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 36 37 [38]
  打印  
作者 主题: 大恩上师仁波切侧记  (阅读 143972 次)
0 会员 以及 1 访客 正在阅读本主题.
常忏悔2018
正式会员
**
帖子: 34


忏悔无尽


« 回复 #555 于: 四月 13, 2018, 10:21:31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胜道宝鬘论》传讲(1)
                ——索达吉堪布2018.03.12第125次网络开示



。。。。。。


那下面就讲第八个问题,“诸位成就者的甚深窍诀,贩卖给无缘份的俗人,委实可惜。”就像以前大圆满、大手印的这些传承上师们,麦彭仁波切、无垢光尊者、法王如意宝……噶举派也有很多了不起的大德的教言、窍诀,这些窍诀如果没有条件地随便给一些世俗人的话,非常可惜。不管是法本也好、传法也好,都一定要具足各方面的条件,如果因缘不具足,就不能传;如果传的话,护法神就会惩罚。真正的法器才可以传授,如果对非法器的世俗人,哪怕他再富裕也好,传授的话其实不是很好的。

在西方的话,比如说大学里面的教授,有些把密法作为一个研究。为什么这样呢?因为政府给他一些费用,有一些研究的资金。可能密法以前没有公开过,所以他能拿到补贴,拿到研究资金,也有这个原因。其实这样的话,加持就很容易消失。

希望以后包括密法、大圆满的一些窍诀,不要随意地传给别人。包括我们的一些堪布堪姆,有些非常大胆,“我要讲个《窍诀宝藏论》”“我要讲个《上师心滴》”——可能你还没有达到这样的资格,自己不要特别的……有时候其实给别人传授密法的话,自己相续当中没有一定的功德、没有一定境界的话,对自己也是非常有损的。

当然有些人也给我讲:“你讲的那个密法,没有讲义啊……讲得太简单了,难懂啊……我们得不到更细致的……”有些给我这样讲的。如果得不到的话,以后用另一种方式也可以。但是我的上师如意宝,以前也是这样传的,我觉得应该是可以的。我还是很认真地,给修完加行的、具有资格的这些人,尽量传了一些。但如果我的这些传授方法已经不太合适,有更细致的、更有窍诀性的话,那我以后少传一点也是可以的。确实这方面我自己也是非常非常忐忑不安,不传呢,以前自己也得过一些;但是传授呢,也不能像其他课一样给大家讲……

不过,上师如意宝以前是这么传的,我想他的智慧应该超越现在的有些人,因此我是按照上师如意宝那样传的。上师如意宝当时也没有更多的讲义,没有其他的什么给你安排很多很多的……当时的人应该是有所领悟的。但现代的这些人呢,一个一个还要更细的话,我确实是没办法。我也不敢违越传承上师,尤其是密法的上师,上师是怎么传,将来弟子如果传的话,也是这样传的。因此,我现在对少数人反反复复地观察,然后对这些人稍微有点传授。如果不传授,一方面觉得这么殊胜的窍诀,哪怕是耳边听到,也结上了一个非常殊胜的善缘。我是这样发心的。

但最近也有人给我提了很多……昨天还有法师给我提,提的时候我就说,不用给我提了,我不传就是了。我是这样说的,实际上事实也是这样。可能觉得我传得太略了,不太符合传承上师教言的话,我也注意就是。保护自身我也会的,对我个人而言,不传可能是最好的,可能活在这个世间当中的时间也长一点,各方面也会好一点——所以你们也是考虑得非常周到啊!

下面讲第九个法,“以嗔恨心舍弃作为大恩父母的一切有情,委实可惜。”以嗔恨心舍弃所有这些大恩父母,也是非常的可惜。包括对六道轮回中、无始以来当过自己父母的有情,如果我们以嗔恨心来打他们、杀他们、害他们,那我们相续中的菩提心已经舍弃了、没有了。就像寂天菩萨在《入菩萨行论》中讲的,“修法所依缘,有情等诸佛”,修法所依的有情和佛,完全是相等的;“敬佛不敬众,岂有此道理”,如果我们只恭敬佛,而不恭敬众生,那非常的——岂有此理,不合理的。因此,如果我们以嗔恨心来舍弃众生、害众生的话,真是非常可惜的事,尤其是对进入大乘佛法的人来讲,也是这样子的。

第十个问题说到,“风华正茂的少年,三门平庸虚度,委实可惜。”有些人认为,我现在拼命地赚钱、拼命地干活,将来到了七八十岁的时候再开始好好地修行、好好地学佛。其实到了那个时候,可能都有点糊涂了,可能连最基础的法门都不一定能明白。“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世间当中也是这样讲的。如果年轻的时候没有努力、没有很好地学修,老了以后三门不是很健康的,那时候去学习佛法可能有一定困难。

其实学习佛法最好从小就有这方面的因缘,而且年纪越小越好——哪怕是很小,我都经常跟他们讲,包括刚刚来到人间的孩童、幼儿,在他们耳边有一些佛法僧的声音的话,逐渐逐渐他们长大以后,肯定对自己和他人是有利的。

所以希望年轻人,该学的时候应该学,不然你一直拼命地忙着世间法,最后真的生老死病的时候……我们的生命突然会变成什么样子也很难说。无常是很可怕的,无常有它自己的特点。所以我们的三门不要虚度啊!当然,有些可能比较特殊吧,没有机会,年轻的时候环境啊、各方面的原因,没有很好地学佛。那现在学也是可以的,离开人间之前和佛法结上一个殊胜的因缘,也是非常不错的,很好的。




喇嘛钦!

* UC125.doc (64.5 KB - 已被下载 5 次.)
« 最后编辑时间: 四月 13, 2018, 10:25:53 上午 作者 常忏悔2018 » 已记录

我今悉以清净三业,遍于法界极微尘刹,一切诸佛菩萨众前,诚心忏悔,后不复造。
常忏悔2018
正式会员
**
帖子: 34


忏悔无尽


« 回复 #556 于: 昨天 01:39:09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http://www.zhibeifw.com/cmsc/bencandy.php?fid=762&id=7076

前行广释 第一百零二节课


** 温馨提示:如需转载本站内容,请注明内容出自智悲佛网。在微信公众号中转载时,不应设置为原创。** 内容来源:智悲佛网 ( http://www.zhibeifw.com/cmsc/bencandy.php?fid=762&id=7076


。。。。。。


原来我脊椎不好时,医生给我做小针刀手术。我在最疼痛的时候,突然想到:“我前世会不会当过西班牙的斗牛士?经常把剑插在牛背上,所以今天也被人用锥插入我的脊椎。”也许是真的吧,我当时就这样想的。)

他想:“在这个轮回中,还有许多像我一样用脚踢母亲的头而感受此苦的众生,愿所有这些众生的痛苦,都成熟在我身上,由我一人来代受,愿其他一切有情生生世世不再感受这样的痛苦!”

(轮回是痛苦的本性,只要身处于轮回中,即使你再有钱、再有地位、再有才华,也肯定要感受种种痛苦。此时,这样观想非常重要。)
他刚刚萌生这样的念头,铁轮便腾空而起。尽管他对母亲造了恶业,但依靠一刹那的善念,马上就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了,在空中七肘高处相安无事,享受快乐。

父母是相当严厉的对境,对他们稍有不敬或欺辱,这种业就很难消尽。

《佛本行集经》中也讲了,有一对母女去牧场,用两个桶装牛奶。装满之后,大桶由女儿背,小桶由母亲背。在途中,母亲再三催女儿快点走,说路比较危险,担心会有不测。女儿背着大桶特别累,对母亲生起了嗔恨心,就骗母亲说:“我要去方便一下,马上就赶来,您先帮我背着这个大桶。”然后她故意慢慢走,让母亲背着两个桶,走了六拘卢舍 。这个女儿,就是耶输陀罗的前世。以此果报,耶输陀罗怀胎六年,才生下罗睺罗。

佛陀在这部经中也说:“所有诸业,非是虚受,随造善恶,还自受之。”所以,我们所受的苦乐之报,并不是平白无故的,而是自作自受,随着自己所造的善业和恶业,就会在轮回中感受相应的快乐和痛苦。

因此,大家对父母这样的严厉对境,一定要有恭敬心,经常承侍供养,有时间就跟他们聚聚。佛陀在《本事经》里也说:“诸有乐福人,应尊重父母,礼拜修供养,敬爱亲近居。”然而,可能是种种原因吧,现在人对父母一般不理不睬,真正孝顺、听话的子女,实在少之又少。其实,父母是非常严厉的对境,对此务必要值得注意!

◎ 自他相换菩提心可迅速清净罪业

匝哦之女的公案归根结底,就是告诉我们,依靠发菩提心,现前的恶业也能清净。

印光大师在《文钞》中,也讲了一个这方面的故事:民国时期,有个人叫徐蔚如,他得了脱肛病,非常严重。每次大便之后,必须休息一刻钟,等肛门慢慢回去,才敢动。民国八年正月,他大便之后,有急事刻不容缓,马上就坐车出门,结果病发特别严重,肛门永远回不去了。他在七天七夜中,痛如针扎,无一刻停息。他先是通过念佛对治,但病痛不见减轻。于是他发大菩提心:“这个病如此痛苦,愿我多承受点,其他人不要得此病!”接着至诚念佛,慢慢就睡着了。醒来后,他发现病竟然痊愈了,而且从此断根。

依靠菩提心的力量,减轻今生来世痛苦的公案,实际上数不胜数。古人在这方面记录得非常好,但现在人因为信心不足,对佛陀的加持、菩提心的威力、信心的感应,几乎没有什么体验。就算有一些,也很少落在文字上,这是相当可惜的!

◎ 自他相换的窍诀极为难得、殊胜

自他相换的菩提心,是我们修行中必不可少的究竟正法。往昔噶当派的格西们,也将它作为修行的核心。

。。。。。。

断除我执非常非常重要,我执没有断的话,就像《华严经》中所说:“若计有我人,则为入险道。”当然,这样的法,具善根的人才会有兴趣。《十诵律》也说:“圣人不乐恶,恶人不乐善。”恶人对善法没有兴趣,圣人对恶法也没有兴趣。所以,对自他相换菩提心的教授,只有真正的智者,才会产生信心和欢喜心。
修了这种菩提心,今生中可以祛除病痛、解除忧苦。我本人对此就有很深的体会,觉得自他相换非常灵,比什么吃药打针都好。当然,吃药打针也需要,但在此过程中,你可以经常修自他相换。
有时候我觉得生病也是件好事,没有生病的话,就不会有机会修自他相换。只要一痛苦、一生病、一遇到违缘,对它就能想得起来。而且,降伏鬼神、魔障等,再也没有比这更殊胜的窍诀了。所以,我们应随时随地将珍爱自己的恶心弃如剧毒,努力修持自他相换菩提心!

喇嘛钦!
« 最后编辑时间: 昨天 01:51:44 下午 作者 常忏悔2018 » 已记录

我今悉以清净三业,遍于法界极微尘刹,一切诸佛菩萨众前,诚心忏悔,后不复造。
常忏悔2018
正式会员
**
帖子: 34


忏悔无尽


« 回复 #557 于: 昨天 02:15:27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http://www.bodhiinstitute.org/forums/index.php?topic=8102.msg134291#new

行者随笔之


2002的夏日



     那一年,是法王在世时最后一次耍坝子。每天,耍坝子的表演结束时,很多汉僧会挤上卡车和拖拉机回学院。

     那个远去的夏季,忏云师被倒退的拖拉机撞到,后轮从身上碾过。

     那时,学院只有一个扶贫医院,中午是女众看病;晚上男众看病。

     傍晚,常常,扶贫医院唯一的一部老式电话会在中药房响起。中药房的师父听到了堪布那熟悉、低沉的声音。堪布说,一会儿,他会到扶贫医院来打针。

     天色将暗未暗之际,扶贫医院二楼的长廊人来人往,人们没有注意到,索达吉堪布温煦、含蓄的身影出现在长廊里,从他们身边、对面缓缓走过。

     偶然,有人惊鸿一瞥,认出了堪布,即使正走在上师身后,他们也会立刻摘帽,弓腰。此时,堪布无语飘离的背影似乎已经知晓。因为这一次邂逅,他们的心,久久无法平复。

     天黑了,堪布在眼科病房的消息传开,一些弟子在眼科病房外踌躇,焦虑不安地等待。他们张望堪布房中厚重的窗帘边透出的昏暗的灯光,希望能觐见上师,解开心结。

     堪布通常打的是消炎止痛针,如果不是难以堪忍,上师不会从男众区山上,下到喇荣沟中央,再穿过大路和小道,来到位于女众区的扶贫医院。

     弟子们鱼贯而入,小声请示上师。上师坐在落地灯的光圈下,在半旧的、深褐色的单人沙发里,威严、纹丝不动,就弟子们关于常住和个人的一些问题予以解答。从堪布身后的枕头、腿上的被褥和暗黑的面色中,可以看出,上师正在忍受着疾病的折磨。

     耍坝子的那段日子,索达吉堪布的病痛似乎更为加剧,法师们力劝上师下山看病,堪布不同意。在医生的强烈要求下,上师住进了扶贫医院的眼科病房。

     眼科病房又称为法王的房间,法王如意宝生病时,曾经在那间房中住过。它是最早的装有铝合金大窗和电热板的房间,墙上挂了一张测试视力的图,角落里,有一个从未插上电源使用的绿色双门冰箱。阳光穿过镂空的白色窗帘,照耀到半旧的单人沙发上。

     忏云师被送到门诊急救,住在眼科病房隔壁。

     忏云师四十多岁,从中国北方来到青藏高原。每天去大经堂,听法王和堪布讲法。她无有过往甚密的亲友和道友,也无有经济支援,一个人住在山上一个非常简陋的小木屋里,过着不为人知的生活。

     忏云师撕心裂肺的叫声,令浑身无力、痛苦的病人们倍受煎熬。他们低头,悲伤地观想着本尊的面容,默默念诵着本尊心咒,祈祷奇迹降临在她身上。医生和护士们急促地进进出出,为她止痛、针灸、按摩,尽一切努力,希望能减轻她的痛楚。

     疼痛,一定要用这样尖锐的嘶叫和长长的哀嚎才能得以减轻。它无止无息,每一分钟都被放大,延长,都难以堪忍,她的半边身体不可抑制地抽搐,求死无门。

     等候在眼科病房门外、希望见上师的弟子们,听着她可怕的叫声,站立不宁,身心倍感不安。他们进入到上师的房中,在无边寂静和凝重的氛围里,隔壁的声音,更加尖锐刺耳,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们说出的任何话,听上去都是那么苍白,那么不合时宜。

     上师沉着脸:“你们因为我是上师,才来看我,隔壁的病人,听上去那么痛苦,你们为什么不去照顾她?”

      未来的日子里,他们守候在忏云师边,端水、端盆,为她煮稀饭,洗漱、扶她上厕所。上师如同他们身边的虚空,无时无刻不注视着他们,与他们同在。

     嘈杂的夜晚渐渐平复,进入到深沉、寂静的长夜中。但是,忏云师无法入眠,疼痛似乎更为剧烈,她的叫喊,从扶贫医院二楼的长廊传出,如噩梦一般,在沟底回响。

     从上午十点,到晚上十一点,堪布要输几种不同的的药水。有治疗心脏的药物、强制性脊椎炎所用的消炎和止痛的药物等。晚上十一点多,堪布输完最后一瓶药水,护士圆悲师为上师拔出针头,拿下药瓶。

     “圆悲,”堪布深思熟虑地说:“你帮我把窗关好,把窗帘拉上。”
      圆悲师应声,拉上眼科病房密不见光的遮光窗帘,关紧窗户。

      上师又说:“你去看看隔壁的忏云,看她好一些没有,不要让人进来。”
       圆悲师立刻出了堪布的房间,来到隔壁病房。

      圆悲师三十多岁,是为数不多的老常住之一,在医院发心多年。在过去的一些年中,曾经听受法王和堪布传讲多部甚深的密续和论典。

      二楼走廊两端的门已经关上,除了突发性事件,不会有人前来打扰。圆悲黑黢黢的身影在门诊室和眼科病房门口徘徊。她不敢进眼科病房,上师沉着的语气和吩咐,令她感到有些不同寻常。她担心上师要修法,怕打扰了上师,又怕堪布会需要帮助,自己没有尽职。正焦虑不决,恍然间,她发现,周围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

     夜空中,低低的云河无声地闪烁。医院二楼,只有门诊室的灯亮着,灯光穿过窗户和半掩的门,映照在长廊的地板上,照亮了长廊边的木栏杆,在陷入了暗夜的喇荣沟里,分外寂静和温馨。

     忏云师不叫了!圆悲师来到门诊室门口,轻轻推门,忙碌了一天的医生、护士和护理人员回过头,对她指指床上的忏云师。既欣慰,又不能相信和理解:

     忏云师睡着了!

     圆悲师退出病房,悄悄拧开隔壁病房的门:“上师,忏云师睡着了!”

      落地灯罩的光晕里,堪布的身体有些歪斜,倚靠着背后的枕头,一手撑头,似乎头疼欲裂,半边身体不断地抽搐。

     “上师,您、您没有事吧?!”

     上师勉强抬头。吃力地看了圆悲一眼:“哦。她已经,睡着了吗?”
     “我去叫医生!”
     “不用——”

      圆悲师跑到隔壁,医生跟着她快步走入眼科病房。医生非常吃惊,上师刚输完液,疼痛已经缓解,此时,却像换了一个人,身体内部正在遭受着难忍的痛苦,半边身体抽搐不停,部位、症状和忏云师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上师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始终保持着内在的寂静和庄严。

     医生问上师:“上师,您怎么啦?您哪里不舒服?”

     上师太阳穴上的一根青筋不停地跳动,圆悲师立刻到上师身后,为上师按摩头部。这段时间,上师经常让圆悲师按摩头部,以缓解痛苦。不到万不得已,上师从不指使别人为自己做事,即使弟子做了一点点份内的事,上师也会耿耿于怀,想方设法表示感谢。那天,医生和护士忙碌了很久,等上师疼痛缓解时,已经是凌晨两、三点。

     上师到小床上躺下。医生又回到隔壁,看望熟睡中的忏云师。圆悲师将茶几上的冷茶换了,倒上热水,轻轻端到小床边。这时,她望了眼上师的面容,震惊地看到,上师的脸上,正缓缓流下两行热泪。

      似乎为了宽解圆悲师的诧异,又似乎在安慰她,上师答非所思地问:
     “圆悲,是不是我要圆寂了?”

       泪水顿然涌上了圆悲师眼眶:“不会的,上师,您不会圆寂的!”

       堪布不再说话,目光向下,沉浸在遥远、无可测度的时光和情境中,那里演出的一幕幕,令上师泪水不可抑制地,默默地流淌。

      忽然,门响了,医生推门而入,圆悲师连忙向医生摇手,医生一惊,又悄悄退了出去。

      上师把身上的被子向上拉,用被子蒙住了脸。


      2009年,上师在讲解《弟子规另解》时曾经说:

      “我去五台山闭关,事后有人问:“你闭关期间,见了什么本尊没有?”

       我说:‘没有,只是哭得比较多。’”

      上师说:“有时候心一静下来,想起上师的恩德、诸佛菩萨的恩德,想起贪著轮回中无义琐事的众生,就会从内心深处生起信心和悲心,并流下泪水。”

      在未来的几天中,每天都是这样:

     忏云师的叫声一旦止息,陷入沉沉睡眠时,隔壁,上师的半边身体就开始抽搐。每天,都痛到凌晨两三点。后来,忏云师被送下山,送到成都医院。半年后,人们在喇荣沟看见她,拄着一根光秃秃的木头当拐杖,一瘸一拐地走着,风夹裹着尘灰,从她身上卷过。

      忏云师的腿在很长时间没有复原,她无法去经堂听课,在那里盘腿而坐。每天,上师上课的时间,她坐在自己的小木屋里,把耳朵贴近小桌上一个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伸着长长的天线的小收音机。

      她皱着眉,面容严肃、紧张,倾听着上师讲法的声音,声音中传递的特殊的意义。




喇嘛钦!
已记录

我今悉以清净三业,遍于法界极微尘刹,一切诸佛菩萨众前,诚心忏悔,后不复造。
页:  1 ... 36 37 [38]
  打印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