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 15 16 [17] 18
  打印  
作者 主题: 上师瑜伽  (阅读 44419 次)
0 会员 以及 1 访客 正在阅读本主题.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60 于: 七月 26, 2016, 08:53:25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问: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根本上师,祈祷了法王如意宝或其他上师,我的上师会不高兴吗?


辅导员A:

法王如意宝说:“上师和你们没有任何世俗的关系……”上师和我们的关系唯一是出世间的“法”的关系,这个“法”就是让我们的相续中生起无伪的菩提心,生起等净无二胜义谛的空性智慧,如果我们依靠这个上师,相续中生起了这样的定解,这个上师不是根本上师,谁是根本上师?
   
      我们拣择上师,拣择这位是我的根本上师,那位不是我的根本上师,因为他不是我的根本上师,所以,他的话我不必要听。我们可以反省,在听《入行论》时,是不是对我们所依止的大恩上师屡屡分别?对上师所传的法义屡屡分别?对上师传授的实修的窍诀视如陌路?根本没有对照自己的内心,不认为和自己相关,因为分别所谓的“根本上师”,上师所传的法根本无法融入我们的心,那么,我们是否会因为对我们的“根本上师”的信心,而使得“根本上师”的教言能融入我们的心呢?
      如果我们对一位上师生起了如佛的信心,我们也能对所有高僧大德生起真佛的信心,如果我们对所有高僧大德没有生起如佛的信心,我们对一位上师也不会生起真佛之心。

      益西上师说:有的人说,我对上师有不可思议的信心,只要看看你对因果的抉择,只要看看你平时的行为,就可以看出你的所谓不可思议的信心完全是假的。
 
      我们既没有无伪的菩提心,也没有等净无二的胜义谛的空性智慧,我们只是师心自用,以分别心,以贪心,以依赖心,以我执的感情而执着一个所谓的根本上师。而上师,纯粹是可怜我们,悲悯我们,不管我们是如何,只是希望以传法的方式,令我们的相续能够一点一点成熟,能够明白法理。是弟子执着一个“根本上师”,因为是“根本上师”他能够令我成就,为什么他是根本上师?因为和我因缘特殊,以一种贪着成就的自私自利的心,我所执的狭隘的心,执着一个上师,而一个真正的具德上师,无论您把他称为根本上师,或者,仅仅传了一点法的凡夫,他根本不在乎,在乎的只是对你做一点点利益。

      有多少修行人在这个问题上步入歧途,空耗一生。如果我们是那个,在听《入行论》时,不认为上师的教言和我们有任何关系的人,拣择上师所说的法义,心里分辨上师和“我的根本上师”是别别的两个,我们就是那个步入歧途人中的一个。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最后编辑时间: 七月 26, 2016, 08:55:46 上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61 于: 五月 27, 2017, 10:15:45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第一百二十六节课

《大圆满前行》中,人身难得、寿命无常、轮回过患、因果不虚、解脱利益、依止上师,这些共同加行已经讲完了;不共加行中,皈依、发心、修金刚萨埵、积累资粮也讲完了。从今天开始,讲上师瑜伽。

五、上师瑜伽1

首先,是华智仁波切对上师的顶礼句:

首先依止胜师如教行,中间百般苦行而实修,最后密意无二得师传,无等上师足下我敬礼。华智仁波切的上师如来芽尊者,首先观察、依止极为殊胜之上师,并依教而行;在中间依止上师的过程中,又百般苦行,一一实修上师所传的法要;到了最后,自己的心识与上师的智慧成为无二无别,尽得上师的密意与传承。就是在这样的无等上师足下,作者恭敬顶礼。

◎ 与作者一样顶礼上师

1 上师瑜伽:瑜伽就是相应的意思,所谓的上师瑜伽,就是与上师相应的修法。


......


有人认为,“视师如佛”是藏传佛教独有的修法,汉传佛教里没有。其实不是,汉传佛教里也有。如《金刚顶经》2云:“恭敬阿阇黎,等同一切佛,所有言教诲,皆当尽奉行。”经文指出,真正的阿阇黎,与一切佛陀无二无别。而这个道理,《华严经》里更是处处提及。因此,不能认为只是藏传佛教的教义。

当然,藏传佛教确实让这种教义成为了传统。像我个人的话,从有缘依止法王如意宝那天起,直到今天为止,从未想过上师是凡夫。不过常常会有的感觉是,上师的密意我确实不懂,这是常有的现象。但在所有的时候,我对上师只有一种理解:上师与佛陀无二无别。与佛无别的大成就者,他的行为,一般人无法企及;而他的威德,也不是来自于自我标榜。但有些上师常对弟子施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就是佛!你不能对我生邪见,否则你破誓言!”
但佛的话,可能也不必这么说。释迦牟尼佛不会为了维护自我,去对弟子们说:“你们一定要恭敬我,否则你们会堕落……”

● 视上师为凡夫不得加持

不过,从修行人自身的利益来讲,将上师视作凡夫,的确是得不到加持的。以前,仲敦巴尊者请问阿底峡尊者:“藏地有好多人在修行,但并没有获得殊胜成就,原因是什么呢?”尊者说:“大乘功德的成就,完全依赖于上师才能生起,你们藏地的人把上师看作凡夫,这样怎么能得到加持?怎么能获得殊胜成就呢?”
从这些历史来看,藏地修行人最初也不太懂如何依止,对上师的信心、恭敬心都不足。但因为阿底峡尊者等众多大善知识的教化,在密法的修持传统中,弟子对上师开始有了信心和恭敬,甚至“视师如佛”也成了最基本的依止标准。直到今天都是如此。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最后编辑时间: 五月 27, 2017, 10:21:37 上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62 于: 六月 02, 2017, 04:21:31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上师也喝酒》

选择上师,并且决定追随他直到证悟,与坠入情网而结为夫妻一样,过程会充满不安、刺激、酬赏又具毁灭性。你知道那是一个冒险,但也因此能让你破茧而出。这是你的旅程,你选择了密乘法道,所以破茧才会发生。……我们的骄慢与我执,将从此坐立不安,完全不知道下一分钟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弟子对导师的虔敬心,是金刚乘法道的生命。

由于上师会以各种方法让我们觉醒,因此,这种关系可能会要我们抛弃自己最深的信仰与期待。

对于这种强大的关系,宗萨蒋扬钦哲诺布阐述了某些最被误解的面向,并且提供给读者实用的建议,让我们能充分利用这个珍贵的转化机会。

他以鲜活的故事与经典的例证,告诉我们如何清醒地迈向这个法道,并且在一头栽入之前,如何利用锐利的独立思考能力,来分析上师。


宗萨仁波切新书《上师也喝酒?》之前言教授
  
这本书是写给那些自然地倾向于金刚乘的人,他们像密勒日巴(Milarepa)或寂天(Shantideva)一般,不满足于寻常的逻辑与理性,也不认为我们所知的世界就只是如其所显现的而已。能够将研读理论与接受窍诀教授这两者加以平衡是最好的,这与学习开车相同。每部车都有车主手册,每个新车车主都会花上个把钟头去理解车子怎么使用,仪表板上的每个东西是什么,如何设定定速驾驶等。这本手册可以告诉你有关这辆车子的各种功能,但它不会告诉你如何开这辆车。要知道如何开车,你需要有一位驾驶教练才能教导你。


  金刚乘是冒险之旅

  你是否听说过「西藏颂钵」(Tibetan Singing Bowl)?它在西藏从来未曾存在过,直到某些狡猾而且善于包装的人,利用大家对西藏的憧憬,无中生有地发明了这个东西。现在,你到处都看得到西藏颂钵,似乎它就是西藏文化的一部分;甚至,在达兰莎拉与加德满都的藏人,都把这种假颂钵当成自己的文化。这跟中国餐馆里的幸运饼干一模一样,本来不是中国的东西,而是美国人根据日本食谱所发明出来的。现在,甚至连地道的中国餐馆也拿它来招待客人,好像幸运饼干原本就是中国点心的一种。这就是我们现在所面对的问题:如果我们不经心,有一天,包装精美而营销优雅的非正统佛教,可能会被拿来当成真货。所以,严格的检视是非常重要的:严检教法、严检上师,以及严检弟子。这也是我动笔写这本书的原因。

  同时,很重要的是要理解佛教中理论与修行的区别。理论是概念,例如:「一切事物既非自生也非他生」;而修行则是由技巧组成,例如:「打坐时身体要坐直」。理论与修行两者经常看起来相互矛盾。理论鼓吹无参考点、无方向性,而修行却充满了参考点与方向感。但是,这些方向感却能引导修行者抵达无参考点的无方向处。上师原则(guru principle)是一个技巧,而非理论。事实上,它是至高无上的技巧。

  虽然这本书也许能帮助弟子寻觅上师,或维系与上师的关系,但是,切勿以为书上所说的技巧人人都能适用。本书也不是这个主题的定论,而只是我个人的看法而已。本书的架构,特别是第二到第四章,都是根据吉美.林巴(Jigme Lingpa)的教诲而来的。但是我所写的,都来自于我与上师,以及我与所谓的「弟子」──事实上是一些由于业债而被我缚住的人──相处的经验而已。因此,如果你以为佛教只是祥和、非暴力、吃素、正念、相信轮回、打坐而已的话,书中所包含的「性做为供养」这种主题,可能可以给你一些震撼。

  我也要指出,金刚乘的见地与法门既宽广又丰富,因此我不可能完全一一解释,但我期望你能有耐心读完这本书,至少它可以帮助你对金刚乘的世界稍加熟悉。我希望你开始了解,金刚乘不只是咒语、仪轨、本尊、上师、坛城,以及密教性爱而已。

  这本书是写给那些自然地倾向于金刚乘的人,他们像密勒日巴(Milarepa)或寂天(Shantideva)一般,不满足于寻常的逻辑与理性,也不认为我们所知的世界就只是如其所显现的而已。这本书是给那些没有时间去阅读指南书籍的人;那些不相信地图的人;以及那些有足够的胆量,去依赖另一个人的人。它是给那些不寻求保护网的人;那些宁可让别人从他们脚下拖走地毯,而不要安全感或方向感的人。它是给那些想要被改变的人。这本书也是给那些最初非常热中于修持密乘佛教,但到后来才惊觉:若要步上金刚乘法道,他们就必须依赖上师做为向导的那些人。

  如果某个人下定决心去依赖另一个人──不是去依赖神祇、机器、大自然或某种管理系统,而是去依赖一个需要冲澡、需要睡觉、会伸懒腰、会上大号,情绪多变又可以被贿赂的人──这如果不是此人所能做的最愚蠢的决定,那么就是他最有收获的事。如果一个人能有这种意愿与坚持,那是天赋。能具有无疑的信心是一种天赋,能利用怀疑来斩除怀疑,也是一种天赋。这种天赋不是每个人都具足的。

  纽舒.隆托(Nyoshul Lhuntok)的一位弟子,就有这种天赋。有一次,他帮上师洗衣服,发现上面有大便的污渍。他想:「噢!金刚持也会大便!」但他受过教导,弟子应该视上师为佛,因此马上严斥自己:「我怎么可以认为金刚持也会大便!?」但是,即刻地,他又斥责自己:「我这不是在阿谀奉承吗?」随即,他又再度责骂自己:「阿谀者」只是一个概念,一种畏惧,这是他最终得到结论。经过所有这些自我斥责之后,他仍然跟从上师,而且是全心全意的追随,而非盲从。

  一旦你开始了修持金刚乘的旅程,许多事情都可能发生,因此你必须有所准备。有信心很重要,但是持有怀疑、利用理性也是好事。通常,怀疑之后会生起信心,而信心之后也会生起怀疑,而后者的力量经常强过前者。终究,我们必须将二者都抛弃。

  金刚乘是结合智慧与方便、结合科学与信仰、结合神话与真谛的道路。但是许多唯物论者,他们的眼光无法超越这一生,无法见到这些二元分别(duality)的非二元性(nonduality)。他们也许对于非二元深奥而广大的理论相当尊敬,但是对于能够送你抵达非二元的信仰与虔敬心却完全轻视。他们能接受真理的推理逻辑,但对神话与仪式却嗤之以鼻。他们似乎不了解,神话才是理解真谛的唯一方式,因为我们所说的一切,都是神话。

  要将这两种似乎无法结合的二元性结合起来,连金刚乘修行者也感到困难,或者根本不去尝试。举例说,许多人都运用这些方法,例如对上师顶礼、供养莲花、双手合十等;但他们只是当作仪式来做,而不运用智慧。礼拜是降服,但几乎没有人以真正的信心来做;他们并不会想:「我对着与我无二无别的本尊顶礼,同时本尊也在对我顶礼。」了知本尊与礼拜者无别不二,才是究竟的顶礼。

  在本书中,我要试图对读者说明,事实上上师就像是地平线;地平线非常明显,它是天与地似乎相交之处。但实际上,他们从未相交,所有显现的只是一个终点的幻相,一个我们可以站立、可以度量、可以评估的参考点。依此,上师就像是智慧与慈悲、神话与真谛、科学与信仰之间的那条地平线。

  ‧名词定义

  对于本书中的一些名词,新进的学生可能会感到陌生,甚至有些长期的学生也只是自以为了解而已。虽然我已经努力避免过多的佛教术语与专有名词,但我仍然不想将它们过分简化。况且,有些术语是无价的。

  三乘

  佛法的存在已经超过两千五百年了。包括中国所有的朝代,耶稣基督在世的时代,十字军东征的时期,第二次世界大战,因特网的诞生,以及无数的历史事件之间,佛法一直都为人们所修持。它从包裹白布、赤裸上身、恒河沐浴者的土地开始,传播到爱惜面子、孝敬父母、祭祀祖先者;到粗犷野蛮、毫无音感、一盘散沙的雪山居住者;到优雅细腻的极简主义者;再传到相信原罪、同时又相信「无罪推定原则」者。它兴盛于心灵寻觅者占大多数人口的时代;在那个时代,走方的修士被众人所尊崇,慷慨布施以供瑜伽士云游四海,就像今天赠予奖学金以供学生进哈佛大学研读一样高尚。在国王或皇后藉由宗教来荣耀自己、增强国力的时代,它曾经兴盛;在吸食大麻、头上插花的年代,它也曾兴盛;在目前这个极端物质主义的时代,它也仍然兴盛。

  佛陀所有教法的基本目的,在于帮助众生了知实相。由于众生有无数的种类,对实相的误解也有无数的种类,因此佛陀教导的法门也有无数的种类。这些法门有些略为不同,有些极端不同。长久之后,学者与历史家为了方便起见,把佛陀独特的教法概略地以语言、内容或教导的地点加以分门别类,因此,我们才有现在所谓的佛教派别或法乘(yana)。

  佛陀曾经对教法分类提出过警告,因为有了分门别类,就会开始滋生偏好。如此一来,不可避免的,某种教法就会被认为比另一种教法低下。大家开始分门别派而产生优越感,例如:你是PC还是苹果计算机的用户?虽然如此,我们在整本书中,为了必要并且避免混淆,仍然必须用一些分类的字眼。主要的,我们会讨论到一般公认佛教的三乘:声闻乘(例如上座部)、大乘(例如禅宗),以及金刚乘(例如日本真言宗或藏传密乘佛教)。

  在中国与日本等地的大乘佛教徒,以及在泰国与缅甸等地的声闻乘佛教徒,并不完全赞同金刚乘佛教徒的上师法门。事实上,他们不同意金刚乘中的许多法门,这要归功于他们拥有佛陀的话语来支持其观点。佛陀在《法句经》中说:「我无法祛除你们的痛苦,你们必须祛除自己的痛苦。」他也说:「我无法分享我的证悟给你。」他又说:「你是自己的主宰,没有其他人能当你的主宰。」在菩提伽耶大觉塔的铜匾上,朝圣的人可以看到佛陀的这些话语镌刻于其上。声闻乘与大乘佛教徒服膺这些佛语,因此对密乘的上师系统多有指摘。他们认为密乘的上师系统似乎应允了有个外在的主宰可以祛除痛苦,甚至还可以赐予证悟。对他们而言,上师虔敬法门违背了佛陀所说的话。

  然而,从金刚乘的观点而言,上师—弟子的关系与佛陀的话语完全吻合。上师虔敬的法门做为金刚乘的精髓,有其原因。本书将会说明,它与佛陀所言并无矛盾:因为密乘弟子了解,究竟上,上师并非是外在的。

  因道与果乘

  我们常称密乘或金刚乘为「果道」(result path)或「果乘」,而称声闻乘与大乘为「因道」(causal path)。这些名词有什么含意?

  假设有人给你一个篮子,里面有几粒鸡蛋以及蘑菇、奶酪与洋葱。他告诉你:「这是做烘蛋的配料。」「配料」一词意涵这些东西是烘蛋的「因」;烘蛋的潜能就在篮子里。然而,一位大厨师可能不想多费唇舌来解释篮子里的东西,因为他已经看到这就是烘蛋。因此,以他的经验与心智,他只会说:「这是你的烘蛋。」


 「这会成为烘蛋」或「这就是烘蛋」这两种说法的差别,在于前者缺乏某种信心,缺乏广大的视野。这些语意看似无关紧要,但它们非常重要,因为语言与文字反映并形塑我们的态度与信念。举例说,形容某人时,选择使用「他可以成为一个好人」,比起「他是一个好人」,会给人完全不同的反应。我们任何所说、所写的内容都是如此:不同的人对每个字句都有不同的诠释。因此,像「慈爱」、「悲心」、「修心」、「虔敬心」、「祈请」、「功德」、「道德」、「加持」等字眼,尤其是本书的标题:「上师」,在声闻乘、大乘与金刚乘之中当然就各有意涵,因此也会造成不同的态度。

  在因道,也就是声闻乘与大乘,它告诉我们:我们具有成佛的「潜能」,也就是说,我们具足了所有的配料。但是在果乘的最高教法,密乘的巅峰,它告诉我们无需做任何改变或准备,无论你是谁、你是如何,你就是佛:事实上,各个众生皆是佛,各个场所皆为佛土。因此,具足正确根器的密乘弟子,会视自己的上师为佛,并且利用这种理解,做为发觉自己是佛的方便法门。这种感知(「显相」perception)双向的。当密乘上师给予弟子灌顶时,纯粹是在具足「弟子皆是佛」的信心下所进行的。

  大家可能纳闷:「如果密乘上师与弟子都已经是佛,他们还做什么?为甚么还要修持佛法?为何还要对上师虔敬?」在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的福报都不足够,所以从未被告知他们就是佛──连一次都没有过。根据经典,能听闻或阅读到这个真谛,是你累世的善业所致。但是,你真正相信吗?如果你相信,你依此而行吗?对于「你就是佛」的理解,你是否具有经验上的信心,而不只是智识上的信心?

  我们所要的,并不是读到「众生皆佛」这个句子之后,就把书本阖起来,放回书架上了事。追随法道真正的意思,是要行止如佛、思虑如佛、安住如佛、示现如佛、如佛一般传送简讯,如佛一般倾听友人唠叨,如佛一般在杂货店排队付钱,如佛一般穿着礼服参加白金汉宫的晚宴。即使面对的是唐纳.川普(Donald Trump) 或者波布(Pol Pot),也能持守「众生皆佛」的觉知;即使身处曼谷的拍蓬街或拉斯韦加斯,也能持守「处处皆为佛土」的觉知;培养这种纪律的技巧,就是我们所说的金刚乘,也就是果乘。

  在果乘,因为一切现象都同样的清净而圆满,因此上师与弟子之间没有没有区别──他们都是佛。一位持断见的牛津学者,一位持常见的梵蒂冈教士,一位喜马拉雅山上的瑜伽士,同样都是佛,他们之间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同。即使如理查德.宫布礼奇(Richard Gombrich)或史蒂芬.巴切乐(Stephen Batchelor)者,只要弟子具足恰当的根器,说不定从他们身上也能萃取出加持来,但是其中的因缘必须完美,效果才会呈现。如果某个街上的老张遇见了诺姆.杭斯基(Noam Chomsky) 这种无政府主义者,但是因缘不恰当的的话,那么杭斯基要引领老张证悟的机会就微乎极微。到头来,他还是找一个具有上师装备的人比较安全。对老张来说,一个在纳玛尔达河畔,坐在老虎皮上、乱发披肩的瑜伽士,或者至少一位容貌祥和、端坐于榕树下的比丘,都会比一位犬儒学者或语言专家来得有机会让他点燃某种启发的火花。

  老张的业力会决定他的法道,这超越了单纯的选择。有些人比较倾向下功夫寻求心灵启发的火花,而有些人则比较倾向藉由阅读诺姆.杭斯基之类的著作,来追求知识分子自渎的满足感。这些不同的倾向以及缘分,都受因、缘、果的影响,它是一种特殊型态的业力,藏语称为tendrel,我们在书中稍后会讨论到。

  在大乘与声闻乘的因道中,并没有提到上师与弟子的合一不二;但在金刚乘中,所有的修持就是要证得上师与弟子合一不二。「合一不二」并非指一起旅行、一起睡觉,或一起淋浴;而是像瓶子破了,瓶内的空间与瓶外的空间因而合而为一。在这种状况下,不再有一个你需要在全世界各处追逐的上师,也不再有一个思念上师的「你」。如果你觉得这种概念很难下咽,很可能是因为你太珍惜渴望上师的那种情绪。你可能认为如果不思念上师就是冒渎不敬,因此你紧抓着这种「分别」不放。若是如此,也许因道会比较适合你。

  在因道中,上师恰似一个模范、一个理想;他是你礼敬与尊崇的对象,也是你供养与追随的对象。做为大乘佛教徒,无论你如何崇拜上师,你绝对不会发愿在此生证得上师的境界。可能你会想要取得上师资格的认证状,藉此来向他人炫耀,但不会有证得上师证悟境界的真正愿心。禅宗佛教徒绝对不会宣称他的上师就是「佛」,或就是「法」。对他们而言,老师是他们尊敬的教师、授戒者、引导者。禅宗没有任何法门能够教导行者发愿与导师合一不二,这不在他们的菜单上。

  在密乘中,上师可以是模范、偶像、授戒者,甚至老板,而且还不仅止于此。在密乘中,行者发愿自己成就上师的境界,而那个境界与证悟的意义相同。上师就是道、上师就是法、上师就是佛、上师就是本尊。事实上,密乘在究竟上,上师就是一切:从富士山颠一直到你脚底的尘土。清凉的微风、夏日的蝉鸣、一曲交响乐、日、月、星辰、宇宙;一切都是上师。说得更准确一点,在心意范畴内,可触及、可照见、可想象的一切,皆为上师。而照亮这一切的,也就是「心」本身,就是内在上师。

  窍诀教授

  你是否买过一个例如电饭锅的新器材,说明书中巨细弥遗地叙述了关于这个电饭锅的一切,但是你想知道的那项功能,却在花了几小时翻遍了它之后,才在第三百页出现?谁能有时间与胃口去阅读它?一个更容易、更省事的方法,是去找个熟悉电饭锅的人,不花几分钟他就能将主要的功能示范给你。而且,电饭锅说明书的对象是广泛的大众,因此它也只有一般性的功用,并不能照顾到各种不同的饭食者—比如有十五支手指的人、有三只眼的人,或烹饪大厨等。

  相同地,对学佛弟子及修行者而言,如果有时间,阅读佛教经典、论释及密续等会有一般性的帮助。但是每个人的需求不同,因此他们可能会花费很多的功夫才能找到所需要的开示。或者,他们可以找到熟悉佛法的人,一位真正具有传承的上师,他以个人化的窍诀教授,教导他们真正需要知道的东西。这种窍诀教授由莲师、那洛巴、阿底峡、毘鲁巴等大成就者无间断地一脉相传,直至现今的上师。

  善巧的上师使用窍诀教授时,会选择适合特定文化或习气的方法,并且将教法加以创新或微调,以适应各个弟子特定的需要。密乘上师与弟子善于运用这种教授方式,因为他们深知一生中时间有限,虽然了解研读广大佛法的利益,但是对法道具有绝对的信心与信任之后,他们宁可不再到处追逐,而将时间投注于针对修持的珍贵窍诀教授上。

  能够将研读理论与接受窍诀教授这两者加以平衡是最好的,这与学习开车相同。每部车都有车主手册,每个新车车主都会花上个把钟头去理解车子怎么使用,仪表板上的每个东西是什么,如何设定定速驾驶等。这本手册可以告诉你有关这辆车子的各种功能,但它不会告诉你如何开这辆车。要知道如何开车,你需要有一位驾驶教练才能教导你。

  老练的驾驶教练能够调整标准的教法来适合不同的学生。也许有一名学生因为不急着考驾照,所以他一周上一堂课就满足了;而另一名学生可能想要迅速学会,所以排了整周的密集课程。两个人都学会了相同的技巧,而且都考取了驾照,但方法稍有不同。或者,可能教练在早上八点的那个学生老是打哈欠,课程一开始老是犯错,但到结尾时却又都开得很好。几堂课之后,教练可能会建议学生在七点四十五分上课之前喝杯咖啡。这就不是学生在车主手册所能找到的信息。而对另一些开始上课就紧张焦躁的学生,咖啡可能是最不应该喝的东西──反而,浅酌一口玛格丽特鸡尾酒可能更能达标。

  在这个例子中,车主手册就像是密续教法及其理论,驾驶教练就是上师,而上课前喝咖啡就是窍诀教授。窍诀教授是对弟子独特的教授,因此变化多、花样多、非正统,而且经常不完全合乎逻辑。它们相当具有弹性,而且有时候极为戏剧化、异常夸张。

  在披头四绑着马尾辫子,年轻人流行穿着喇叭裤、吸食大麻、使用植物性香皂、留长手指甲的时代,空气中存在着一股叛逆的自由气息以及反抗既存系统的倾向。在那同时也存在着一种心灵探索的倾向。此时,出现了秋阳.创巴仁波切(Chögyam Trungpa Rinpoche)。他要求所有反越战的弟子穿着卡其制服、打领带、穿西装还配胸针。他甚至要求弟子,像当年英国军队占领美国土地时踢正步。他把日本文化中的优雅与单纯,结合英国的殖民风格,强行加诸于他那些前往乌石塔克(Woodstock)的嬉皮弟子身上。乍听之下,这都相当疯狂,但创巴仁波切极其善巧,每个要求都是他的窍诀教授。因为这些窍诀教授都立基于无染的见地,而且以智慧、善巧与悲心来设计,因此非常成功。而且在他与弟子之间,充满了真诚的福德、虔敬心与慈悲心。有谁会想到,在全世界的人类中,接纳了他的教导的,竟然是这些反制度的叛逆者。

  ,情况已经不同。如果由不同的上师、在不同的时代、处于不同的环境、缺乏坚实的见地做基础,又没有真诚的心愿要解脱他人,却仿效穿西装、踏正步、带胸针等完全同样的技巧来教导的话,就会显得相当荒唐,像是儿戏。自从秋阳.创巴仁波切之后,已经有许多模仿他的行止者出现过;但是事实一再证明,要示现「疯狂智慧」者,本身必须完全清明。狮子跳跃之处,狐狸最好远离—否则,狐狸只会摔断肋骨而已。

  如果一位禅宗老师在正确的时候询问正确的弟子:「单掌拍手的声音是什么?」那么这个似乎荒谬的问题,可能是一个深奥而珍贵的窍诀教授。同样的,像是「前行」(金刚乘传统的先修功课)、自观为本尊、控制呼吸、繁复无尽的建构曼达、焚烧食物、穿戴护身符、以情绪(烦恼)为道、不视情绪为敌……等法门,所有这些都可以是深奥而具窍诀性的。念诵金刚乘咒语与单掌拍手的声音两者一样地荒谬,对着鼻下人中专注呼吸也同样没道理,但是咒语可以像强大的胡桃钳子一般,摧毁你世俗念头的硬壳。

  虽然这些教授都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学习如何去了解佛法的理论。回到学开车的例子,人们经常说:「小心开车。」这个建议很好,也是所有开车的人想要的,但是如何才能小心开车,却没有清楚的说明。事实上,「小心开车」是一个理论宣言,可以有各种诠释。各个不同的驾驶由于不同的理由,应该有不同的小心方式。

  在「前行」中,有积聚十万遍大礼拜的修持。很多人完成它而获益良多,有些人却不需要做这项修持。举例说,密勒日巴(Milarepa)大概就没做过十万遍大礼拜。相反的,他的上师玛尔巴(Marpa)连一句佛法都不教他,要他先把石塔建完再说。当石塔终于建完后,玛尔巴又叫密勒日巴将它拆掉,从头再建一次,而且如此反复了好几次。密勒日巴所忍受的这些无理的对待、不合常轨的建造方式、强迫的苦行,以及语言、身体与情绪上的虐待,都是玛尔巴特别针对这位弟子的方法。玛尔巴严厉的命令与密勒日巴绝对的服从,感动并启发了无数的后人。这个故事本身就是有关「不问问题」的窍诀教授,但是这并不代表尚未成熟、尚未证得成就的导师,就应该开始命令学生到处造塔。

  一位得道的上师要弟子完全切断染污,可能会叫他在摩根史丹利鸿图大展的香港弟子,放弃这份别人梦想的工作,而到印度果阿邦(Goa)去,在街上贩卖手绘明信片维生。或许,他也会为了让弟子能在此生证得实相,而叫一个住在澳洲拜伦湾,生性怠惰又具有左派理想主义倾向的嬉皮学生,前往纽约苏富比拍卖公司去规规矩矩地上班。无论是做大礼拜,放弃舒适的生活,或是做违反常理的事,目的都完全相同:要将「幻相」这个设计完美的机器加以解构。

  所有这些方法都可以达到目的。我们不需要坚持所有想要推倒二元之墙的金刚乘弟子,都必须依照西藏传统,做足十万遍大礼拜才行。那就好比认为所有的驾驶都应该在上车前喝杯咖啡一般。然而,如果不做大礼拜的理由是因为你认为那是设计给西藏人的,或者你认为趴下来又起身十万遍会把你累垮,那么你只是在欺骗自己而已。若是如此,你就不应该做十万遍大礼拜,而应该做二十万遍大礼拜!在修行上,绝对不要总是选择容易走的路;对你心中的欲望,要以残忍与无情对待之。

  上师

  在古代的印度,人们带着真诚的礼敬心来使用「上师」一词。如果上师不是救世主,那么他至少是可以信任、能够仰赖的人。心灵上师让人联想到智慧与蔽护,他们引导你在真理的道路上前行。如今,「上师」一词却常与权力、性爱、金钱、虚伪,以及在西藏特别多的:法座、锦袍、侍从、金顶寺庙等有关。「上师」一词已经被缩减为描述一个人,而非法道,也非技术了。

  如同前面所说的,我们在理解事物上,语言与定义具有重大的影响。因此,讨论「上师」(guru)的各种意涵是很重要的。在梵文中,guru这个字的涵义很广;出租车司机互称guru,学生称呼老师guru,但是密乘佛教所用的guru,其含意不只是「朋友」或「老师」而已。同时,guru也不同于「教士」或「活佛」。

  中国人还有一种称呼叫「法王」,但这种称谓与佛教无关,它只是文化的产物。这种称谓的流行,造成西藏人疯狂地追逐这个头衔。试想,如果梵蒂冈有高达一百位的教宗,有些还十岁不到,连自己的鼻涕都不会擤,那种光景,就是目前西藏人追逐头衔所得到的结果。

  即使藏文「祖古」(tulku),意即「显现」;以及「扬希」(yangsi),意即「再现」或「转世」,它们与「上师」的意义也不相同。只因为某人是教士、是「活佛」、是祖古,或是扬希,并不意味着他就是大家所应追随的现成上师。

  ‧本书的结构

  这本书由三个主要的部分构成,另加一个章节给那些胆子够大,认为自己也许可以是上师之材的人。我在书中藉由提出问题,希望能帮助大家训练锐利的分辨能力,我也提供了一些工具来分析上师、追随上师,进而能将「上师」这个现象转化为修心的技巧。阅读此书,也许能帮助你对进入「上师—弟子」这种关系的冒险及其意涵,以及拥有这种关系可能带来的利益有更充分的了解。

  选择上师、追随上师,以及修持自心

  当然,你不能期待当你读完此书,就能学到寻找上师以及评估金刚上师的确切步骤与准则。到头来只有你能做决定,而且这个决定的基础,可能完全超越单纯的逻辑与理性。你最后选择某人的原因,可能只是因为他不吃大蒜或不咬口香糖而已。

  为什么我们要去找有这么多问题及不确定性的人类上师呢?为何不买个DVD播放器,反复听闻预先录制的法教就好?或者加入网上课程?或者读几本书?如果你的目的是要搜集学术知识的话,这些方法确实都很好,但是你必须知道,这么一来,你就不是走在心灵之道上。即使只是学习内观禅定,在荧光幕上看着一个陌生人告诉你:「吸气…呼气…坐直…」,你只能学到很有限的程度。如果你想要从根拔除迷惑染污,那么影视教学大概不足以胜任。在你浏览色情杂志或赌博时可以关掉或反转的任何指导,都无法达成目的。一个心灵教练必须在不可预期的时间与地点,让事情脱离常轨,让你既成的模式完全颠覆。

  若有人说:「我不须要外在上师,就像佛陀说的:我就是自己的主宰。」那么他就是过于简化了佛陀的话语。如果你仔细检视,所有说过「我是自己的主宰」的大修行者都有过上师。释迦摩尼佛有燃灯佛做为上师,莲师也有八位持明上师,他们从未否认过。

  如果有人坚持他们就是自己的上师,我们可以试着再去多加观察;也许他们真是如此,但这种机会相当渺茫。有一些方法可以用来检视这种说法。举例说,已经能够自我主宰的人,他们不会排斥对其他上师的礼敬。事实上,他们会像真正的战士一般,对其他上师更加礼敬,因为他们具有充分的自信心。反而,宣称自己就是自己上师的人,很可能是深沉的不安全感之体现。

  许多人怀疑「上师」,其原因可以理解。有些欠缺福德的怀疑论者,无法理解上师的道理;也有一些人,即使对最纯正的上师也具有强大的反感。

  并不是追随佛法之道的每个人都需要有密乘上师,这是有选择的。如果你不追随密乘之道,就不需要密乘上师。如果你成长于强烈道德感与清教徒式的环境,因而对心灵导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有先入为主的观念的话,也许就不见得能接受金刚乘的法道。但是,如果你决定要寻找密乘上师,就必须了解他可能会带来的结果。

  切记:婚姻可以安排,但爱情无法安排。好丈夫的料子,不一定就是好情人的料子。上师必须像丈夫又像情人。但是,为了要指出你的真实本性--也就是佛──上师会比较像情人。由于明显的原因,寻道者通常会在头衔与名号之中寻找上师,而不会到El Haram、纽约苏活区或某个加油站里去寻觅上师。上师的任务是要把遮蔽你真实本性的面纱移除,而具有这种能力的人,可能就隐藏在我们眼前的任何地方,而不一定只在寺院或崇高的法座上而已。

  在现代社会中,尤其在西方,服从一位上师的这种概念会令人感到不安。有些人会毫不迟疑而骄傲地带着科学家或经济学者去参加社交宴会,所有人也会欢迎并尊重他们。然而,这些人比较不会介绍自己的心灵上师给同一群朋友,即使如此,他们也不会期待大家都能轻松地接受。除非谈的是瑜伽老师或功夫师父,否则现代人不会因为自己有个上师而引以为傲,朋友们可能还会以此而开他们玩笑。与科学家或经济学者作伴,比较没有负担。

  在科学家/经济学者与瑜伽士/心灵导师之间,如果可以计算谁对环境的破坏较大,那将会很有趣。自命为上师的人纵然危险,但是科学家或经济学者对这个地球以及人类所造成的长期伤害更为严重。但是,我们还是会持续地珍视他们、尊敬他们,颁奖给他们,跟他们做朋友,并且还要他们参与影响整个世界的决策。

  选择上师,并且决定追随他直到证悟,与坠入情网而结为夫妻一样,过程会充满不安、刺激、酬赏又具毁灭性。你知道那是一个冒险,但也因此能让你破茧而出。这是你的旅程,你选择了密乘法道,所以破茧才会发生。将你的生命放在上师手中,比在媒妁婚礼中等待掀开面纱还要可怕。我们的骄慢与我执,将从此坐立不安,完全不知道下一分钟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一旦选定了上师,你可能需要一些如何信守这种关系的指南。这就像婚礼之后的下一步。因为,理想上,在你的余生,你将与这个人持续相见;你有一辈子的机会来对这个人的行止感到诧异,也有许多机会暴露出自己一直隐藏的事物。因此,我们来讨论如何追随上师。

  一般人在决定步上密乘法道时,常常会对究竟的目标失焦。他们常纠缠在到底要不要有个上师?如果有的话,上师来自哪个传承?或者他们关心自己的上师够不够多。拥有上师不是究竟的目标;究竟的目标是要证得正觉。要达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调服自心。

  在佛教的各种训练与纪律中,修心被公认是最主要的修持。为了修心,很多方法因而产生,比如:修持出离心,帮助你培养对世俗事物的厌离,并增长对心灵生活的珍惜;另外,修「止」帮助你安住而不放逸,或者至少让你发现自己一直都是多么的散乱,藉此修持让你的心变得柔顺;还有例如「内观」这种更高深的修持,让你看见身体、感受、想法、价值的真实本性。这一切佛教的精要修持,都总集在上师之道中。因此,我们修持上师虔敬的法道,应该将它视为一种深奥的修心法门,而不是以负面的含义,视其为降服、跟从,甚至奉承阿谀。

  逐渐熟悉上师的整个过程,就是法道的一大部分。一个人从渴求找到上师,到寻找上师时的挣扎,一直到将自己的一生放在某人手中的脆弱感,每个阶段事实上都与出离心、专注力等修持相互呼应。这就是无法想象、不可思议、卓越美妙的密乘法门。

  ◎史黛西(Stacy)以及上师的加持

  很久以前,有一次我到澳洲,住在我的学生史黛西家中。她生命中想要的,几乎圆满无缺:有个房子、有辆车子,还有身为银行经理的理想职业。但她真正渴望的,是一段浪漫的爱情。她是相当虔诚又老道的学佛弟子,知道向上师请求世俗的事物太过卑微,但在这件事情上,她不说又不行,于是就对我倾吐了困境,并且请我帮她卜个卦,也帮她祈祷。因此,我就说,我会帮她念念祈请文。但是……我并没有这样做。诸位:我不是故意的,由于行程太紧凑了,所以我就忘了。

  那一周稍晚,有个名叫尼克(Nick)的荷兰籍卢安达裔性感壮汉,前来听我开示,结果他们两人就在一起了。史黛西的生命突然灿烂而刺激起来。有一天早晨她来见我,头发蓬松但面色红润,热切地感谢我的帮助。我跟她说:「这事与我完全无关。」可是她听不进去。我又如何能辩驳?她真的相信是我把尼克送到她面前。这是「上师的加持」,她说。

  史黛西在感谢我的时候,我要辩驳是有理由的。当我第一眼看到这个人,就嗅到麻烦。但是因为她太神魂颠倒了,所以完全视而不见。果不其然,我一离开澳洲不久,他们俩就散了。史黛西写了信给我,忏悔所有她过去累积的恶行。她很确定失去情人的原因是由于她的恶业,或者是我给她的惩罚。我说我不同意她的看法,可是她不听。我想说,如果有任何关连的话,那么,从心灵的角度而言,是她的善业导致了尼克离开她。即使从世俗的角度看,她只需要看看每次在餐厅付账时,他掏出钱包所花的时间有多长就够了。他每次都等到史黛西拿出了钱包,才好不容易拿出他的。而且,如果他不小心先拿出来了,通常也只是荷兰式的(go Dutch),各付各的帐!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book_ssyhj.jpg (24.03 KB, 170x222 - 已被阅读 80 次.)
« 最后编辑时间: 六月 02, 2017, 04:23:53 下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63 于: 六月 06, 2017, 08:42:50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上師也喝酒? 
The Guru Drinks Bourbon?

--------------------------------------------------------------------------------
 
分類: 心靈宗教 > 宗教命理 
書號: BA1037 
作者: 宗薩蔣揚欽哲諾布/著, Amira Ben-Yehuda/編 
原文作者: Dzongsar Jamyang Khyentse Norbu 
譯者: 姚仁喜 
出版社: 橡實 
書系: 觀自在 
出版日期: 2016-12-15 
語言:繁體中文       ISBN: 9789865623685 
規格: 17 cm * 22 cm / 平裝 / 彩色 
頁數: 344 頁
定價: 450 元 
關鍵字: 藏傳佛教 上師 金剛乘 
哪裡買: 博客來   誠品   金石堂   
 
 
獎項:       
 
 
 
 
內容簡介
名人推薦
作者簡介
目錄

媒體報導
內文試閱
線上影音
相關書目 
內容簡介 
 
 
 
 
    選擇上師,並且決定追隨他直到證悟,與墜入情網而結為夫妻一樣,過程會充滿不安、刺激、酬賞又具毀滅性。你知道那是一個冒險,但也因此能讓你破繭而出。這是你的旅程,你選擇了密乘法道,所以破繭才會發生。……我們的驕慢與我執,將從此坐立不安,完全不知道下一分鐘有什麼事情會發生。

  弟子對導師的虔敬心,是金剛乘法道的生命。

  由於上師會以各種方法讓我們覺醒,因此,這種關係可能會要我們拋棄自己最深的信仰與期待。

  對於這種強大的關係,宗薩蔣揚欽哲諾布闡述了某些最被誤解的面向,並且提供給讀者實用的建議,讓我們能充分利用這個珍貴的轉化機會。

  他以鮮活的故事與經典的例證,告訴我們如何清醒地邁向這個法道,並且在一頭栽入之前,如何利用銳利的獨立思考能力,來分析上師。

  ◎上師的特質

  上師重要的特質之一,在於能否善巧地根據你的能力與程度來指引你。如果你尚未準備好,密乘之道就不應該將直接你全速地送往摧毀我執的道路上去。事實上,如果不依照弟子的根器而量身定制教法的話,密乘上師就是破毀了密乘戒,這被視為是上師嚴重的錯誤。

  ◎上師與修持

  在佛教的各種訓練與紀律中,修心被公認是最主要的修持。為了修心,很多方法因而產生。這一切佛教的精要修持,都總集在上師之道中。因此,我們修持上師虔敬的法道,應該將它視為一種深奧的修心法門,而不是以負面的含義,視其為降服、跟從,甚至奉承阿諛。

  逐漸熟悉上師的整個過程,就是法道的一大部分。一個人從渴求找到上師,到尋找上師時的掙扎,一直到將自己的一生放在某人手中的脆弱感,每個階段事實上都與出離心、專注力等修持相互呼應。這就是無法想像、不可思議、卓越美妙的密乘法門。

  在大乘與聲聞乘的因道中,並沒有提到上師與弟子的合一不二;但在金剛乘中,所有的修持就是要證得上師與弟子合一不二。「合一不二」並非指一起旅行、一起睡覺,或一起淋浴;而是像瓶子破了,瓶內的空間與瓶外的空間因而合而為一。在這種 顩r下,不再有一個你需要在全世界各處追逐的上師,也不再有一個思念上師的「你」。

本書特色

  本書的架構,主要根據吉美.林巴(Jigme Lingpa)的教誨而來的。但所寫的內容都來自於宗薩蔣揚欽哲諾布與他的上師,以及所謂的「弟子」──事實上是一些由於業債而被我縛住的人──相處的經驗而已。

  這本書是寫給對金剛乘有自然傾向的人,給那些沒有時間閱讀指南書籍、不相信地圖,同時有足夠的膽量去依賴另一個人的人。它是給那些不尋求保護網,寧可讓別人從他們腳下拖走地毯,而不要安全感或方向感的人。這本書也是給那些最初非常熱中於修持密乘佛教,但到後來才驚覺:若要步上金剛乘法道,他們就必須依賴上師做為嚮導的那些人。
 
 
 
 
作者簡介 
 
 
 
 
  作者(編者)簡介

宗薩蔣揚欽哲諾布
Dzongsar Jamyang Khyentse Norbu

  宗薩蔣揚欽哲諾布,1961年出生於不丹,被認證為蔣揚.欽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的轉世,自幼追隨許多偉大的上師習法,特別親近的是頂果.欽哲仁波切(Dilgo Khyentse Rinpoche)。

  宗薩蔣揚欽哲諾布在全世界從事弘法利生的事業,包括成立佛學中心、資助修行者及出版經典書籍等。仁波切承繼了傳承上之宗薩佛學院及其閉關中心的弘法職責,於印度與不丹創立佛學院,並在澳洲、北美與遠東地區成立許多佛學中心。他所創立的「欽哲基金會」(Khyentse Foundation)更於十五年來以各種創意的方式,在全世界各地致力於護持佛法的工作。

  他的作品被翻譯成中文的有《近乎佛教徒》及其簡體字版《正見》,《朝聖》、《佛教的見地與修道》、《人間是劇場》與《不是為了快樂》等,影響深遠。

  仁波切也是聞名影壇的獲獎導演,親自撰寫並執導過四部膾炙人口的電影:《高山上的世界 》、《旅行者與魔術師》、《舞孃禁戀》,以及最近完成的第四部電影《嘿瑪嘿瑪 Hema Hema》,該片並榮獲多倫多影展,以及盧加諾、釜山、倫敦及台北金馬獎等國際影展邀請放映。

譯者簡介

姚仁喜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之弟子,曾譯仁波切著作《近乎佛教徒》(其簡體字版《正見》)、《朝聖》、《不是為了快樂》,以及巴楚仁波切著作《普賢上師言教》。
 
  加州柏克萊大學建築碩士,姚仁喜│大元建築工場創始人。2014年獲得美國建築師協會(AIA)「榮譽院士」之殊榮,以及國家文藝獎、傑出建築師、加州柏克萊大學環境設計學院傑出校友等多種獎項。
 
 
 
 
目錄 
 
 
 
 
  前言
1.以上師為法道的基礎
2.精明地分析上師
3.精明地追隨上師
4.精明地調服自心
5.對於想要成為上師者的忠告
結語
致謝詞
圖片出處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64 于: 六月 07, 2017, 04:59:19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献给所有的江湖骗子——没有你们,心灵之道将无聊至极。

对上师的虔诚心,是殊胜金刚乘——也就是佛教密续——的头颅、心脏、血液、脊骨与呼吸。金刚乘绝非是在乡间安然的漫步;事实上,安全可能是我们最不关心的事情。金刚乘对于我执以及情绪的处理方式是极度危险的,有时甚至不择手段。因此,在所有的佛教法道中,密乘之道极具冒险性。如果这不是冒险,那么就没有什么可以称作冒险的了。由于你正在阅读本书,因此我假设你不是个怯懦的人,你已经选择前来冒险。


《上师也喝酒?》


《上师也喝酒?》连载(八)检视自己,你现在属于哪种虔敬心?

献给所有的江湖骗子——没有你们,心灵之道将无聊至极。


虔敬心有三类:理性虔敬心、非理性虔敬心,以及超越理性与非理性的虔敬心。
1以上师为法道的基础(续)
对上师的虔敬心
常有人说,密乘是给上等根器弟子的。这并不表示你需要有较高的智商才能修持密乘。你拥有多少学位,是否有能力算出星辰的数量或破解魔术方块,都与上等根器无关。在密乘中,最上等的根器是虔敬心。闻、思、修、研习、分析等,是寻道者的一般方法,但是最终,只有在自心离于参考点、文化执着与价值观,并且离于逻辑、辩证、条理、推测,理性与假设等包袱时,对空性的真实了悟才能生起。这就叫做虔敬心。在所有可能的种种上等根器中,虔敬心最为上乘。月称菩萨在《入中论》第六章第四偈颂,以此描述听闻龙树菩萨教法者所应具足的特质:
若异生位闻空性,内心数数发欢喜;
由喜引生泪流注,周身毛孔自动竖。
上等的方法:实际的与更实际的
金刚乘提供了两种积聚福德的殊胜法门:培养对众生的悲心,以及生起对上师的虔敬心。我们当然可以藉由礼敬佛陀来积聚福德,但是对于初学者,这个概念可能太过抽象;我们没见过佛陀,也不认为任何人亲见过佛陀,他纯粹是我们的想像。反过来说,你亲眼见过你所遇见的上师,也能跟他沟通。你可以将他想成佛陀——不是释迦牟尼佛, 而是你的「佛」——如果你的福德只能承受这么多的话。逐渐地,随着你的能力更为有效,上师的投射也就更加殊胜。因此,上师是积聚福德的最佳途径。经由上师,你可以有个人的接触、个人的关系,你可以与他互动。在密乘中一而再地强调:即使礼敬上师的一个毛孔,也比供养成千上万诸佛的福德还大。
对我们很多人而言,对一切众生生起悲心相当抽象,对上师生起虔敬心则比较实际可行。 即使我们对「一切众生」能生起某种模糊的概念,但我们的悲心可能只延续一两天。对一切众生随时生起悲心非常困难,但是对自己选择的上师生起虔敬心就比较有可能。我们对众生的悲心常常被偏见与投射所遮蔽,反而,对上师的虔敬心经常始于敬仰、敬畏、尊从或启发,虽然可能时有时无,但它非常个人化,而且不抽象。
上师不勾求虔敬心
大部分的金刚乘弟子都自认为他们对上师有无尽的虔敬心 ,但是,实际上他们的感觉比较像是仰慕,这与他们对具有相同道德标准的政治人物的仰慕是相同的。这不只不是虔敬心,事实上还相当危险。如果那位政治人物忽视了你,或甚至做了不道德的事,即使只有一次,下次你一有机会可能就不再投票给他。相同的,如果上师在某个时候不再慰藉你,你也会想更换上师。这种变幻无常的状态,促使政治人物不停地在竞选道上奔波,迫切的想要证明他们的价值,到处发放空头诺言,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特别。然而,任何一位上师都不应该为了想要勾出弟子的虔敬心,而像竞选般地四处奔走。
在上师——弟子关系初始时,某种敬仰心自然会出现,但是要如何超越喜欢上师的感觉,而生起真正的虔敬心?你可以从检视自己的发心开始。先不谈令一切众生证悟吧,你追随上师的原因,至少是为了寻求自己的证悟。 但是许多人接近上师,他们的发心并非这么的直接了当。
我们都知道发心单纯的那种感觉。想一想上回你肚子饿了,决定去餐馆吃饭。你大概一下子就想好餐厅,想法子去到那里,看一下菜单点菜,然后吃掉。但是有太多的弟子,他们的发心基于相当复杂的议题,而非直接针对证悟。举例说,有些人发心的一大部分,是渴望获得上师无止境的关注;但这只会带来痛苦。拥有500个弟子的可怜上师,总会 要关注一下其他的学生,而无可避免的,那些他当时不关注的弟子就会觉得受到欺骗、抛弃,而且非常地不快乐。
虔敬心与业力
对上师具有虔敬心,就是信任因、缘、果的定律,换句话说也就是业力。当我们对业力的了解愈深入,我们的虔敬心也会因而增长。如果对业力欠缺理解,就会误以为业力与虔敬心背道而驰;或者会产生失败主义的症状,误以为痛苦无法改变,一切都已注定,因此上师虔敬心没有意义。
然而,业的原则绝不期瞒。如果正确的因、缘、果都具足,事情是可以改变的,就像生蛋可以被煮成熟蛋一样:当清水、热源、正确的烹煮时间都具足时,我们不会怀疑蛋不会被煮熟。对于这个过程、这种科学,我们并非盲目的信任,而是很自然地就相信这种经验。相似的,我们对上师能够带领我们直至证悟的信心也不是伪装的。虔敬心并不是将生蛋放在盘中,然后假装它是熟的。若是如此,那就是「笨蛋的虔敬心」。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知道什么,无论你是客观地、批判的、科学的、人性的或宗教性的人,我们都相信某些事情。所有的人,即使最具批判性、最不轻信任何事情的人,也都相信他们自己的理性与逻辑的「神」,相信个人对真理的判断。除此之外,人还有什么?但无论是信仰、信任或虔敬心,不管你怎么称呼它,其中大部分都只是愚痴无明。
超越理性与非理性的虔敬心
虔敬心有三类:理性虔敬心、非理性虔敬心,以及超越理性与非理性的虔敬心。撒拉哈是龙树菩萨的上师,他把虔敬心定义为对因、缘、果的信任,换句话说,也就是信任业力的本质、游戏与展现。这是理性的虔敬心。反之,非理性的虔敬心就缺乏逻辑的基础,像是相信有个真实存在而万能的神,或相信月亮会跟你说话,或不相信你没听过、没见过的东西存在,或因为曾在你心中出现或无法证明,就不相信事物存在等。
当然,我们必须避免非理性的虔敬心,这不用多费口舌。但在密乘中,终究我们连理性的虔敬心都必须超越,因为理性的基础狭隘而主观,并且总是立基于某种假设之上。超越理性与非理性的虔敬心是难以想像的,特别是在理性为人们所珍视、歌颂与鼓动的今天。但是在金刚乘中,只要我们的虔敬心还局限于有限的逻辑与理性,我们就永远有所偏好,也就会利用理性来让自己脱离虔敬心。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65 于: 六月 16, 2017, 03:08:28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献给所有的江湖骗子——没有你们,心灵之道将无聊至极。

对上师的虔诚心,是殊胜金刚乘——也就是佛教密续——的头颅、心脏、血液、脊骨与呼吸。金刚乘绝非是在乡间安然的漫步;事实上,安全可能是我们最不关心的事情。金刚乘对于我执以及情绪的处理方式是极度危险的,有时甚至不择手段。因此,在所有的佛教法道中,密乘之道极具冒险性。如果这不是冒险,那么就没有什么可以称作冒险的了。由于你正在阅读本书,因此我假设你不是个怯懦的人,你已经选择前来冒险。


目錄 
 
 
  前言
1.以上師為法道的基礎
2.精明地分析上師
3.精明地追隨上師
4.精明地調服自心
5.對於想要成為上師者的忠告
結語
致謝詞
圖片出處
 
 

前言

金剛乘是冒險之旅

  你是否听說過「西藏頌鉢」(Tibetan Singing Bowl)?它在西藏從來未曾存在過,直到某些狡猾而且善於包裝的人,利用大家對西藏的憧憬,無中生有地發明了這個東西。現在,你到處都看得到西藏頌鉢,似乎它就是西藏文化的一部分;甚至,在達蘭莎拉與加德滿都的藏人,都把這種假頌鉢當成自己的文化。這跟中國餐館裡的幸運餅乾一模一樣,本來不是中國的東西,而是美國人根據日本食譜所發明出來的。現在,甚至連道地的中國餐館也拿它來招待客人,好像幸運餅乾原本就是中國點心的一種。這就是我們現在所面對的問題:如果我們不經心,有一天,包裝精美而行銷優雅的非正統佛教,可能會被拿來當成真貨。所以,嚴格的檢視是非常重要的:嚴檢教法、嚴檢上師,以及嚴檢弟子。這也是我動筆寫這本書的原因。

  同時,很重要的是要理解佛教中理論與修行的區別。理論是概念,例如:「一切事物既非自生也非他生」;而修行則是由技巧組成,例如:「打坐時身體要坐直」。理論與修行兩者經常看起來相互矛盾。理論鼓吹無參考點、無方向性,而修行卻充滿了參考點與方向感。但是,這些方向感卻能引導修行者抵達無參考點的無方向處。上師原則(guru principle)是一個技巧,而非理論。事實上,它是至高無上的技巧。

  雖然這本書也許能幫助弟子尋覓上師,或維繫與上師的關係,但是,切勿以為書上所說的技巧人人都能適用。本書也不是這個主題的定論,而只是我個人的看法而已。本書的架構,特別是第二到第四章,都是根據吉美.林巴(Jigme Lingpa)的教誨而來的。但是我所寫的,都來自於我與上師,以及我與所謂的「弟子」──事實上是一些由於業債而被我縛住的人──相處的經驗而已。因此,如果你以為佛教只是祥和、非暴力、吃素、正念、相信輪迴、打坐而已的話,書中所包含的「性做為供養」這種主題,可能可以給你一些震撼。

  我也要指出,金剛乘的見地與法門既寬廣又豐富,因此我不可能完全一一解釋,但我期望你能有耐心讀完這本書,至少它可以幫助你對金剛乘的世界稍加熟悉。我希望你開始了解,金剛乘不只是咒語、儀軌、本尊、上師、壇城,以及密教性愛而已。

  這本書是寫給那些自然地傾向於金剛乘的人,他們像密勒日巴(Milarepa)或寂天(Shantideva)一般,不滿足於尋常的邏輯與理性,也不認為我們所知的世界就只是如其所顯現的而已。這本書是給那些沒有時間去閱讀指南書籍的人;那些不相信地圖的人;以及那些有足夠的膽量,去依賴另一個人的人。它是給那些不尋求保護網的人;那些寧可讓別人從他們腳下拖走地毯,而不要安全感或方向感的人。它是給那些想要被改變的人。這本書也是給那些最初非常熱中於修持密乘佛教,但到後來才驚覺:若要步上金剛乘法道,他們就必須依賴上師做為嚮導的那些人。

  如果某個人下定決心去依賴另一個人──不是去依賴神祇、機器、大自然或某種管理系統,而是去依賴一個需要沖澡、需要睡覺、會伸懶腰、會上大號,情緒多變又可以被賄賂的人──這如果不是此人所能做的最愚蠢的決定,那麼就是他最有收穫的事。如果一個人能有這種意願與堅持,那是天賦。能具有無疑的信心是一種天賦,能利用懷疑來斬除懷疑,也是一種天賦。這種天賦不是每個人都具足的。

  紐舒.隆托(Nyoshul Lhuntok)的一位弟子,就有這種天賦。有一次,他幫上師洗衣服,發現上面有大便的污漬。他想:「噢!金剛持也會大便!」但他受過教導,弟子應該視上師為佛,因此馬上嚴斥自己:「我怎麼可以認為金剛持也會大便!?」但是,即刻地,他又斥責自己:「我這不是在阿諛奉承嗎?」隨即,他又再度責罵自己:「阿諛者」只是一個概念,一種畏懼,這是他最終得到結論。經過所有這些自我斥責之後,他仍然跟從上師,而且是全心全意的追隨,而非盲從。

  一旦你開始了修持金剛乘的旅程,許多事情都可能發生,因此你必須有所準備。有信心很重要,但是持有懷疑、利用理性也是好事。通常,懷疑之後會生起信心,而信心之後也會生起懷疑,而後者的力量經常強過前者。終究,我們必須將二者都拋棄。

  金剛乘是結合智慧與方便、結合科學與信仰、結合神話與真諦的道路。但是許多唯物論者,他們的眼光無法超越這一生,無法見到這些二元分別(duality)的非二元性(nonduality)。他們也許對於非二元深奧而廣大的理論相當尊敬,但是對於能夠送你抵達非二元的信仰與虔敬心卻完全輕視。他們能接受真理的推理邏輯,但對神話與儀式卻嗤之以鼻。他們似乎不了解,神話才是理解真諦的唯一方式,因為我們所說的一切,都是神話。

  要將這兩種似乎無法結合的二元性結合起來,連金剛乘修行者也感到困難,或者根本不去嘗試。舉例說,許多人都運用這些方法,例如對上師頂禮、供養蓮花、雙手合十等;但他們只是當作儀式來做,而不運用智慧。禮拜是降服,但幾乎沒有人以真正的信心來做;他們並不會想:「我對著與我無二無別的本尊頂禮,同時本尊也在對我頂禮。」了知本尊與禮拜者無別不二,才是究竟的頂禮。

  在本書中,我要試圖對讀者說明,事實上上師就像是地平線;地平線非常明顯,它是天與地似乎相交之處。但實際上,他們從未相交,所有顯現的只是一個終點的幻相,一個我們可以站立、可以度量、可以評估的參考點。依此,上師就像是智慧與慈悲、神話與真諦、科學與信仰之間的那條地平線。

  ‧名詞定義

  對於本書中的一些名詞,新進的學生可能會感到陌生,甚至有些長期的學生也只是自以為了解而已。雖然我已經努力避免過多的佛教術語與專有名詞,但我仍然不想將它們過分簡化。況且,有些術語是無價的。

  三乘

  佛法的存在已經超過兩千五百年了。包括中國所有的朝代,耶穌基督在世的時代,十字軍東征的時期,第二次世界大戰,網際網路的誕生,以及無數的歷史事件之間,佛法一直都為人們所修持。它從包裹白布、赤裸上身、恆河沐浴者的土地開始,傳播到愛惜面子、孝敬父母、祭祀祖先者;到粗獷野蠻、毫無音感、一盤散沙的雪山居住者;到優雅細膩的極簡主義者;再傳到相信原罪、同時又相信「無罪推定原則」者。它興盛於心靈尋覓者占大多數人口的時代;在那個時代,走方的修士被眾人所尊崇,慷慨布施以供瑜伽士雲遊四海,就像今天贈予獎學金以供學生進哈佛大學研讀一樣高尚。在國王或皇后藉由宗教來榮耀自己、增強國力的時代,它曾經興盛;在吸食大麻、頭上插花的年代,它也曾興盛;在目前這個極端物質主義的時代,它也仍然興盛。

  佛陀所有教法的基本目的,在於幫助眾生了知實相。由於眾生有無數的種類,對實相的誤解也有無數的種類,因此佛陀教導的法門也有無數的種類。這些法門有些略為不同,有些極端不同。長久之後,學者與歷史家為了方便起見,把佛陀獨特的教法概略地以語言、內容或教導的地點加以分門別類,因此,我們才有現在所謂的佛教派別或法乘(yana)。

  佛陀曾經對教法分類提出過警告,因為有了分門別類,就會開始滋生偏好。如此一來,不可避免的,某種教法就會被認為比另一種教法低下。大家開始分門別派而產生優越感,例如:你是PC還是蘋果電腦的使用者?雖然如此,我們在整本書中,為了必要並且避免混淆,仍然必須用一些分類的字眼。主要的,我們會討論到一般公認佛教的三乘:聲聞乘(例如上座部)、大乘(例如禪宗),以及金剛乘(例如日本真言宗或藏傳密乘佛教)。

  在中國與日本等地的大乘佛教徒,以及在泰國與緬甸等地的聲聞乘佛教徒,並不完全贊同金剛乘佛教徒的上師法門。事實上,他們不同意金剛乘中的許多法門,這要歸功於他們擁有佛陀的話語來支持其觀點。佛陀在《法句經》中說:「我無法祛除你們的痛苦,你們必須祛除自己的痛苦。」他也說:「我無法分享我的證悟給你。」他又說:「你是自己的主宰,沒有其他人能當你的主宰。」在菩提伽耶大覺塔的銅匾上,朝聖的人可以看到佛陀的這些話語鐫刻於其上。聲聞乘與大乘佛教徒服膺這些佛語,因此對密乘的上師系統多有指摘。他們認為密乘的上師系統似乎應允了有個外在的主宰可以祛除痛苦,甚至還可以賜予證悟。對他們而言,上師虔敬法門違背了佛陀所說的話。

  然而,從金剛乘的觀點而言,上師—弟子的關係與佛陀的話語完全吻合。上師虔敬的法門做為金剛乘的精髓,有其原因。本書將會說明,它與佛陀所言並無矛盾:因為密乘弟子了解,究竟上,上師並非是外在的。

  因道與果乘

  我們常稱密乘或金剛乘為「果道」(result path)或「果乘」,而稱聲聞乘與大乘為「因道」(causal path)。這些名詞有什麼含意?

  假設有人給你一個籃子,裡面有幾粒雞蛋以及蘑菇、乳酪與洋蔥。他告訴你:「這是做烘蛋的配料。」「配料」一詞意涵這些東西是烘蛋的「因」;烘蛋的潛能就在籃子裡。然而,一位大廚師可能不想多費唇舌來解釋籃子裡的東西,因為他已經看到這就是烘蛋。因此,以他的經驗與心智,他只會說:「這是你的烘蛋。」

  「這會成為烘蛋」或「這就是烘蛋」這兩種說法的差別,在於前者缺乏某種信心,缺乏廣大的視野。這些語意看似無關緊要,但它們非常重要,因為語言與文字反映並形塑我們的態度與信念。舉例說,形容某人時,選擇使用「他可以成為一個好人」,比起「他是一個好人」,會給人完全不同的反應。我們任何所說、所寫的內容都是如此:不同的人對每個字句都有不同的詮釋。因此,像「慈愛」、「悲心」、「修心」、「虔敬心」、「祈請」、「功德」、「道德」、「加持」等字眼,尤其是本書的標題:「上師」,在聲聞乘、大乘與金剛乘之中當然就各有意涵,因此也會造成不同的態度。

  在因道,也就是聲聞乘與大乘,它告訴我們:我們具有成佛的「潛能」,也就是說,我們具足了所有的配料。但是在果乘的最高教法,密乘的巔峰,它告訴我們無需做任何改變或準備,無論你是誰、你是如何,你就是佛:事實上,各個眾生皆是佛,各個場所皆為佛土。因此,具足正確根器的密乘弟子,會視自己的上師為佛,並且利用這種理解,做為發覺自己是佛的方便法門。這種感知(「顯相」perception)雙向的。當密乘上師給予弟子灌頂時,純粹是在具足「弟子皆是佛」的信心下所進行的。

  大家可能納悶:「如果密乘上師與弟子都已經是佛,他們還做什麼?為甚麼還要修持佛法?為何還要對上師虔敬?」在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的福報都不足夠,所以從未被告知他們就是佛──連一次都沒有過。根據經典,能听聞或閱讀到這個真諦,是你累世的善業所致。但是,你真正相信嗎?如果你相信,你依此而行嗎? 對於「你就是佛」的理解,你是否具有經驗上的信心,而不只是智識上的信心?

  我們所要的,並不是讀到「眾生皆佛」這個句子之後,就把書本闔起來,放回書架上了事。追隨法道真正的意思,是要行止如佛、思慮如佛、安住如佛、示現如佛、如佛一般傳送簡訊,如佛一般傾�友人嘮叨,如佛一般在雜貨店排� 付錢,如佛一般穿著禮服參加白金漢宮的晚宴。即使面對的是唐納.川普(Donald Trump) 或者波布(Pol Pot),也能持守「眾生皆佛」的覺知;即使身處曼谷的拍蓬街或拉斯維加斯,也能持守「處處皆為佛土」的覺知;培養這種紀律的技巧,就是我們所說的金剛乘,也就是果乘。

  在果乘,因為一切現象都同樣的清淨而圓滿,因此上師與弟子之間沒有沒有區別──他們都是佛。一位持斷見的牛津學者,一位持常見的梵蒂岡教士,一位喜馬拉雅山上的瑜伽士,同樣都是佛,他們之間沒有一絲一毫的不同。即使如理查.宮布禮奇(Richard Gombrich)或史蒂芬.巴切樂(Stephen Batchelor)者,只要弟子具足恰當的根器,說不定從他們身上也能萃取出加持來,但是其中的因緣必須完美,效果才會呈現。如果某個街上的老張遇見了諾姆.杭斯基(Noam Chomsky) 這種無政府主義者,但是因緣不恰當的的話,那麼杭斯基要引領老張證悟的機會就微乎極微。到頭來,他還是找一個具有上師裝備的人比較安全。對老張來說,一個在納瑪 栠_河畔,坐在老虎皮上、亂髮披肩的瑜伽士,或者至少一位容貌祥和、端坐於榕樹下的比丘,都會比一位犬儒學者或語言專家來得有機會讓他點燃某種啟發的火花。

  老張的業力會決定他的法道,這超越了單純的選擇。有些人比較傾向下功夫尋求心靈啟發的火花,而有些人則比較傾向藉由閱讀諾姆.杭斯基之類的著作,來追求知識分子自瀆的滿足感。這些不同的傾向以及緣分,都受因、緣、果的影響,它是一種特殊型態的業力,藏語稱為tendrel,我們在書中稍後會討論到。

  在大乘與聲聞乘的因道中,並沒有提到上師與弟子的合一不二;但在金剛乘中,所有的修持就是要證得上師與弟子合一不二。「合一不二」並非指一起旅行、一起睡覺,或一起淋浴;而是像瓶子破了,瓶內的空間與瓶外的空間因而合而為一。在這種 顩r下,不再有一個你需要在全世界各處追逐的上師,也不再有一個思念上師的「你」。如果你覺得這種概念很難下嚥,很可能是因為你太珍惜渴望上師的那種情緒。你可能認為如果不思念上師就是冒瀆不敬,因此你緊抓著這種「分別」不放。若是如此,也許因道會比較適合你。

  在因道中,上師恰似一個模� 、一個理想;他是你禮敬與尊崇的對象,也是你供養與追隨的對象。做為大乘佛教徒,無論你如何崇拜上師,你絕對不會發願在此生證得上師的境界。可能你會想要取得上師資格的認證 睿宕藖硐蛩遂乓粫凶C得上師證悟境界的真正願心。禪宗佛教徒絕對不會宣稱他的上師就是「佛」,或就是「法」。對他們而言,老師是他們尊敬的教師、授戒者、引導者。禪宗沒有任何法門能夠教導行者發願與導師合一不二,這不在他們的菜單上。

  在密乘中,上師可以是模� 、偶像、授戒者,甚至老闆,而且還不僅止於此。在密乘中,行者發願自己成就上師的境界,而那個境界與證悟的意義相同。上師就是道、上師就是法、上師就是佛、上師就是本尊。事實上,密乘在究竟上, 上師就是一切:從富士山顛一直到你腳底的塵土。清涼的微風、夏日的蟬鳴、一曲交響樂、日、月、星辰、宇宙;一切都是上師。說得更準確一點,在心意� � 內,可觸及、可照見、可想像的一切,皆為上師。而照亮這一切的,也就是「心」本身,就是內在上師。

  竅訣教授

  你是否買過一個例如電鍋的新器材,說明書中� 細彌遺地敘述了關於這個電鍋的一切,但是你想知道的那項功能,卻在花了幾小時翻遍了它之後,才在第三百頁出現?誰能有時間與胃口去閱讀它?一個更容易、更省事的方法,是去找個熟悉電鍋的人,不花幾分鐘他就能將主要的功能示� 給你。而且,電鍋說明書的對象是廣泛的大眾,因此它也只有一般性的功用,並不能照顧到各種不同的飯食者—比如有十五支手指的人、有三隻眼的人,或烹飪大廚等。

  相同地,對學佛弟子及修行者而言,如果有時間,閱讀佛教經典、論釋及密續等會有一般性的助益。但是每個人的需求不同,因此他們可能會花費很多的功夫才能找到所需要的開示。或者,他們可以找到熟悉佛法的人,一位真正具有傳承的上師,他以個人化的竅訣教授,教導他們真正需要知道的東西。這種竅訣教授由蓮師、那洛巴、阿底峽、毘魯巴等大成就者無間斷地一脈相傳,直至現今的上師。

  善巧的上師使用竅訣教授時,會選擇適合特定文化或習氣的方法,並且將教法加以創新或微調,以適應各個弟子特定的需要。密乘上師與弟子善於運用這種教授方式,因為他們深知一生中時間有限,雖然了解研讀廣大佛法的利益,但是對法道具有絕對的信心與信任之後,他們寧可不再到處追逐,而將時間投注於針對修持的珍貴竅訣教授上。

  能夠將研讀理論與接受竅訣教授這兩者加以平衡是最好的,這與學習開車相同。每部車都有車主手冊,每個新車車主都會花上個把鐘頭去理解車子怎麼使用,儀表板上的每個東西是什麼,如何設定定速駕駛等。這本手冊可以告訴你有關這輛車子的各種功能,但它不會告訴你如何開這輛車。要知道如何開車,你需要有一位駕駛教練才能教導你。

  老練的駕駛教練能夠調整標準的教法來適合不同的學生。也許有一名學生因為不急著考駕照,所以他一週上一堂課就滿足了;而另一名學生可能想要迅速學會,所以排了整週的密集課程。兩個人都學會了相同的技巧,而且都考取了駕照,但方法稍有不同。或者,可能教練在早上八點的那個學生老是打哈欠,課程一開始老是犯錯,但到結尾時卻又都開得很好。幾堂課之後,教練可能會建議學生在七點四十五分上課之前喝杯咖啡。這就不是學生在車主手冊所能找到的資訊。而對另一些開始上課就緊張焦躁的學生,咖啡可能是最不應該喝的東西──反而,淺酌一口瑪格麗特雞尾酒可能更能達標。

  在這個例子中,車主手冊就像是密續教法及其理論,駕駛教練就是上師,而上課前喝咖啡就是竅訣教授。竅訣教授是對弟子獨特的教授,因此變化多、花樣多、非正統,而且經常不完全合乎邏輯。它們相當具有彈性,而且有時候極為戲劇化、異常誇張。

  在披頭四綁著馬尾辮子,年輕人流行穿著喇叭褲、吸食大麻、使用植物性香皂、留長手指甲的時代,空氣中存在著一股叛逆的自由氣息以及反抗既存系統的傾向。在那同時也存在著一種心靈探索的傾向。此時,出現了秋陽.創巴仁波切(Chögyam Trungpa Rinpoche)。他要求所有反越戰的弟子穿著卡其制服、打領帶、穿西裝還配胸針。他甚至要求弟子,像當年英國軍� 占領美國土地時踢正步。他把日本文化中的優雅與單純,結合英國的殖民風格,強行加諸於他那些前往烏石塔克(Woodstock)的嬉皮弟子身上。乍� 之下,這都相當瘋狂,但創巴仁波切極其善巧,每個要求都是他的竅訣教授。因為這些竅訣教授都立基於無染的見地,而且以智慧、善巧與悲心來設計,因此非常成功。而且在他與弟子之間,充滿了真誠的福德、虔敬心與慈悲心。有誰會想到,在全世界的人類中,接納了他的教導的,竟然是這些反制度的叛逆者。

  ,情況已經不同。如果由不同的上師、在不同的時代、處於不同的環境、缺乏堅實的見地做基礎,又沒有真誠的心願要解脫他人,卻仿效穿西裝、踏正步、帶胸針等完全同樣的技巧來教導的話,就會顯得相當荒唐,像是兒戲。自從秋陽.創巴仁波切之後,已經有許多模仿他的行止者出現過;但是事實一再證明,要示現「瘋狂智慧」者,本身必須完全清明。獅子跳躍之處,狐狸最好遠離—否則,狐狸只會摔斷肋骨而已。

  如果一位禪宗老師在正確的時候詢問正確的弟子:「單掌拍手的聲音是什麼?」那麼這個似乎荒謬的問題,可能是一個深奧而珍貴的竅訣教授。同樣的,像是「前行」(金剛乘傳統的先修功課)、自觀為本尊、控制呼吸、繁複無盡的建構曼達、焚燒食物、穿戴護身符、以情緒(煩惱)為道、不視情緒為敵……等法門,所有這些都可以是深奧而具竅訣性的。唸誦金剛乘咒語與單掌拍手的聲音兩者一樣地荒謬,對著鼻下人中專注呼吸也同樣沒道理,但是咒語可以像強大的胡桃鉗子一般,摧毀你世俗念頭的硬殼。

  雖然這些教授都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學習如何去了解佛法的理論。回到學開車的例子,人們經常說:「小心開車。」這個建議很好,也是所有開車的人想要的,但是如何才能小心開車,卻沒有清楚的說明。事實上,「小心開車」是一個理論宣言,可以有各種詮釋。各個不同的駕駛由於不同的理由,應該有不同的小心方式。

  在「前行」中,有積聚十萬遍大禮拜的修持。很多人完成它而獲益良多,有些人卻不需要做這項修持。舉例說,密勒日巴(Milarepa)大概就沒做過十萬遍大禮拜。相反的,他的上師瑪 柊�(Marpa)連一句佛法都不教他,要他先把石塔建完再說。當石塔終於建完後,瑪 柊陀纸忻芾杖瞻蛯⑺鸬簦瑥念^再建一次,而且如此反覆了好幾次。密勒日巴所忍受的這些無理的對待、不合常軌的建造方式、強迫的苦行,以及語言、身體與情緒上的虐待,都是瑪 柊吞貏e針對這位弟子的方法。瑪 柊蛧绤柕拿钆c密勒日巴絕對的服從,感動並啟發了無數的後人。這個故事本身就是有關「不問問題」的竅訣教授,但是這並不代表尚未成熟、尚未證得成就的導師,就應該開始命令學生到處造塔。

  一位得道的上師要弟子完全切斷染污,可能會叫他在摩根史丹利鴻圖大展的香港弟子,放棄這份別人夢想的工作,而到印度果阿邦(Goa)去,在街上販售手繪明信片維生。或許,他也會為了讓弟子能在此生證得實相,而叫一個住在澳洲拜倫灣,生性怠惰又具有左派理想主義傾向的嬉皮學生,前往紐約蘇富比拍賣公司去規規矩矩地上班。無論是做大禮拜,放棄舒適的生活,或是做違反常理的事,目的都完全相同:要將「幻相」這個設計完美的機器加以解構。

  所有這些方法都可以達到目的。我們不需要堅持所有想要推倒二元之 澋慕饎偝说茏樱急仨氁勒瘴鞑貍鹘y,做足十萬遍大禮拜才行。那就好比認為所有的駕駛都應該在上車前喝杯咖啡一般。然而,如果不做大禮拜的理由是因為你認為那是設計給西藏人的,或者你認為趴下來又起身十萬遍會把你累垮,那麼你只是在欺騙自己而已。若是如此,你就不應該做十萬遍大禮拜,而應該做二十萬遍大禮拜!在修行上,絕對不要總是選擇容易走的路;對你心中的欲望,要以殘忍與無情對待之。

  上師

  在古代的印度,人們帶著真誠的禮敬心來使用「上師」一詞。如果上師不是救世主,那麼他至少是可以信任、能夠仰賴的人。心靈上師讓人聯想到智慧與蔽護,他們引導你在真理的道路上前行。如今,「上師」一詞卻常與權力、性愛、金錢、虛偽,以及在西藏特別多的:法座、錦袍、侍從、金頂寺廟等有關。「上師」一詞已經被縮減為描述一個人,而非法道,也非技術了。

  如同前面所說的,我們在理解事物上,語言與定義具有重大的影響。因此,討論「上師」(guru)的各種意涵是很重要的。在梵文中,guru這個字的涵義很廣;計程車司機互稱guru,學生稱呼老師guru,但是密乘佛教所用的guru,其含意不只是「朋友」或「老師」而已。同時,guru也不同於「教士」或「活佛」。

  中國人還有一種稱呼叫「法王」,但這種稱謂與佛教無關,它只是文化的產物。這種稱謂的流行,造成西藏人瘋狂地追逐這個頭銜。試想,如果梵蒂岡有高達一百位的教宗,有些還十歲不到,連自己的鼻涕都不會擤,那種光景,就是目前西藏人追逐頭銜所得到的結果。

  即使藏文「祖古」(tulku),意即「顯現」;以及「揚希」(yangsi),意即「再現」或「轉世」,它們與「上師」的意義也不相同。只因為某人是教士、是「活佛」、是祖古,或是揚希,並不意味著他就是大家所應追隨的現成上師。

  ‧本書的結構

  這本書由三個主要的部分構成,另加一個章節給那些膽子夠大,認為自己也許可以是上師之材的人。我在書中藉由提出問題,希望能幫助大家訓練銳利的分辨能力,我也提供了一些工具來分析上師、追隨上師,進而能將「上師」這個現象轉化為修心的技巧。閱讀此書,也許能幫助你對進入「上師—弟子」這種關係的冒險及其意涵,以及擁有這種關係可能帶來的利益有更充分的了解。

  選擇上師、追隨上師,以及修持自心

  當然,你不能期待當你讀完此書,就能學到尋找上師以及評估金剛上師的確切步驟與準則。到頭來只有你能做決定,而且這個決定的基礎,可能完全超越單純的邏輯與理性。你最後選擇某人的原因,可能只是因為他不吃大蒜或不咬口香糖而已。

  為什麼我們要去找有這麼多問題及不確定性的人類上師呢?為何不買個DVD播放器,反覆� 聞預先錄製的法教就好?或者加入網上課程?或者讀幾本書?如果你的目的是要搜集學術知識的話,這些方法確實都很好,但是你必須知道,這麼一來,你就不是走在心靈之道上。即使只是學習內觀禪定,在螢光幕上看著一個陌生人告訴你:「吸氣…呼氣…坐直…」,你只能學到很有限的程度。如果你想要從根拔除迷惑染污,那麼影視教學大概不足以勝任。在你瀏覽色情雜誌或賭博時可以關掉或反轉的任何指導,都無法達成目的。一個心靈教練必須在不可預期的時間與地點,讓事情脫離常軌,讓你既成的模式完全顛覆。

  若有人說:「我不須要外在上師,就像佛陀說的:我就是自己的主宰。」那麼他就是過於簡化了佛陀的話語。如果你仔細檢視,所有說過「我是自己的主宰」的大修行者都有過上師。釋迦摩尼佛有燃燈佛做為上師,蓮師也有八位持明上師,他們從未否認過。

  如果有人堅持他們就是自己的上師,我們可以試著再去多加觀察;也許他們真是如此,但這種機會相當渺茫。有一些方法可以用來檢視這種說法。舉例說,已經能夠自我主宰的人,他們不會排斥對其他上師的禮敬。事實上,他們會像真正的戰士一般,對其他上師更加禮敬,因為他們具有充分的自信心。反而,宣稱自己就是自己上師的人,很可能是深沉的不安全感之體現。

  許多人懷疑「上師」,其原因可以理解。有些欠缺福德的懷疑論者,無法理解上師的道理;也有一些人,即使對最純正的上師也具有強大的反感。

  並不是追隨佛法之道的每個人都需要有密乘上師,這是有選擇的。如果你不追隨密乘之道,就不需要密乘上師。如果你成長於強烈道德感與清教徒式的環境,因而對心靈導師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有先入為主的觀念的話,也許就不見得能接受金剛乘的法道。但是,如果你決定要尋找密乘上師,就必須了解他可能會帶來的結果。

  切記:婚姻可以安排,但愛情無法安排。好丈夫的料子,不一定就是好情人的料子。上師必須像丈夫又像情人。但是,為了要指出你的真實本性--也就是佛──上師會比較像情人。由於明顯的原因,尋道者通常會在頭銜與名號之中尋找上師,而不會到El Haram、紐約蘇活區或某個加油站裡去尋覓上師。上師的任務是要把遮蔽你真實本性的面紗移除,而具有這種能力的人,可能就隱藏在我們眼前的任何地方,而不一定只在寺院或崇高的法座上而已。

  在現代社會中,尤其在西方,服從一位上師的這種概念會令人感到不安。有些人會毫不遲疑而驕傲地帶著科學家或經濟學者去參加社交宴會,所有人也會歡迎並尊重他們。然而,這些人比較不會介紹自己的心靈上師給同一群朋友,即使如此,他們也不會期待大家都能輕� 地接受。除非談的是瑜伽老師或功夫師父,否則現代人不會因為自己有個上師而引以為傲,朋友們可能還會以此而開他們玩笑。與科學家或經濟學者作伴,比較沒有負擔。

  在科學家/經濟學者與瑜伽士/心靈導師之間,如果可以計算誰對環境的破壞較大,那將會很有趣。自命為上師的人縱然危險,但是科學家或經濟學者對這個地球以及人類所造成的長期傷害更為嚴重。但是,我們還是會持續地珍視他們、尊敬他們,頒獎給他們,跟他們做朋友,並且還要他們參與影響整個世界的決策。

  選擇上師,並且決定追隨他直到證悟,與墜入情網而結為夫妻一樣,過程會充滿不安、刺激、酬賞又具毀滅性。你知道那是一個冒險,但也因此能讓你破繭而出。這是你的旅程,你選擇了密乘法道,所以破繭才會發生。將你的生命放在上師手中,比在媒妁婚禮中等待掀開面紗還要可怕。我們的驕慢與我執,將從此坐立不安,完全不知道下一分鐘有什麼事情會發生。

  一旦選定了上師,你可能需要一些如何信守這種關係的指南。這就像婚禮之後的下一步。因為,理想上,在你的餘生,你將與這個人持續相見;你有一輩子的機會來對這個人的行止感到詫異,也有許多機會暴露出自己一直隱藏的事物。因此,我們來討論如何追隨上師。

  一般人在決定步上密乘法道時,常常會對究竟的目標失焦。他們常糾纏在到底要不要有個上師?如果有的話,上師來自哪個傳承?或者他們關心自己的上師夠不夠多。擁有上師不是究竟的目標;究竟的目標是要證得正覺。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們需要調服自心。

  在佛教的各種訓練與紀律中,修心被公認是最主要的修持。為了修心,很多方法因而產生,比如:修持出離心,幫助你培養對世俗事物的厭離,並增長對心靈生活的珍惜;另外,修「止」幫助你安住而不放逸,或者至少讓你發現自己一直都是多麼的散亂,藉此修持讓你的心變得柔順;還有例如「內觀」這種更高深的修持,讓你看見身體、感受、想法、價值的真實本性。這一切佛教的精要修持,都總集在上師之道中。因此,我們修持上師虔敬的法道,應該將它視為一種深奧的修心法門,而不是以負面的含義,視其為降服、跟從,甚至奉承阿諛。

  逐漸熟悉上師的整個過程,就是法道的一大部分。一個人從渴求找到上師,到尋找上師時的掙扎,一直到將自己的一生放在某人手中的脆弱感,每個階段事實上都與出離心、專注力等修持相互呼應。這就是無法想像、不可思議、卓越美妙的密乘法門。

  ◎史黛西(Stacy)以及上師的加持

  很久以前,有一次我到澳洲,住在我的學生史黛西家中。她生命中想要的,幾乎圓滿無缺:有個房子、有輛車子,還有身為銀行經理的理想職業。但她真正渴望的,是一段浪漫的愛情。她是相當虔誠又老道的學佛弟子,知道向上師請求世俗的事物太過卑微,但在這件事情上,她不說又不行,於是就對我傾吐了困境,並且請我幫她卜個卦,也幫她祈禱。因此,我就說,我會幫她念念祈請文。但是……我並沒有這樣做。諸位:我不是故意的,由於行程太緊湊了,所以我就忘了。

  那一週稍晚,有個名叫尼克(Nick)的荷蘭籍盧安達裔性感壯漢,前來� 我開示,結果他們兩人就在一起了。史黛西的生命突然 N 而刺激起來。有一天早晨她來見我,頭髮蓬� 但面色紅潤,熱切地感謝我的幫助。我跟她說:「這事與我完全無關。」可是她� 不進去。我又如何能辯駁?她真的相信是我把尼克送到她面前。這是「上師的加持」,她說。

  史黛西在感謝我的時候,我要辯駁是有理由的。當我第一眼看到這個人,就嗅到麻煩。但是因為她太神魂顛倒了,所以完全視而不見。果不其然,我一離開澳洲不久,他們倆就散了。史黛西寫了信給我,懺悔所有她過去累積的惡行。她很確定失去情人的原因是由於她的惡業,或者是我給她的懲罰。我說我不同意她的看法,可是她不� 。我想說,如果有任何關連的話,那麼,從心靈的角度而言,是她的善業導致了尼克離開她。即使從世俗的角度看,她只需要看看每次在餐廳付帳時,他掏出錢包所花的時間有多長就夠了。他每次都等到史黛西拿出了錢包,才好不容易拿出他的。而且,如果他不小心先拿出來了,通常也只是荷蘭式的(go Dutch),各付各的帳!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最后编辑时间: 六月 16, 2017, 03:14:32 下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66 于: 六月 16, 2017, 03:11:09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我很纳闷,如果史黛西坚持所有的好事都归功于上师,为何她看不出来尼克的离去也是一种加持?

囚禁而获得解脱

如果你最终的目标是自由——或者解脱、涅槃,不论你怎么称呼它——降服于上师似乎跟你的目标完全背道而驰。但是我们有些人相信,屈从于这种束缚,事实上是抵达究竟解脱的最佳方式;要让自己在法道上前进,将我执交到具格上师的手中非常必要。

说起来很讽刺,但是降服于上师——全然、毫不保留的降服——是自由的一种形式。它的好处是你不再需要寻找方向。在 上师——弟子关系中,永远会有一种责任感来禁锢你,但这种禁锢是你自己的选择。仔细想想,当你在外在毫无约束时,你会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利用所有的自由。但若是你在牢狱里,限制在四面墙壁之中,加上作息时刻表,你就有界限。这就是所谓的【法道】,它给你方向。

当然,由于这种情况而产生滥权或造成虐待是有可能的,然而,一旦你全然而清醒地降服,你可能对上师的某些示现与作为不会认为是滥权虐待 。如果你想要圆满证悟,就不能担心虐待。我执从一开始就与你相随为伴,一直到解脱为止。但是当你越接近证悟,由于逐渐走出我执的阴影,以及逐渐卸除我执的禁锢,你变得更为解脱。很讽刺的,让你踏上这条旅途的伴侣最终需要被抛弃。到那时,滥权虐待的定义就会有所改变。如同我们使用止疼药「虐待」头疼一般,你会视我执为病灶,会以智慧来虐待它。如果你担心被虐待的话,那么就是下意识的想要保护我执。这不只在金刚乘如此,在声闻乘也同样有这种观点。

假如你告诉家人或非佛教徒朋友说,你处于一个降服禁锢的状态中,你让某人虐待你的我执,他们可能会吓得惊慌失措。但是,我们假设你是具有某种程度的成熟与清醒,你是睁着眼睛来选择这条法道的。

上师重要的特质之一,在于能否善巧地根据你的能力与程度来指引你。如果你尚未准备好,密乘之道就不应该 直接将你全速地送往摧毁我执的道路上去。事实上,如果不依照弟子的根器而量身定制教法的话,密乘上师就是破毁了密乘戒,这被视为是上师严重的错误。

由于这个原因, 密乘之道必须以前行及密集的修心开始。这些修持的目的,在于使用我执的语言来牵引我执。举例而言,在前行中修持对三宝的皈依,可以视为是强化「我执」这种概念的机制,因为它暗示有个自我需要被保护。接下来是修持菩提心,它要求你把皈依扩展到一切有情众生,这是在教导我执:一己的需求不是那么重要。如此,你逐渐的处理我执,给它越来越少的养分,而最终将它完全摧毁。

在西方,密乘上师没有一个明显的对等角色,但「仁慈的专制者」可能是好的类比。经由民主程序选出来的总统,纵然可能既博学聪明又重视资讯知识,但是为了民主,为了满足每个人的愿望要求,又要为维持民调指数之下,他会终日忙得团团转。最终,他无法为国家成就太多事情。反之,仁慈的专制者可以依照他自己精明的判断,偶尔也可以无视某些政治不正确的事,让他可以做快速的决定。长远来看,它可以更有效地领导国家。

类似的,密乘上师会有效而权威地引领弟子,但这只有在弟子确定要追随他之后才会如此。好的密乘上师会让寻道者完全自由地去分析他,甚至还提供必要的工具来让他们好好地检视他。 只有在上师知道弟子已经全心全意选择了他以后,他才会跳过规范、道德以及一般社会认可的行止。为了你的利益,上师开始发号施令。这就是大悲心。

我们独立思考的方式经常既浅薄又可悲。如果你遇见一个可以让你证悟的人,却耿耿于怀他有,比如说,偷窥瘾疑或厌女症,那是很不幸的。拿证悟来交换对这种价值观的坚持,值得吗?

佛陀的弟子并非个个都像舍利子或大迦叶一般,呈现出赤足托钵、 身相祥和的形象,这是令我们随喜的事。自古以来,我们就有类似古古拉加、竹巴.昆列,以及多.钦哲.耶喜.多杰等上师。我也崇敬大成就者达利.嘎巴,他是娼妓的奴仆,身为佛教徒,我非常骄傲他是我们的一员。在《维摩诘经》中,释迦牟尼佛说,莲花只有在淤泥中才会生长。我们不能忘记这句话,否则,佛教将会成为清教徒式的道德系统,自认是一个有组织的宗教,还想成立一个国家。

慈悲的密乘上师之功能,是来解构你先入为主的假设,所以,对意料之外的事,心里要有准备。

消灭先入为主的假设

几年前我看过一个漫画,有一群弟子到山顶上去拜见一位瑜伽士。这位瑜伽士面前摆了一瓶波本威士忌。弟子们看见了,个个面露惊慌,其中一人说:「哦!上师也喝酒?」这个漫画精确地描绘了「上师应该身为道德模范」的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如果上师喝酒、吃肉或有女朋友,弟子们常常因而感到讶异;但是在密乘中,你不能有先入为主的假设。事实上, 先入为主的假设是一个弱点,密乘佛教会先玩弄它,最后再叫它消灭。

虽然有些人因为金刚乘包含了性爱的形相以及酒精而排斥它,但也有些人因为同样的理由而选择此道。也许他们认为比起其他法乘来说,金刚乘比较不厌恶女人。对这些人而言,大乘与声闻乘把男女众分开的传统是一种厌女症,而且也是一种宗教极端主义。你不能说某个法乘是对的、某个法乘是错的。但是,如果你对上师应该如何行止有强烈的看法, 那么你可能不适合密乘。泰勒爱上蕊姬的原因,很可能就是邦邦讨厌蕊姬的理由。同样的,某位上师吸引你的所有个人特质,很可能就是他把别人吓走的理由。

有一回,我对一位西藏朋友旺秋说,我看过16世大宝法王吃「沾烟」,然后将烟汁吐在细心折好的小纸张上。当时,我是充满了赞叹跟他说这件事情。对我而言,连这种类似卡车司机的行止,大宝法王都如此地优雅而庄严!他的这个习惯:高坐在法座上,然后将这恶心的东西塞入嘴巴,让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而且是很好的印象。许多人都怀念他广为人知的对鸟类的钟爱,但我对他这个吃烟的习惯一样受到启发,让我增长了虔敬心。但是旺秋一听我这么说,马上否认法王有这种习惯,他坚信法王绝对不会碰香烟。最后,当我终于让他信服了之后,他乞求我不要把这个故事告诉别人。我只好问他:「对你而言,他现在不够美好了吗?你宁可要一个不吃烟的大宝法王? 你要我将这件事当成秘密?」好象大宝法王还需要我们来保护,以免声誉不佳似的。

不只旺秋如此。我们每个人都要我们的领导人是完美的。

当我把大宝法王吃烟的习惯告诉尊贵的顶果钦哲仁波切时,他叫我下次有机会,把它吐掉的烟草收集在一个信封里,用这个珍贵的东西做成护命符。可惜的是,后来我再也没遇到这样的机会了。

如果你认为收集别人吐掉的东西很恶心的话,在佛教里还有无数的法道可供选择。也许,走在一条肯定你的信念、价值观与道德伦理的心灵法道,你会「快乐」一点。但是,如果你朝向的是最高的目标,不只限于拯救世界或破除我执,而是要解脱一切众生的话,那么你可能是修持金刚乘的完美人选。与其做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安于平稳无波的法道上,你应该有胆量去追随那个设计用来颠覆你、摧毁你舒适圈的法道。而且,你应该坚定保持那种胆量。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最后编辑时间: 六月 16, 2017, 03:16:37 下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67 于: 六月 21, 2017, 03:38:59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前行广释》

上师瑜伽

第一百二十六节课

。。。

● 上师瑜伽超胜一切生圆次第

其实,上师瑜伽这一修法,比观修一切生圆次第都更为殊胜。如续部中云:“何人俱胝劫,修十万本尊,不如一刹那,忆念上师胜。”祈祷佛陀、修持本尊的功德,这是谁都知道的。文殊、观音、大势至,任何佛陀、本尊、空行、护法,如果你能修一年、十年、千年、万年,那功德是无法想象的。但即使你在千万劫中修十万本尊,也不如在极短的一刹那中,忆念你的根本上师殊胜。比方说,你就念一声“喇嘛钦”,同时心里也作意、观想并祈祷你的根本上师,就这么一个简短修法,已经胜过你修十万本尊的功德。这个道理虽然不可思议,但的确是续部的教义。不信佛法教理的人另当别论,你信的话,这些金刚乘续部的教言,就是最殊胜的窍诀。
因此,我们都应该将“上师瑜伽”当作最重要的修行法门。虽然有时依靠这一修法要顶礼、忏悔等,稍微累一点,但功德特别大,所以修的时候一定要坚持。

● 大圆满依上师瑜伽而证悟

按宁提(心滴)金刚藏乘自性大圆满的观点,
依靠上师瑜伽,便可获得证悟。
在下乘宗派3中,要凭借因明、中观的伺察
推理等方式,来抉择甚深意义;
在下续部4中,要先获得共同八种悉地之
后,才能取证究竟的殊胜佛果悉地;
在其他的上续部5中,则要通过第三灌顶6的
喻智慧来直指义智慧;
但自宗大圆满的观点认为,唯一依止一位
传承如纯金丝线未沾染破誓言之锈一般、具有
殊胜证悟的上师,并将这位上师看成真佛,以
坚定不移的虔诚信心与恭敬心猛烈祈祷,使自
己的凡夫心与上师的智慧成为无二无别,也就
是说,依靠上师的加持力,就能使自相续中生
起证悟。
这是自宗大圆满的不共特点。在我们的传
承上师中,像华智仁波切、麦彭仁波切以及法
王如意宝等,他们在传法时常讲:“我的传承清
净无垢,在我的传承上师与我之间,从未被破
誓言的晦气所染。”
能依止这样一位上师,传承及誓言清净,
又具有证悟,是件非常荣幸的事情,一定要如
理依止。如果不具有证悟,只要传承未被破坏,
在他面前听法也是可以的。但最好是具有证悟
的上师,依止这样的上师,视其为佛陀,通过
上师瑜伽的修法一心祈祷,自然会现前证悟的。
就如前面所引用的:“当知胜义俱生智,唯
依积资净障力,具证上师之加持,依止他法诚
愚痴。”
胜义俱生智慧,依两点而证悟:
第一、积累资粮、净除罪障;
第二、具有证悟之上师的加持。
这两者都很重要。很多修行人重视积资净
障,常修忏悔、念经行善等,这是非常好的。
但这里尤其要强调的是,在积资净障的同时,
还要依止具有证悟的上师,依教奉行,依靠上
师的加持便可证悟。除了这两者之外,依止其
他方法想获得证悟,是非常愚痴的。
上师瑜伽
- 16 -
● 师言入心如见手中宝
萨哈尊者也说:“师言入于何人心,犹如
现见手中宝。”上师的教言入于何者的心里,那
他就像将如意宝掌握在手里一样,何时求取悉
地都随欲自在。
一个“视师如佛”的弟子,自然会珍视上
师的每一句教言,用于自己的修行。而与此同
时,他也知道,上师的某些教言是有密意的,
是为摄受不同众生宣讲的。因此,《如意宝藏
论》、《大圆满心性休息》中都讲过,了解上师
的密意是很重要的。
但具有邪见的弟子正好相反,上师的每一
句话他都看不惯,常常生一些不好的分别心,
甚至放弃甚深教言,这就是一种魔障。在你的
修行中,如果出现这种现象,一定要注意,要
立即改正!
而真正具有善缘的弟子,他会知道一些上
师的意趣和密意。。。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最后编辑时间: 六月 21, 2017, 03:42:09 下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68 于: 一月 17, 2018, 12:02:07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上师瑜伽速赐加持》讲记
今天给大家讲一下上师瑜伽。
前两天举行了“纪念法王如意宝圆寂三周
年”法会,在法会期间,大家都诚心地祈祷上师,
念诵《上师供仪轨》,通过金刚萨埵修法来进行
忏悔,每个人应该都念了四十万遍金刚萨埵心
咒,对自相续有一定的净化作用。过两天我准备
传讲《闻解脱》,也就是《六中阴引导文》,修这
种密法,上师瑜伽是不可或缺的。当然,不仅修
密法需要上师瑜伽,修持任何一种法,包括人身
难得、寿命无常、皈依、发心等,都离不开上师
瑜伽,它既可以列为前行,也可以列入正行当中。
对每个人来讲,修行必须依靠一种特殊的
加持,如果不讲究这些,佛教完全是理论的话,
那就成了一种学术研究。虽然世人认为这种治
学精神很有意义,但真正的佛教,既要讲理性,
也要讲感性。假如不懂道理全凭信心,就像某
些偏僻地方的迷信一样,相续中不一定产生稳
固的定解;若全靠分别念推测而不讲信心加持,
则已经失去了佛教徒的身份。因此,理性和感
性这两者,在修行中都不可缺少。
现在很多人希望通过密宗、禅宗的修行认
识心的本性,这首先需要上师的加持。有云:“从
《上师瑜伽速赐加持》讲记
- 18 -
功德上讲,上师与佛没有差别;但从恩德上而
言,上师超过了一切诸佛。”往昔有不计其数的
诸佛转法轮度化众生,然我们未曾得以调化,
而今上师依靠善巧方便的慈悲摄受,在我们相
续中播下了解脱的种子,并使之逐渐成熟,只
要有信心,即生成就已稳操胜券。故从恩德上
讲,不管藏传佛教还是其他传承,上师的确超
过了一切,甚至超过了本尊。

......



大家平时在修行中,一定要祈祷自己的上
师。学什么宗派都没关系,最主要的是有信心,
这种信心则依靠上师而产生,若对上师没有信
心,开悟、证悟非常困难。前辈高僧大德也说
过:“诸佛菩萨相当于阳光,我们的相续好比绒
草,绒草放在阳光下,假如没有取火镜,永远
不可能烧起来。而一旦有了取火镜,绒草便会
熊熊燃烧。同样的道理,要想获得诸佛菩萨的
加持阳光,必须依赖于上师的取火镜,否则,
获得成就十分困难。”因此,上师的加持及对上
师的信心,是证悟心性最关键的一环。
经论中也说:“通达胜义俱生智慧,必须依
靠积累资粮、净除罪障、具证上师的加持,除
此三者之外,若欲寻觅其他方法,则是一种愚
者之举。”所以,若想证悟胜义空性,最重要、
最根本的是什么?就是在修行过程中,尽量忏
悔无始以来的业障,多积累善根资粮,不断祈
祷上师的加持。
在祈祷上师的时候,应视上师与真佛无二
无别......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69 于: 一月 17, 2018, 01:27:20 下午 »

喇嘛钦!!!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顶礼希阿荣博仁波切


上师瑜伽  

喇嘛钦

  两千五百多年,我们由于傲慢、颠倒、固执、牵挂和恐惧,一再错过机会,直到今天。尽管我们依然偏狭,依然不知珍惜,却有人依然持佛陀的智慧明灯,在无尽的夜里等待为我们照亮前路。如果我们还是错过,他说:他会停留,他会再来,直到我们不再错过。这就是上师的慈悲。

  上师在世间停留不是因为留恋,他是不忍离去,他想帮助我们了悟:我们的心和他的心一样其实已经在光明中。

  藏语中,拜师求法叫“喇嘛拉登巴”,“喇嘛”的意思是上师,“登巴”的意思是依靠。世俗之事,一般人也能帮你解决,而成办解脱轮回的大事,只有依靠上师。

  藏地的大成就者密勒日巴与他的上师玛尔巴,古印度的大成就者帝洛巴与他的上师那洛巴, 他们之间有很多精彩的公案流传于世。上师要求弟子做一些看起来与佛法无关的事,比如盖房子,比如乞讨,有些要求看起来甚至非常不合理,而做弟子的,因为对上师怀着强烈的信心,所以上师怎么吩咐就怎么做,历尽千辛万苦,饱受磨难,但最后在上师的加持下得到成就。

  在金刚乘中,所有的成就都依赖于对上师的信心与上师赐予的加持。缺少对上师的信心,不论你有怎样的世间聪明,或者阅读过多少经论,可以肯定的是,你的修行很难有结果。

  密乘的修习中强调“不违背上师教言”,目的并不是为了树立上师的权威,而是为了培养弟子平静接受一切际遇的能力。

  在上师面前,没有自我的立足之地。

  世间万物相互联系、息息相关,我们如果能对一个人完全敞开心扉,就能对整个生活开放;如果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与一个人沟通,就能和整个世界沟通。

  上师的加持无所不在,生活中的一切际遇都是诸佛菩萨的加持。这意味着我们决心直面生活的实况,选择把顺境逆境都当作修行的途径。

  如果我们真正相信上师的加持无所不在,就不会在意自己会摔得多惨,哪怕山穷水尽,比周围的人都潦倒,也可以接受。事实上,这份坦然和决心,已足够令我们的生活开阔而富足。

  当你放下成见、伪装和算计,不再牵挂、焦虑和希求,你的心才真正敞开。只有到这时,你才有可能去接收上师一直在试图传递给你的信息。

  上师与弟子之间关键的是心灵相契,无伪的信心可以穿越时间空间,而成就者的加持原本就无所不在。

  不论身体离上师是远是近,只要内心保持与上师的默契沟通,理解、领悟、牢记他的教诲,在心灵深处感念他的功德和恩德,就能领受到上师源源不断的加持,这便是跟随上师修学佛法,依靠上师趣入解脱。

  千江有水千江月,如果上师的心是空中圆月,个人心中的江河愈平静,映出的月影就愈皎洁圆满。污物漂浮、波浪汹涌的江面倒映出的月影必定是染污零乱的。只要是单纯而坦白就比较容易与上师相应。

  当我们逐渐敞开心扉,学会恭敬而亲密地对待周围的一切,与己、与人、与世界不再频发冲突,我们会明白:这份单纯和坦白是上师手把手教会我们的。

  上师就是我们现量能见到的佛,是我们内在佛性的具体外相。从向外驰求转向回归自性,在这个转变发生的那一刻,我们便开始准备与上师相逢了。

  如果我们有佛菩萨的智慧洞见,就会看到今生今世与上师的相逢,是我们在轮回中最圆满、最温馨的经历。

  因为往昔积累的福报,我们才得以在今生见到自己的上师,然而,这样的相逢很短暂。

   
视师为佛

  上师对于我们至关重要,从一开始就不能破坏师徒之间的缘起。上师要观弟子成佛,弟子要视上师为佛。持明无畏洲说过:如果把上师看成凡夫,就只能到狗面前去取悉地了。

  一个人会值遇怎样的上师,既取决于个人的发心和与上师的因缘,又与同时代众生的共同业力相关。释迦牟尼佛直接以佛陀的形象出现在世间引导众生;佛灭度后,众生福报减小,只能看见佛以阿罗汉的形象示现;阿罗汉之后是班智达利益众生;到现在末法时期,众生眼里只能看见普通人,佛便以普通人的形象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法王如意宝在讲解《杰珍大圆满》时曾经对弟子们说:“该传给你们的大圆满法,我都已经传给你们了。从今以后,希望你们真正视上师为佛,勇猛精进修上师瑜伽。如果能做到这两点,今生即使没有闻思也必定能证悟大圆满。你们对此不要怀疑,也不要犹豫。这是至尊蒋阳钦哲旺波当众所说的金刚语,其他很多上师也这样说过,我亦如是说。”

  证悟大圆满必须依靠弟子对上师的信心以及上师赐予的加持。如果嘴上说“上师是佛、上师对我的恩德很大”,相续中却没有生起这样的定解,没有真正视上师为佛,那么无论你有怎样的世间聪明,通达多少甚深经典,都得不到上师最殊胜的加持,无法证悟大圆满。

  根据莲花生大士的教言,大圆满修行人根器锐利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视师为佛,具有坚定的信根;不畏惧金刚乘的广大行为,具备精进根;能证悟金刚乘甚深见解,具有超卓的慧根;能严守三昧耶戒,具戒根。我们可以对照一下,看看自己在这四个方面存在哪些不足,不足之处要加倍努力改进。

  《应成续》中关于弟子的法相讲了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是对上师具有恭敬心。具足对上师的恭敬心,证悟无上密法并不困难,面见本尊、神通神变以及对众生的大悲心这三大功德也会自然而然地成就。

  怎么观察自己的上师是不是大成就者呢?以大圆满的自宗来讲,如果有具有神通、亲见本尊和利益他人三种能力,麦彭仁波切说这就是大成就者的一种征象。

  修持大圆满的上师,有的经常显示神通,有的偶尔示现,但如果对未来的授记非常准确,就证明是大成就者。至于亲见本尊,一般人难以揣测,如果这位上师弘法利生的事业和发心非常广大,说明他与本尊有密切的关系,也可以证明他是大成就者。

  
上师瑜伽

  没有足够的宿世福报,今生不可能值遇贤善的上师,而内心不清净,即使真佛现前也不会见其功德。自心清净,佛陀即使以普通人的形象示现,你也能认出他是佛;自心不净,再好的上师你也看不出他的好。

  上师瑜伽修法能使我们增上对上师的信心,这也是最接近大圆满正行的修法。有很多修行人在修持上师瑜伽时获得成就。我见过很多修行人,他们没什么文化,大字不识,但依靠对上师无伪的信心,在临终时显现成就的瑞相。

  上师亲自来到我们面前将佛陀的甘露妙法毫无染污地传承给我们,所以上师与我们的因缘更近,对我们的恩德也更大。时时祈祷上师,能够迅速获得加持。

  在进行日常念诵或其他闻思修行前先修上师瑜伽,无论你在修前行法还是正行法,都会很快趋入正道。

  修上师瑜伽时,如果真正相信自己的上师就是佛,是佛以人的形象出现来度化自己,如果对此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那么可以在修法时直接观想上师本人的形象;如果只是把上师观想成佛,对于”上师即是佛”这一点仍有疑惑,修法时可以把上师观想成本尊;或者虽然对“上师即是佛”还有疑惑,但直接观想上师比观想本尊更让你觉得有加持力,那么修法时也可以观想上师的形象。

  往昔无数的佛陀出世,但我们因为业障深重,没有得到度化,现在上师以无量的悲心再次来到我们面前,开示解脱之路。如果没有遇见上师,自己肯定还会在轮回的苦海中继续漂浮,感受无量的痛苦,没有机会解脱。照这样一点点地观想,慢慢地我们会在观想到上师时汗毛竖起,甚至情不自禁地流泪。这时侯,我们对上师肯定生起了信心。

  观想上师在自己头顶上方,一边观想,一边念诵上师瑜伽。念诵之后开始祈祷上师,可以念诵上师的心咒。最后观想上师变成一个明点,由头顶融入到自己的心间,如此安住一段时间。

  上师瑜伽是一切教法的源头,直指诸法实相,它是无上究竟法门,却易懂易行,随时随地都可以修持。

  吃饭时,观想上师在自己的喉部,美味的饮食都敬请上师享用;走路时,观想上师在自己右肩的上方;感受快乐时,想到这是上师的恩赐;处于逆境时,想到这是自己的果报,慈悲的上师加持,让自己在有能力清净以往业障的时候经历这一切,学会体验他人的痛苦,从而更快地生起菩提心。

  对上师有信心,对众生有慈悲心,相信因果,做不到这三点,即使释迦牟尼佛亲自来到你面前宣讲大圆满法,也不可能开悟;做好这三点,哪怕魔王现身也无法诱导你偏离解脱正道。
  
  有的弟子询问修上师瑜珈时能否观想我的形象。我只是一个凡夫,一个凡夫祈祷另一个凡夫得不到什么加持吧,要祈祷就祈祷法王如意宝。法王如意宝是一位可以把今生来世的安乐都托付给他的上师。

  我以前有个侍者叫德利,是位非常清净的出家人,对我很好。1995年,德利身患重病从佛学院回到家乡青海。他临终时一直念着我的名字祈祷,在祈祷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刚二十五岁。德利去世后他的父亲来看我,告诉我当时的情形。我听了非常难过,当时就哭了,怎么也忍不住,在场的人也都跟着哭了。我是不轻易落泪的人,离开法王如意宝时会哭,其他时候很难。德利不应该祈祷我,他应该祈祷法王如意宝

  法王如意宝是我所知道的具德上师的代表,既了义地通达佛法,又具有高尚的人格,是末法时期真正具足法相的善知识,非常难遇。在法王身上,光是做人,就够我学一辈子。

  我还不具备让弟子生起信心的能力,假使你们要找寻这种信心,应该向法王如意宝祈请,他才有这种能力。

  愿意观想我,肯定是对我有信心,既然对我有信心就按我说的做。如果你们有自己的具德上师,可以观想自己的上师,如果一定要观想我,就观想法王如意宝。

  我没有什么功德,如果有那么一点点的话,就是从来没有把法王如意宝当凡夫想,也从来没有扰乱过上师的心。

  我传的法全是法王如意宝传给我的,而且我在依止法王如意宝的二十一年中,从来没有违背过上师的教言,从来没有让上师示现不悦,传承非常清净。接受过我的传法的弟子,你们与法王如意宝的传承非常近,祈祷法王如意宝会很快得到加持。

  有人也许会有疑问,自己没拜见过法王如意宝,没得过法王如意宝的传法和灌顶,祈祷法王如意宝会有加持吗?能将法王如意宝观想为自己的上师吗?这不用有任何疑问。法王如意宝是真正的佛,任何人只要真心向他祈祷,一定会得到法王如意宝的加持。不管见没见过,都可以把法王如意宝观想成自己的上师。

  我们这些佛弟子,谁也没有见过释迦牟尼佛和阿弥陀佛,但一样可以通过信心和祈祷与佛陀的加持相应。如果没有见过就不是上师,那是否释迦牟尼佛也不是我们的上师呢? 我们还是不是佛弟子呢?

  在法王如意宝生活的年代,麦彭仁波切早已圆寂,然而法王如意宝对麦彭仁波切具有坚定的信心,在十几岁时念诵了一百万遍麦彭仁波切的祈祷文和一万遍麦彭仁波切所作的《直指心性之教言》,证悟了无上大圆满。法王如意宝常常提醒:“对麦彭仁波切的法一定要注意,哪怕你们说一句麦彭仁波切的不对,传承的加持力都会断掉。

  只要对法王如意宝具足信心,精进修持法王如意宝所作《上师瑜伽速赐加持》的修法,至诚祈祷,一定会得到不可思议的加持。

  不论做什么功德善事都可以时时刻刻地向法王如意宝祈祷。法王如意宝是众生的如意宝,所有向他祈祷的人都会得到他的殊胜加持。

 
希阿荣博堪布(未完待续)



本文转载自:菩提洲 http://www.ptz.cc (欢迎转载,请保留本版权信息)[/b]
[/b]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已记录
页:  1 ... 15 16 [17] 18
  打印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