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 27 28 [29] 30 31 32
  打印  
作者 主题: 旅途的脚印 (堪布日记)---- 每日一读  (阅读 144028 次)
0 会员 以及 1 访客 正在阅读本主题.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280 于: 一月 22, 2008, 10:59:09 上午 »

                                                                       日 程

我是一个很贪婪的人,贪婪的主要对境就是书和传法,我的绝大多数光阴也都耗费于此。

每天早上四点,我就不得不从舒服的床上起来,例行的供养、念诵之后,就要为当天所讲的《大圆满心性休息大疏》、《窍诀宝藏论》,以及上师讲解《贤愚经》的同步翻译作准备。五点多稍作洗漱,喝一点糌粑汤,就振作起即将衰竭的精神,拖着不听话的身体,步履缓慢地离开家,前往讲课的小屋。

六点到八点上课,八点到八点半是规定的接待时间。每天,排着长长队伍的人们仿佛有倾诉不完的喜怒哀乐。我这颗易动的心,也随着谈话内容的起伏,时而上升,时而下降。为了尽力满足每个人的要求,接待的时间总是会超过预定的半小时。之后,是半小时的治疗时间,我这不争气的背总是占用我宝贵的光阴。当我正想看一点书,《贤愚经》的翻译已经在等候着我了。直到十一点半,我才能回家喘口气。

往肚里胡乱塞点东西,我就开始了每天的翻译与写作工作。目前翻译的法本有《扎嘎山法》、《莲师刹土游记》、《大圆满心性休息大疏》密宗部分,写作的部分包括《破除邪说论》以及每天的日记,常常因为懒惰,我于第二天才将前一天的日记补上。每当我在院子里休息的时间超过十分钟,我都会后悔半天,谴责自己浪费了太多时光。为了避免别人不必要的造访,我紧紧地关上了院门,并拔掉电话线。直至晚上十点半,在完成了必须的念颂之后,我才能够钻进被窝,开始享受遨游梦境的闲适轻松。

别人送给我的很多精美食品,我也常常无暇顾及,有布施与人的心,却没有布施的时间,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它们过期变质。

也许有人认为我这样显得过分执着,但一想到如果有一天自己离开人世,留下来的法本或许还能继续利益众生,我翻译和写作的脚步就怎么也不能停息。

  
   壬午年七月二十八日 
  2002年9月5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281 于: 一月 23, 2008, 08:53:42 上午 »

                                                                          燃 指

有一位尼姑,来学院已经一年多时间,十分本分老实。今天,见她少了一根手指,问她缘故,方知是燃指供佛的结果。

她告诉我:“我的家乡在海边,受父辈的影响,我常常与人一起捕鱼捞虾。海中有的鱼类几乎与人一般大小,我也毫不忌讳。不论大鱼小虾,从不软手,因而造作了很多恶业。出家以后,想起往昔所造的种种恶业,心里十分后悔,不知如何偿还。

三年前,当我在《楞严经》中看到以自身供佛的功德后,仿佛在黑暗中找到了一线光明。我毫不迟疑地发愿:我要在三圣寺佛像前,以燃指供佛。

我先用线紧紧地缠住手指,让它血脉不通,血液自干,缠指的滋味苦不堪言,但为了能供佛,我咬紧牙关挺了过来。第四天,当我拆开捆线,用刀子切开手指时,疼痛的感觉已然消失,只看见里面黑糊糊的、已经凝固的血液。我在手指上涂上油,点燃了手指……,当燃到中途时,别人都因害怕而竭力劝阻,我不得已只好暂时停止。第二天,我才偷偷地烧完了整个手指。

寺院的方丈认为我精神有问题,想将我赶出寺院。我告诉方丈,不是我精神有问题,而是自己业障太重,不知如何忏悔清净,才燃指供佛,以除罪障,方丈才勉强同意我留下来。

后来我在其他寺院待了一段时间,最终来到了学院。”

听了她的讲述,令我想起近代诗僧八指头陀,在阿育王寺佛舍利前燃指供佛后,曾写的《自笑诗》:“割肉烧灯供佛劳,可知身是水中泡,只今十指唯余八,似学天龙吃两刀。”从字里行间,可见其视肉身为泡影的无畏气概。对此,我一直十分佩服。今天看见身边的道友能有此行为,怎能让我不赞叹、随喜?

有的人认为,密宗是不许损害五蕴的,燃指供佛不是自残身体吗?其实,在了知身体本来清净的前提下,为了忏悔业障而燃指供佛,与密宗的见解并不相违。不损害五蕴是指不能侮辱自身,燃指供佛是消除贪心的一种修行方式。某些经典中对损害身体予以遮止,是因为考虑到凡夫地众生在感受痛苦后,容易生起后悔之心,从而毁坏善根的缘故,其实二者并不矛盾。那些对身体的每一部分,包括头发、指甲都执着无比的人,难道就是守持密乘戒最好的弟子吗?非也!

  
   壬午年七月二十九日 
  2002年9月6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282 于: 一月 24, 2008, 02:03:08 上午 »

                                                                          嫉 妒

嫉妒是极其普遍而又杀伤力极大的一种心理活动。

女人嫉妒别人的美貌,男人嫉妒别人的才华,儿童嫉妒别人能拥有梦寐以求的玩具,饿鬼嫉妒他人手中的食物……,零零总总,无所不嫉。先哲们才会总结出“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等流传千古的言教。

萨士比亚笔下的奥赛罗,因为怀疑妻子的不忠,妒火中烧,杀了妻子与假想的情敌后,自己也同归于尽;“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周公瑾,因嫉妒诸葛亮的才华,在发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后,郁闷而死。他们的死引起后人诸多哀叹,但又有几人能拍着胸脯说奥赛罗与周瑜身上没有自己的影子?

修行人当中也是这样,当别人得到眷属弟子的拥戴;当别人得到上师的器重和青睐;当别人被人称赞持戒清净、智慧超群、证悟圆满时,总有一些人的心里会有一些无形的虫子在啃噬。甚至,这种情绪在一些嫉贤妒能的卑琐小人身上会衍生成憎恨,表现在行为上就是给对方以莫须有的人身攻击。最“好”的结果是两败俱伤。也许,劳神费力半天,不但不会给别人造成一丝伤害,自己却会被人们视为跳梁小丑。要知道,在嫉妒的战场上,只有失败,没有战利品可得。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抓住嫉妒紧紧不放呢?

嫉妒是可怕的恶魔,它能吞噬人的理智;嫉妒是燃烧的火焰,它能焚尽智慧的苗芽;嫉妒是凶猛的烈日,它能蒸发慈悲的甘泉。

趁它还没有彻底毁灭我们之前,赶快把这万恶的祸根赶出去!

  
    壬午年七月三十日  
  2002年9月7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283 于: 一月 25, 2008, 11:21:46 上午 »

                                                                          鸡 头

今天,一位来自天津塘沽的出家人告诉我:“我的家乡靠近海边,祖祖辈辈都是渔民。我不信佛教的时候,跟着家人造作了不少杀业。当地有一种陈年老规矩,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家家都会宰杀一只雄鸡,并用鸡头供奉天尊、海神、观音娘娘,祈祷他们保佑全家平安、财富圆满、身体健康。现在想起来,心里十分后悔。”

听了他的话,另一位居士也告诉我,在他的家乡,每当清明为祖先扫墓的时候,都会杀鸡、宰鸭,用生灵血肉供奉祖先,以示孝敬。如今,此等风俗比比皆是,在攀比心理的作祟下,此风越刮越烈,屠杀悲剧此起彼伏,大家早已司空见惯,不以为奇。这一切,都是妇孺皆知的事实,绝非危言耸听。

真是愚昧、无知之举!

藏地黑教兴盛的时期,也有以刚宰杀的鲜腥动物血肉,供养天尊的行为,因此残害了无数众生。现在的藏地,这种公开的荒唐行为已经被制止了,想不到在汉地佛教兴盛的地方,仍有这种恶习残存。

经书中一再提到以灯、香、花鬘、世间七宝或意幻供养佛陀的功德,从未提及以众生之血肉供养的内容,不知血肉供养的传承由何而来?莫非是魔的加持?

华智仁波切曾说:“菩萨视众生如子,岂能以子肉供母?”以众生之血肉供养佛菩萨,如同以儿子的血肉款待母亲,是对佛菩萨最大的不敬。发起殊胜的菩提心,尽力饶益众生、不伤害众生,就是对佛菩萨最大的供养。

《一切智光明仙人慈心因缘不食肉经》中也说:“宁当燃身破眼目,不忍行杀食众生。诸佛所说慈悲经,彼经中说行慈者。宁破骨髓出头脑,不忍噉肉食众生。如佛所说食肉者,此人行慈不满足。常受短命多病身,迷没生死不成佛。”视残害其他生命为孝敬,是实实在在的邪见。以此行为报答祖先,不但不能使祖先受益,反而增加其罪业,自己也必将承受杀生的果报。

如果想成为真正的孝子或佛教徒,一定要遵循因果的规律,千万不要反其道而行之!

  
     午年八月初一
  2002年9月8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284 于: 一月 26, 2008, 02:48:21 上午 »

                                                                           生 厌

上师今天讲《贤愚经》中的微妙比丘尼品。

因为前世贪恋、嫉妒、撒谎等罪业,微妙比丘尼在此生承受了丈夫被蛇杀死、病死、被砍头,儿子被大水冲走、被恶狼吞食、被杀死,父母等一家老小被大火烧死,自己被活埋、吞食自己儿子等一系列的厄运。最终因前世供养圣者的善业,在佛陀的教化下出家,并证得阿罗汉果。

公案讲完后,上师在课堂上殷切地告诉大家:通过公案,向我们揭示了世俗生活的种种危害。恋人间的卿卿我我,家庭中的鱼水之欢,如同山泽中燃烧的大火,具有吞噬一切的能力,我们一定要引以为戒啊!

人因为贪恋,便会患得患失,以致于生起瞋心,互相残杀,最终堕入三涂,永无出期。家庭生活比牢笼更能让人痛苦不堪。我们应看清世俗生活的真相,以此公案为借鉴,对世俗生起真实的厌离心。

我们很多人都有与微妙比丘尼相似的经历,都感受了世间生活的酸甜苦辣。“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我们今天有幸能闻听到正法,也应效法微妙比丘尼,将世间的悲苦化为修行的动力,这就是佛陀为我们讲述此公案的目的。

如果你没有看过或已经忘记了这段公案,就请翻开《贤愚经》吧,你一定会从中有所收获的。

  
    壬午年八月初三  
  2002年9月9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285 于: 一月 27, 2008, 12:01:06 下午 »

                                                                     卫 生

说起卫生,谁也不能作出一付超然的态度。

大至整个国家的环境卫生,小至家庭及个人卫生,都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爱护自己的生存空间,是每个人不可推却的责任。

现在一些大城市的人,整天忙于卫生、打扮,每天洗脸化装都会花费三四个小时,将大好的宝贵光阴白白浪费,实在是可惜。

而有的修行人又走到另一个极端。认为打扫卫生耽误时间,不洗衣服不洗碗,整日蓬头垢面,家里如同狗窝,佛堂满布灰尘,还自视境界很高。不但给自己的健康、寿命带来障碍,也让其他人生起邪见。

如果你是一名远离世间、独自修行的瑜伽士,你尽可以随心所欲。如果你尚未证悟等净无二的境界,抛不下与人相处的环境,尚在红尘中打滚,那还是有所顾忌好一点。

在小乘戒律以及密乘事续部中,都再三强调沐浴、卫生的重要性。讲究卫生,对我们的修行和健康都有很大的益处。

五明佛学院是聚集了几千人的大家庭,喇荣沟是前辈成就者修行过的圣地。我们更应爱护这里的环境,使其成为闻思修行的最佳场所,让我们能更加舒心地享受正法的美味。

当然,在所有的卫生里面,最重要的是保持心灵的卫生。即使你的家中纤尘不染,身上洁净整齐,也要时刻反观内心,检查心中的尘埃是否已经洗净。要知道,能常保内心的洁净,才是最究竟的卫生。

  
    壬午年八月初四  
  2002年9月10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286 于: 一月 28, 2008, 01:37:44 上午 »

                                                                                                 林 栖

我喜爱“停车坐爱枫林晚”中所言及的,绚丽多彩,灿烂如霞的枫林;也喜爱希什金画笔下,俄罗斯色调浓重、神态忧郁的森林;更喜爱蓝天之下,雪山身旁,宛如松耳石般葱绿茂密的森林。

山林,是无数修行人极力赞叹的地方。那里有清新的空气、绚丽的鲜花、清澄的泉水、晶莹的月光,远离尘世的喧嚣与争斗,是我们修行的极佳场所与助缘。

世间的人们在身心疲劳之时,也往往会选择山林,以期遣除烦恼忧愁,让困顿的身心得到休憩。

释迦牟尼佛示现降生、成道、涅槃都是在树下,可见树林对我们的修行,有着不可思议的殊胜缘起。

《华严经》云:“希有智果树,植妙深固本,众行渐增荣,普覆于三有。”《深心教诫经》中也云:“佛言,慈氏,于彼菩萨及所化人,当成就四法……三者,常乐坐卧林野。”

作为住林的修行人,平时如果修行、看书时间过长,适当地移动视线,看看绿色的山林,对舒缓眼部和身体的疲惫会有很大的帮助。山林,可以帮助我们荡涤掉心灵的尘垢与垃圾,获得净如月光的善妙功德。

修行人不仅应喜爱山林,更应培植智慧的功德之林。但愿我们能早日成为展翅翱翔于智慧功德林中的一只自由大鹏。

  
       壬午年八月初五  
  2002年9月11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287 于: 一月 29, 2008, 09:45:51 上午 »

                                                                        准 备

任何一个有智慧的人,都应该为将来作准备。如果你想盖房,就应该事前准备水泥、砖瓦、木料,并联系好施工修建人员;如果你想出国,就应当为护照、签证等手续作准备;作为修行人,就应当为死亡作准备。

莎士比亚云:“啼鸟婉转的地方,有毒蛇咝咝作响。”虽然我们现在都生活得有滋有味,但死亡随时可能降临。如果你的修行已经到达一定境界,对死亡有十分的把握,那就不用再杞人忧天。如果因为懈怠,没有精进修持,未得往生验相,对生死没有把握。那么,当你的人生帷幕落下的时候,无论在临终还是中阴,就象我们以前所讲的那样,忆念阿弥陀佛,对往生有极大的利益,这是佛经中所讲的不虚金刚语。

麦彭仁波切专门针对我们这些人,留下了宝贵的净土教言,我们应当记住下面的一段话:

“假设没有获得如此明显的验相。然而,不用说今生反复生起信心与意乐会往生,甚至在临终时,令其耳闻佛号,并对极乐世界生起向往之心也能往生,因临死的神识具有极强之力,再加上阿弥陀佛的殊胜愿力。在中阴界忆念佛号也能作为立即往生彼刹的因。因为在中阴界时,神识容易转变,并且阿弥陀佛的誓愿具有强大的力量。所以今生、临终、中阴的这些修要极为关键。”

感谢佛菩萨为我们这些懒惰的人们留下至真至切的言教,使我们哪怕在临终的一刹那醒悟,也能抓住一根通往极乐土的救命稻草。千万不要再把它丢失了!

  
    壬午年八月初六
  2002年9月12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288 于: 一月 30, 2008, 07:13:14 上午 »

                                                                           惭 愧

早上八点是我例行的接待时间,在每天的半个钟头里,我都难以控制自己易感的心,常常随着来访者的喜怒哀乐而变换。

今天发生的一件事,就让我生起极大的惭愧心。

在来访的人流中,有一位新近出家的知识分子。她祈求其他的人,希望能给她一会儿与我单独交谈的机会。当其他的人回避后,她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并告诉我说:“我刚出家,不懂规矩,怕别人笑话,我有一个祈求,希望您能答应。”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她继续说道:“我昨天看了您的放生功德文,使我终于明白:在世间,生命是最珍贵的。为了其他动物的生命,减少自己暂时的衣食需求,是大乘佛子的本分。我本来钱不多,这三千块钱本预备用来买一间房,现在我准备放弃买房的计划,将这笔钱用于放生。如果您方便的话,能否帮我借一个小小的安身之处,只要能遮挡风雨就行。”

“你一定要慎重考虑清楚,现在我恐怕暂时借不到房子。拿出这笔钱,你将来的生活是否会有困难?”

“房子的事,我可以再去想其他的办法。每月五十元的生活费,已经能满足我生活方面的需求,我不会后悔,希望您能成全我。”

看到她意志已坚,我收下了这笔涉及生命的、沉甸甸的现金,想到严酷的隆冬即将来临,她却没有抵挡风寒的衣服和房子,我的心也水淋淋地往下沉。我用力提起笔,在信封上重重地写下“放生款”三个字。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一种惭愧之情在心中蔓延滋生。我每天在课堂上、在书本上,多么动听地给别人宣讲:为了众生的利益,要无私地奉献。可是我是否真正做到了为众生而舍弃自己的一切呢?我的这些行为与鹦鹉学舌又有何异呢?古人云:“闻善不慕,与聋聩同;见善不敬,与昏瞽同;知善不言,与嚣暗同。”作为五根俱全的人,对如此善行,怎能让我不慕、不敬、不言、不惭呢?我每天给别人上课,今天却被别人上了一堂课。

  
    壬午年八月初七  
  2002年9月13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289 于: 一月 31, 2008, 10:17:03 上午 »

                                                                             泪 水

对于哭泣,有的人歌咏,有的人贬斥。城崩杞妇之哭,竹染湘妃之泪,为女人哭中之上品;屈大夫之《离骚》,杜工部之《草堂诗集》,为寄哭于诗之佳作;李后主以词哭,八大山人以画哭;《西厢》为王实甫之哭泣,《红楼》为曹雪芹之哭泣。然而,自远古以来,被人们所认同的哭泣仍然屈指可数。常言也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受传统思想的影响,我从小就学会了“泪往肚里流”。

很久没有尝过流泪的滋味了。不管是父亲去世,还是遭遇其他磨难。今天我却破例在课堂上流了泪。

几天前听别人讲,德巴堪布有一天冒着暴雨乘坐拖拉机回家,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今天在课堂上讲到:“观解脱道商主上师恩,深心生起敬信泪涟涟”时,联想到这一情节,满怀激情地向大家讲起,一下子抑制不住内心的酸痛,泪水潸然而下。这绝非是矫情,是德巴堪布引领我从佛法上的蒙童,成长为一名僧人。他对我的恩德,是任何世间感情都无法比拟的。过去与他在一起的日日夜夜,将永远镌刻在我的记忆深处。也只有象这样的师徒感情,才会让我流泪。

恰好今天我接到电话,德巴堪布将要去汉地治疗,我虽然没有太大的号召力,但也想为德巴堪布与汉地居士结缘尽微薄之力。我赶紧写了一封介绍信:

“有缘信士惠鉴:

德巴堪布是一位德高望重、深受爱戴、非常了不起的善知识。我本人最早出家时,也曾在他老人家坐下恭听过《大圆满前行》等法要,从而对佛法生起了坚定不移的定解,实在是受益匪浅。堪布对我可谓恩德深厚。

此次堪布去汉地治疗,机会难逢,希望有信之士不要坐失良机,应当在其前聆听传承,祈求加持,如此则利益无穷。

堪布如今已至七旬,年迈体弱,法身欠佳,望多方予以帮助。

愿一切吉祥!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五日
索达吉”

我真诚地希望这封信,能成为德巴堪布与汉地众生之间的纽带。让堪布的智慧甘露,也能像当初滋润我们一样,去浇灌他们干裂的心田,使那些撒播已久的种子,能早日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壬午年八月初八初八
  2002年9月14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页:  1 ... 27 28 [29] 30 31 32
  打印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