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2 3 ... 21
  打印  
作者 主题: 旅途的脚印 (堪布日记)---- 每日一读  (阅读 137177 次)
0 会员 以及 1 访客 正在阅读本主题.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于: 六月 18, 2007, 07:03:04 上午 »

自 序

总算是交稿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本虎头蛇尾的日记,差一点胎死腹中,能有今天的诞生,真可谓一波三折。今天,这位幽居“深闺”待嫁近两年的“黄花闺女”,终于迈着“半老徐娘”的姗姗步子,羞羞答答地出来面见“公婆”了。但直到此刻,左右摇摆的念头还在大脑中盘旋,使我对是否最终付梓仍然犹豫不决。恐怕在若干年后,我真的会为今天的一念之差而后悔。

当初动笔写这些日记,是因为身居厦门,琐事鲜少,闲来之余,偶尔翻看金厄瓦罗珠坚参撰写的《开启修心门扉》,每每感慨良多:如此之清凉盛宴,如果私自独吞,实在是不合情理。不如每日从中摘录一些妙言佳句,与他人共同分享,这样就可起自他二利兼具的事半功倍之效,何乐而不为?

日记的雏形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形成了。但令人尴尬的是,后来我终于抵不住《门扉》的诱惑,将它彻头彻尾地翻译出来了。这样一来,日记中的很多内容,也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我曾尝试着去删改,但一来精力有限,二来懒惰懈怠,所以一直未能彻底付诸实施。

我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冠冕堂皇的托词:我写日记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检点自己的行为,审视自己的思想,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进行反思,以促我成长,策我精进,并不是为了博得别人的掌声和鲜花。既然如此,又何必过分注重形式上的完美呢?更何况,古人也云“温故而知新。”即使将这些内容重看一次,也有百利而无一害,又何必劳神费力地把它改得面目全非呢?有了这个自我开脱的借口,使我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虽然一开始,我将这本书命名为日记,但在日记所跨越的这段日子里,却并非每一天都能有感而发,有的时候因为太忙而灵感枯竭,就不得不日后还帐。但有时却心潮澎湃、心绪飞扬,纷纭的念头如同脱缰的野马,有限的篇幅根本无法控制住我一泻千里的思绪,我就趁此良机洋洋洒洒地将几天的任务一气呵成。

动笔之初,因为时间充裕,几百字的篇幅根本不在话下,随心所欲之间便一挥而就,所以也感到踌躇满志、志在必得。但下半年回到学院后,我就被繁重而琐碎的杂事所缠绕,想从每天纷乱的头绪中整理出条理清晰的日记,个中艰辛,实在一笔难述。骑虎难下的我,时常被江郎才尽之感所逼迫。尤其是当我发现在漫长的一年中,居然还有一个闰十月时,惊恐得我几乎想扔下钟爱的笔。在道友的鼓励下,才不得不硬着头皮,艰难地往前跋涉。我仿佛被债主追得穷途末路的穷鬼,身不由己地四处狼狈逃窜,却怎么也逃不掉日日积累的债务。

我没有精力再应付下去了,只有暂时搁笔。习惯于笔耕不缀的我,终于绞尽脑汁为自己的半途而废想到一个下台阶:在以后的某个不是很忙的下半年中,将未完成的日记补足,我甚至为将来的作品起好了名字——《730天中的365天》。但是,要想在我的有生之年中,找到一个不太忙的下半年,恐怕是难上其难的。所以,这个愿望也就一直未能实现。这本残缺的日记书稿,就在我的书柜底层沉睡了将近两年的时间。

直到2004年1月7日的那个寒冷冬日,三界导师、众生怙主——法王如意宝,忽然在我们措手不及之间离开了人世。每一位弟子,都一下子跌落在远甚于痛失亲人的悲恸之中。异常沉重的打击使脆弱的我几乎一蹶不振,无依无靠的失落感一次次地鞭打着我伤痛的心。直至荼毗仪式结束,空荡荡的心仍然没有着落。上师用刻骨铭心的现实,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无常课,使我更真切地体会到万法的无常。

“不能再等待了!”一个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扣击着我那颗几近麻木的心房,使做着长远打算的我,放弃了期待日记有朝一日能够完整的念头。我翻出了尘封已久的残稿,漫无目的地翻阅着。在这本日记中,也记载了一些上师的教言,在上师离去之后,更显得弥足珍贵。如果能早日与大家见面,或许能够帮助大家度过这段冰冷阴沉的日子。在没有足够的兴趣与心情的情况下,我只是将文字作了一个简单的校对,就让缺胳膊少腿的日记匆匆上路了。它究竟会遇到什么样的命运呢?我不禁为它的将来感到担忧。

世间以笔杆为生的人如恒河沙数,这本寒碜的日记,从文字的角度来评价,赶不上普通的汉族,他们语言上的优势也足以让我自愧不如,更何况那些令我望尘莫及的大师们?它只能算得上是一名忠诚的记录者,象登流水帐一样地记录了我的心路历程,每天头脑中闪现的一丝丝念头,与平时生活相关的人和事,反映了一个普通佛教徒真实的思想、生活和感悟,没有前所未有的高见,没有深奥晦涩的理论,没有惊世骇俗的语言。它像一些零碎的音节,组成了一段接近自然但却并不辉煌的乐章,奏出了我在一年中所经历的风风雨雨、点点滴滴;它像一只普通的脚印,记载了我在茫茫无边的人生沙漠旷野中行进的一个真实片断。

虽然我曾一再嘱咐他人,不应过分分心于外境,更无须搅入宗派之争,而应向内观心。但在这本日记中,除了一些老生常谈、鹦鹉学舌之外,也免不了对他人的评价与批判,事后发现,咄咄逼人的语言太多,自揭其短的内容却太少。书中所推荐的一些自以为殊胜的教言,虽然自己爱不释手,别人是否会生起同感也很难保证。

每个修行人,在修行的旅途中都会有一些体悟,只是有的人喜欢将其深埋于心而已。正是别人的不愿声张,却给不甘寂寞的我,提供了一个王婆卖瓜的绝佳机会。《集学论》云:“譬如甘蔗坚硬皮中少有其味,人食皮已,无复能得甘蔗甜味,是故广说者如甘蔗皮。伎艺者住戏场中别说功勤自以为得。”我这个“自以为得”的“伎艺者”,却不听规劝,自不量力地将这个如同懒女人裹脚般的“甘蔗皮”奉献了出来。

还算是有自知之明的是,如果让我推荐自己的作品,那一定还是《大圆满前行引导文》或《入行论》。与圣者的智慧相比,凡夫的分别念实在不能与其相提并论。所以,诸位如果对此不感兴趣,尽管将其束之高阁,我实在不愿担当浪费别人时间的罪名。

但是,在你修行的闲暇之中,如果能以翻看这本日记作为消遣方式,应该胜过世间那些以贪瞋痴为主题的娱乐形式。当然,如果能因这本书,而令你或你身边的人对三宝生起恭敬之情,对众生萌发悲悯之心,哪怕只是一刹那,我的一番心血也算是没有白费了。

我默默地发愿:如果这本日记是一道光,我不敢奢望这点寒光能与日月争辉,只希望它能在无月的夜晚,充当一颗不起眼的星星,为照亮幽冥的黑暗作出一丝微弱的贡献;如果这本日记是一点清凉,我不敢奢望它能成为横扫炎夏的秋风,只希望它能在酷热的夏日,充当一棵不知名的小树,给烦热难赖的人带来些许的凉意;如果这本日记是一剂药,我不敢奢望这副药能包医百病,只希望它能在人们心烦意乱的时刻,充当一支镇静剂,让一颗躁动疾驰的心有片刻的停驻。春归的大雁,请你告诉我,我的愿望能实现吗?

谨以此书奉献给与我一同怀念大恩上师的道友们

甲申年正月初三法王如意宝诞辰之日
索达吉恭书于喇荣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1 于: 六月 19, 2007, 07:49:39 上午 »

                                                                                放 生

“年岁渐长,体魄日衰,盛年不在,暮境即来。”古罗马诗人卢克莱修的这句话恰到好处地描绘了我的现状。岁月之流,即将跨入第40个春秋,常言道“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但作为一名凡夫,要彻底泯灭业惑烦恼,却决非一日之寒。人的一生能有多少个365天?眼看生命的时日不多,如何抓住稍纵即逝的时光,使之过得丰盈饱满?前辈的高僧大德们留下了难以计数的教言,时刻观察自己的心和行为,每天哪怕是以论典中的一个偈子来约束自己,也必定会有所裨益。在这新一年的开端,忽然产生这样一个念头,记下每一天的经历和感受,时刻提醒自己要珍惜这难得的暇满人生,或许对自己、对道友们会有一些益处。这就是我写这本日记的初衷。

今天是藏历的大年初一,农历大年初二,街头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很多人都穿着今年最流行的唐装,到农贸市场买各种鲜活的鸡鸭鱼兔,虾蟹虫鸟回家过年,这几天也是这些可怜众生最悲惨的日子。我决定以救护生命作为新一年的开端。

刚进农贸市场,就看见一幕令人触目惊心的场面。一位青年男子正在以狰狞的神态从竹笼里抓出一只鹌鹑,毫不留情地活活将它的羽毛拔出,可怜的鸟儿发出啁哳的叫声,这叫声是那么的虚弱而短暂,以至于不能让屠夫产生丝毫的犹豫。很快,它的羽毛被扒光,露出粉红色的身体,一把锋利的剪刀剖开了它的腹腔,内脏被掏了出来,头脚被剪下扔到一边,所有程序的完成不到一分钟,被掏空的身体发出微微的颤动,扔在一边的头睁着不屈的眼,仿佛在控诉它的委屈:“为什么?为什么?”

我不忍心再看下去,买下了所有剩余的鹌鹑,共150只,送到郊外的闽南佛学院,使之回归山林。一边念着放生仪轨,一边默默地祈祷:但愿当地人能废除 “天上龙肉,地下鹌鹑肉”,“吃了鹌鹑肉,活到九十九”的陋习。也希望我的后半生能为放生多做一些贡献。

今天也是学院持明法会召开的第一天,法王如意宝打电话给学院全体僧众,希望大家好好念咒,他老人家也将与眷属一起在成都共修。上师的教导带给大家莫大的鼓励和安慰,很多人都流下了激动和思念的泪水。

近一个多月以来,为了听从医嘱,我不得不离开雪域高原,来到这春色宜人的厦门,独在异乡为异客,难免有浪迹天涯,四处飘零之感。回想在学院的美好时光,不由自主地拨通了弟弟的电话,请他把话筒放在喇叭旁,听筒里传出了悠扬的颂经声,令人心驰神往。我多么盼望着冰雪消融、春暖花开、草木复苏的季节能早点到来,美丽的喇荣能春色常在,学院的僧众们不再遭受严寒的袭击,能在融融春光里接受佛法甘露的洗礼啊!

希望这一天能早日到来。喇嘛钦!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2 于: 六月 20, 2007, 06:47:02 上午 »

                                                                     快 修

当今很多在家修行人,时常被各种琐事所缠绕,父母、儿子、工作、家庭……时刻悬悬在念,始终舍不得放弃;而应当以修行为主业的出家人,虽然披上了袈裟,却整日忙碌于建道场、塑佛像、摄受弟子……,执着一些名相上的善事,往内观的时间实在是微乎其微。这些不正常的现象,令人生出无数感慨:作为一名真正的修行人,应放下外缘,内观心的本性。这也是历代大成就者成功的要诀。

《米拉日巴广传》中曾有这样的一段描述,一次,至尊米拉日巴即将返回家乡,在与玛尔巴译师依依惜别之际,译师赠送了一段金玉良言作为精神口粮:“弟子啊!如果没有舍弃尘世,将世间琐事与胜法混为一谈,则修法必将荒废。弟子当思轮回苦,所谓轮回之自性,纵吾幻变生百舌,历经无边俱胝劫,不能尽数悉宣说,吾演妙法莫糟蹋。”米拉日巴一直牢记上师言教,离开上师后也依教奉行,最终圆证圣者果位。

不仅佛教的成就者们有此感慨,包括世间的智者,也深知贪恋荣华富贵,浪费大好时光,终将落得一场空白的道理。《菜根谭》中云:“一场闲富贵,很很争来,只得还是失;百岁好光阴,忙忙过了,纵寿也为夭。”生死者,呼吸之间也。

学会放下吧!

  
壬午年正月初二
2002年2月14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3 于: 六月 21, 2007, 06:49:10 上午 »

                                                  生 日

今天是上师如意宝晋美彭措的诞辰之日,若按藏历的计岁方式计算,他老人家已是七十高龄了。

作为弟子,在相续中生起的哪怕是一丝的慈悲和智慧,无不得益于上师的大悲加持。

且不论上师多生累劫的无量功德,但于此生,上师就以其无缘大悲度化了难以计数的无边众生,利生事业高如须弥。其威名已传遍东西方,可谓震寰宇、撼三界。上师的无边功德、无量慈悲、无比恩德,即使穷我一生也难叙其九牛一毛,概括而言即:具足智慧、悲愿广大、戒律清净、广转法轮。但这单薄苍白的十六个字,又岂能与上师的巍巍厚德相提并论?

“人活七十古来稀”,如今上师在显现上已进入老年,并身患各种疾病。然而,度化众生的事业并未因此而停滞,反而日益增上。即使躺在病床上,他仍不顾年老体衰,为各地信众摸顶加持,尽心尽力地在他众的心田中播下善根的种子。

很多地方的弟子都不约而同地在今天大力放生,并祈祷上师长久住世。以上师的加持力,而使无数生灵从寒光凛冽的屠刀下解救出来,如果这些生灵有知,它们该如何表达对这份救命之恩的感激之情?在它们聆听各种心咒与名号的时刻,它们又该如何传递对这份恩情的回报之意?这些信众们因此而培植的善根,世间的那一种语言又能贴切地加以描述?……以我浅陋的智慧实在无力想象这一切。他老人家哪怕住世一刻,利益都是不可思议的啊!

今天,来自美国的医生正在为上师精心治疗,我双手合十,虔诚祈祷,愿上师的病体能早日痊愈。使我们能日日蒙受他老人家的大恩加被。喇嘛钦!

  
     壬午年正月初三
   2002年2月15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4 于: 六月 22, 2007, 09:42:59 上午 »



那个小护士又板着她那张挤不出一丝笑容的脸进来了,“昨天大便几次?”

住院一个多月以来,每天除了这句例行公事的话,再也没有多余的一句问候。我觉得实在可笑:“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的病情如何,只问这些无聊的问题?”她抬起那颗高贵的头颅,白我一眼,便转身拂袖而去,令我思绪纷纭:

这的确是一个五浊兴盛的时代,某些医院不再以救死扶伤为宗旨,市场上充斥着假医生、假药,人们对金钱的贪婪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白衣天使”的形象早已荡然无存,医疗部门在一些人的心目中已成了丑恶聚集地的代名词。我曾亲眼目睹病入膏肓之人因不能凑足医疗费而被扫地出门的可怜遭遇。

佛陀当年在因地时,曾亲自担当医生护士的职责,悉心地照料饱受病痛折磨的患者,以解除众生的疾苦,用自己作病人12年积累的药品布施病人;《入菩萨行论》中寂天菩萨也发愿:“乃至众生疾,尚未疗愈前,愿为医与药,并作看护士。”无数的高僧大德也为利益有情而鞠躬尽瘁,丝毫不顾个人之安危。

不仅仅在佛教界,世间的仁人志士们也有“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吾庐独破受冻死也足”的良好祝福。

多么希望佛陀精神能深入人心,让世界多一分美好,少一分丑恶啊!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5 于: 六月 23, 2007, 07:50:09 上午 »

                                                         上 网

随着科学日新月异的不断进步,世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手机、电脑等现代化设备已不再显得遥不可及,甚至在边远的藏地也有了网吧。各种现代手段使时空的距离不复存在,即使远隔天涯也有了咫尺之感,古今之人也可在网上神交。真可谓“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很多人通过网络,增长了智慧,也使自己的人格变得高尚起来。

一些大德们也纷纷建立了自己的网站、论坛,通过现代工具之方便,将无数饱受烦恼折磨的有情引入了解脱正道。

然而,其负面的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因为网上所提供的信息鱼龙混杂,很多青少年整日沉迷于此,并且因为不能善加辨别而增上三毒烦恼,增加社会不安定因素。一些出家人也不问闻思修,而对色情、暴力网站情有独钟。科学的果实正在遭到滥用与浪费,十分令人堪忧。

有智慧的人能利用善巧方便自利利他,没有智慧的人却只能利用各种方便造作恶业。正如《宝积经》所云:“佛告迦叶,具慧之士依方便得解脱,乏智之人依方便得束缚。”这段佛经也同样适用于对网络信息的取舍问题。

但愿人们能谨记这句教言。

  
      壬午年正月初五
   2002年2月17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6 于: 六月 24, 2007, 12:49:43 下午 »

                                                                        闭 关

离开喇荣已经142天,临走之前,学院的360多位修行人共同发愿,在那具有殊胜加持的圣地闭关142天修持密法,每天按照闭关教言修习至少4-6座。当时我也曾有此愿望,但因公务繁杂、病魔缠身,而未能如愿。

几个月以来,我几乎是在病床上度过了这段宝贵时光。目睹过众多病人的痛苦,耳闻过无数患者的惨叫。昨日的病友已被死神唤去,今日的同室也不知有几人能享明日之春光。若不利用如今的大好时光苦修,在临死之时,终将不由自主地随业力流转,谁也不能救护。

今天,闭关共修已经圆满,世间的人们时常在毫无意义的日子,大搞各种名目繁多的纪念活动。与他们的主题相比,此事就更应该纪念及庆贺。在此五浊兴盛之时,能以内观心的本性为日程的修行人是十分罕见的。不论他们的修行结果如何,都应该有很大功德。

很巧,此时正翻开《宣说决定真如经》,佛于经中云:“舍利子,何人以守持十戒而听闻之功德,与此人于弹指间修习真如等持之功德相比,后者更为超胜。”经中所言,真实不虚,世间之人为了财色名食睡尚且“衣带渐宽终不悔”,更何况为了自他之解脱。如果实修之人能将闭关要诀再进行广修有多好啊!

  
     壬午年正月初六
   2002年2月18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7 于: 六月 25, 2007, 10:23:15 上午 »

                                                                    少 眠

我们不能睡得太多,不能过分懒惰。否则世间出世间之事均不能成功。

其实睡觉也是一种习惯,有些人就从不睡觉:

佛在因地时转世为德光王子,为了供养佛陀,多年以来一直远离睡眠,除了吃饭和大小便,从不休息。

金厄瓦格西也从不睡眠,唯一修持善法。上师种敦巴说:“弟子啊,应当祛除身体的疲劳,否则四大不调,会生病的。”金厄瓦格西说:“身体健康固然好,但一想到暇满难得,就觉得没有空闲休息。”他在一生中念了九亿遍不动佛心咒。

世间的很多成功者,他们也不愿将大好的光阴用于卧榻之上的酣睡。

法国文学家巴尔扎克,每天只睡4小时,即晚上8点到12点,起床后立即利用夜深人静的机会奋力写作。他一生中能写出《人间喜剧》等96部脍炙人口的作品,无不得益于他的勤奋。

萨迦班智达在《格言宝藏论》中云:“诸人寿短其一半,夜间入眠如死亡,又遭病老等众苦,余半也无享乐际。”《入菩萨行论》中也云:“依此人生筏,能渡大苦海,此筏复难得,愚者勿贪眠!”

作为一名修行人应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这些前辈们留下的宝贵财富,不应将时间荒废在昏睡痴眠当中。

  
     壬午年正月初七
  2002年2月19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8 于: 六月 26, 2007, 09:20:27 上午 »

                                                                       看 破

这所位于沿海城市近郊的佛学院环境幽雅,气候宜人。这里远离都市之喧嚣,小溪潺潺,流过草地和碎石;林木繁茂,长满翠绿的山坡。攀缘植物与灌木丛中,各种不知名的花朵竞相开放、香气袭人。鸟儿在林间婉转地鸣叫着,刹时穿过树梢,飞入云霄。令人想起藏传佛教那些伟大的大成就者们修行的圣地。若看破世间、闭关修行之人在此搭建茅棚,实乃惬意之事。

记得阿底峡尊者在印藏弘法事业圆满,即将示现圆寂之时。弟子中一位叫恰彻却的瑜珈师启禀尊者:“上师圆寂后,我将好好修法。”上师并不满意,回答说:“希望你能放下杂事。”弟子又说:“那讲经说法呢?”上师态度也如前。弟子再问:“边修边讲如何?”上师仍如前面一样回答。“那么,弟子应当如何行事?”尊者回答说:“应当舍弃今世一切琐事。”

恰彻却将上师教言牢牢记在心间,抛弃尘世间的一切,去往热振的寂静山林。那里山峰逶迤,气势雄伟,山顶上是一片积雪,无数条以融雪积成的瀑布从岩石的缝隙中奔腾而下,滋润了山间的树木和草地,养育了林间和睦相处的飞禽走兽。

清晨,太阳越过山顶,将它温暖的光辉投射下来,照耀着修行者和他的动物伙伴们;夜晚,微风吹拂,万籁俱寂,修行者和他的动物伙伴们都悄无声息地笼罩在夜色之中。他饮着甘甜清冽的山泉,吃着鲜美如饴的山果。从不与任何人交往,更不去挂念世间的繁杂事务。穷其一生都是这样锲而不舍地精进修持,终于获得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就。

  
    壬午年正月初八
  2002年2月20日
  于闽南佛学院后山静处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9 于: 六月 28, 2007, 07:38:06 上午 »

                                                                   政 教

作为实修的人本应“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为解脱修。”

但偶尔看看新闻,并因此而对众生的苦难生起悲心,对未来的梦想生起厌离心,也会成为修行助缘的。

翻开报纸,看到国家主席江泽民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一段对话:“中国有很多公民信教。我不信宗教,但对宗教很感兴趣。我看过《圣经》、《古兰经》、《金刚经》……”看到这里,顿生许多感慨:

《金刚经》云:“须菩提!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若有人能受持读颂,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称、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如是人等,即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由此可见,上至一国之主,下至庶民百姓,不论何人,读颂《金刚经》皆可种下善根,获得不可思议功德。

在藏汉的历史上,佛法对于国家的长治久安也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在无数的史册中,都留下了数不胜数的君主与高僧大德结下不解之缘的美传。

且不论赤松德赞与莲花生大师、静命堪布的深厚情谊。仅就元帝忽必烈封八思巴为“皇天之下,大地之上,西天佛子,化身佛陀,创制文字,辅治国政,五明班智达八思巴帝师”之称,也足见佛法于当时朝廷及民众之重要,实非凡夫所能度测。

一代雄主苻坚为了得到道安法师,不惜发动襄阳之战,再次证明了佛法价值的弥足珍贵。

唐朝的武则天对佛法更是恭敬有加,曾写下著名的开经偈:“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意。”该颂流传至今,并成为众多修行人颂经之前必不可少的发愿文。

至于达摩与梁武帝之间的微妙关系,也引起过众多世间人的误解,人们都视梁武帝为不懂佛法真谛的笨蛋。其实在我看来,梁武帝的佛学造诣不能说不高,只是众生的根基及因缘不允许他只接受“不立文字”的禅宗而已。于世俗谛广积福德资粮,仍不失为一种令民众积累善根之方便法门,梁武帝能有此超胜于其他君主的远见,不能不令我赞叹。

君主若能作到不是以统治民众为目的,而是为了民众今生来世的安乐,从心里对佛教生起恭敬心,实乃众生之幸事!

  
     壬午年正月初九
   2002年2月21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力素
正式会员
**
帖子: 543


南无观世音菩萨


个人网站
« 回复 #10 于: 六月 28, 2007, 08:07:25 下午 »

看到堪布的日记很感动----在百忙中病苦中还如此精进,值得我们佛子们学习,特别是写住院护士生硬态度值得在医院的医务人员好好反省,态度和医德,其实是我们良心的天平;但今天的金钱至上,的确把人们变得无视良心与道德----
已记录

南无观世音菩萨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11 于: 六月 29, 2007, 06:56:57 上午 »

                                                                          业 感

今天,我去拜访了一位据说有现代华佗之称的中医。在经过一番故弄玄虚的检查折腾之后,“华佗”给我开了药。并苦口婆心地再三叮嘱,除了他的药,其他的药一律不能服用。继而又以不可一世的神情,对西医的治疗方式和理论进行了全方位的抨击。

听着他滔滔不绝的演说,顿生许多感慨:对于同一病症,中西医常会有不同的说法,《金匮要略》言:“夫人禀五常,因风气而生长,风气虽能生万物,也能害万物,如水能浮舟,也能覆舟。若五脏元真通畅,人即安和。客气邪风,中人多死。”由此可见,中医所认为的疾病之因,多由经络受邪及九窍壅塞所致。而西医则认为是人体细胞免疫力下降所致。虽然二者说法不一,但我们却应该承认其皆有道理,不能随意肯定一方而贬斥另一方。

这就如同佛教与科学的世界观有着天壤之别一样,很多人对这一点始终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以其缺智乏慧的分别念,想当然地推导出一个自以为是的结论:因为佛教理论所说的须弥山、四大部洲与科学相违,所以佛教是有悖于真理的。

其实这与中医和西医的理论不相同的道理一样,稍微懂一点佛教理论的人都知道,这其中的奥妙与不同人的业力有关,比如同样是榴莲,有的人视之为美味,有的人则认为它其臭无比;同样一个女人,有人认为貌若天仙,有人却认为无异于无盐再世。

作为凡夫,对不清楚的问题应该详细观察之后再下结论,不要因妄加诽谤而造下口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百业经》中因造口业,而感于地狱中以舌耕田之苦的公案,我想凡是看过的人,都不会不引起一番思索吧!

  
     壬午年正月初十
  2002年2月22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力素
正式会员
**
帖子: 543


南无观世音菩萨


个人网站
« 回复 #12 于: 六月 29, 2007, 09:47:58 下午 »

是啊--我在医院就经常看到这样的矛盾,我们这个中医院,其实每天都是用西药治疗,现在还用了一种免煎中药---类同西药一样方便,不知药效如何,反正费用贵很多---医生和病人都喜欢《他们认为药贵就是好药》堪布的病难道不能找一个学佛的医生看看吗?
已记录

南无观世音菩萨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13 于: 六月 30, 2007, 08:11:23 上午 »

                                                                            明 天

喇嘛钦!

如果没有尽快修行,何时才会有修行的机会啊!

明天是否还在世上也很难说,翻开《因缘品》,里面讲道:“明日死谁知,今日当精进。尔死主大军,启是汝亲戚。”

元朝的石屋清珙禅师长年以岩石为居,清心寡欲,与世无交,其为我们后人留下的山居诗,却篇篇沁出山野的清香。“岩房终日寂寥寥,世念可曾有一毫?虽着衣裳吃粥饭,恰似死了未曾烧。”表明禅师虽已超越生死之境界,却劝导世人要放弃世念,而以舍身赴死之心虔诚求道。

生命如风中之油灯,随时面临熄灭的危险。米兰·昆德拉说:“生活是一棵长满可能性的树。”谁也难以断定,下一步可能面临什么。

明天能否醒来,谁也难以断定。龙树菩萨在《亲友书》中言:“寿命害多即无常,犹如水泡为风吹,呼气吸气沉睡中,能得觉醒极稀奇。”麦彭仁波切的弟子单秋大师在班马的多科森林中闭关时,每天晚上不论何时,只要一醒来,就开始修法、磕头或作转绕。他说:“难道你知道你明天还在吗?难道你还要睡吗?”

世间有智慧的人,对寿命无常也有很深的认识。康纳勒普说:“今天的事要今天做完,太阳绝不会为你而再升。”清朝的文嘉有在《明日歌》中也说:“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我与和我一样的假修行人,常常将事情推至明天,在散乱中抛掷了大好时光。看到前辈们的言教,我必须督促自己:放下一切琐事,去修吧!

    壬午年正月十一日  
  2002年2月23日 
 哭泣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圆中
多伦多小组
正式会员
*
帖子: 3876



« 回复 #14 于: 七月 01, 2007, 10:36:46 上午 »

                                                                  智 悲

真的修行人不是口头上说一些漂亮的话,最重要的是在思想上要有真正的遁世修道之心。

大梅禅师在马祖处见性开悟后,到浙江四明山隐居。多年以后,师兄盐官齐安得知下落,欣然派人迎请。禅师就写了两首偈子以示推辞,“摧残枯木倚寒林,几度逢春不变心,樵客过之犹不顾,郢人哪得苦追寻。”以无用之枯木自喻,以婉言谢绝。又写道“一池荷叶衣无尽,树树松花食有余,刚被世人知去处,又移茅舍入深居。”表明其出世意念已坚,任你春花秋月,再不为之开花绽叶,洗尽尘世之七情六欲,甘以荷叶为衣,松花为食,超三界,离五蕴,世事对之无可奈何的气魄,真乃大修行人之所为。实在令我深感惭愧。

色达霍西的秋甲堪布也是这样,他曾追随上师的足迹到石渠求道。一生中舍弃一切名闻利养,象前辈噶当派大德一样,十多年来一直住在霍西一间简陋的板皮房里,生活异常艰苦,却无牵无挂,逍遥自在地坚持修行,直至圆寂。他曾说过一段话:“真的修行人因为有智慧而不贪执一切,对众生无勤而生悲心。如果智慧悲心具足,则显密精要全部统揽;如果不具足,即使在嘴上夸夸其谈地谈论利众、闭关等等美妙的言辞,过几天还是会为一己私利而殚精竭虑地奔波。全知无垢光尊者说过:‘修行人应象衣服穿反了一样有很大转变。’”所以,说得再多,如果没有智慧和悲心,也是枉然。切记!

  
   壬午年正月十二日清晨 
  2002年2月24日  

 
已记录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页:  [1] 2 3 ... 21
  打印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