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 9 10 [11] 12
  打印  
作者 主题: 上师瑜伽  (阅读 42177 次)
0 会员 以及 1 访客 正在阅读本主题.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50 于: 六月 03, 2016, 08:46:12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道宣大师:净心诫观法 诫观内行密修嘱付殷勤受持法第三十

 

  告慈忍。

父母七生师僧累劫。义深恩重。愚者莫知。

汝始入道方复别师。旦暮念汝。汝思吾否。

彼若依止得好人日夜有宜。如无善匠心何所寄。汝既出家受如来戒。失意之间长劫受苦。今时末法众生心薄背恩绝义。易厌师僧乐独游居。适情自在。恐不如法堕于恶道。无那缠怀撰制斯诫。略述近标表宣人事。诸余部帙大家共知。当道经论汝应自有。大乘要义率土咸同。更欲显示恐卷轴繁滋。直洗汝心犹过千句。汝可如渴得水随饮莫齰静处披读。何劳他见。我之微意汝未能知。纵使世人亦不谙悉。唯有天眼者证知我心。汝可依行。终不謟误。何故静寻不令人看。唯圣与圣物以群分。愚智别类。方以类聚。今时学者意见差殊迭相是非。破他自誉。赞己毁人。邪情怪笑。无急之语竞共书持。要切之言贱而轻薄。欲得广知不欲广行。愿多达解众中独出。规贪虚响聪明声息背舍身心。野偷名利。三涂即至终无免期。经云。譬如一日挑千人眼。如是日日挑多眼睛。此人实行罪重于前。为此避护唯汝自知。非是诫中多有过失。世有难语并语坏彼语华绮语越理语衮语番语牒语迷人语恼乱语差闷语。今时后生专学此语。在前解者欺未解者。直习戏论何关修道。口劳神疲心无一润。烦恼更增吾我转大。一生勤苦损功无福。意在名利未详净心。假名得利。何由可消。如大猛火难受难近。又复如法语易解语身心语戒律语要切语离罪语治障道语入理语成就语。若见如是等语即拍手大笑眼不欲视。何况受持。汝当缓寻字字思量。一字之中含无量义。若直读之少时即遍。依诫起行。一生不彻贵在快行。不在快读。手执眼看宜应垂泪。生难遭想如见世尊。何以故。宣扬劝发顺圣道故。教汝净心趣菩提故。凡经论诫义有二种。一者顺理。如来秘藏空平等法泯相入真。冲玄密境补处莫知。二乘不测。是名顺理。二者文义易解读时滑利。或作偈颂美妙悦心名为顺情。相欲似浅因斯入深。废见皆是。立见悉非。譬如大海初入没踝渐进无涯底不可得。如七日婴儿未消上馔。庸野田人岂乘辇舆。未食便餐必被噎塞。非乘强乘智者呵责。但佛法大海无智莫入。宝台千仞非阶莫升。始入道门未修戒定越学空宗佛不随喜。积世鄙夫辄持国玺。王若见者必当重罚。要从五停除恼证圣。今此诫者体无华巧。愍汝情深指事约勒。又恨冒沾师首愚于教训。故遣苦切入心之语。如对面言。成汝道行既自知已。转教同学及余智者。吾甚疾劣。宿不保安。傥不见汝此当遗嘱旨不殷勤。如诫净心。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已记录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51 于: 六月 03, 2016, 12:04:49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顶礼辅导员A法师


http://www.bodhiinstitute.org/forums/index.php?topic=18344.msg106973#msg106973




 辅导员专区精华帖整理:皈依三宝——皈依上师
« 于: 七月 01, 2010, 09:15:09 上午 »  

--------------------------------------------------------------------------------


皈依上师


1.有的上师行为不如法,我觉得要观清净很难,怎么办?
2.“待学了一段时间,您有了择法眼时,再选择有缘上师,岂不保险?”
3.视师如佛的教证理证荟萃
4.上师既然是成就者,为什么完全像一个凡夫人一样而不显现神通?
5.请问什么叫以三喜依止上师?
6.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根本上师,祈祷了法王如意宝或其他上师,我的上师会不高兴吗?
7.是否仅仅应当把给我们传授灌顶的上师才观为佛,其他的上师不能观为佛?
8.如果上师让我作的事情,或上师说的话,不符合教理,该怎么办?
9.汉传佛教关于上师如佛的教证
10.怎样以教理成立上师是佛?
11.在得到四灌,也就是无上密续的灌顶以后才运用“视师如佛”的教诫吗?
12.在视索达吉堪布为佛以后, 是不是不能够去参访其他善知识了?
13.不观察说法者的法相,只因为其所讲的是佛经,就去听闻,这样作有什么过患?
14.当初魔王波旬受佛加持时,也曾讲佛法,邪师有时候也说正法,这是否也是佛的加持?
15.为何马尔巴上师让米拉日巴去降冰雹杀人,他没有婉拒?  
16.请问什么时候不宜给上师顶礼?
17.以密宗的窍诀理证明上师是佛
18.依止善知识是从因地开始一直到最后有地的菩萨吗?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最后编辑时间: 六月 03, 2016, 12:07:32 下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52 于: 六月 03, 2016, 12:09:15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2.“待学了一段时间,您有了择法眼时,再选择有缘上师,岂不保险?”
« 回复 #2 于: 七月 01, 2010, 09:47:30 上午 »  

--------------------------------------------------------------------------------

问:以下的观点是否正确?——如果您至今还没有找到有缘上师,何不跟着五明佛学院一起学?至少索达吉堪布,益西堪布,慈诚罗珠堪布都是公认的大善知识,不会误导众生,不会断众生慧命。待学了一段时间,您有了择法眼时,再选择有缘上师,岂不保险?


辅导员A:

       上述观点初看颇有道理,仔细思维是不是认识上有误区?

      首先,我们依止善知识,闻思佛法,何时才能获择法眼?留学国外的人一定知道,如果不学外语,即使住在国外二十年,还是如同文盲,不会自动会说外语。
       同样,如果不依教奉行,精进闻思修学,在喇荣二十年,也不会在依止善知识,菩提心和空性等方面生起定解。

      五明佛学院有六年毕业,十二年毕业之说,印度一些藏传佛教的佛学院有十五年毕业之说。暂时承许,经过如理如法依止善知识,受持清净的三昧耶,精进闻思修行,获得了择法眼。

      您是否和您依止的这位令您获得择法眼的上师有缘?

      《大圆满前行》中说:“为自己宣讲菩提心窍诀的上师使自己迈入大乘圣道,因此与开示其他教言的上师相比,恩德更大更深。当年阿底峡尊者在提到其他上师的尊名时,双手合掌在胸前,当说到金洲上师的尊名时,双手合掌在头顶,并且一边流泪一边称呼上师的尊名。”
       而修行空性的功德是修行菩提心的功德的十六倍!

      您依止的这位上师不仅传给您世间最为珍贵的显密佛法,使您免堕恶趣,并由此生闻思修菩提心和空性的功德而到达了大海的边缘。有一天您站在彼岸,回顾您的解脱之途,您对这位上师难道不感激涕零?您用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七宝供养这位上师,难道能够报尽?     

      您难道和这位上师无缘?

      也许,有一位更为有缘的上师。

      我们来分析一下,那位更有缘的上师和您是什么因缘:

一.和您有亲缘,您曾经是这位大名鼎鼎的具德上师的父母,子女,配偶;

       佛在《心地观经》中也说:无始以来,一切众生轮转五道,经历百千劫,在多生之中,互为父母。以互为父母之故,一切男子即慈父,一切女人即悲母,往昔生生世世中有大恩德故,与现在父母的恩德平等无别。
      也就是说,这位与您有缘的上师,不仅与您有缘,也与所有众生有缘,所有众生都做过他的父母、子女,配偶。
      而您,也不仅与这位上师有缘,和所有的上师,和六道所有众生有缘。
      包括那位令您获得择法眼的上师,您同样做过他的父母、子女和配偶。

      或者,您在很近的上世,再上一世,做过那位与您有缘的上师的父母,子女,配偶。
      您和上师是否是一体?否。您是否具有上师的功德?否。是不是因为“有缘”,您能够获得上师的特殊加持,上师的证悟如满瓶水会倾入您的相续?会,但需要因缘具足。
      益西上师在《抉择二无我讲记》中说:
    “如果前世积的资粮圆满,今生又遇到好师傅,遇到能相应的窍诀,在种种殊胜因缘具足的前提下,确实有可能直接就悟入。
      但也要知道,这样的人是很少的,古人说,开悟要有‘七朝天子福,九代状元才(状元:古代考试第一名)福慧要这样深厚才行。所以许许多多的一般人,不可缺少,要扎扎实实地按次第闻思修。为什么要这样,就是自己个方面都不成熟,业障没有清净,资粮不具足,定解不深入,所以,即是上师要点也难点开,说白了就是这么回事。”

      如果您一定要执着这样一个有缘上师(您在梦中得到了授记。但连牧童都知道,梦是假的),和您的缘也只是“法缘”。只是您的一个大大的“我”在作怪:
     我有特殊因缘,怎么说我都是与众不同啊!


二。如果您与那位“有缘”的上师有法缘:

      如同您今生所依止的这位上师,克服所有的违缘,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不顾医生的再再警告,一直忍受着身体的病痛和病变,将法本、DVD送到您手里,为了您的相续能够成熟,为了您有一双择法眼。

      这位与您“偶遇”的上师日夜思维,以种种的善巧方便,用共修、考试等的方式促进您的闻思,这位上师组织一百多位闻思精进的弟子批改您的考卷,一次拿出几万元“供养”弟子,作为酬劳。

      这位上师次第为您宣说第二第三转法轮的精华法门,带您修加行,为您积累资粮净除罪障,为您传千佛难遇的甚深的大圆满法。这位上师在几年前,为学院僧人传密法时曾经口吐鲜血,何况为这么多的众生传密法?
      您那位有缘上师如果曾对您恩重如山,其恩德恰如您今生所遇的这位上师,因为您依靠这位上师获得了择法眼。您是否应该存着舍弃这位上师的心?
 
       如果您曾宿世修行,您世世恩德如山的具德上师难道不都是同一佛的化身?您除了感恩佛陀的恩典,上师的恩典,了知您所有的上师无二无别,除了报答所有上师的恩德,对所有的具德上师视如佛陀,报答佛的恩德,您还有何求?

      如果您一意执着在获得择法眼后寻找“一位和我有缘的上师”,是不是也应该反省一下,这个心态后面是否有一个大大的我执,悬挂在那里?

     您以凡夫的情执来理解上师和弟子的关系了。


帖子来源:谈谈“待学了一段时间,您有了择法眼时,再选择有缘上师,岂不保险?”  
 
« 最后编辑时间: 七月 21, 2010, 01:08:37 下午 作者 总版主M »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最后编辑时间: 六月 03, 2016, 12:12:37 下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53 于: 六月 03, 2016, 04:53:42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3.视师如佛的教证理证荟萃
« 回复 #3 于: 七月 02, 2010, 09:38:47 上午 » 

--------------------------------------------------------------------------------

stone:


佛菩萨化身遍满一切法界,轮回六道,智愚贤劣,无不化现,自然有化现为善知识者。这点也有经典教证,释迦牟尼佛说往后会化现善知识身形来度化众生。除了化身,也有现世证得菩萨和佛果的圣者,可参见下文能海上师的开示和  即生成佛(一生成佛与二佛不同时出世,一点不矛盾)
http://www.folou.com/thread-19590-1-2.html  。
(◎我们说即身成佛,并不是说成就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这样子的应化的佛,就是说,我们本身把佛的法、报、化三身功德,全部修成了,那就是即身成佛了。在众生分上,我们对他们的缘还不够,他们看到的还不是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八相成道的佛,这个要众生的机缘成熟,才能看到。——智敏法师)
当然,上师中也有不是佛,甚至未成就的,抉择善知识的法相中,没有规定一定是佛,只说具足慈悲菩提心等。如果只有佛才能作善知识,那菩萨也不能作上师了。
对于包含凡夫上师在内的一切上师观为佛陀,这是显密经典中共许的,是从增上修行和避免观察善知识过失的角度来安立。
其中,也要注意一个大前提,就是在依止善知识前,一定要慎而又慎地观察。
具体阐述可见后附的益西彭措堪布的遣疑问答。
=========================

显宗经典当中的视师如佛之道

“依法”,并不是教人闭门造车师心自用,也不是鼓励对经论肆无忌惮地进行曲解和误读。要如实通达如来正法并净心依止修学,最离不开的,恰恰是拥有清净传承的善知识的指导、点拨和加持!

《华严经》:“其有修行善知识教,诸佛世尊悉皆欢喜;其有随顺善知识语,则得近于一切智地;其有能于善知识语无疑惑者,则常值遇一切善友;其有发心愿常不离善知识者,则得具足一切义利。”
《华严经》:“菩萨摩诃萨,有十种受记法,菩萨以此,自知受记。何等为十?所谓以殊胜意,发菩提心,自知受记。……于一切善知识,和合无二,自知受记。于一切善知识,起如来想,自知受记。恒勤守护菩提本愿,自知受记。是为十。”
“观自在菩萨,于金刚宝石上结跏趺坐,无量菩萨皆坐宝石恭敬围绕,而为宣说大慈悲法,令其摄受一切众生。善财见已欢喜踊跃,合掌谛观目不暂瞬,作如是念:善知识者则是如来……”

《大方等大集经》云:“复次善根者,所谓悦可诸善知识。资粮者,所谓给侍所须,恭敬供养尊重利益。方便者,所谓于善知识生世尊想。”
《宝云经》云:“善男子,菩萨复有十法,善知法界,何等为十?有慧,依善知识,能勤精进,远离阴盖,清净,恭敬,多习空观,除着诸见,趣向于道,所见真宝。善男子,菩萨有慧习近善知识,见善知识爱敬喜悦,于善知识生世尊想,依善知识住,因善知识故得勤精进,因善知识故能除一切恶法,虽满足一切善法,而勤精进不惓除灭阴盖,已无盖障故而勤修道,得身口意业清净除诸习恶。”
《摩诃般若波罗蜜经》云:“以是故善男子,于是佛法中倍应恭敬爱念生清净心,于善知识中应生如佛想,何以故?为善知识守护故,菩萨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增壹阿含经》云:“尔时,阿难白世尊言:所谓善知识者,即是半梵行之人也,将引善道以至无为。佛告阿难:勿作是言,言善知识者即是半梵行之人。所以然者,夫善知识之人,即是(使)全梵行之人,与共从事,将视好道。我亦由善知识成无上正真等正觉,以成道果,度脱众生不可称计,皆悉免生、老、病、死。以此方便,知夫善知识之人,全梵行之人也。……

若我昔日不与善知识从事,终不为灯光佛所见授决也,以与善知识从事故,得为与提和竭罗佛所见授决。以此方便,知其善知识者,即是全梵行之人也。”



----------------------------------
关于视师如佛之遣除疑难


以下 节选自益西彭措堪布《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寅三、遣除疑难:

一、遣除有关显现之问难;
二、遣除有关不显现之问难;
三、遣除不决定之问难;
四、以问答方式解诸疑惑

卯一、遣除有关显现之问难:

或有者心存疑虑:于我心前,此等善知识显现具有众多贪嗔等过失,如何能对彼等安立彻断诸过之佛陀呢?

问难者以心前有具过之显现,而决定善知识实际具有诸过,并非断德圆满之佛陀。此可以根据不定而遣除彼等疑难:

设若自心显现决定是实有、可靠之境界,则尔等所言具一定道理,实则不然,心之显现,根本不决定真实可靠,故以心前显现为根据,无法安立上师实具过失。
此理可以六个比喻阐明。

1、眼翳者之喻:

譬如,眼翳者不论见何法,无论如何看,皆无法去除毛发之假相,然不能以其眼前现毛发而决定实际中处处皆有毛发存在。如是,具业障者不论于何者,如何观视,亦无法去除具过失之现相或者平凡相,然以具业障者,心前显现过失或平凡相,无法决定上师实际存在过失或平凡相,因此等唯是以其业障自现,实则上师本来地道功德圆满,不存丝毫过失。

因此,仅凭众生具业障之显现而决定上师非为佛陀,此根本无法安立,如同眼翳者前显现毛发,唯是眼翳者自身之错乱,而非外境实存毛发自体般。

2、摩尼宝之喻:

《大乘无上续论》云:“如同种种形色物,摩尼中现非彼体,亦由众生种种缘,如来显现非彼体。”

譬如,摩尼宝自体本不存在蓝色,然若将其置于蓝色布基上,因与蓝布相连,是故本非蓝色,亦显现蓝色之相。如是,遍主佛陀虽无诸过,然以所化之过而显现过失。

故我等当如理思维:“上师显现此等过失与平凡相,唯是以我自己之过失力,而从上师处反映过来。实则上师并无过失,亦非凡夫。”

3、墨镜之喻:

或有人疑问:假如上师并无任何过失,则对于现量见上师具有衰老等众多过失,该作何解释呢?

释曰:恰如眼睛为墨镜所遮,见白海螺显为黑色,此亦为现量所见,然以此现量见不能成立海螺实为黑色。如是,心若被罪障覆盖,即便是见真佛,亦视为具有过失或平凡之相,此亦似现量所见一般。虽自以为是现量所见,然以此如何能决定实际如是存在呢?决定不可能,因此等仅是迷乱根识之现量,以之无法衡量法界实相。

如是,即以墨镜之喻遣除上师非佛之难,彼等仅是为业障所蔽,未能现见上师即佛而已。

4、佛现旁生相之喻:

譬如,佛陀为利有情,而化现为猪狗等相,亦同食不净粪等,而未去除—般猪狗行为相。如是,佛陀若欲示现平凡相,亦不得不显现种种平凡之现相。因此,于凡识前,不论如何观察,注定唯见此平凡现相。以上为据,我等当思:“我不能以自己心前显现平凡的上师相,遂认为上师非为真佛。”

5、梦之喻:

譬如,于梦中,见一恶人行杀盗等业。然醒时,仔细观察,此唯是梦中迷乱之相,唯是以自己迷乱习气成熟,方如是显现,实则连此恶人亦不成立,岂有其杀盗之行?同理,当如是善思维:我虽见上师发怒谩骂等不贤善之行,然此唯是以我相续中所具恶习而显现,真实义中,此等恶行之相根本无法觅得,是故,上师根本无有此等发怒或谩骂等过失。
6、胆病等喻:

譬如,以胆病而将雪山见为黄色,以风湿病而把雪山见为蓝色,诸如此类,以现前损坏诸根之错乱因缘,尚能导致迷乱,则我等心相续中具足究竟迷乱因之不可思议业障,丝毫亦未遣除,以此因缘为何不能迷乱呢?决定会迷乱。是故,对于业障深重的凡夫有情而言,善知识甚至可显现驴马等相,而现在未如是显现,已是万分幸运。


卯二、遣除有关不显现之问难:

有人继而疑难道:纵然上师无有过失,然上师并未显现相好庄严等佛陀功德,故如何能安立上师为功德圆满之佛陀?

问难者是以其心前未显现相好等佛陀功德,而安立上师非为佛陀。常人之疑惑基本如此,认为既然上师是佛,则应于我眼前显现相好,或显现神通,或刹那调伏我亦可,如是我方能相信上师为佛。

此仍可以根据不定而破斥:诚如,以自之显现不能决定为实有一样,以己不显现亦无法决定是毕竟无有。此理可引八喻阐释,学人当善思惟此等喻义。

1、盲人之喻:

譬如,日轮虽具万丈光芒,遍照万物,然盲者眼中不见毫许。如是,我本为以无明瞎却智慧眼之凡夫,故上师虽圆具佛陀功德,然于我无明心识前,又如何能显现此等微妙之境界?是故,以我等凡识前不显现,不能成立是毕竟无有。

2、针眼之喻:

譬如,于狭小针眼中,无论如何,亦无法容纳巨大之须弥。如是,凡夫心界极其狭隘,恰若针眼,欲于如此狭隘心识中映现佛陀深广似海之功德,绝无可能。是故,我等不能以己之心识不能映现为由,遂认为上师不具佛陀诸般功德,正如以针眼不纳须弥并不能否认须弥山存在一般。

3、黑暗之喻:

譬如夜晚,以黑暗障蔽之故,勿说微细色法,即便粗大色法亦无法见,乃至黑暗未远离之间,此等色法又如何能于我等眼前显现呢?根本无法显现。如是,心为无明障蔽之后,勿言佛陀种种微妙功德,即便粗大功德亦无法显现,是故,对于完全为愚痴障蔽之凡夫而言,佛陀功德能以何种方式显现呢?绝对无法显现。

4、瑜伽士之喻:

《密续》云:“所现皆为本尊相”,此为描述瑜伽士之境界,于消除平凡迷乱相与执著的瑜伽士智慧前,上师们皆显现为佛陀之相。而我等现在未显现佛陀,原因即为我等未能消除迷乱显现与执著,若能精勤修行,断此迷乱显现与执著,决定会现见上师即为佛陀之事实。

5、幻师之喻:

譬如,幻师以咒语加持某人,如是将观众眼识染污,结果观众见到驴子以及驴子种种行为。此喻中,迷乱之因即眼识被染污,由此所现之迷乱是本有者不现,本无者现前,即实有的人及人所作的行为不现,而本无的驴子及驴之颠倒行反而现前。此即说明,显现者不一定实有,未显现者不一定无有。若是以迷乱力所现,还可进一步决定:本有者无法现,本无者不得不现。

再归至意义上,我等应如是思惟:我此心识能否相信?根本不可信,因其仅是以恶习染污的颠倒识,是故,以心显现者不可信为真实,以其不显现者亦不可信为无有,且须进而认清心的颠倒面目,即以迷乱力,不仅不见本有的佛菩萨,反而不得不见本无的平凡相及种种平凡所行。且不说胜义本性,即便于世俗名言中,上师亦圆具佛陀功德,然在错乱未遣除之前,以自己业力颠倒,所见往往皆为迷乱,悉为以自己境界而产生的种种错觉。

故当如是通过幻师之喻,而了知自己的错乱。


6、菩萨之喻:

譬如,佛陀全部功德,即使于十地菩萨等的心前亦无法显现,何况如我一般的愚痴凡夫,烦恼与业障充满相续,何以能现量见上师为佛陀?于我愚痴心前,岂能现前佛陀全部功德?诸菩萨于长时中从不同侧面再三观察,亦无法完全现见佛陀所有功德,是故,不能以我心前不显现,遂否认上师圆具佛陀功德。

7、鬼神之喻:

首先,以比喻表示两种情况:
第一、以无显现可以决定无有;
第二,以无显现不能决定为毕竟无。

譬如,于我眼前,若有宝瓶,就应显现;若不显现,则可决定为无有。然鬼神并非如此,我不能以眼前未现鬼神,即决定毕竟无鬼神。是故,不能一概以不显现为根据,而决定毕竟无有。

此喻义与比喻对应,亦有可决定与不可决定两种情况。

第一、假若自己具有如来功德,则应于自心前显现,若心前不显现,则可决定非为功德圆满显露之如来,因毕竟具有自证分,是否现前种种佛功德,自己可以确定。

第二、假若他人具足佛陀功德,然于自己心识前不能显现,若以此不显现为由,而决定他人未显露佛功德,则肯定无法成立。

8、宝瓶之喻:

譬如,虽然于我眼前放有宝瓶,然以布帘遮住时,则不可见,若拉开布帘,则于原处现量见此宝瓶。如是应思惟:虽然上师法身与佛无二,然我以业障所覆,不能见到,若我业障清净,不需移动毫厘,当处即见上师本为佛陀。是故,见上师是否为佛,只依赖自己业障是否清净,而不在于上师是否为佛。


卯三、遣除不决定之问难:

若有人继而发难道:若一概决定上师为佛,你身为上师,当然亦应成立是佛。若如是承许,请你反问自己:是佛吗?若与你自身体会直接相违,则应成极大之妄语。是故上师不能一概决定为佛陀。

此等想法是观师为佛的严重障碍,故需进一步如是遣除:《摄大乘论》中云:“鬼旁生人天,各堕其所应,等事心异故,许义非真实。”

于同一有事,以不同众生之业力,而现不同之现相,依此道理,所见的补特伽罗我,亦如是以见者不同之业力,将现不同之所见,而此时各自所见之法,需同样承认为各各心识前无欺之显现,诚如将河流见为脓血一样。


比喻如何与意义相联系呢?譬如,天、人、饿鬼三者同时见恒河水,然随各自业力,天人见为甘露,人见是水,饿鬼却见为脓血,且按各自所见,亦有各自之受用,天人畅饮甘露得安乐,人喝水解渴,饿鬼亦以脓血而受苦。是故,观待三者各自而言,应承许三种现相与作业皆可存在。如是,若弟子视我为佛,以我自己或余者将我见为平凡,且按所见般能作佛与平凡之业,是故,名言中二者皆需承认为有。如是,亦可遣除“作为小乘上师之声闻等并不决定是佛”之妨难。

对方进而发太过:依你所说,一位上师应成佛与众生二者,既是佛陀又为众生,如何能成立呢?

回答:如是,对于同一河流应成甘露、水、脓血三者,对此你以何作答呢?

故而是由不同业力而现出甘露、水与脓血之相,此是不同众生对同一法的不同现相,并非同一法上聚集相违的水和脓血等。如是,是由众生心不清净、清净及极清净,而将上师视为凡夫、菩萨与佛,并无凡夫与佛等集于一体之过失。


以上由教证与理证成立上师为真实之佛陀,且以理遣除种种疑惑,如是即能引生“上师是佛”的真实定解。

或有人仍存如是怀疑:佛陀告诉我等四依法,第一条即依法不依人。然你一直承许上师即佛,一切皆需听从上师,不能起不清净之分别。完全是依人不依法,与四依恰好相违。


答之:实则我等正是“依法不依人”,根本未与四依相违。因对于上师是真佛,我等非盲从他人言说,人云亦云,而是以确凿可靠之教理而安立,确信“上师是佛”即为依法生信。

正是因为依法成立具相上师为佛陀化身,是故,其本身即是生动之佛法,无论口中所说、行为所现,时时处处皆在引导、调伏我们,是故上师即是法。我等一心依于上师,即为依止真正清净之佛法。


于依止上师意乐方面,亦有依人不依法与依法不依人二种现相,以此所致之果亦截然不同。


有者依人不依法,若听别人说“应将上师观为佛”,彼即人云亦云,见上师就说“你是佛”、“你是文殊菩萨”、“你是观世音菩萨”等等,且说“我对你具有永不退转、不可思议信心”。然若实查,此仅为悦耳之谎言而已。

何出此言?对此稍作思惟,便可明白,一介凡夫,勿言现见上师为佛,即便欲天之境界亦无法现前,是故,其非现量了知上师为真佛;同时,亦未用心闻思,根本未以教理遣除疑惑,故亦未以比量生起定解;且亦无如米拉日巴般以宿善力所生的俱生信心。如是即可推知,其所说皆为有口无心的假话而已,根本无真实之信心。若究其心之成份,或是感情冲动,或是贪执上师之心,或为依赖上师之心,或仅是于他人前假装的虚诳心。如是表里不一甚是危险,遇一定因缘时,顷刻垮掉。

譬如,上师现愤怒相或呵斥时,因并未真正将上师认识为佛,此时遂会起邪见:“脾气如此暴躁,根本不是佛。”

或于上师关心另一弟子时心起嫉意:“我如此善待于他,为何不关心我,毫无平等心。”

或遇另一位上师时,心生分别:“此位方为佛陀,原来那一位根本不是。”

或依止时间稍长,即心里怀疑:.“既然是佛,为何不加持我?我根本未见具何功德,肯定不是佛。”

是故,假毕竟是假,经不住考验,即刻就变,最终造下严重恶业。


相反,若根据教理,真正遣除疑惑,确信上师即佛,如是随法而生之信心,不会随境缘而转,如是观修亦甚踏实,因不是将“非佛”观想为佛,唯是心里肯定上师是佛,而观想为佛。如是不杂怀疑而观师为佛,具足清净信心,如是而修,信心遂会日渐深厚,以此即可得上师极深之加持,一切地道功德悉会迅速生起,终将现前与上师智慧无二之果位。

是故,通过教理产生上师是真佛的定解极为重要。若有此定解,依止上师,即可具足一切顺缘,遣除一切违缘,亦即于上师所作一切皆可观为佛之功德,上师所说之语即为佛语;上师所作之事即是佛业;上师的心就是佛智,甚至上师开个玩笑,作个动作都是加持;另一方面,认定上师是佛后,遂能彻底远离视师为平凡的违品,以及上述不如理依止之过患。
 

因此,修行根本,即观师为佛之信心,此修持信心,为最根本、最关要之处,是大总持法门,若修好此法,一切法任运生起,若未修好,则如无根树苗,无论如何努力,亦无法长成功德大树。有些人依止上师,未经深思熟虑,仅欲从上师处求得加持或传承,未曾考虑如何修信心。此非真正依止上师,仅是想于佛教超市,从上师处购几件商品而已。故应知真实的佛法须于何处殷重行持。
   
其实道之根本即依止上师,依止上师之根本即依止意乐,而意乐之根本即对于上师无伪之信心。了知此点后,就应于修信上努力用功。
 

卯四、以问答方式解诸疑惑:

第一问:于上师方面,是否所有上师皆平等为二利究竟之佛陀?

回答:从名言现相而言,上师之间确实存在差别,并非一概而论上师是佛,否则,就有菩萨不能作上师利益众生之过。而实际上,资粮道与加行道之菩萨,即能教化众生,一至十地的菩萨,更能由愿力、等持力入轮回利益众生。《华严经》、《庄严经论》、《宝性论》、《入中论》等经论中有明显教证。

第二问:如上所说,“名言中是佛,亦如实观为真佛”的上师,是指何等上师?

回答:是能传授圆满菩提道教授的上师,亦即能将我等从凡夫地一直引入佛地之上师。此等上师即为真佛之化现。

众多金刚上师来此人间,以能即生证入佛果之教授引导我们,是故皆为真佛之化现,不可思议无上之对境。譬如,我等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虽于不净心识前,仅示以平凡相,然于瑜伽现量中,诸瑜伽士们现见上师即是莲师、文殊菩萨等,故确实于名言中,上师即为真佛之化现。

第三问:观师为佛,是观上师胜义中是佛,还是观名言中是佛?

回答:观上师胜义中是佛,虽无错谬,然非此处主题,此处唯一是从名言中,观具相金刚上师是佛。

设若观师为佛是从胜义而言,而佛与众生于胜义中亦无差别,应成弟子与上师亦无有差别,如是于名言中,亦不能引起皈依、求加持之心,亦无追随之意等,如是“观师为佛”即非修行之善巧,未能起到转念之功用。相反,若直接观上师名言中是佛,则会引生不可思议的信心,恭敬、祈祷、追随、仰慕之心自会猛利生起。

于名言中,凡夫非佛,而具相金刚上师是真实之佛陀,二者相差悬殊,对此应详加辨别,不能一概而论。有时说:万法大平等、大清净,或悉为佛智自显之境界,有时言:凡夫与上师相差甚远,应观师为佛。

于未真正通达法义时,对此往往会起如是疑惑。此须分开胜义与名言,加以辨别,于名言中,众生皆为业惑所牵,堕此轮回,而上师境界与佛无二,倒驾慈航来此人间。

是故,观师为佛甚为合理,若观为凡夫,则极不应理,而且若观师为佛,将引起诸多善心。

譬如,对于一般世间具德者,我等信心与恭敬亦自会生起。何以如此呢?因于名言中,其功德远胜我等,以名言规律而言,因其功德,决定会引生信心与恭敬等。而今,真佛即现于眼前,其功德更不可思议,我等为业障凡夫,而上师是智悲力圆满之佛尊,与之亲近,决定可得极大利益;对之祈祷,决定会赐予加持;随之修学,决定可获解脱。

如此这般,一切名言中的作用自然便会生起。

第四问:既然上师身份有别,为何大小乘及密乘之教典,一概要求“观师为佛”呢?

答:因佛陀有无量幻化,对于心前的上师,我等无法决定是否是佛陀幻化,且名言中,平等观师为佛,可避免一切负面因素,引发一切顺缘。即唯观为真佛,可遮止分别上师过失之恶心,增上对上师之信心,获得圆满加持,故内道教典一概要求“观师为佛”。然须强调,此处之“师”唯指经过自己观察、真正具相之上师。

=============================



关于即身(生)成佛与示现八相成佛

1、《菩提道次第科颂讲记》海公上师

◎时属假法,无起无尽。中间不住,三世无从安立,论云无方距果远,果近善方便,成佛时劫远近,视方便如何耳。

假法属不相应行法(参考《百法明门论》),三大阿僧祇劫成佛者,乃对治之方便,如了知一切法无自性,即慧资粮,悲心圆满,即福资粮。成佛无定时,福慧双足即成佛,非于时上计也。

又三大阿僧祇劫成佛,及立地成佛,二说皆是,然亦皆不可执著。如果烦恼障、所知障,一切断尽,当然成佛。不关时间之长短。何以故?时间是假法故。

◎总之,成佛在菩提心圆满,并非于时间长短等计算也。何以故?时间即不相应行之假法故。

问:“时间既假,何以又说三阿僧祇成佛?”曰:“是对于骄慢者说。若对于怯弱者说,则又说即身成佛,总之对治悉檀耳。”

“然则成佛之说,时间长短不一,果无一定标准乎?”曰:“有,即视其悲心及菩提心是否充足、圆满。此心一充足圆满,即是成佛,无问时间也,即初地所发的如地等心。”


2,敏公上师有关开示

◎問:一般而言,釋迦佛後一尊佛是彌勒佛,那其中間出現那麼多「即身成佛」者,如何理解?

敏公上师答:即身成佛,是指本人三身功德成就。
衹有得法流三摩地者,能見三十二相。
若示現八相成佛,必然在眾生緣熟之時,才能見到。如《法華經》載龍女即身成佛,而在他方世界示現。

◎问:贤劫下一尊佛 懨掷兆鸱穑�浼涿挥蟹鸪鍪溃ㄍǔK捣ǎ��茏诘募瓷沓煞穑�肫涫欠裼兴��穑�
敏公上师答:即身成佛,指本身成就,在众生分上,见不到三十二相、八相成佛等。
所以,即身成佛和见性成佛,都不是虚妄,只是不示现,或说世人无法看见。佛说的贤劫下一尊佛弥勒佛,是现示的。两者并不矛盾。

◎我们说即身成佛,并不是说成就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这样子的应化的佛,就是说,我们本身把佛的法、报、化三身功德,全部修成了,那就是即身成佛了。在众生分上,我们对他们的缘还不够,他们看到的还不是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八相成道的佛,这个要众生的机缘成熟,才能看到。

这个大家都理解嘛,佛在我们面前,现在释迦牟尼佛他到处都在应化,我们能看到的是什么,不一定是佛的身体。要佛世的时候,那些福报够了,才能看到三十二相。

即生成佛(一生成佛与二佛不同时出世,一点不矛盾)
http://www.folou.com/thread-19590-1-2.html



===========================

佛菩萨显现化身的一些规律

摘自《大圆满龙钦宁体传承祖师传》之莲花生大士篇

大成就者为何能够显现神变以及证得虹光身呢?极喜金刚、妙吉祥友、熙日森哈、嘉纳苏札、贝玛拉密札、莲花生大士及其佛母与诸弟子,都是佛陀或具高度证悟有情的化现。他们的身与寿,不像凡夫那样受到限制。诸佛化身的大成就者,在世界历史上偶尔会出现,但非常稀有。

极喜金刚、妙吉祥友、熙日森哈和嘉纳苏札在此生的尽头,将他们的化身融入法界,身后没有留下任何肉身遗骨。因为他们证得了寿命自在,他们活了长达数世纪。

由于学术造诣非凡和精进修持宁体法门,贝玛拉密札证得了大迁转虹身,并且现在还住于此虹光身,并将继续住世成千上万年。莲花生大士虽然是阿弥陀佛(无量光佛)的化身,但他示现为一个具有威力的有情,以寻求修习密法来实现利益众生之果。据信,莲师仍住于大迁转虹身中。

这些大成就者们所获得的悉地,不仅在于他们肉身的寿命很长,或得到了更高级的色身,而在于他们获得了本觉佛性自生光明的觉悟之身。虽然对我们凡夫来说,是不可能如实见到虹光身的;当有可能得到利益时,我们会见到适合于我们特性的身相形色。

当我们听到大成就者们寿长数世纪或显现神变时,我们中大多数人充其量也就是狐疑不信。也有人阅读大成就者传,并喜欢他们长寿和神通莫测的故事,但他们无法相信接受他们,因为他们与读者现在的经历不相吻合。

然而,大多数古代文明和宗教都曾记录有,诸如长寿、显现神奇力量等超人的生命和超自然的成就,这些都是内在精神的力量和静修的能力,而不是因为物质的能力。

今天我们目睹了物质文明的奇迹,在古代时这些都是不会被人们相信的;但我们已经失去了或正在失去与我们内在能量的接触联系。我们已经变成仅仅是外在物质世界的奴隶。

因此,问题不在于密宗能力是否虚幻不实,而是我们正在将自己变得对自己内在的真谛越来越陌生,就好似有人将珍宝财富藏在家里,却到街上乞讨为生。

为什么佛的化身也需要学习?如果想莲花生大士这样的大师是诸佛的化现,那为什么他们也必须经受严格的修学,并且为什么他们也会遇到障碍?这里有两点──

首先,诸佛的化身会严格依照他们所化现的身形和角色,来显现和开展他们的事业。虽然他们是佛陀化身,如果他们示现为社会公仆,那他们会成为提供饮食、居所、医药的人,或者致力于加强道德和家庭观念等,以此方式来实现相应角色。

因此,如果大成就者化现为密宗上师,他们所扮的角色,则是先作为弟子学习、中间作为修士实修、最终获得悉地成为大成就者。

这就好比是,你用金子打造了一把勺子,那它就起勺子的功能;如果你用金子打造了一个饰物,那它就起饰物的功能;这与金子是一种可以用作部分国库储备的贵重金属没有关系。

其次,不同的化身不是从佛的视角,而是从凡夫众生的视角显现的,佛是为了众生而现化身,并为众生服务的。

通常而言,凡夫等并不具有最佳的业力与根器,可以来看见、觉知和经受最善的化身。根据他们的业力和烦恼的特性,化身的角色也将会有所限制。

甚至像莲花生大士这样伟大的大成就者,在大多数人眼里还是现普通凡夫的身形,或与凡夫相差无几的身形,而不是大迁转虹身。当莲师在西藏时,法王赤松德赞费了一番功夫,才相信他是住于虹光身。在莲师的坚持下,法王用拳打莲师三次,每次法王都无法触及他的身体,而是打到他的座椅。

诸如,极喜金刚和莲花生大士这样的大成就者,不仅是诸佛的化身,而且是具有大成就者的功德与天赋的化身。他们具有超凡的能力和觉悟的智慧。像他们这样的大成就者,可以根据所化弟子的业缘和根境意乐,有能力同时显现许多化身,将许多身形合而为一,让相克的要素(例如水与火)示现相容。由于彼时彼处有许多业缘成熟的人,因此那些神奇的化现是可能的。

为什么许多大成就者的生平有不同的版本?尤其是莲花生大士的传记,它是精神世界的任何历史上可能出现的最神奇的生平事迹之一,因此也具有很大数量的变体。有不同的版本,并不意味着一种敍述为真而其他为假。大成就者们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对不同的人显现了不同的生平事迹,目的是为了他们以最恰当、合适的方式得到度化。

在很多时候,对同一个瞬间的同一个化身,不同的人所见不同。这是由于大成就者们证悟的妙力,他们对诸相虚幻的身形、时间、空间获得了究竟自在。

正是这点,使得圆满成就的大师具有非凡的能力,并成为有智慧、心胸开阔和虔诚的人们的加持和利益的大源泉。而且,佛陀在我等凡夫面前化现的全部理由,是因为我等各形各色众生的特性和需求,而不是因为化身们的概念、情绪和行为的业力与串习。

帖子来源:上师有佛菩萨化身也有凡夫,但视师如佛为显密经典共许,为增上修行故
 


« 最后编辑时间: 八月 02, 2010, 08:14:40 上午 作者 总版主M »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已记录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54 于: 六月 06, 2016, 01:29:22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旅途脚印》



净 观

很多佛教徒,常常有自己超胜于其他众生之念。尤其是见到那些行为颠倒、见解错乱、烦恼增盛、种姓低劣的众生,就更容易生起此念。

很多独自修行的人,在稍微生起一些觉受,或是根本连觉受也没有,只是象雪猪一样独自待了一段时间,就生起强烈的我慢,以为自己已是当代的米拉日巴了。对周围的人不屑一顾,认为他们都是追求世间八法的愚人,或是修显宗的钝根,惟有自己才是修金刚乘的利根。殊不知,这种想法已让他陷入了罪恶的深渊。

诸部经论中都曾宣说过,诸佛菩萨为度化众生,而显现各种形象。《涅槃经》等诸契经中记载:“佛在地狱以地狱形象利众;在饿鬼界以饿鬼形象度生;在傍生道以人熊、鸽子、蛇、牦牛、龙、大鹏、乌龟等形象行菩萨道;佛在人间以屠夫、杀狗宰鸡者、渔夫、魔法师、外道、令人增上贪、瞋、痴之对境,不信因果、不孝父母、不敬长老、嫉妒、吝啬等烦恼深重者等各种形象度化有情。”看到这些,实在令我们这些薄地凡夫难以置信。在《白莲花论》中也记载了很多佛陀在因地时,以这些形象利益众生的事迹。《富楼那请问经》也云:我变仆人为人端屎、到尿、扫地、割草。所以,即使见到扫地的,也不可轻慢,而应生尊敬之心。

《妙法莲华经·常不轻菩萨品》中也写道:“尔时有一菩萨比丘,名常不轻。是比丘凡有所见,皆悉礼拜赞叹,而作是言。我深敬汝等,不敢轻慢。而是比丘,不专读诵经典,但行礼拜。如此经历多年,常被骂詈,不生瞋恚。常作是言,汝当作佛,说是语时,众人或以杖木瓦石而打掷之。避走远住,犹高声唱言,我不敢轻於汝等,汝等皆当作佛。”

《发起菩萨殊胜志乐经》中也说:“不应见人过,自谓最尊胜,骄恣放逸本,莫轻下劣人。”

因此,即使我们不能做到见谁都礼拜赞叹,但如果在见到他人造作恶业而无法制止之时,应生起也许是佛菩萨化现的念头,继而内观自心,则绝对于己有利无损。

  
壬午年二月二十二日 
  2002年4月4日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最后编辑时间: 六月 06, 2016, 01:31:28 下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55 于: 六月 14, 2016, 08:41:27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有些人最初依止上师时,就像新媳妇或新比丘一样寂静调柔,可是依止的时间久了,就变成老媳妇和老比丘了,行为越来越放逸,做什么都无所谓。听上师在课堂上讲的教言,也认为都是给新人说的,与自己无关,慢慢地,自己邪见越来越多,傲慢越来越增上。对于这种弟子,上师说什么也起不到作用,于是上师会生起厌离心,进而示现圆寂或远离此地。所以,很多人依止上师时,刚开始不必太过恭敬了,不管在哪里看到上师,马上趴在泥水里磕大头,这样没有必要,内心恭敬就可以;而时间久了也不要变成法油子,就像智悲光尊者所说,把上师视为一般世间人,这也需要值得忏悔。——《事师五十颂讲记》
--------------------------------------------------------------------------------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最后编辑时间: 七月 26, 2016, 08:55:09 上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56 于: 六月 14, 2016, 11:59:27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总版主M
总版主
正式会员

帖子: 185


     1.有的上师行为不如法,我觉得要观清净很难,怎么办?
« 回复 #1 于: 七月 01, 2010, 09:19:16 上午 » 

--------------------------------------------------------------------------------

问:有的上师行为不如法,我觉得要观清净很难,怎么办?


辅导员A:

     “有的上师”可分两种:善知识和恶知识。
       全知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宣说了善知识和恶知识的法相,其中恶知识的法相是:

      “诸恶知识皆应舍,不具前述之功德,破戒誓言过失多,慧浅寡闻无慈悲,懈怠愚昧我慢高,暴躁粗野烦恼重,贪图今生弃后世,传法亦成非法因,如不净物旁生师,所化蛆眷多亦弃,引具信者入恶道,欲解脱者永莫依。”

        如果是真正的具相善知识,全知无垢光尊者在《如意宝藏论》第八品“依止善知识”中如是言:

      “所有这样的真实的善知识,在辨别法器的次第时,前提条件是要观察、分析。也就说,对于吝啬者,上师显得强烈谋求资具;对于不肯布施者,为了他们圆满二资粮而表现出需要财物;对于忍耐力薄弱者,旁敲侧击说些不悦耳的话;对于自以为资具鲜少、有紧迫感者,上师显得似乎琐事繁多并且成办长远的事情。

      总之,上师的身语意原本无有颠三倒四,胡言乱语的现象。可是在弟子面前却不断显示出各种各样的矛盾之举,表面看起来似乎不加观察身体语言,毫无关联,心烦意乱,结果便可以了解对方的信心稳不稳固的真情。具有深邃智慧的殊胜上师,他众永远无法揣度,因为他们行为上表现出各式各样的举动,但这只是为了调化众生,而密意始终不离开法性甚深空性与菩提心。所以,我们要认识到上师的任何作为都是广大密意的游舞,而观清净心,不能有一丝一毫不信的想法,因为这样就会破坏道缘起。不管是上师显示和颜悦色的寂静相还是疾言厉色的忿怒相,都是为了利益他众,这就是诸位大德的风范,因为他们的自利已经大功告成而处在利他的阶段。”
帖子来源:上师是凡夫、菩萨还是佛?
 
« 最后编辑时间: 七月 19, 2010, 10:57:55 上午 作者 辅导员A »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最后编辑时间: 六月 14, 2016, 01:48:40 下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57 于: 六月 16, 2016, 08:34:39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http://www.bodhiinstitute.org/forums/index.php?topic=18344.msg107728#msg107728



 4.上师既然是成就者,为什么完全像一个凡夫人一样而不显现神通?
« 回复 #4 于: 七月 05, 2010, 08:28:16 上午 »  

--------------------------------------------------------------------------------

问:上师既然是成就者,为什么完全像一个凡夫人一样而不显现神通?


辅导员A:

     也许我们会这么想:如果菩萨不显现生死老病而显示种种神变,我们对他会更加产生信心的。
      《宝性论》云:“如实起初已见故,虽于生等已超离,然以大悲之自性,示现生死老病等。”

      上师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为了让有缘所化的心相续彻底成熟。 益西上师讲解《宝性论》时说:
   
 1.如果菩萨按照自己的境界安住,他会永远安住在三摩地,他根本不需要吃饭,一分钟也不需要睡觉,恒时长劫安住在不可思议地出世间的境界,让您学菩萨永远不吃饭,不睡觉,您做得到吗?

2.如果菩萨示现神变,在空中飞行,让你学菩萨飞,您学得了吗?您会认为没有希望了,菩萨是不可思议的,我怎么随学菩萨呢?您不但不生信心,反而产生怯弱心,菩萨为了不让我们生怯弱心,让我们有次第地随学诸佛菩萨的功德,就示现生死老病。

3.众生虽然存在生死老病,但却执着身体为常有,他看见菩萨具足种种功德,也有死亡等存在,他就会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是充满业惑的一种凡夫,肯定会死亡,他就会破除常执,修无常法等。

4.众生由往昔业力感受种种痛苦的果报,菩萨为了让众生离苦得乐,以自他相换的方式来给众生消业障,通过他甚深的愿力的加持,以他生老病死的痛苦来减轻众生的痛苦,有非常不可思议的功德。这是菩萨示现生死老病的一种特殊的必要。

   帖子来源: 不出家是否可以一样修行成就? 
 
« 最后编辑时间: 七月 21, 2010, 01:09:47 下午 作者 总版主M »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最后编辑时间: 六月 17, 2016, 08:40:58 上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58 于: 六月 17, 2016, 08:39:42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问: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根本上师,祈祷了法王如意宝或其他上师,我的上师会不高兴吗?


辅导员A:

法王如意宝说:“上师和你们没有任何世俗的关系……”上师和我们的关系唯一是出世间的“法”的关系,这个“法”就是让我们的相续中生起无伪的菩提心,生起等净无二胜义谛的空性智慧,如果我们依靠这个上师,相续中生起了这样的定解,这个上师不是根本上师,谁是根本上师?
   
      我们拣择上师,拣择这位是我的根本上师,那位不是我的根本上师,因为他不是我的根本上师,所以,他的话我不必要听。我们可以反省,在听《入行论》时,是不是对我们所依止的大恩上师屡屡分别?对上师所传的法义屡屡分别?对上师传授的实修的窍诀视如陌路?根本没有对照自己的内心,不认为和自己相关,因为分别所谓的“根本上师”,上师所传的法根本无法融入我们的心,那么,我们是否会因为对我们的“根本上师”的信心,而使得“根本上师”的教言能融入我们的心呢?
      如果我们对一位上师生起了如佛的信心,我们也能对所有高僧大德生起真佛的信心,如果我们对所有高僧大德没有生起如佛的信心,我们对一位上师也不会生起真佛之心。

      益西上师说:有的人说,我对上师有不可思议的信心,只要看看你对因果的抉择,只要看看你平时的行为,就可以看出你的所谓不可思议的信心完全是假的。
 
      我们既没有无伪的菩提心,也没有等净无二的胜义谛的空性智慧,我们只是师心自用,以分别心,以贪心,以依赖心,以我执的感情而执着一个所谓的根本上师。而上师,纯粹是可怜我们,悲悯我们,不管我们是如何,只是希望以传法的方式,令我们的相续能够一点一点成熟,能够明白法理。是弟子执着一个“根本上师”,因为是“根本上师”他能够令我成就,为什么他是根本上师?因为和我因缘特殊,以一种贪着成就的自私自利的心,我所执的狭隘的心,执着一个上师,而一个真正的具德上师,无论您把他称为根本上师,或者,仅仅传了一点法的凡夫,他根本不在乎,在乎的只是对你做一点点利益。

      有多少修行人在这个问题上步入歧途,空耗一生。如果我们是那个,在听《入行论》时,不认为上师的教言和我们有任何关系的人,拣择上师所说的法义,心里分辨上师和“我的根本上师”是别别的两个,我们就是那个步入歧途人中的一个。

帖子来源:关于金刚上师的问题?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最后编辑时间: 六月 17, 2016, 08:58:41 上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59 于: 六月 20, 2016, 03:34:47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7.是否仅仅应当把给我们传授灌顶的上师才观为佛,其他的上师不能观为佛?
« 回复 #7 于: 八月 02, 2010, 07:00:49 上午 » 

--------------------------------------------------------------------------------

问:是否仅仅应当把给我们传授灌顶的上师才观为佛,其他的上师不能观为佛?


辅导员A:


首先,确立这里所用的“师”的概念,按照《菩提道次第广论》:“师”,唯一指真正具相的上师。

      对上师或根本上师的问题的认识,可以说是学佛能否成功的关键,如果我们对如何依止上师的道理不了解,偏袒取舍上师,则我们的相续中很难生起真正的智慧和悲心。这里,主要从所有的具相上师都是同一个佛的本体的角度来观察:

      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不舍肉身携母亲、家犬等一同往生极乐世界的噶玛大成就者乔美仁波切在《极乐愿文》中云:

                    法身无量光部主,右手放光化观音,
                    复化百俱胝观音;左手放光化度母,
                    复化百俱胝度母;心间放光化莲师,
                    复化百俱胝莲师,顶礼法身阿弥陀。

      《藏传净土法》云:“现在的上师善知识大多数是观音菩萨等的化身,化身与化身之根本本体无有差别,所以我们绝不能生起上师、本尊、诸佛菩萨本体有差别的恶分别念。”

      上师仁波切在《藏传净土法讲记》中说:“诸佛在法界中完全是无二无别的,阿弥陀佛也就是释迦牟尼佛的本体,释迦牟尼佛也就是不动佛的本体,阿弥陀佛的智慧法身是一切诸佛的根本,一切化身的根本,佛陀在我们的化身世界显现无量无边的化身相……
      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莲花生大师是一个化身。一个经常念诵的伏藏品中这样说:‘西日极乐阿弥陀,普陀国土观世音,达纳国家莲花生,纵然示现三法行,实质无二永无别。’
      意思说:极乐国家的阿弥陀,普陀山的观世音菩萨和达纳国家的莲湖生大士,表面看是三个化身,实际上是无二无别的,是佛在我们众生面前示现种种形象来度化。有些众生依莲花生大士出现以后才可以调化,有些众生阿弥陀佛不一定能度化,只有观世音菩萨才能调化,每个众生的信乐、因缘不同,佛为什么化现种种化身原因就是这样的。

      比如一个厂做的气球质量都是一样的,不同的颜色,放在外面商店里,七八个孩子来买气球,有些喜欢白色的,有些喜欢蓝色的,每个都不同,如果我们要求必须买白色的话,有些孩子也许就哭了:我不买白色的!我要买蓝色的!事实上,气球在本质上没有差别,但是因为众生的意乐、爱好不相同的,因此,这就是为什么有众多的佛教教派,那么多本尊……”

      我们就是这些孩子!执着我们的意乐,因缘!分别具相上师:这是我听过一点显宗法的老师,我没有见过,他没有对我表示过特殊的关怀,他不是我的上师,至少,他不是我的根本上师。如果你要让我把他视为根本上师,把他视为佛陀,“有些孩子也许就哭了”。

      佛知道我们的心,把同样的气球涂上不同的颜色,有些孩子选了一种合意的颜色,心满意足,牢牢守护着气球:“我的气球”;有些孩子不停地换气球,任何一个气球都无法令他满足。
      通过这种方式,佛陀让我们次第步入菩提道,直到后来,我们会真正认识到:我们的恩师与所有的具相上师是一个佛陀的化身。

      这也是为什么上师说:“缘起上,你可以有根本上师,有本尊,但不是和其他上师其他本尊其他佛不同,你把佛当凡夫人的相续,凡夫人,你不是我,我不是你,而法界中诸佛是一体。”

      对所有这些具相上师而言:上师们只是希望对我们的相续有益,对我们在学佛道路上必定经历的种种阶段充满了悲悯。
      对我们而言,不是嘴上说,随便看一下,而是通过教理真正生起所有的具相上师都是同一个佛陀的定解极为重要。这样,就能彻底远离视上师为凡夫的违品以及不如理依止的过患,上师在十方三世诸佛的加持下所宣说的正法才能融入我们的心。

热心:


我打一个也许不那么恰当的比喻,我在家中水龙头处得到的水,最初是自来水公司生产。此时,我们甚至说,水龙头的作用,功德上与自来水公司相同,恩德上大于自来水公司。这就是通常我们提到视师如佛的时候的逻辑。但是,如果中间缺乏大大小小的管道,光是在家里有个水龙头,我们其实得不到水。

历代的传承上师就是这些管道的一部分,我们值遇的每一位具德善知识也是如此。缺少任何一个环节,我们都无法最终成佛。我们不能过于短视,只承认最后令自己开悟或得到无上灌顶的上师是佛,而其余都不是。这里说“上师是佛”,佛在这里的含义是“无上本师即佛宝”,与“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中的佛的含义有所不同。可以说,引领我们成佛的每一位善知识都是佛的化现。又由于三宝可归摄于“法宝”,从这个角度来说,赐予我们佛法甘露的每一位善知识都是佛的化现。他们就是佛,而不是我们将其“观为佛”。

都是佛,只是观待众生的福德因缘而有不同的示现。对于一些道友,大恩上师是终点站。对于另外一些则是中转站。甚至有些道友仅仅是从大恩上师处得受了皈依,对他们而言,大恩上师是始发站。具体如何,观待众生的因缘而定。也许对于一些道友而言,大恩上师就是噶玛巴。因为噶玛巴的含义是行佛行事业者。


wxpdfr:


所谓的根本上师就是我们抵达安乐宝洲的领航者,我们在他面前,没有一丝毫的怀疑、犹豫,看到他、想到他,心就像天空一样高远、辽阔;从心底生起的感念深恩之情如同汩汩的泉眼流出的水,长流不息、甘甜醇厚、回味无穷;只要从心底浮现出上师的音容笑貌,心就会觉得释然,就想依偎在他的怀里,无惧任何风雨,有的只是甜甜的微笑和彻底放下的心。

找到自己具有宿缘的根本上师方式不同,有密勒日巴尊者依止上师的千古绝唱,那就是一个不朽的传奇,没有一点点的怀疑和勉强,有的只是心心相通,有的只是千年不变、永远守侯的承诺。
也有无比至尊法王如意宝显现上的对托嘎如意宝视为二地菩萨,当然他老人家深深的密义不是我们凡夫俗子所能妄自窥测的。

如辅导员师父所说,我们所有的上师都是无别的,只要对我们有法恩的上师都值得我们用一生、乃至生生世世去报答、去感恩;根本上师当然在显现上对我们更有特别的恩德,也更值得我们去报答。任何取一舍一的想法和行为都是不可取的,都会把我们置于无所适从的境地。

你找到了自己的根本上师了吗?----没有?---不要紧啊,上师正在注视着你,在关切着你,他温柔的怀抱无量劫以来就时刻在向你张开着,只在等着你敞开自己的心扉。上师不在别处啊,他只是在你心中,从来就没有与我们有过片刻的分离。


Feingray:


这种问题本来应该引用教证的,不过实在没有时间,加上自己确实所学太少,因此只能说说我的个人分别念吧:

观师如佛是一种境界,因此对于像我这样的初学者来说,最好是对特定的上师经过如理的观察,慢慢生起该上师就是佛陀的定解。而后随着净观的能力越来越高,逐渐对其他具相上师生起同样的信心。如果一开始就泛化地观所有的上师都是佛陀,有可能比较困难。

如辅导员师父上面所言,初学者必须如理观察上师,这是非常重要的。

而另一方面,经过一个阶段以后,如果已经确立某个上师为具相上师了,则应该观为佛陀,而不应该总是处于犹豫不定的状态,天天找上师过失,这样最终会毁坏自己的相续。

另外,对于多个已经确立为具相的上师,不应有这个上师是佛陀,另一个上师对我恩德不大,因此不是佛陀的想法。一切经典都说“善知识既是佛陀”,而没有说某种符合自己喜好的,或者给自己灌过顶的善知识才是佛陀。

我以分别念觉得师兄们意见的不同点,主要集中到是否应该完全遵循上师的教言、如果需要完全遵循,那么多个上师不同的教言之间又如何抉择的问题上。

一方面,多个上师和观师如佛不冲突。因为报身化身佛陀也本来就有无数尊,我们也并没有觉得冲突,那么有许多如佛的上师也不应该有任何冲突。应该观所有上师是一个本体,同样以对佛陀的恭敬心来依止。

另一方面,如果上师教言与教言之间需要做出选择,则应该相对固定的选择一位上师,而不要这个问题选择这个上师的说法,那个问题选择那个上师的说法,这样只会让自己的习气有空可钻。

而且,对于初学者来说,最好相对固定的集中精力在一个上师,一个传承下的法,不要过广,否则一方面精力不够,另一方面在没有得到定解之前,许多时候自己的智慧很难抉 择不同传承的不同方便,往往会迷惑,而且上师的教言的力量也有可能会被抵消。

对于许多师兄在考虑是否选择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的问题,我觉得,对于绝大多数汉地的众生来说,大恩上师仁波切应该是最好的一个选择。

这也不是由于自己有信心的缘故而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来说的,我们可以看一下,能够如此系统的从做人道理到大圆满,从净土到密法,横向纵向全部系统的提供见、修、行指导的上师,对汉族人来说还有多少位呢?

能够提供如此多的妙法甘露来加持我们的相续,能够将法理如此透彻的深入浅出的讲解,能够针对汉族人的特点而用种种方便令我们法融入心,能够发起如此大规模的众多道友一起共修,这样的上师对于汉人还能有几位呢?

上有法王如意宝的黄金般殊胜无比的传承,前有面面俱含、精挑细选出来的广大的各种汉文精华经论,旁有喇荣五明佛学院世界最殊胜的僧团,如此的学习佛法的环境,在当今世界上,还能找到几个呢?

当然众生的根基不可思议,也不一定上师示现一个形象,护持一个传承就能够度化所有的众生,不过对于已经受过大恩上师法恩的众生来说,至少还是应该将上师当作佛陀一样来恭敬,具足对上师的感恩之心,因为上师具相这一点已经没有疑义了,而自己又受过法恩,如果完全只当作一个普通的人来对待上师的话,即使按照显宗的经论,也对自己有百害而无一利。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已记录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60 于: 七月 26, 2016, 08:53:25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问: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根本上师,祈祷了法王如意宝或其他上师,我的上师会不高兴吗?


辅导员A:

法王如意宝说:“上师和你们没有任何世俗的关系……”上师和我们的关系唯一是出世间的“法”的关系,这个“法”就是让我们的相续中生起无伪的菩提心,生起等净无二胜义谛的空性智慧,如果我们依靠这个上师,相续中生起了这样的定解,这个上师不是根本上师,谁是根本上师?
   
      我们拣择上师,拣择这位是我的根本上师,那位不是我的根本上师,因为他不是我的根本上师,所以,他的话我不必要听。我们可以反省,在听《入行论》时,是不是对我们所依止的大恩上师屡屡分别?对上师所传的法义屡屡分别?对上师传授的实修的窍诀视如陌路?根本没有对照自己的内心,不认为和自己相关,因为分别所谓的“根本上师”,上师所传的法根本无法融入我们的心,那么,我们是否会因为对我们的“根本上师”的信心,而使得“根本上师”的教言能融入我们的心呢?
      如果我们对一位上师生起了如佛的信心,我们也能对所有高僧大德生起真佛的信心,如果我们对所有高僧大德没有生起如佛的信心,我们对一位上师也不会生起真佛之心。

      益西上师说:有的人说,我对上师有不可思议的信心,只要看看你对因果的抉择,只要看看你平时的行为,就可以看出你的所谓不可思议的信心完全是假的。
 
      我们既没有无伪的菩提心,也没有等净无二的胜义谛的空性智慧,我们只是师心自用,以分别心,以贪心,以依赖心,以我执的感情而执着一个所谓的根本上师。而上师,纯粹是可怜我们,悲悯我们,不管我们是如何,只是希望以传法的方式,令我们的相续能够一点一点成熟,能够明白法理。是弟子执着一个“根本上师”,因为是“根本上师”他能够令我成就,为什么他是根本上师?因为和我因缘特殊,以一种贪着成就的自私自利的心,我所执的狭隘的心,执着一个上师,而一个真正的具德上师,无论您把他称为根本上师,或者,仅仅传了一点法的凡夫,他根本不在乎,在乎的只是对你做一点点利益。

      有多少修行人在这个问题上步入歧途,空耗一生。如果我们是那个,在听《入行论》时,不认为上师的教言和我们有任何关系的人,拣择上师所说的法义,心里分辨上师和“我的根本上师”是别别的两个,我们就是那个步入歧途人中的一个。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最后编辑时间: 七月 26, 2016, 08:55:46 上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61 于: 五月 27, 2017, 10:15:45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第一百二十六节课

《大圆满前行》中,人身难得、寿命无常、轮回过患、因果不虚、解脱利益、依止上师,这些共同加行已经讲完了;不共加行中,皈依、发心、修金刚萨埵、积累资粮也讲完了。从今天开始,讲上师瑜伽。

五、上师瑜伽1

首先,是华智仁波切对上师的顶礼句:

首先依止胜师如教行,中间百般苦行而实修,最后密意无二得师传,无等上师足下我敬礼。华智仁波切的上师如来芽尊者,首先观察、依止极为殊胜之上师,并依教而行;在中间依止上师的过程中,又百般苦行,一一实修上师所传的法要;到了最后,自己的心识与上师的智慧成为无二无别,尽得上师的密意与传承。就是在这样的无等上师足下,作者恭敬顶礼。

◎ 与作者一样顶礼上师

1 上师瑜伽:瑜伽就是相应的意思,所谓的上师瑜伽,就是与上师相应的修法。


......


有人认为,“视师如佛”是藏传佛教独有的修法,汉传佛教里没有。其实不是,汉传佛教里也有。如《金刚顶经》2云:“恭敬阿阇黎,等同一切佛,所有言教诲,皆当尽奉行。”经文指出,真正的阿阇黎,与一切佛陀无二无别。而这个道理,《华严经》里更是处处提及。因此,不能认为只是藏传佛教的教义。

当然,藏传佛教确实让这种教义成为了传统。像我个人的话,从有缘依止法王如意宝那天起,直到今天为止,从未想过上师是凡夫。不过常常会有的感觉是,上师的密意我确实不懂,这是常有的现象。但在所有的时候,我对上师只有一种理解:上师与佛陀无二无别。与佛无别的大成就者,他的行为,一般人无法企及;而他的威德,也不是来自于自我标榜。但有些上师常对弟子施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就是佛!你不能对我生邪见,否则你破誓言!”
但佛的话,可能也不必这么说。释迦牟尼佛不会为了维护自我,去对弟子们说:“你们一定要恭敬我,否则你们会堕落……”

● 视上师为凡夫不得加持

不过,从修行人自身的利益来讲,将上师视作凡夫,的确是得不到加持的。以前,仲敦巴尊者请问阿底峡尊者:“藏地有好多人在修行,但并没有获得殊胜成就,原因是什么呢?”尊者说:“大乘功德的成就,完全依赖于上师才能生起,你们藏地的人把上师看作凡夫,这样怎么能得到加持?怎么能获得殊胜成就呢?”
从这些历史来看,藏地修行人最初也不太懂如何依止,对上师的信心、恭敬心都不足。但因为阿底峡尊者等众多大善知识的教化,在密法的修持传统中,弟子对上师开始有了信心和恭敬,甚至“视师如佛”也成了最基本的依止标准。直到今天都是如此。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最后编辑时间: 五月 27, 2017, 10:21:37 上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62 于: 六月 02, 2017, 04:21:31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上师也喝酒》

选择上师,并且决定追随他直到证悟,与坠入情网而结为夫妻一样,过程会充满不安、刺激、酬赏又具毁灭性。你知道那是一个冒险,但也因此能让你破茧而出。这是你的旅程,你选择了密乘法道,所以破茧才会发生。……我们的骄慢与我执,将从此坐立不安,完全不知道下一分钟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弟子对导师的虔敬心,是金刚乘法道的生命。

由于上师会以各种方法让我们觉醒,因此,这种关系可能会要我们抛弃自己最深的信仰与期待。

对于这种强大的关系,宗萨蒋扬钦哲诺布阐述了某些最被误解的面向,并且提供给读者实用的建议,让我们能充分利用这个珍贵的转化机会。

他以鲜活的故事与经典的例证,告诉我们如何清醒地迈向这个法道,并且在一头栽入之前,如何利用锐利的独立思考能力,来分析上师。


宗萨仁波切新书《上师也喝酒?》之前言教授
  
这本书是写给那些自然地倾向于金刚乘的人,他们像密勒日巴(Milarepa)或寂天(Shantideva)一般,不满足于寻常的逻辑与理性,也不认为我们所知的世界就只是如其所显现的而已。能够将研读理论与接受窍诀教授这两者加以平衡是最好的,这与学习开车相同。每部车都有车主手册,每个新车车主都会花上个把钟头去理解车子怎么使用,仪表板上的每个东西是什么,如何设定定速驾驶等。这本手册可以告诉你有关这辆车子的各种功能,但它不会告诉你如何开这辆车。要知道如何开车,你需要有一位驾驶教练才能教导你。


  金刚乘是冒险之旅

  你是否听说过「西藏颂钵」(Tibetan Singing Bowl)?它在西藏从来未曾存在过,直到某些狡猾而且善于包装的人,利用大家对西藏的憧憬,无中生有地发明了这个东西。现在,你到处都看得到西藏颂钵,似乎它就是西藏文化的一部分;甚至,在达兰莎拉与加德满都的藏人,都把这种假颂钵当成自己的文化。这跟中国餐馆里的幸运饼干一模一样,本来不是中国的东西,而是美国人根据日本食谱所发明出来的。现在,甚至连地道的中国餐馆也拿它来招待客人,好像幸运饼干原本就是中国点心的一种。这就是我们现在所面对的问题:如果我们不经心,有一天,包装精美而营销优雅的非正统佛教,可能会被拿来当成真货。所以,严格的检视是非常重要的:严检教法、严检上师,以及严检弟子。这也是我动笔写这本书的原因。

  同时,很重要的是要理解佛教中理论与修行的区别。理论是概念,例如:「一切事物既非自生也非他生」;而修行则是由技巧组成,例如:「打坐时身体要坐直」。理论与修行两者经常看起来相互矛盾。理论鼓吹无参考点、无方向性,而修行却充满了参考点与方向感。但是,这些方向感却能引导修行者抵达无参考点的无方向处。上师原则(guru principle)是一个技巧,而非理论。事实上,它是至高无上的技巧。

  虽然这本书也许能帮助弟子寻觅上师,或维系与上师的关系,但是,切勿以为书上所说的技巧人人都能适用。本书也不是这个主题的定论,而只是我个人的看法而已。本书的架构,特别是第二到第四章,都是根据吉美.林巴(Jigme Lingpa)的教诲而来的。但是我所写的,都来自于我与上师,以及我与所谓的「弟子」──事实上是一些由于业债而被我缚住的人──相处的经验而已。因此,如果你以为佛教只是祥和、非暴力、吃素、正念、相信轮回、打坐而已的话,书中所包含的「性做为供养」这种主题,可能可以给你一些震撼。

  我也要指出,金刚乘的见地与法门既宽广又丰富,因此我不可能完全一一解释,但我期望你能有耐心读完这本书,至少它可以帮助你对金刚乘的世界稍加熟悉。我希望你开始了解,金刚乘不只是咒语、仪轨、本尊、上师、坛城,以及密教性爱而已。

  这本书是写给那些自然地倾向于金刚乘的人,他们像密勒日巴(Milarepa)或寂天(Shantideva)一般,不满足于寻常的逻辑与理性,也不认为我们所知的世界就只是如其所显现的而已。这本书是给那些没有时间去阅读指南书籍的人;那些不相信地图的人;以及那些有足够的胆量,去依赖另一个人的人。它是给那些不寻求保护网的人;那些宁可让别人从他们脚下拖走地毯,而不要安全感或方向感的人。它是给那些想要被改变的人。这本书也是给那些最初非常热中于修持密乘佛教,但到后来才惊觉:若要步上金刚乘法道,他们就必须依赖上师做为向导的那些人。

  如果某个人下定决心去依赖另一个人──不是去依赖神祇、机器、大自然或某种管理系统,而是去依赖一个需要冲澡、需要睡觉、会伸懒腰、会上大号,情绪多变又可以被贿赂的人──这如果不是此人所能做的最愚蠢的决定,那么就是他最有收获的事。如果一个人能有这种意愿与坚持,那是天赋。能具有无疑的信心是一种天赋,能利用怀疑来斩除怀疑,也是一种天赋。这种天赋不是每个人都具足的。

  纽舒.隆托(Nyoshul Lhuntok)的一位弟子,就有这种天赋。有一次,他帮上师洗衣服,发现上面有大便的污渍。他想:「噢!金刚持也会大便!」但他受过教导,弟子应该视上师为佛,因此马上严斥自己:「我怎么可以认为金刚持也会大便!?」但是,即刻地,他又斥责自己:「我这不是在阿谀奉承吗?」随即,他又再度责骂自己:「阿谀者」只是一个概念,一种畏惧,这是他最终得到结论。经过所有这些自我斥责之后,他仍然跟从上师,而且是全心全意的追随,而非盲从。

  一旦你开始了修持金刚乘的旅程,许多事情都可能发生,因此你必须有所准备。有信心很重要,但是持有怀疑、利用理性也是好事。通常,怀疑之后会生起信心,而信心之后也会生起怀疑,而后者的力量经常强过前者。终究,我们必须将二者都抛弃。

  金刚乘是结合智慧与方便、结合科学与信仰、结合神话与真谛的道路。但是许多唯物论者,他们的眼光无法超越这一生,无法见到这些二元分别(duality)的非二元性(nonduality)。他们也许对于非二元深奥而广大的理论相当尊敬,但是对于能够送你抵达非二元的信仰与虔敬心却完全轻视。他们能接受真理的推理逻辑,但对神话与仪式却嗤之以鼻。他们似乎不了解,神话才是理解真谛的唯一方式,因为我们所说的一切,都是神话。

  要将这两种似乎无法结合的二元性结合起来,连金刚乘修行者也感到困难,或者根本不去尝试。举例说,许多人都运用这些方法,例如对上师顶礼、供养莲花、双手合十等;但他们只是当作仪式来做,而不运用智慧。礼拜是降服,但几乎没有人以真正的信心来做;他们并不会想:「我对着与我无二无别的本尊顶礼,同时本尊也在对我顶礼。」了知本尊与礼拜者无别不二,才是究竟的顶礼。

  在本书中,我要试图对读者说明,事实上上师就像是地平线;地平线非常明显,它是天与地似乎相交之处。但实际上,他们从未相交,所有显现的只是一个终点的幻相,一个我们可以站立、可以度量、可以评估的参考点。依此,上师就像是智慧与慈悲、神话与真谛、科学与信仰之间的那条地平线。

  ‧名词定义

  对于本书中的一些名词,新进的学生可能会感到陌生,甚至有些长期的学生也只是自以为了解而已。虽然我已经努力避免过多的佛教术语与专有名词,但我仍然不想将它们过分简化。况且,有些术语是无价的。

  三乘

  佛法的存在已经超过两千五百年了。包括中国所有的朝代,耶稣基督在世的时代,十字军东征的时期,第二次世界大战,因特网的诞生,以及无数的历史事件之间,佛法一直都为人们所修持。它从包裹白布、赤裸上身、恒河沐浴者的土地开始,传播到爱惜面子、孝敬父母、祭祀祖先者;到粗犷野蛮、毫无音感、一盘散沙的雪山居住者;到优雅细腻的极简主义者;再传到相信原罪、同时又相信「无罪推定原则」者。它兴盛于心灵寻觅者占大多数人口的时代;在那个时代,走方的修士被众人所尊崇,慷慨布施以供瑜伽士云游四海,就像今天赠予奖学金以供学生进哈佛大学研读一样高尚。在国王或皇后藉由宗教来荣耀自己、增强国力的时代,它曾经兴盛;在吸食大麻、头上插花的年代,它也曾兴盛;在目前这个极端物质主义的时代,它也仍然兴盛。

  佛陀所有教法的基本目的,在于帮助众生了知实相。由于众生有无数的种类,对实相的误解也有无数的种类,因此佛陀教导的法门也有无数的种类。这些法门有些略为不同,有些极端不同。长久之后,学者与历史家为了方便起见,把佛陀独特的教法概略地以语言、内容或教导的地点加以分门别类,因此,我们才有现在所谓的佛教派别或法乘(yana)。

  佛陀曾经对教法分类提出过警告,因为有了分门别类,就会开始滋生偏好。如此一来,不可避免的,某种教法就会被认为比另一种教法低下。大家开始分门别派而产生优越感,例如:你是PC还是苹果计算机的用户?虽然如此,我们在整本书中,为了必要并且避免混淆,仍然必须用一些分类的字眼。主要的,我们会讨论到一般公认佛教的三乘:声闻乘(例如上座部)、大乘(例如禅宗),以及金刚乘(例如日本真言宗或藏传密乘佛教)。

  在中国与日本等地的大乘佛教徒,以及在泰国与缅甸等地的声闻乘佛教徒,并不完全赞同金刚乘佛教徒的上师法门。事实上,他们不同意金刚乘中的许多法门,这要归功于他们拥有佛陀的话语来支持其观点。佛陀在《法句经》中说:「我无法祛除你们的痛苦,你们必须祛除自己的痛苦。」他也说:「我无法分享我的证悟给你。」他又说:「你是自己的主宰,没有其他人能当你的主宰。」在菩提伽耶大觉塔的铜匾上,朝圣的人可以看到佛陀的这些话语镌刻于其上。声闻乘与大乘佛教徒服膺这些佛语,因此对密乘的上师系统多有指摘。他们认为密乘的上师系统似乎应允了有个外在的主宰可以祛除痛苦,甚至还可以赐予证悟。对他们而言,上师虔敬法门违背了佛陀所说的话。

  然而,从金刚乘的观点而言,上师—弟子的关系与佛陀的话语完全吻合。上师虔敬的法门做为金刚乘的精髓,有其原因。本书将会说明,它与佛陀所言并无矛盾:因为密乘弟子了解,究竟上,上师并非是外在的。

  因道与果乘

  我们常称密乘或金刚乘为「果道」(result path)或「果乘」,而称声闻乘与大乘为「因道」(causal path)。这些名词有什么含意?

  假设有人给你一个篮子,里面有几粒鸡蛋以及蘑菇、奶酪与洋葱。他告诉你:「这是做烘蛋的配料。」「配料」一词意涵这些东西是烘蛋的「因」;烘蛋的潜能就在篮子里。然而,一位大厨师可能不想多费唇舌来解释篮子里的东西,因为他已经看到这就是烘蛋。因此,以他的经验与心智,他只会说:「这是你的烘蛋。」


 「这会成为烘蛋」或「这就是烘蛋」这两种说法的差别,在于前者缺乏某种信心,缺乏广大的视野。这些语意看似无关紧要,但它们非常重要,因为语言与文字反映并形塑我们的态度与信念。举例说,形容某人时,选择使用「他可以成为一个好人」,比起「他是一个好人」,会给人完全不同的反应。我们任何所说、所写的内容都是如此:不同的人对每个字句都有不同的诠释。因此,像「慈爱」、「悲心」、「修心」、「虔敬心」、「祈请」、「功德」、「道德」、「加持」等字眼,尤其是本书的标题:「上师」,在声闻乘、大乘与金刚乘之中当然就各有意涵,因此也会造成不同的态度。

  在因道,也就是声闻乘与大乘,它告诉我们:我们具有成佛的「潜能」,也就是说,我们具足了所有的配料。但是在果乘的最高教法,密乘的巅峰,它告诉我们无需做任何改变或准备,无论你是谁、你是如何,你就是佛:事实上,各个众生皆是佛,各个场所皆为佛土。因此,具足正确根器的密乘弟子,会视自己的上师为佛,并且利用这种理解,做为发觉自己是佛的方便法门。这种感知(「显相」perception)双向的。当密乘上师给予弟子灌顶时,纯粹是在具足「弟子皆是佛」的信心下所进行的。

  大家可能纳闷:「如果密乘上师与弟子都已经是佛,他们还做什么?为甚么还要修持佛法?为何还要对上师虔敬?」在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的福报都不足够,所以从未被告知他们就是佛──连一次都没有过。根据经典,能听闻或阅读到这个真谛,是你累世的善业所致。但是,你真正相信吗?如果你相信,你依此而行吗?对于「你就是佛」的理解,你是否具有经验上的信心,而不只是智识上的信心?

  我们所要的,并不是读到「众生皆佛」这个句子之后,就把书本阖起来,放回书架上了事。追随法道真正的意思,是要行止如佛、思虑如佛、安住如佛、示现如佛、如佛一般传送简讯,如佛一般倾听友人唠叨,如佛一般在杂货店排队付钱,如佛一般穿着礼服参加白金汉宫的晚宴。即使面对的是唐纳.川普(Donald Trump) 或者波布(Pol Pot),也能持守「众生皆佛」的觉知;即使身处曼谷的拍蓬街或拉斯韦加斯,也能持守「处处皆为佛土」的觉知;培养这种纪律的技巧,就是我们所说的金刚乘,也就是果乘。

  在果乘,因为一切现象都同样的清净而圆满,因此上师与弟子之间没有没有区别──他们都是佛。一位持断见的牛津学者,一位持常见的梵蒂冈教士,一位喜马拉雅山上的瑜伽士,同样都是佛,他们之间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同。即使如理查德.宫布礼奇(Richard Gombrich)或史蒂芬.巴切乐(Stephen Batchelor)者,只要弟子具足恰当的根器,说不定从他们身上也能萃取出加持来,但是其中的因缘必须完美,效果才会呈现。如果某个街上的老张遇见了诺姆.杭斯基(Noam Chomsky) 这种无政府主义者,但是因缘不恰当的的话,那么杭斯基要引领老张证悟的机会就微乎极微。到头来,他还是找一个具有上师装备的人比较安全。对老张来说,一个在纳玛尔达河畔,坐在老虎皮上、乱发披肩的瑜伽士,或者至少一位容貌祥和、端坐于榕树下的比丘,都会比一位犬儒学者或语言专家来得有机会让他点燃某种启发的火花。

  老张的业力会决定他的法道,这超越了单纯的选择。有些人比较倾向下功夫寻求心灵启发的火花,而有些人则比较倾向藉由阅读诺姆.杭斯基之类的著作,来追求知识分子自渎的满足感。这些不同的倾向以及缘分,都受因、缘、果的影响,它是一种特殊型态的业力,藏语称为tendrel,我们在书中稍后会讨论到。

  在大乘与声闻乘的因道中,并没有提到上师与弟子的合一不二;但在金刚乘中,所有的修持就是要证得上师与弟子合一不二。「合一不二」并非指一起旅行、一起睡觉,或一起淋浴;而是像瓶子破了,瓶内的空间与瓶外的空间因而合而为一。在这种状况下,不再有一个你需要在全世界各处追逐的上师,也不再有一个思念上师的「你」。如果你觉得这种概念很难下咽,很可能是因为你太珍惜渴望上师的那种情绪。你可能认为如果不思念上师就是冒渎不敬,因此你紧抓着这种「分别」不放。若是如此,也许因道会比较适合你。

  在因道中,上师恰似一个模范、一个理想;他是你礼敬与尊崇的对象,也是你供养与追随的对象。做为大乘佛教徒,无论你如何崇拜上师,你绝对不会发愿在此生证得上师的境界。可能你会想要取得上师资格的认证状,藉此来向他人炫耀,但不会有证得上师证悟境界的真正愿心。禅宗佛教徒绝对不会宣称他的上师就是「佛」,或就是「法」。对他们而言,老师是他们尊敬的教师、授戒者、引导者。禅宗没有任何法门能够教导行者发愿与导师合一不二,这不在他们的菜单上。

  在密乘中,上师可以是模范、偶像、授戒者,甚至老板,而且还不仅止于此。在密乘中,行者发愿自己成就上师的境界,而那个境界与证悟的意义相同。上师就是道、上师就是法、上师就是佛、上师就是本尊。事实上,密乘在究竟上,上师就是一切:从富士山颠一直到你脚底的尘土。清凉的微风、夏日的蝉鸣、一曲交响乐、日、月、星辰、宇宙;一切都是上师。说得更准确一点,在心意范畴内,可触及、可照见、可想象的一切,皆为上师。而照亮这一切的,也就是「心」本身,就是内在上师。

  窍诀教授

  你是否买过一个例如电饭锅的新器材,说明书中巨细弥遗地叙述了关于这个电饭锅的一切,但是你想知道的那项功能,却在花了几小时翻遍了它之后,才在第三百页出现?谁能有时间与胃口去阅读它?一个更容易、更省事的方法,是去找个熟悉电饭锅的人,不花几分钟他就能将主要的功能示范给你。而且,电饭锅说明书的对象是广泛的大众,因此它也只有一般性的功用,并不能照顾到各种不同的饭食者—比如有十五支手指的人、有三只眼的人,或烹饪大厨等。

  相同地,对学佛弟子及修行者而言,如果有时间,阅读佛教经典、论释及密续等会有一般性的帮助。但是每个人的需求不同,因此他们可能会花费很多的功夫才能找到所需要的开示。或者,他们可以找到熟悉佛法的人,一位真正具有传承的上师,他以个人化的窍诀教授,教导他们真正需要知道的东西。这种窍诀教授由莲师、那洛巴、阿底峡、毘鲁巴等大成就者无间断地一脉相传,直至现今的上师。

  善巧的上师使用窍诀教授时,会选择适合特定文化或习气的方法,并且将教法加以创新或微调,以适应各个弟子特定的需要。密乘上师与弟子善于运用这种教授方式,因为他们深知一生中时间有限,虽然了解研读广大佛法的利益,但是对法道具有绝对的信心与信任之后,他们宁可不再到处追逐,而将时间投注于针对修持的珍贵窍诀教授上。

  能够将研读理论与接受窍诀教授这两者加以平衡是最好的,这与学习开车相同。每部车都有车主手册,每个新车车主都会花上个把钟头去理解车子怎么使用,仪表板上的每个东西是什么,如何设定定速驾驶等。这本手册可以告诉你有关这辆车子的各种功能,但它不会告诉你如何开这辆车。要知道如何开车,你需要有一位驾驶教练才能教导你。

  老练的驾驶教练能够调整标准的教法来适合不同的学生。也许有一名学生因为不急着考驾照,所以他一周上一堂课就满足了;而另一名学生可能想要迅速学会,所以排了整周的密集课程。两个人都学会了相同的技巧,而且都考取了驾照,但方法稍有不同。或者,可能教练在早上八点的那个学生老是打哈欠,课程一开始老是犯错,但到结尾时却又都开得很好。几堂课之后,教练可能会建议学生在七点四十五分上课之前喝杯咖啡。这就不是学生在车主手册所能找到的信息。而对另一些开始上课就紧张焦躁的学生,咖啡可能是最不应该喝的东西──反而,浅酌一口玛格丽特鸡尾酒可能更能达标。

  在这个例子中,车主手册就像是密续教法及其理论,驾驶教练就是上师,而上课前喝咖啡就是窍诀教授。窍诀教授是对弟子独特的教授,因此变化多、花样多、非正统,而且经常不完全合乎逻辑。它们相当具有弹性,而且有时候极为戏剧化、异常夸张。

  在披头四绑着马尾辫子,年轻人流行穿着喇叭裤、吸食大麻、使用植物性香皂、留长手指甲的时代,空气中存在着一股叛逆的自由气息以及反抗既存系统的倾向。在那同时也存在着一种心灵探索的倾向。此时,出现了秋阳.创巴仁波切(Chögyam Trungpa Rinpoche)。他要求所有反越战的弟子穿着卡其制服、打领带、穿西装还配胸针。他甚至要求弟子,像当年英国军队占领美国土地时踢正步。他把日本文化中的优雅与单纯,结合英国的殖民风格,强行加诸于他那些前往乌石塔克(Woodstock)的嬉皮弟子身上。乍听之下,这都相当疯狂,但创巴仁波切极其善巧,每个要求都是他的窍诀教授。因为这些窍诀教授都立基于无染的见地,而且以智慧、善巧与悲心来设计,因此非常成功。而且在他与弟子之间,充满了真诚的福德、虔敬心与慈悲心。有谁会想到,在全世界的人类中,接纳了他的教导的,竟然是这些反制度的叛逆者。

  ,情况已经不同。如果由不同的上师、在不同的时代、处于不同的环境、缺乏坚实的见地做基础,又没有真诚的心愿要解脱他人,却仿效穿西装、踏正步、带胸针等完全同样的技巧来教导的话,就会显得相当荒唐,像是儿戏。自从秋阳.创巴仁波切之后,已经有许多模仿他的行止者出现过;但是事实一再证明,要示现「疯狂智慧」者,本身必须完全清明。狮子跳跃之处,狐狸最好远离—否则,狐狸只会摔断肋骨而已。

  如果一位禅宗老师在正确的时候询问正确的弟子:「单掌拍手的声音是什么?」那么这个似乎荒谬的问题,可能是一个深奥而珍贵的窍诀教授。同样的,像是「前行」(金刚乘传统的先修功课)、自观为本尊、控制呼吸、繁复无尽的建构曼达、焚烧食物、穿戴护身符、以情绪(烦恼)为道、不视情绪为敌……等法门,所有这些都可以是深奥而具窍诀性的。念诵金刚乘咒语与单掌拍手的声音两者一样地荒谬,对着鼻下人中专注呼吸也同样没道理,但是咒语可以像强大的胡桃钳子一般,摧毁你世俗念头的硬壳。

  虽然这些教授都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学习如何去了解佛法的理论。回到学开车的例子,人们经常说:「小心开车。」这个建议很好,也是所有开车的人想要的,但是如何才能小心开车,却没有清楚的说明。事实上,「小心开车」是一个理论宣言,可以有各种诠释。各个不同的驾驶由于不同的理由,应该有不同的小心方式。

  在「前行」中,有积聚十万遍大礼拜的修持。很多人完成它而获益良多,有些人却不需要做这项修持。举例说,密勒日巴(Milarepa)大概就没做过十万遍大礼拜。相反的,他的上师玛尔巴(Marpa)连一句佛法都不教他,要他先把石塔建完再说。当石塔终于建完后,玛尔巴又叫密勒日巴将它拆掉,从头再建一次,而且如此反复了好几次。密勒日巴所忍受的这些无理的对待、不合常轨的建造方式、强迫的苦行,以及语言、身体与情绪上的虐待,都是玛尔巴特别针对这位弟子的方法。玛尔巴严厉的命令与密勒日巴绝对的服从,感动并启发了无数的后人。这个故事本身就是有关「不问问题」的窍诀教授,但是这并不代表尚未成熟、尚未证得成就的导师,就应该开始命令学生到处造塔。

  一位得道的上师要弟子完全切断染污,可能会叫他在摩根史丹利鸿图大展的香港弟子,放弃这份别人梦想的工作,而到印度果阿邦(Goa)去,在街上贩卖手绘明信片维生。或许,他也会为了让弟子能在此生证得实相,而叫一个住在澳洲拜伦湾,生性怠惰又具有左派理想主义倾向的嬉皮学生,前往纽约苏富比拍卖公司去规规矩矩地上班。无论是做大礼拜,放弃舒适的生活,或是做违反常理的事,目的都完全相同:要将「幻相」这个设计完美的机器加以解构。

  所有这些方法都可以达到目的。我们不需要坚持所有想要推倒二元之墙的金刚乘弟子,都必须依照西藏传统,做足十万遍大礼拜才行。那就好比认为所有的驾驶都应该在上车前喝杯咖啡一般。然而,如果不做大礼拜的理由是因为你认为那是设计给西藏人的,或者你认为趴下来又起身十万遍会把你累垮,那么你只是在欺骗自己而已。若是如此,你就不应该做十万遍大礼拜,而应该做二十万遍大礼拜!在修行上,绝对不要总是选择容易走的路;对你心中的欲望,要以残忍与无情对待之。

  上师

  在古代的印度,人们带着真诚的礼敬心来使用「上师」一词。如果上师不是救世主,那么他至少是可以信任、能够仰赖的人。心灵上师让人联想到智慧与蔽护,他们引导你在真理的道路上前行。如今,「上师」一词却常与权力、性爱、金钱、虚伪,以及在西藏特别多的:法座、锦袍、侍从、金顶寺庙等有关。「上师」一词已经被缩减为描述一个人,而非法道,也非技术了。

  如同前面所说的,我们在理解事物上,语言与定义具有重大的影响。因此,讨论「上师」(guru)的各种意涵是很重要的。在梵文中,guru这个字的涵义很广;出租车司机互称guru,学生称呼老师guru,但是密乘佛教所用的guru,其含意不只是「朋友」或「老师」而已。同时,guru也不同于「教士」或「活佛」。

  中国人还有一种称呼叫「法王」,但这种称谓与佛教无关,它只是文化的产物。这种称谓的流行,造成西藏人疯狂地追逐这个头衔。试想,如果梵蒂冈有高达一百位的教宗,有些还十岁不到,连自己的鼻涕都不会擤,那种光景,就是目前西藏人追逐头衔所得到的结果。

  即使藏文「祖古」(tulku),意即「显现」;以及「扬希」(yangsi),意即「再现」或「转世」,它们与「上师」的意义也不相同。只因为某人是教士、是「活佛」、是祖古,或是扬希,并不意味着他就是大家所应追随的现成上师。

  ‧本书的结构

  这本书由三个主要的部分构成,另加一个章节给那些胆子够大,认为自己也许可以是上师之材的人。我在书中藉由提出问题,希望能帮助大家训练锐利的分辨能力,我也提供了一些工具来分析上师、追随上师,进而能将「上师」这个现象转化为修心的技巧。阅读此书,也许能帮助你对进入「上师—弟子」这种关系的冒险及其意涵,以及拥有这种关系可能带来的利益有更充分的了解。

  选择上师、追随上师,以及修持自心

  当然,你不能期待当你读完此书,就能学到寻找上师以及评估金刚上师的确切步骤与准则。到头来只有你能做决定,而且这个决定的基础,可能完全超越单纯的逻辑与理性。你最后选择某人的原因,可能只是因为他不吃大蒜或不咬口香糖而已。

  为什么我们要去找有这么多问题及不确定性的人类上师呢?为何不买个DVD播放器,反复听闻预先录制的法教就好?或者加入网上课程?或者读几本书?如果你的目的是要搜集学术知识的话,这些方法确实都很好,但是你必须知道,这么一来,你就不是走在心灵之道上。即使只是学习内观禅定,在荧光幕上看着一个陌生人告诉你:「吸气…呼气…坐直…」,你只能学到很有限的程度。如果你想要从根拔除迷惑染污,那么影视教学大概不足以胜任。在你浏览色情杂志或赌博时可以关掉或反转的任何指导,都无法达成目的。一个心灵教练必须在不可预期的时间与地点,让事情脱离常轨,让你既成的模式完全颠覆。

  若有人说:「我不须要外在上师,就像佛陀说的:我就是自己的主宰。」那么他就是过于简化了佛陀的话语。如果你仔细检视,所有说过「我是自己的主宰」的大修行者都有过上师。释迦摩尼佛有燃灯佛做为上师,莲师也有八位持明上师,他们从未否认过。

  如果有人坚持他们就是自己的上师,我们可以试着再去多加观察;也许他们真是如此,但这种机会相当渺茫。有一些方法可以用来检视这种说法。举例说,已经能够自我主宰的人,他们不会排斥对其他上师的礼敬。事实上,他们会像真正的战士一般,对其他上师更加礼敬,因为他们具有充分的自信心。反而,宣称自己就是自己上师的人,很可能是深沉的不安全感之体现。

  许多人怀疑「上师」,其原因可以理解。有些欠缺福德的怀疑论者,无法理解上师的道理;也有一些人,即使对最纯正的上师也具有强大的反感。

  并不是追随佛法之道的每个人都需要有密乘上师,这是有选择的。如果你不追随密乘之道,就不需要密乘上师。如果你成长于强烈道德感与清教徒式的环境,因而对心灵导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有先入为主的观念的话,也许就不见得能接受金刚乘的法道。但是,如果你决定要寻找密乘上师,就必须了解他可能会带来的结果。

  切记:婚姻可以安排,但爱情无法安排。好丈夫的料子,不一定就是好情人的料子。上师必须像丈夫又像情人。但是,为了要指出你的真实本性--也就是佛──上师会比较像情人。由于明显的原因,寻道者通常会在头衔与名号之中寻找上师,而不会到El Haram、纽约苏活区或某个加油站里去寻觅上师。上师的任务是要把遮蔽你真实本性的面纱移除,而具有这种能力的人,可能就隐藏在我们眼前的任何地方,而不一定只在寺院或崇高的法座上而已。

  在现代社会中,尤其在西方,服从一位上师的这种概念会令人感到不安。有些人会毫不迟疑而骄傲地带着科学家或经济学者去参加社交宴会,所有人也会欢迎并尊重他们。然而,这些人比较不会介绍自己的心灵上师给同一群朋友,即使如此,他们也不会期待大家都能轻松地接受。除非谈的是瑜伽老师或功夫师父,否则现代人不会因为自己有个上师而引以为傲,朋友们可能还会以此而开他们玩笑。与科学家或经济学者作伴,比较没有负担。

  在科学家/经济学者与瑜伽士/心灵导师之间,如果可以计算谁对环境的破坏较大,那将会很有趣。自命为上师的人纵然危险,但是科学家或经济学者对这个地球以及人类所造成的长期伤害更为严重。但是,我们还是会持续地珍视他们、尊敬他们,颁奖给他们,跟他们做朋友,并且还要他们参与影响整个世界的决策。

  选择上师,并且决定追随他直到证悟,与坠入情网而结为夫妻一样,过程会充满不安、刺激、酬赏又具毁灭性。你知道那是一个冒险,但也因此能让你破茧而出。这是你的旅程,你选择了密乘法道,所以破茧才会发生。将你的生命放在上师手中,比在媒妁婚礼中等待掀开面纱还要可怕。我们的骄慢与我执,将从此坐立不安,完全不知道下一分钟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一旦选定了上师,你可能需要一些如何信守这种关系的指南。这就像婚礼之后的下一步。因为,理想上,在你的余生,你将与这个人持续相见;你有一辈子的机会来对这个人的行止感到诧异,也有许多机会暴露出自己一直隐藏的事物。因此,我们来讨论如何追随上师。

  一般人在决定步上密乘法道时,常常会对究竟的目标失焦。他们常纠缠在到底要不要有个上师?如果有的话,上师来自哪个传承?或者他们关心自己的上师够不够多。拥有上师不是究竟的目标;究竟的目标是要证得正觉。要达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调服自心。

  在佛教的各种训练与纪律中,修心被公认是最主要的修持。为了修心,很多方法因而产生,比如:修持出离心,帮助你培养对世俗事物的厌离,并增长对心灵生活的珍惜;另外,修「止」帮助你安住而不放逸,或者至少让你发现自己一直都是多么的散乱,藉此修持让你的心变得柔顺;还有例如「内观」这种更高深的修持,让你看见身体、感受、想法、价值的真实本性。这一切佛教的精要修持,都总集在上师之道中。因此,我们修持上师虔敬的法道,应该将它视为一种深奥的修心法门,而不是以负面的含义,视其为降服、跟从,甚至奉承阿谀。

  逐渐熟悉上师的整个过程,就是法道的一大部分。一个人从渴求找到上师,到寻找上师时的挣扎,一直到将自己的一生放在某人手中的脆弱感,每个阶段事实上都与出离心、专注力等修持相互呼应。这就是无法想象、不可思议、卓越美妙的密乘法门。

  ◎史黛西(Stacy)以及上师的加持

  很久以前,有一次我到澳洲,住在我的学生史黛西家中。她生命中想要的,几乎圆满无缺:有个房子、有辆车子,还有身为银行经理的理想职业。但她真正渴望的,是一段浪漫的爱情。她是相当虔诚又老道的学佛弟子,知道向上师请求世俗的事物太过卑微,但在这件事情上,她不说又不行,于是就对我倾吐了困境,并且请我帮她卜个卦,也帮她祈祷。因此,我就说,我会帮她念念祈请文。但是……我并没有这样做。诸位:我不是故意的,由于行程太紧凑了,所以我就忘了。

  那一周稍晚,有个名叫尼克(Nick)的荷兰籍卢安达裔性感壮汉,前来听我开示,结果他们两人就在一起了。史黛西的生命突然灿烂而刺激起来。有一天早晨她来见我,头发蓬松但面色红润,热切地感谢我的帮助。我跟她说:「这事与我完全无关。」可是她听不进去。我又如何能辩驳?她真的相信是我把尼克送到她面前。这是「上师的加持」,她说。

  史黛西在感谢我的时候,我要辩驳是有理由的。当我第一眼看到这个人,就嗅到麻烦。但是因为她太神魂颠倒了,所以完全视而不见。果不其然,我一离开澳洲不久,他们俩就散了。史黛西写了信给我,忏悔所有她过去累积的恶行。她很确定失去情人的原因是由于她的恶业,或者是我给她的惩罚。我说我不同意她的看法,可是她不听。我想说,如果有任何关连的话,那么,从心灵的角度而言,是她的善业导致了尼克离开她。即使从世俗的角度看,她只需要看看每次在餐厅付账时,他掏出钱包所花的时间有多长就够了。他每次都等到史黛西拿出了钱包,才好不容易拿出他的。而且,如果他不小心先拿出来了,通常也只是荷兰式的(go Dutch),各付各的帐!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 book_ssyhj.jpg (24.03 KB, 170x222 - 已被阅读 69 次.)
« 最后编辑时间: 六月 02, 2017, 04:23:53 下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63 于: 六月 06, 2017, 08:42:50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上師也喝酒? 
The Guru Drinks Bourbon?

--------------------------------------------------------------------------------
 
分類: 心靈宗教 > 宗教命理 
書號: BA1037 
作者: 宗薩蔣揚欽哲諾布/著, Amira Ben-Yehuda/編 
原文作者: Dzongsar Jamyang Khyentse Norbu 
譯者: 姚仁喜 
出版社: 橡實 
書系: 觀自在 
出版日期: 2016-12-15 
語言:繁體中文       ISBN: 9789865623685 
規格: 17 cm * 22 cm / 平裝 / 彩色 
頁數: 344 頁
定價: 450 元 
關鍵字: 藏傳佛教 上師 金剛乘 
哪裡買: 博客來   誠品   金石堂   
 
 
獎項:       
 
 
 
 
內容簡介
名人推薦
作者簡介
目錄

媒體報導
內文試閱
線上影音
相關書目 
內容簡介 
 
 
 
 
    選擇上師,並且決定追隨他直到證悟,與墜入情網而結為夫妻一樣,過程會充滿不安、刺激、酬賞又具毀滅性。你知道那是一個冒險,但也因此能讓你破繭而出。這是你的旅程,你選擇了密乘法道,所以破繭才會發生。……我們的驕慢與我執,將從此坐立不安,完全不知道下一分鐘有什麼事情會發生。

  弟子對導師的虔敬心,是金剛乘法道的生命。

  由於上師會以各種方法讓我們覺醒,因此,這種關係可能會要我們拋棄自己最深的信仰與期待。

  對於這種強大的關係,宗薩蔣揚欽哲諾布闡述了某些最被誤解的面向,並且提供給讀者實用的建議,讓我們能充分利用這個珍貴的轉化機會。

  他以鮮活的故事與經典的例證,告訴我們如何清醒地邁向這個法道,並且在一頭栽入之前,如何利用銳利的獨立思考能力,來分析上師。

  ◎上師的特質

  上師重要的特質之一,在於能否善巧地根據你的能力與程度來指引你。如果你尚未準備好,密乘之道就不應該將直接你全速地送往摧毀我執的道路上去。事實上,如果不依照弟子的根器而量身定制教法的話,密乘上師就是破毀了密乘戒,這被視為是上師嚴重的錯誤。

  ◎上師與修持

  在佛教的各種訓練與紀律中,修心被公認是最主要的修持。為了修心,很多方法因而產生。這一切佛教的精要修持,都總集在上師之道中。因此,我們修持上師虔敬的法道,應該將它視為一種深奧的修心法門,而不是以負面的含義,視其為降服、跟從,甚至奉承阿諛。

  逐漸熟悉上師的整個過程,就是法道的一大部分。一個人從渴求找到上師,到尋找上師時的掙扎,一直到將自己的一生放在某人手中的脆弱感,每個階段事實上都與出離心、專注力等修持相互呼應。這就是無法想像、不可思議、卓越美妙的密乘法門。

  在大乘與聲聞乘的因道中,並沒有提到上師與弟子的合一不二;但在金剛乘中,所有的修持就是要證得上師與弟子合一不二。「合一不二」並非指一起旅行、一起睡覺,或一起淋浴;而是像瓶子破了,瓶內的空間與瓶外的空間因而合而為一。在這種 顩r下,不再有一個你需要在全世界各處追逐的上師,也不再有一個思念上師的「你」。

本書特色

  本書的架構,主要根據吉美.林巴(Jigme Lingpa)的教誨而來的。但所寫的內容都來自於宗薩蔣揚欽哲諾布與他的上師,以及所謂的「弟子」──事實上是一些由於業債而被我縛住的人──相處的經驗而已。

  這本書是寫給對金剛乘有自然傾向的人,給那些沒有時間閱讀指南書籍、不相信地圖,同時有足夠的膽量去依賴另一個人的人。它是給那些不尋求保護網,寧可讓別人從他們腳下拖走地毯,而不要安全感或方向感的人。這本書也是給那些最初非常熱中於修持密乘佛教,但到後來才驚覺:若要步上金剛乘法道,他們就必須依賴上師做為嚮導的那些人。
 
 
 
 
作者簡介 
 
 
 
 
  作者(編者)簡介

宗薩蔣揚欽哲諾布
Dzongsar Jamyang Khyentse Norbu

  宗薩蔣揚欽哲諾布,1961年出生於不丹,被認證為蔣揚.欽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的轉世,自幼追隨許多偉大的上師習法,特別親近的是頂果.欽哲仁波切(Dilgo Khyentse Rinpoche)。

  宗薩蔣揚欽哲諾布在全世界從事弘法利生的事業,包括成立佛學中心、資助修行者及出版經典書籍等。仁波切承繼了傳承上之宗薩佛學院及其閉關中心的弘法職責,於印度與不丹創立佛學院,並在澳洲、北美與遠東地區成立許多佛學中心。他所創立的「欽哲基金會」(Khyentse Foundation)更於十五年來以各種創意的方式,在全世界各地致力於護持佛法的工作。

  他的作品被翻譯成中文的有《近乎佛教徒》及其簡體字版《正見》,《朝聖》、《佛教的見地與修道》、《人間是劇場》與《不是為了快樂》等,影響深遠。

  仁波切也是聞名影壇的獲獎導演,親自撰寫並執導過四部膾炙人口的電影:《高山上的世界 》、《旅行者與魔術師》、《舞孃禁戀》,以及最近完成的第四部電影《嘿瑪嘿瑪 Hema Hema》,該片並榮獲多倫多影展,以及盧加諾、釜山、倫敦及台北金馬獎等國際影展邀請放映。

譯者簡介

姚仁喜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之弟子,曾譯仁波切著作《近乎佛教徒》(其簡體字版《正見》)、《朝聖》、《不是為了快樂》,以及巴楚仁波切著作《普賢上師言教》。
 
  加州柏克萊大學建築碩士,姚仁喜│大元建築工場創始人。2014年獲得美國建築師協會(AIA)「榮譽院士」之殊榮,以及國家文藝獎、傑出建築師、加州柏克萊大學環境設計學院傑出校友等多種獎項。
 
 
 
 
目錄 
 
 
 
 
  前言
1.以上師為法道的基礎
2.精明地分析上師
3.精明地追隨上師
4.精明地調服自心
5.對於想要成為上師者的忠告
結語
致謝詞
圖片出處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已记录
上师遍知
正式会员
**
帖子: 807


« 回复 #164 于: 六月 07, 2017, 04:59:19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献给所有的江湖骗子——没有你们,心灵之道将无聊至极。

对上师的虔诚心,是殊胜金刚乘——也就是佛教密续——的头颅、心脏、血液、脊骨与呼吸。金刚乘绝非是在乡间安然的漫步;事实上,安全可能是我们最不关心的事情。金刚乘对于我执以及情绪的处理方式是极度危险的,有时甚至不择手段。因此,在所有的佛教法道中,密乘之道极具冒险性。如果这不是冒险,那么就没有什么可以称作冒险的了。由于你正在阅读本书,因此我假设你不是个怯懦的人,你已经选择前来冒险。


《上师也喝酒?》


《上师也喝酒?》连载(八)检视自己,你现在属于哪种虔敬心?

献给所有的江湖骗子——没有你们,心灵之道将无聊至极。


虔敬心有三类:理性虔敬心、非理性虔敬心,以及超越理性与非理性的虔敬心。
1以上师为法道的基础(续)
对上师的虔敬心
常有人说,密乘是给上等根器弟子的。这并不表示你需要有较高的智商才能修持密乘。你拥有多少学位,是否有能力算出星辰的数量或破解魔术方块,都与上等根器无关。在密乘中,最上等的根器是虔敬心。闻、思、修、研习、分析等,是寻道者的一般方法,但是最终,只有在自心离于参考点、文化执着与价值观,并且离于逻辑、辩证、条理、推测,理性与假设等包袱时,对空性的真实了悟才能生起。这就叫做虔敬心。在所有可能的种种上等根器中,虔敬心最为上乘。月称菩萨在《入中论》第六章第四偈颂,以此描述听闻龙树菩萨教法者所应具足的特质:
若异生位闻空性,内心数数发欢喜;
由喜引生泪流注,周身毛孔自动竖。
上等的方法:实际的与更实际的
金刚乘提供了两种积聚福德的殊胜法门:培养对众生的悲心,以及生起对上师的虔敬心。我们当然可以藉由礼敬佛陀来积聚福德,但是对于初学者,这个概念可能太过抽象;我们没见过佛陀,也不认为任何人亲见过佛陀,他纯粹是我们的想像。反过来说,你亲眼见过你所遇见的上师,也能跟他沟通。你可以将他想成佛陀——不是释迦牟尼佛, 而是你的「佛」——如果你的福德只能承受这么多的话。逐渐地,随着你的能力更为有效,上师的投射也就更加殊胜。因此,上师是积聚福德的最佳途径。经由上师,你可以有个人的接触、个人的关系,你可以与他互动。在密乘中一而再地强调:即使礼敬上师的一个毛孔,也比供养成千上万诸佛的福德还大。
对我们很多人而言,对一切众生生起悲心相当抽象,对上师生起虔敬心则比较实际可行。 即使我们对「一切众生」能生起某种模糊的概念,但我们的悲心可能只延续一两天。对一切众生随时生起悲心非常困难,但是对自己选择的上师生起虔敬心就比较有可能。我们对众生的悲心常常被偏见与投射所遮蔽,反而,对上师的虔敬心经常始于敬仰、敬畏、尊从或启发,虽然可能时有时无,但它非常个人化,而且不抽象。
上师不勾求虔敬心
大部分的金刚乘弟子都自认为他们对上师有无尽的虔敬心 ,但是,实际上他们的感觉比较像是仰慕,这与他们对具有相同道德标准的政治人物的仰慕是相同的。这不只不是虔敬心,事实上还相当危险。如果那位政治人物忽视了你,或甚至做了不道德的事,即使只有一次,下次你一有机会可能就不再投票给他。相同的,如果上师在某个时候不再慰藉你,你也会想更换上师。这种变幻无常的状态,促使政治人物不停地在竞选道上奔波,迫切的想要证明他们的价值,到处发放空头诺言,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特别。然而,任何一位上师都不应该为了想要勾出弟子的虔敬心,而像竞选般地四处奔走。
在上师——弟子关系初始时,某种敬仰心自然会出现,但是要如何超越喜欢上师的感觉,而生起真正的虔敬心?你可以从检视自己的发心开始。先不谈令一切众生证悟吧,你追随上师的原因,至少是为了寻求自己的证悟。 但是许多人接近上师,他们的发心并非这么的直接了当。
我们都知道发心单纯的那种感觉。想一想上回你肚子饿了,决定去餐馆吃饭。你大概一下子就想好餐厅,想法子去到那里,看一下菜单点菜,然后吃掉。但是有太多的弟子,他们的发心基于相当复杂的议题,而非直接针对证悟。举例说,有些人发心的一大部分,是渴望获得上师无止境的关注;但这只会带来痛苦。拥有500个弟子的可怜上师,总会 要关注一下其他的学生,而无可避免的,那些他当时不关注的弟子就会觉得受到欺骗、抛弃,而且非常地不快乐。
虔敬心与业力
对上师具有虔敬心,就是信任因、缘、果的定律,换句话说也就是业力。当我们对业力的了解愈深入,我们的虔敬心也会因而增长。如果对业力欠缺理解,就会误以为业力与虔敬心背道而驰;或者会产生失败主义的症状,误以为痛苦无法改变,一切都已注定,因此上师虔敬心没有意义。
然而,业的原则绝不期瞒。如果正确的因、缘、果都具足,事情是可以改变的,就像生蛋可以被煮成熟蛋一样:当清水、热源、正确的烹煮时间都具足时,我们不会怀疑蛋不会被煮熟。对于这个过程、这种科学,我们并非盲目的信任,而是很自然地就相信这种经验。相似的,我们对上师能够带领我们直至证悟的信心也不是伪装的。虔敬心并不是将生蛋放在盘中,然后假装它是熟的。若是如此,那就是「笨蛋的虔敬心」。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知道什么,无论你是客观地、批判的、科学的、人性的或宗教性的人,我们都相信某些事情。所有的人,即使最具批判性、最不轻信任何事情的人,也都相信他们自己的理性与逻辑的「神」,相信个人对真理的判断。除此之外,人还有什么?但无论是信仰、信任或虔敬心,不管你怎么称呼它,其中大部分都只是愚痴无明。
超越理性与非理性的虔敬心
虔敬心有三类:理性虔敬心、非理性虔敬心,以及超越理性与非理性的虔敬心。撒拉哈是龙树菩萨的上师,他把虔敬心定义为对因、缘、果的信任,换句话说,也就是信任业力的本质、游戏与展现。这是理性的虔敬心。反之,非理性的虔敬心就缺乏逻辑的基础,像是相信有个真实存在而万能的神,或相信月亮会跟你说话,或不相信你没听过、没见过的东西存在,或因为曾在你心中出现或无法证明,就不相信事物存在等。
当然,我们必须避免非理性的虔敬心,这不用多费口舌。但在密乘中,终究我们连理性的虔敬心都必须超越,因为理性的基础狭隘而主观,并且总是立基于某种假设之上。超越理性与非理性的虔敬心是难以想像的,特别是在理性为人们所珍视、歌颂与鼓动的今天。但是在金刚乘中,只要我们的虔敬心还局限于有限的逻辑与理性,我们就永远有所偏好,也就会利用理性来让自己脱离虔敬心。

喇嘛钦,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南无阿弥陀佛!
已记录
页:  1 ... 9 10 [11] 12
  打印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