理喻”地执著无穷可分者,这种方式的太过可以令其醒悟。
已记录
莲上子
正式会员
**
帖子: 269


« 回复 #106 于: 一月 05, 2016, 06:01:12 下午 »

无穷微尘的这个太过其实和间隙、密度没有太大关系,因为它的主要意义就是,无论多大的东西,如果都是无穷多的微尘,则微尘数没有差别,因为无穷和无穷是分不出谁多谁少的。这一点是关键。如果用密度不同来质疑说“体积何以能相等”也没关系,我们也可承认密度不同的话大小可以不同,但此时可以用质量(或重量)来看,因为不论密度有多少差异,吉祥草和须弥山同样是无穷多微尘的话,重量应该成了相同的。因此对于密度、有无间隙这些问题不需要太多分析。

另外,其实这个太过是有针对性的,并不是中观自宗承许无穷可分最后还能得到微尘。如果无穷可分,根本就不会存在最终极的微尘,既然最终极的微尘都不存在,又拿什么来组成色法呢?终极微尘也不存在,也无法组成粗大色法,也就更不存在这样的微尘组成的须弥山和吉祥草谁大谁小的问题,如同比较村东的石女儿和村西的石女儿谁力气更大。

但针对一些偏执“无穷可分的结果无论如何也不会没有微尘”的人的执著可以发这样的太过:虽然你根本说不清这种“不会没有的微尘”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也暂时不追究它是什么样的,但拿你这种微尘来组成粗大物体也会有很大过失:因为无穷多的这种所谓“微尘”在吉祥草和须弥山上是无法区分谁多谁少的,结果导致二者的重量也无法区分谁轻谁重。

前面有的道友一直执著吉祥草分出的无穷多和须弥山分出的无穷多还有多少区别,这仅仅是误把有穷多的比较用于无穷的比较了而已,既然是无穷,当然是无法区分多少,也就是说,不能说吉祥草比须弥山重,也并非须弥山比吉祥草重,因此名为“相等”。实际上因为没有具体数量,所以无穷多和无穷多是不能比较的,但显然也并非我们共许的须弥山比吉祥草重,所以称之为“相等”。对此“相等”的意义也应明了,与平时说的1=1还是有差别的。但面对“不可理喻”地执著无穷可分者,这种方式的太过可以令其醒悟。

“不论密度有多少差异,吉祥草和须弥山同样是无穷多微尘的话,重量应该成了相同的。”数量无穷,若微尘质量不同,重量也一样吗?


中观自宗是不建立自宗观点的,先随顺世间观点,然后再遮破。
有实宗或外道承许粗大色法的实有,对组成的微尘进行观察时有如下几种观点:
一是无分微尘组成粗大的色法。中观用六尘绕中尘遮破无分微尘,从而遮破粗大色法实有。
二是微尘有限分后,微尘变为虚无。最后一步分割微尘消失,倒数第二步微尘还健在,是否合理暂且不论,若做这样承许之后,终极微尘变为无,则0+0+0…=0,也可遮破粗大色法的实有。
三是微尘无限可分。这些微尘无论是无间隙接触或是有间隙环绕,都无实组成粗大的色法,色法也不是实有。

中观不破显现,但对实有的显现一定要遮破。通过对几种微尘的观察并一一遮破,破除色法的实有。
已记录
慈云
正式会员
**
帖子: 4467


« 回复 #107 于: 一月 06, 2016, 02:17:21 上午 »

“不论密度有多少差异,吉祥草和须弥山同样是无穷多微尘的话,重量应该成了相同的。”数量无穷,若微尘质量不同,重量也一样吗?
末学这句话的前提是无穷分得到的微尘,而且“暂时不追究它(无穷分也不会没有的微尘)是什么样”,这样的话是不应该说这种微尘有质量的差异。如果对方一但说到“微尘质量不同”的时候,就要追究无穷分得出的微尘到底质量如何不同了,只有先追究清楚这个问题,才能讨论重量同与不同。而追究这个问题时,对方所说的“微尘质量不同”也站不住脚了,除非这个“微尘”并不是无穷分而是有穷分的结果。如果是有穷分的结果,那我们也完全承认同等数量的不同质量的微尘总重量不同。但这里的前提是“无穷分”,这样的话,无穷分而分出的微尘的质量到底有怎样的差别,这反倒是我们要反问对方的问题,而不是我们自己要回答的,因为我们自己根本就不承许无穷分还能得到微尘,何况其轻重差别。那么对方如果说有的微尘重、有的微尘轻,那我们就可以说:只有确定的量才能比较轻重,不定的量怎能说谁轻谁重呢?而如果微尘有特定的质量,那它就不是无穷分的结果了,这样的话,对方怎么样也是说不清楚,连“如果微尘质量不同”的这个假定也无法立足了。

中观自宗是不建立自宗观点的,先随顺世间观点,然后再遮破。
有实宗或外道承许粗大色法的实有,对组成的微尘进行观察时有如下几种观点:
一是无分微尘组成粗大的色法。中观用六尘绕中尘遮破无分微尘,从而遮破粗大色法实有。
二是微尘有限分后,微尘变为虚无。最后一步分割微尘消失,倒数第二步微尘还健在,是否合理暂且不论,若做这样承许之后,终极微尘变为无,则0+0+0…=0,也可遮破粗大色法的实有。
三是微尘无限可分。这些微尘无论是无间隙接触或是有间隙环绕,都无实组成粗大的色法,色法也不是实有。

中观不破显现,但对实有的显现一定要遮破。通过对几种微尘的观察并一一遮破,破除色法的实有。
这三条中,第一条的六尘绕中尘的理证是破存在实有的无分微尘,同时也就遮破了粗大色法的实有,所以中观的胜义理证仅此一条就足以遮破粗粗细细的所有色法。第三条所说的“无限可分”,较有智慧的人都不会持这种观点,因为这个说法自身就不能成立一种作为色法的基的微尘,何况成立粗大色法,可以说这种观点自己就破掉了微尘,但尤其是现在的人,各种颠倒遍计比以往更为严重,把本来就不可能是一个东西的“无穷小”执着成了一个真正的“东西”,所以才以须弥山和吉祥草等重这样的太过遮破。

特别要说的是第二条,微尘有限分后,微尘变为“虚无”(见后)。这是个实际存在的现象,并不是像没有大小的无分微尘或无穷分那样纯粹的想象,也不是为了使粗大色法成立而发明出来的概念。这就是《楞严经》所说的极微尘或邻虚尘。这个现象瑜伽士可以亲见,现代科学的发现实际上也可以证实(它实际上就是原子,不是亚原子粒子,亚原子粒子其实是不能安立为“粒子”的),对于这个现象,外道执着“倒数第二步微尘”为实有,而内道大乘宗派了知其仅为虚幻,故承许其为“世俗”。

上面说(见后)的这个“虚无”也要分析,大的微尘再分得不到任何更小的微尘,故说为虚空,但也不是断灭而毫无结果,因为世俗之中,因不会无果,而这个果表现为令其他微尘产生变化。这就是缘起。这一点完全可以结合上面提到的现代科学的发现来分析,但这个分析起来要一定的篇幅,因缘具足的时候也许可以再进行一些更细致的分析。
« 最后编辑时间: 一月 06, 2016, 06:44:43 上午 作者 慈云 » 已记录
莲上子
正式会员
**
帖子: 269


« 回复 #108 于: 一月 07, 2016, 06:09:42 下午 »

大乘佛教不承许外境实有,一切缘起显现都是心的妙用。

《楞严经》所说的极微尘或邻虚尘是指虚无之前、倒数第二步的那个微尘?

现代科学的发现实际上也可以证实它实际上就是原子,不是亚原子粒子,亚原子粒子其实是不能安立为“粒子”,
现代以为原子之后分成的微尘不算粒子?这个说法如何成立?

现代认为原子是由质子、中子、电子组成。比如有机物由碳C、氢H、氧O 的与无机物金AU银AG铜CU只是组成的质子、中子、电子数量不同而已,物质从原子这一步开始“缘起”显现不同。质子、中子、电子还可以再细分下去,不能说质子、中子、电子再细分成的部分不算粒子吧?
已记录
慈云
正式会员
**
帖子: 4467


« 回复 #109 于: 一月 08, 2016, 03:02:54 上午 »

从经典物理学到现代物理学的发展是基于小的实体物质组成大的实体物质这个根本思想,也就是《楞严经》讲地大的那个部分所破斥的“和合”的思想。从宏观一直到原子这个层面,表面上看,这个思想还基本上可行,但原子再分就有问题了。

先退一步,假定原子核和电子还是实体粒子,但这里就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按照目前物理学的发现,如果把一个原子放大到房子那么大,那么原子核的大小就像房子里的一粒米,一个电子就像房子里的一粒灰尘。也就是说,一粒米和几粒灰尘放在一起就组成了整个一幢房子——而且是坚固、质碍的房子!

坚硬的铁块等就是由质碍性的铁原子排列组成的,而铁原子再分就(几乎)消失,好像用一把巨大的刀砍在一幢房子上,房子没有变成两个半大的房子,而是忽然消失,只剩下一两粒沙子,岂非房子就是个幻影?末学理解,这就是《楞严经》所说的“更析邻虚,即实空性”。

那么不是还剩下少许“沙粒”吗?也不能说完全消失吧?前面只是退一步暂时假定存在原子核、电子,实际上原子核这样的“沙粒”是没有的,但也并非彻底断灭、毫无结果。

现代物理学怎么解释原子这一点呢?他们发明了一个词“电子云”,电子和原子核组成原子时,不是像月亮绕着地球转那样,电子绕着原子核转,并非如此。而是如同云裹在地球外表一样,但他们说,这个所谓的“云”不是“物质波”,而是“几率波”,也就是说,电子并不是真的像云一样弥散在核外,而是其在各处出现的几率有一定的分布规律,这种分布如同“云”一样。不仅原子中的电子如此,离开原子的自由电子也是一种几率波,而电子被观测的时候,波忽然“坍缩”为一个粒子。这就是所谓的“波粒二象性”。

其实仔细思维就会明了,几率并不是物质,而是一种统计数字,它是我们分别念里面的东西,物理学家也会承认所谓“几率波”并非是实际空间中分布的物质,所以他们也说不是“物质波”。既然如此,实际上未观测之前,空间中并不存在电子。认为存在也仅是对物质实有的执著而已。同样,原子中并不存在实际物质性质的电子和原子核!

那么,如果空间中没有这些物质,电子干涉实验、放射线轰击原子等实验又怎么测量出电子、原子核等粒子呢?其实,测量的结果并不是这些“粒子”本身,而是宏观可见的现象,如屏幕上的亮点、云室里的径迹、盖格计数器的声音等。这些现象都并非是单单的这些粒子本体已经出现了,也并不是需要这些“粒子”本体存在才能出现这些实验现象,而是所谓“观测”实验所聚集的因缘导致如此的显现而已。而这些显现原本就没有实体。

其实,这就是“缘起性空”的具体表现。

末学以前也引用过澳大利亚物理学家的实验证实的:在观测到某个粒子之前,它并不存在,观测本身让它们成为现实。

这个结论,用佛法的缘起性空来描述才通彻无余地揭示出色法的本质:色法并没有自性,所有色法的显现,都是因缘聚合而无欺产生的显现,如梦如幻。而此等因缘本身也同样是其他因缘聚合的显现,如梦如幻。因缘的因缘亦复如是。“因无相,体空性,果无愿”,这就是三解脱门。

原子再分则如虚空,及并非真实有原子核等合成的道理,与《楞严经》对色法非合的道理高度对应:“又邻虚尘,析入空者,用几色相,合成虚空。若色合时,合色非空。若空合时,合空非色。色犹可析,空云何合。汝元不知如来藏中,性色真空,性空真色,清净本然,周遍法界。随众生心,应所知量,循业发现。世间无知,惑为因缘,及自然性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

究其实,原子不是实体的原子核、电子等合成,也同样没有实体,同样是缘起幻现。但原子尚且可以在电子显微镜中显现相应的形象(也不是真实的原子实体),但原子核、电子等连这样的形象也无从显现,何况本身的真实形状、大小等,而且并不仅仅是太小了而暂时观察不到,而是根本不存在观察到其本体的可能,这一点从量子力学也可得出结论。而且,从原子开始,分子、及粗大的物质,在尺寸上都基本符合小的东西逐次组成大的东西的规律,性质上来讲,原子也是这个世界上人、畜、草木、山石等种种物理、化学变化的基础,比如碳原子,无论它组成碳、组成植物体、人体等,本身是很稳定的。因此原子可以名为“微尘”。

根据《俱舍论》中从极微尘到大尺度的七倍、二十四倍等具体数字计算,“极微尘”的大小大约是10-11米的量级(前面那位道友完全算错了,因为他误把“七倍”当成体积的比较,结果把极微尘的尺寸算大了许多,以为找到了破斥极微尘、邻虚尘是最小微尘的证据)。而现代物理学的计算结果,原子的直径大约是10-10米的量级。虽然从这个结果来看极微尘比原子小约10倍,但以物理学中从宏观物体的“米”的尺度到原子核、电子乃至普朗克长度(10-35米)之间各个层次的尺寸来说,可以说“极微尘”与原子的大小非常接近。《俱舍论》是用人们常见的粗大物体,大概地用七分七分这样的方式来描述,以便于理解,所以有一定的差别也是完全正常的。

补充一点,《楞严经》里的极微尘为什么说可以七分而成邻虚?而《俱舍论》里却以极微尘为最小呢?末学把它对应原子来做一些分析,不一定对。原子实际上就是极微尘,氢原子是最简单的,如圆球状,但如铁等更大的原子则有数瓣,而这些“瓣”虽然“看”上去是原子的部分,似乎可以“掰”下来,但如果真的“掰”的话不会掰下来还是这个样子,而是消失。所以原子对应极微,而原子上的这些“瓣”可对应邻虚尘,从极微尘到邻虚尘的“七分”只是形状有若干份组成,而不能真的分开成独立存在的几分。

以前多次辩论过的自宗于名言中承许的组成粗大色法的最小的、但有大小的微尘的这个问题,由此也应更为明了了。

由这些分析可以看出,佛法中对色法的描述不仅与物理学中合理的部分一致,更彻底昭示了现代物理学中若隐若现的色法的真实面目。

当然,以上分析,尤其是佛法与物理学的一些具体对应,如“极微尘就是原子”,是没有直接教证的,仅供参考吧。
« 最后编辑时间: 一月 08, 2016, 04:49:45 上午 作者 慈云 » 已记录
页:  1 ... 9 10 [11] 12
  打印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