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 54 55 [56] 57 58 59
  打印  
作者 主题: 大恩上师仁波切侧记  (阅读 183980 次)
0 会员 以及 3 访客 正在阅读本主题.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550 于: 三月 07, 2018, 03:12:34 下午 »

顶礼上师三宝

http://www.zhibeifw.com/ssfb/xmbk/fzx.php

佛 子 行

无著菩萨 著

索达吉堪布 译

那莫罗给夏 雅!

虽见诸法无来去,然唯精勤利众者,

胜师怙主观音前,三门恒时敬顶礼。

利乐之源诸佛陀,修持正法而成就,

亦依了知其行故,于此宣说佛子行。

已获暇满大舟时,为自他渡轮回海,

日日夜夜不懈怠,闻思修持佛子行。

贪恋亲方如沸水,嗔恨敌方如烈火,

遗忘取舍愚暗者,抛弃故乡佛子行。

离恶境故惑渐轻,无散乱故善自增,

净心于法生定解,居于静处佛子行。

长伴亲友各分离,勤积之财留后世,

识客终离身客店,舍弃今世佛子行。

交往恶人增三毒,失坏闻思修事业,

令成无有慈悲者,远离恶友佛子行。

依止正士灭罪业,功德增如上弦月,

殊胜上师较自身,更为珍爱佛子行。

己尚缚于轮回狱,世间天神能救谁?

故知殊胜无欺处,皈依三宝佛子行。

佛说难忍恶趣苦,皆为恶业之果报,

是故纵遇生命难,永不造罪佛子行。

三有乐如草尖露,乃是瞬间坏灭法,

了知恒时无变法,希求解脱佛子行。

无始时来慈我者,诸母若苦自何乐?

是故为度无边众,发菩提心佛子行。

诸苦由求自乐生,圆满正觉利他成,

是故己乐与他苦,真实相换佛子行。

何人以大贪欲心,夺或令夺我诸财,

自身受用三世善,回向于他佛子行。

我虽无有些微错,何人若断吾头颅,

然以悲心将彼罪,自身代受佛子行。

有者百般中伤吾,恶名纵遍三千界,

然我深怀慈爱心,赞其功德佛子行。

何人大庭广众中,揭露吾过出恶语,

于彼亦作上师想,恭敬顶礼佛子行。

吾如自子爱护者,彼纵视我如怨敌,

犹如慈母于病儿,尤为怜爱佛子行。

与我等同或下士,虽以傲慢而凌辱,

然吾敬其如上师,恒时顶戴佛子行。

贫穷恒常受人欺,且为重疾恶魔逼,

众生罪苦自代受,无有怯懦佛子行。

美名远扬众人敬,亦获财如多闻子,

然见世福无实义,毫无傲慢佛子行。

自嗔心敌若未降,降伏外敌反增强,

故以慈悲之军队,调伏自心佛子行。

一切妙欲如盐水,愈享受之愈增贪,

令生贪恋诸事物,即刻放弃佛子行。

一切境现唯心造,心性本来离戏边,

了达此理于二取,皆不作意佛子行。

逢遇悦意对境时,视如夏季之彩虹,

虽显美妙然无实,断除贪执佛子行。

诸苦如同梦子死,迷现执实诚疲惫,

是故遭遇违缘时,视为幻相佛子行。

获得菩提身尚舍,何况一切身外物,

故不图报异熟果,慷慨布施佛子行。

无戒自利尚不成,欲成他利诚可笑,

故于三有无希求,守护净戒佛子行。

于求妙果之佛子,一切损害如宝藏,

故于诸众无怨恨,修持安忍佛子行。

唯成自利小乘士,勤如扑灭燃头火,

饶益众生功德源,具足精进佛子行。

当知止观双运理,以此摧毁诸烦恼,

真实超越四无色,修习禅定佛子行。

若无智慧以五度,不得圆满菩提果,

故以方便三轮空,修持智慧佛子行。

若未观察自错误,以法形相行非法,

是故恒时审自已,断除过患佛子行。

以惑谈他菩萨过,则将毁坏自功德,

故于大乘诸士夫,不说过失佛子行。

为求利养相互争,失坏闻思修事业,

故于亲友施主众,根除贪执佛子行。

恶言刺伤他人心,亦失菩萨品行故,

莫说他人不悦词,杜绝粗语佛子行。

烦恼串习难对治,执持正知正念剑,

贪等烦恼初生时,立即铲除佛子行。

总之一切威仪中,观心处于何状态,

相续具足正知念,成办他利佛子行。

如是勤修诸善根,为除无边众生苦,

皆以三轮清净慧,回向菩提佛子行。

为利欲修菩萨道,依照经续论典义,

诸圣者言而撰著,三十七颂佛子行。

因吾慧浅无修行,虽无智者所喜词,

然依诸多经论故,此佛子行定无谬。

而诸佛子广大行,如我愚者难测故,

相违不符等诸过,诸圣者前祈宽恕。

以此善愿众有情,以胜世俗菩提心,

等同不住有寂边,大悲怙主观自在。

译于二○○一年五月二十日




喇嘛钦!
« 最后编辑时间: 三月 07, 2018, 03:15:00 下午 作者 上师遍知 »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551 于: 三月 07, 2018, 03:15:34 下午 »

顶礼上师三宝


2018新年开示暨《金刚经》传讲
——索达吉堪布2018.01.07第121次UC开示
今晚我们在这里跟大家简单地讲一下《金刚经》,主要是念传承,同时也要说一些事情。可能我们学院最近气候比较寒冷,很多佛教徒感冒比较厉害,我也咳嗽——有些没有感冒,但是故意“咳咳咳……”(众笑)
最近学院比较冷,零下十八度,接近零下二十度了。而且还停电,现在又停了。一下来、一下停,一直是这样的。前两天法轮区的有些道友跟我讲:“能不能找人说一下?这几天一直停电,冻死了,不行啦!”我说我绝不会说的,我们以前在这里十多年没有电都可以,你们一个冬天有什么,好像也不是那么严重。今年因为修路以及这样那样的原因,可能电压有些不稳。法轮区和金刚区这边,晚上经常黑黢黢的,应该过得很快乐啊——我看到很多国家最高级的宾馆和饭店,都是点一个蜡烛,这次在欧洲也看到很多。其实这是一种很好的享受。所以道友们,有时候有这样的现象也是非常好的,没有电也很好。前辈的高僧大德们怎样为法苦行的,大家应该知道。我们刚来的时候,好多年都没有灯,有个煤油灯就是最幸福、最享受的了。
今天可能全球有很多人来听这个传承。世界上各个角落的人,所享受的生活待遇都是不同的。不管是快乐也好,痛苦也好,再过一段时间,都变成了如梦如幻一样,跟昨晚的梦没有什么差别。因此,不管是什么样的生活现象,我想都没有必要特别地执著。
今天晚上的课,主要是念传承,中间会穿插一些内容,有英语、日语的同步翻译。如果我讲的有些语言听不太懂,你们英语、日语方面比较好的话,可以换一个平台听。另外我可能也会用藏语讲一下,因为今天还有很多藏族人在听传承。
刚才是7点半开始念的课诵,现在是八点钟左右,预计念到十点钟,两个小时,不知道能不能念得完。我记得藏文比较多一点,汉文念《金刚经》就比较快。刚才我也跟藏族的各位都说了,就是不管怎么样,明天凌晨之前我争取念完。(众笑)
有些事情今天有必要讲一下。为了让大家不劳累,等下中间可能会讲一点其他的事。
第一个是跟大家做一个简单的汇报。我刚回到佛学院,昨前天在佛学院这边也做了一个简短的开示,但关于这次出去的有些事情没有说。一般来讲,以前包括我们上师法王如意宝也好,很多上师们,他们出去弘法也好、交流也好,这样的事业圆满之后,回来会给大家做简单的汇报。
我前段时间,2017年10月24日开始到12月24号之间,外出将近两个月,以西方为主的地方去得比较多,有六个国家、十多个城市。美国、瑞典、挪威、瑞士、西班牙和以色列这六个国家;城市包括芝加哥、波士顿,还有纽约以及奥斯陆等等。这次出去主要是讲课,除了有一天下午稍微休息了一下,其他时间都在外面奔跑。
这次去了十几所大学,做了十几场演讲;也去了监狱及其他地方,包括犹太教的教堂、基督教的教堂以及以色列的教堂,教堂内部也参观了;还有一些佛教中心,包括格鲁派、噶举派、觉囊派和宁玛派的;以及奥斯陆的道教太极中心。这次去了欧洲比较出名的一些监狱,有些监狱我觉得很舒服的,很向往的生活,待遇真的非常不错(众笑)。与一些大学教授交流了近20多次;学校以外的开示、演讲有接近30场次。回来之后自己做总结觉得还比较多。不管怎样,我觉得要跟大家一起学习,在外面我也听了很多老师的课。
回来之后,先在内部讲了一堂课。因为明年一些课的翻译还一直拖着,有些书也没有写完,所以可能暂时一段时间当中没有课。然后大概二月底、三月份,各方面因缘具足的话,我准备像今天晚上讲金刚经的方式,给大家讲《中观宝鬘论》。大约用两三天的时间,以念诵传承为主,中间穿插一些别的内容,做一些简单的开示。我有很好的《中观宝鬘论》的传承,以前我在学院也传过。当时我翻译喇拉曲智仁波切造的《中观宝鬘论》的注释,好像是在法王生病期间翻译的,然后是在法王涅槃的第二年,应该是2005年吧,记得是在上海仁济医院翻译完成。我初期的很多翻译,当时因为身体经常不好,很多都是在医院里完成的。这几年稍微好点。
2018年我有两个希望:一个希望就是今天传了《金刚经》之后,以佛学会为主的所有今天听传承的人,都尽量好好地学一学《金刚经》。因为《金刚经》在汉地非常非常出名,全世界来讲也是。现在《金刚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很多语言的翻译,比如日语当中好像有五种不同的版本,英语的话有十二种不同的版本,还有蒙古语、越南语、瑞典语、德语、意大利语,以及法语等等非常多的语言。全世界对《金刚经》特别关注,大概一八九几年的时候牛津大学就已经出版过英文版。
《金刚经》刚开始的来源是印度,后来传播开来。尤其是在汉地,从东晋时期到唐朝就有六种版本,当时我讲《金刚经》的时候也稍微给大家做过一个介绍。其实我很想把《金刚经》讲得更详细一点,十多年前我们讲的时候,当时佛学院出现一些违缘。记得《君规教言论》跟《金刚经》这两个经论几乎都是在凌晨两点钟、凌晨三点钟、凌晨四点钟讲的。所以我对原来那个《金刚经》的开示和现在这个《能断金刚经》,不是特别满意,但他们很多人说还算可以。因为当时白天没有时间备课,我就看了嘎玛拉西拉等印度的一些注释,然后将汉地一些高僧大德和古今中外的很多讲记和注释对照起来,包括当时唐朝玄奘和鸠摩罗什为主的讲义。因为玄奘的讲义对藏文比较适合,再加上跟已经翻译的版本也进行对照。在汉地应该有六种不同的译本,其中鸠摩罗什的译本非常流行,大家都认可这个版本。《金刚经》的功德非常非常大,当时我们也翻译了它的感应录,叫做《金刚功德经》。在整个印度也好、藏地也好、汉地也好,确确实实《金刚经》的感应和功德是不可思议的。
按照全世界通用的一种历算方法,现在算是我们新年2018年的开始。今天是2018年1月7号,也是个非常特殊的日子,希望大家有机会的话,从今天开始到年底之前,自学两部法:一个经典一个论典。经典的话,就是要求大家看《金刚经》。如果能好好地学、好好地读,年底的时候你对《金刚经》确实会有所认识。网上查一查就能知道,《金刚经》的很多感应确实不可思议。还有就是龙猛菩萨的《中观宝鬘论》,它的注释是喇拉曲智仁波切造的,非常殊胜。自学这两部法,就是给大家布置的作业。自觉的道友会重视,不自觉的话,今天听的时候点点头“没问题、没问题”,然后明天忘得一干二净——这也是我很随喜的:因为一干二净就是代表虚空,虚空代表法界,法界也就是《金刚经》所说的空性的意义……(众笑)

。。。。。。

喇嘛钦!
已记录
xy121314520
正式会员
**
帖子: 8


« 回复 #552 于: 三月 13, 2018, 12:50:58 下午 »

感恩分享!顶礼大恩上师!曾在梦中得索达吉堪布上师摸顶!过后得知,那天(做梦)上师来我所在的城市演讲传法,可惜因缘福报不够,未能亲临现场聆听法语。祈请上师慈悲摄受弟子!🙏🙏🙏
已记录
常忏悔2018
正式会员
**
帖子: 136


忏悔无尽


« 回复 #553 于: 四月 13, 2018, 09:20:34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http://mp.weixin.qq.com/s/x3WSFWGNTqK_KDeZTj89Kg

今晚大结局 一起祈祷上师吧
原创 2018-04-08 江湖之外 那达live 那达live
那达live  微信号
功能介绍 心灵轻安的源泉,自性成长的乐园,疲劳休息的港湾。




《师父》大结局
主人:江湖客

客人:云水、青山、菠萝、菠萝蜜


----以下为音频文字版节选----




1 / 解脱之道




江湖客:其实每一个人吧,遇到自己有缘的上师也很不容易。我上次到了一个地方去的时候,我到了那地方是东北,下面一个居士“嗷”地叫一声,“哎呀!我今天终于见到一个活的啦”。


(众笑)


江湖客:那么现在存在这样一种情况,他们觉得好像都是电视上看见的。


菠萝蜜:虚拟的。


江湖客:音响里传出来的声音都觉得,啊,这个不是我的师父!


菠萝:有点儿远。


江湖客:我应该另外再去找一个师父,我打电话能接的,发短信能回的。我遇到问题,小病小痛要看风水,钱讨不回来要遣除违缘,随时能找的上……觉得这个应该有血有肉。但是我觉得吧,这一点可能大家还是要慎重,一方面有解决一些问题的人也是可以,但是可能传法的才能是真正的上师,是吧?你光去解决一些问题,这个也是人情的交情,但是……觉得那个真的是上师,这边好像只是一个给我一个知识的老师,其实这样的发心能不能得到法的利益。这个可能…


云水:这个依止上师,一定是建立在上师教授给你解脱的方法的基础上。


菠萝:对。


云水:其实你说世间的那些事情,世间的很多人也可以帮你解决。有些时候只不过说你找一个师父更加捷径,更加方便一些。像世间的这些事情呢,你随便找个人,或者你找一个相应的人,都能去解决,比如生病的时候你找医生呢,这些都是可以去能做的,但是你要解脱轮回,这个方法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的。


江湖客:还有一点哈,其实你感觉没有见过是不是就没有加持,我觉得不一定。比如说法王如意宝当时也没见过麦彭仁波切,后来念了一百万祈祷颂,直接开悟了嘛。他也没见到过。


云水:还有晋美林巴尊者他也没见过无垢光尊者。


江湖客:也是后来祈祷之后,境界当中见到得到加持。




菠萝蜜:而且在学院的时候,大家可能总是感觉在学院是天天依偎在上师的身边,其实根本也不是这样。上师平时多忙,接待人那么多。平时就是上课的时候在听上师法义,顶多有的时候开会是跟上师开会,其实平时也是完全见不到上师。


菠萝:其实也不敢去打扰上师。上师的事那么多,我们除非有特别重要的事才会去找一下。


云水:所以说在汉地的禅宗里,大家经常说的一句话: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把你领进门来之后,师父教你方法,你把这个方法一定要掌握了,然后好好地去学习这个方法,这个很重要!不是说其他的,如果你刚开始依止上师这个点就出了偏差的话,其他的都没办法了,是这样的。


2 / 师父——最好的护身符




江湖客:还有一点,有些人觉得因为没有见过,没有建立这种感情。会不会不管我?但其实我觉得不是这样,我就知道很多听起来有点玄,我觉得佛教徒内部了解一下也没有什么。有一天上师讲课的时候也讲,下面我有些弟子哪个地方出现违缘了,我境界当中跟着的单坚护法神给他遣除了,当时是什么什么样的。实际上就是说哪个地方出现状况了,他肯定是知道的。


还有一个道友在山下,出现一个问题,好像是招邪了,本来是打120急救,120都已经在路上了,后来他就感觉自己非常痛苦,他当时带着一种埋怨的心在那祈祷。他说,师父你是救苦救难的,现在我已经很苦了。你这个时候再不来救更待何时啊?!然后在他的境界当中,上师就从门口进来了,进来之后就给了他一耳光。当时他浑身感觉有个什么东西从身上就出去了,他自己就苏醒过来。当救护车来了的时候,他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这个从科学上是没有办法解释,他就是祈祷就会有感应道交的。


云水:就是你在祈祷的时刻,你的信心已经是达到极致了,就跟真正的上师已经相应了,那么上师这种加持的能力呢,就突然可以过来帮你解救这种危难,是这样。


江湖客:还有一个故事我一定想分享的,哈哈。是这样的,有一个道友在佛学院呆过两三年,自然呆的时间不长,跟上师接触的也不多,甚至从他的感觉当中上师可能不认识他。有一次他心脏不好,就是接近濒死了,神识已经离开身体了。但是他有一个好的习惯,就是平时经常祈祷上师,经常祈祷,这个时候他就用了一念,他就,喇嘛钦,祈祷上师加持。这个时候在他的濒死那种神识离开身体的时候,他就见到上师了。见到上师的时候,他本来在没有见到上师之前是有很多冤亲债主在那等着的。我们都说腊月三十要讨债了,你马上要死之前,这时候是你最脆弱的时候。他那些冤亲债主都是以各种面目,杀生的,过去生中结怨的,都出现了啊。


菠萝蜜:还我命来。


江湖客:还我命来!那种感觉,像电视里面的。后来他一祈祷上师,上师一出现以后,你知道上师说了一句什么?


众禅师:嗯啥?


江湖客:上师说,这是我的弟子,有事儿冲我来!我当时一听这话,这个师父现在还活着,他当时因为上师救了他,他就活过来了。他把他濒死的体验给我们分享,他跟我分享这个是真实的,他就跟我讲了这个故事的时候,当时我觉得,哎呀,有上师好幸福!


菠萝蜜:特别幸福。


江湖客:我觉得上师好酷啊,有事冲我来,他是我弟子。所以啊,我就想今天也基本上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还有课,这个聊天也接近尾声了,就是想在结束之前跟大家讲一下。我们值遇到这个善知识,很难的。就是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嘛,然后值遇明师也很难。




云水:对。


江湖客:从大家来了解,这么长时间过程中呢,我们能值遇到这么好的佛法,这么好的师父挺难得的。我相信听我们录音的,有些是上师的弟子,有些可能不是。但是如果你已经是在学习佛法了,一定要珍惜啊,经营好这一段缘分。咱们离解脱其实已经不远了。


众禅师:嗯。


江湖客:就好像虽然春天来了,风还是有一些凛冽,但是呢,其实马上春天就不远了。


云水:马上就可以听到布谷鸟的声音了。


江湖客:阿弥陀佛!





喇嘛钦!

« 最后编辑时间: 四月 13, 2018, 09:26:56 上午 作者 常忏悔2018 » 已记录

我今悉以清净三业,遍于法界极微尘刹,一切诸佛菩萨众前,诚心忏悔,后不复造。
常忏悔2018
正式会员
**
帖子: 136


忏悔无尽


« 回复 #554 于: 四月 13, 2018, 09:22:49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http://mp.weixin.qq.com/s/e-Fjc-CVnjHR55e03_mIPw



师父之所以能成为师父
原创 2018-04-06 江湖之外 那达live 那达live
那达live  微信号
功能介绍 心灵轻安的源泉,自性成长的乐园,疲劳休息的港湾。




《师父》第十五辑
主人:江湖客

客人:云水、青山、菠萝、菠萝蜜




----以下为音频文字版节选----
1 / 听禅师们讲自己的师父





。。。。。。

青山:但是其实我们对上师的感恩或者上师对于我们的加持,是长期以来的一种沉淀。但是现在大家可能比较快餐文化嘛,比较喜欢很显眼,突然间的这种东西。我们身上好像有,但是这些东西打动不了我。如果这个东西打动你了,这是你生起信心的根本。那么以后出现另外一个人,有可能他的这个手段,这种因缘好像更闪光,你的信心又转移了。所以我们的信心,对上师,对老师的信心是长久的沉淀。其实说起来还是书本上的感觉,还是大家平时耳熟能详的。但这种东西只有自己能感受得到。


菠萝蜜:确实有点心照不宣。


江湖客:亲身的体会。菠萝?


菠萝:我觉得上师最打动我的地方是,很多师父可能都是在讲佛理。但是我们的上师呢,他在践行上确实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榜样。尤其是在菩提心的践行上,我们可以看到他长期对大家的付出和他的慈悲心。我们佛教当中讲的种种这些法相在他的身上都能看得到。他并没有就像刚刚讲的,他并没有说从神通上或者境界上怎么怎么去讲,但是真的从他的行为上就给我们树立了一个特别好的榜样,并不只是在口头上去讲。这么多年以来都是这样子。有些师父可能你越接近会越发现他的缺点,但是我们遇到的上师也好,师父也好,真的是你越去观察,你越会发现他的这种慈悲、智慧,戒定慧都是非常非常的圆满。


2 / 师父——润物细无声




江湖客:对对对对,我也深有感触,不管你们问不问我,我分享一下。


众禅师:对对,江湖客禅师说一下。


江湖客:我很赞同那个菠萝的说法。我刚开始来的时候挺搞笑的,我也是看了米拉日巴的传记。跑来这边,法王还在,然后呢上师在那个叫圆平的小屋子里同步翻译。然后我跑到那去拜见的时候,我就学米拉日巴尊者见玛尔巴时候说的那个话,我说我要依止啊,我要供养啊,怎么怎么样,当时上师根本就不被我打动。说:“慢慢来,先住下来再说吧”。但是其实我内心的感受就跟你们说的一模一样,平平凡凡的一个人嘛,没有什么信心。真的,我就觉得很正常,好像也没有什么好感,也没有什么不好感,平淡的。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之后,其实说老实话,我个人来讲分别心是挺重的。功德我能看见,过失我更会发现的快,就挑毛病的那种眼光。


这么多年来,刚才菠萝蜜也说了,讲的肯定是正确的佛法,不但是讲,自己会这样做。这个就是说从头到尾言行一致,这是肯定的。不管怎么讲我就怎么做,我说这个重要我就在做。然后还有一点就是他那种智慧,比如说给我们讲法,特别是讲完课之后,下面是随机的提问,上师回答的,我都没想到那种。这是一点。其他还有就是为人处事方面,就是跟政府的人,跟佛学院的人,跟居士,跟我们打交道。还有上师那种慈悲,就是特别护念我们每一个人的心,说老实话,真的是这样的,就是很慈悲,很慈悲。不管你是不是一个很有钱的,或者颜值高的,或者很有能力的,都是平等的。第一个,他肯定是很爱我们的。上次就讲起来上师,当初为我们汉族人怎么怎么去张罗买牛粪,然后出去给我们……点点滴滴吧。刚才青山也说了,咣一下上师一放光啊,上身冒火,下身滴水,就是那种去示现神变,没有。但是他正好是润物细无声的点点滴滴,让我们在上师身上学到了作为一个真正佛教徒应该具备的美德、智慧、慈悲。还有为汉族人的解脱,包括山下的居士,可以说是呕心沥血。


特别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上师那种精进。这个精进,我真是没有办法想象。有的时候他完全完全可以推诿一下身体不好,经常是坐在法座上打吊瓶。本来就是《法华经》确定要讲的时候,头一天上师的母亲圆寂了,去世了。我们知道上师是非常爱自己的母亲的。我们每个人都有人之常情,用此心去推别人的心,那肯定是很悲痛的。但是上师并没有把《法华经》往后推,可以说是没有因为任何一件私人的事情或者是什么,来中断自己的讲学,中断自己的翻译,中断自己为众生的这些事业。所以有的时候好像你让我们讲的时候,都觉得语言很苍白了。是,真的好像没有办法去把这个讲出来。所以大家要问或者是说我们跟上师怎么一种关系,很微妙,对不对?好像胜过了自己跟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和自己的父母还没有这种感情。嗯。
 


——未完待续——

喇嘛钦!
« 最后编辑时间: 四月 13, 2018, 09:29:19 上午 作者 常忏悔2018 » 已记录

我今悉以清净三业,遍于法界极微尘刹,一切诸佛菩萨众前,诚心忏悔,后不复造。
常忏悔2018
正式会员
**
帖子: 136


忏悔无尽


« 回复 #555 于: 四月 13, 2018, 10:21:31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胜道宝鬘论》传讲(1)
                ——索达吉堪布2018.03.12第125次网络开示



。。。。。。


那下面就讲第八个问题,“诸位成就者的甚深窍诀,贩卖给无缘份的俗人,委实可惜。”就像以前大圆满、大手印的这些传承上师们,麦彭仁波切、无垢光尊者、法王如意宝……噶举派也有很多了不起的大德的教言、窍诀,这些窍诀如果没有条件地随便给一些世俗人的话,非常可惜。不管是法本也好、传法也好,都一定要具足各方面的条件,如果因缘不具足,就不能传;如果传的话,护法神就会惩罚。真正的法器才可以传授,如果对非法器的世俗人,哪怕他再富裕也好,传授的话其实不是很好的。

在西方的话,比如说大学里面的教授,有些把密法作为一个研究。为什么这样呢?因为政府给他一些费用,有一些研究的资金。可能密法以前没有公开过,所以他能拿到补贴,拿到研究资金,也有这个原因。其实这样的话,加持就很容易消失。

希望以后包括密法、大圆满的一些窍诀,不要随意地传给别人。包括我们的一些堪布堪姆,有些非常大胆,“我要讲个《窍诀宝藏论》”“我要讲个《上师心滴》”——可能你还没有达到这样的资格,自己不要特别的……有时候其实给别人传授密法的话,自己相续当中没有一定的功德、没有一定境界的话,对自己也是非常有损的。

当然有些人也给我讲:“你讲的那个密法,没有讲义啊……讲得太简单了,难懂啊……我们得不到更细致的……”有些给我这样讲的。如果得不到的话,以后用另一种方式也可以。但是我的上师如意宝,以前也是这样传的,我觉得应该是可以的。我还是很认真地,给修完加行的、具有资格的这些人,尽量传了一些。但如果我的这些传授方法已经不太合适,有更细致的、更有窍诀性的话,那我以后少传一点也是可以的。确实这方面我自己也是非常非常忐忑不安,不传呢,以前自己也得过一些;但是传授呢,也不能像其他课一样给大家讲……

不过,上师如意宝以前是这么传的,我想他的智慧应该超越现在的有些人,因此我是按照上师如意宝那样传的。上师如意宝当时也没有更多的讲义,没有其他的什么给你安排很多很多的……当时的人应该是有所领悟的。但现代的这些人呢,一个一个还要更细的话,我确实是没办法。我也不敢违越传承上师,尤其是密法的上师,上师是怎么传,将来弟子如果传的话,也是这样传的。因此,我现在对少数人反反复复地观察,然后对这些人稍微有点传授。如果不传授,一方面觉得这么殊胜的窍诀,哪怕是耳边听到,也结上了一个非常殊胜的善缘。我是这样发心的。

但最近也有人给我提了很多……昨天还有法师给我提,提的时候我就说,不用给我提了,我不传就是了。我是这样说的,实际上事实也是这样。可能觉得我传得太略了,不太符合传承上师教言的话,我也注意就是。保护自身我也会的,对我个人而言,不传可能是最好的,可能活在这个世间当中的时间也长一点,各方面也会好一点——所以你们也是考虑得非常周到啊!

下面讲第九个法,“以嗔恨心舍弃作为大恩父母的一切有情,委实可惜。”以嗔恨心舍弃所有这些大恩父母,也是非常的可惜。包括对六道轮回中、无始以来当过自己父母的有情,如果我们以嗔恨心来打他们、杀他们、害他们,那我们相续中的菩提心已经舍弃了、没有了。就像寂天菩萨在《入菩萨行论》中讲的,“修法所依缘,有情等诸佛”,修法所依的有情和佛,完全是相等的;“敬佛不敬众,岂有此道理”,如果我们只恭敬佛,而不恭敬众生,那非常的——岂有此理,不合理的。因此,如果我们以嗔恨心来舍弃众生、害众生的话,真是非常可惜的事,尤其是对进入大乘佛法的人来讲,也是这样子的。

第十个问题说到,“风华正茂的少年,三门平庸虚度,委实可惜。”有些人认为,我现在拼命地赚钱、拼命地干活,将来到了七八十岁的时候再开始好好地修行、好好地学佛。其实到了那个时候,可能都有点糊涂了,可能连最基础的法门都不一定能明白。“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世间当中也是这样讲的。如果年轻的时候没有努力、没有很好地学修,老了以后三门不是很健康的,那时候去学习佛法可能有一定困难。

其实学习佛法最好从小就有这方面的因缘,而且年纪越小越好——哪怕是很小,我都经常跟他们讲,包括刚刚来到人间的孩童、幼儿,在他们耳边有一些佛法僧的声音的话,逐渐逐渐他们长大以后,肯定对自己和他人是有利的。

所以希望年轻人,该学的时候应该学,不然你一直拼命地忙着世间法,最后真的生老死病的时候……我们的生命突然会变成什么样子也很难说。无常是很可怕的,无常有它自己的特点。所以我们的三门不要虚度啊!当然,有些可能比较特殊吧,没有机会,年轻的时候环境啊、各方面的原因,没有很好地学佛。那现在学也是可以的,离开人间之前和佛法结上一个殊胜的因缘,也是非常不错的,很好的。




喇嘛钦!

* UC125.doc (64.5 KB - 已被下载 37 次.)
« 最后编辑时间: 四月 13, 2018, 10:25:53 上午 作者 常忏悔2018 » 已记录

我今悉以清净三业,遍于法界极微尘刹,一切诸佛菩萨众前,诚心忏悔,后不复造。
常忏悔2018
正式会员
**
帖子: 136


忏悔无尽


« 回复 #556 于: 四月 20, 2018, 01:39:09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http://www.zhibeifw.com/cmsc/bencandy.php?fid=762&id=7076

前行广释 第一百零二节课


** 温馨提示:如需转载本站内容,请注明内容出自智悲佛网。在微信公众号中转载时,不应设置为原创。** 内容来源:智悲佛网 ( http://www.zhibeifw.com/cmsc/bencandy.php?fid=762&id=7076


。。。。。。


原来我脊椎不好时,医生给我做小针刀手术。我在最疼痛的时候,突然想到:“我前世会不会当过西班牙的斗牛士?经常把剑插在牛背上,所以今天也被人用锥插入我的脊椎。”也许是真的吧,我当时就这样想的。)

他想:“在这个轮回中,还有许多像我一样用脚踢母亲的头而感受此苦的众生,愿所有这些众生的痛苦,都成熟在我身上,由我一人来代受,愿其他一切有情生生世世不再感受这样的痛苦!”

(轮回是痛苦的本性,只要身处于轮回中,即使你再有钱、再有地位、再有才华,也肯定要感受种种痛苦。此时,这样观想非常重要。)
他刚刚萌生这样的念头,铁轮便腾空而起。尽管他对母亲造了恶业,但依靠一刹那的善念,马上就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了,在空中七肘高处相安无事,享受快乐。

父母是相当严厉的对境,对他们稍有不敬或欺辱,这种业就很难消尽。

《佛本行集经》中也讲了,有一对母女去牧场,用两个桶装牛奶。装满之后,大桶由女儿背,小桶由母亲背。在途中,母亲再三催女儿快点走,说路比较危险,担心会有不测。女儿背着大桶特别累,对母亲生起了嗔恨心,就骗母亲说:“我要去方便一下,马上就赶来,您先帮我背着这个大桶。”然后她故意慢慢走,让母亲背着两个桶,走了六拘卢舍 。这个女儿,就是耶输陀罗的前世。以此果报,耶输陀罗怀胎六年,才生下罗睺罗。

佛陀在这部经中也说:“所有诸业,非是虚受,随造善恶,还自受之。”所以,我们所受的苦乐之报,并不是平白无故的,而是自作自受,随着自己所造的善业和恶业,就会在轮回中感受相应的快乐和痛苦。

因此,大家对父母这样的严厉对境,一定要有恭敬心,经常承侍供养,有时间就跟他们聚聚。佛陀在《本事经》里也说:“诸有乐福人,应尊重父母,礼拜修供养,敬爱亲近居。”然而,可能是种种原因吧,现在人对父母一般不理不睬,真正孝顺、听话的子女,实在少之又少。其实,父母是非常严厉的对境,对此务必要值得注意!

◎ 自他相换菩提心可迅速清净罪业

匝哦之女的公案归根结底,就是告诉我们,依靠发菩提心,现前的恶业也能清净。

印光大师在《文钞》中,也讲了一个这方面的故事:民国时期,有个人叫徐蔚如,他得了脱肛病,非常严重。每次大便之后,必须休息一刻钟,等肛门慢慢回去,才敢动。民国八年正月,他大便之后,有急事刻不容缓,马上就坐车出门,结果病发特别严重,肛门永远回不去了。他在七天七夜中,痛如针扎,无一刻停息。他先是通过念佛对治,但病痛不见减轻。于是他发大菩提心:“这个病如此痛苦,愿我多承受点,其他人不要得此病!”接着至诚念佛,慢慢就睡着了。醒来后,他发现病竟然痊愈了,而且从此断根。

依靠菩提心的力量,减轻今生来世痛苦的公案,实际上数不胜数。古人在这方面记录得非常好,但现在人因为信心不足,对佛陀的加持、菩提心的威力、信心的感应,几乎没有什么体验。就算有一些,也很少落在文字上,这是相当可惜的!

◎ 自他相换的窍诀极为难得、殊胜

自他相换的菩提心,是我们修行中必不可少的究竟正法。往昔噶当派的格西们,也将它作为修行的核心。

。。。。。。

断除我执非常非常重要,我执没有断的话,就像《华严经》中所说:“若计有我人,则为入险道。”当然,这样的法,具善根的人才会有兴趣。《十诵律》也说:“圣人不乐恶,恶人不乐善。”恶人对善法没有兴趣,圣人对恶法也没有兴趣。所以,对自他相换菩提心的教授,只有真正的智者,才会产生信心和欢喜心。
修了这种菩提心,今生中可以祛除病痛、解除忧苦。我本人对此就有很深的体会,觉得自他相换非常灵,比什么吃药打针都好。当然,吃药打针也需要,但在此过程中,你可以经常修自他相换。
有时候我觉得生病也是件好事,没有生病的话,就不会有机会修自他相换。只要一痛苦、一生病、一遇到违缘,对它就能想得起来。而且,降伏鬼神、魔障等,再也没有比这更殊胜的窍诀了。所以,我们应随时随地将珍爱自己的恶心弃如剧毒,努力修持自他相换菩提心!

喇嘛钦!
« 最后编辑时间: 四月 20, 2018, 01:51:44 下午 作者 常忏悔2018 » 已记录

我今悉以清净三业,遍于法界极微尘刹,一切诸佛菩萨众前,诚心忏悔,后不复造。
常忏悔2018
正式会员
**
帖子: 136


忏悔无尽


« 回复 #557 于: 四月 20, 2018, 02:15:27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http://www.bodhiinstitute.org/forums/index.php?topic=8102.msg134291#new

行者随笔之


2002的夏日



     那一年,是法王在世时最后一次耍坝子。每天,耍坝子的表演结束时,很多汉僧会挤上卡车和拖拉机回学院。

     那个远去的夏季,忏云师被倒退的拖拉机撞到,后轮从身上碾过。

     那时,学院只有一个扶贫医院,中午是女众看病;晚上男众看病。

     傍晚,常常,扶贫医院唯一的一部老式电话会在中药房响起。中药房的师父听到了堪布那熟悉、低沉的声音。堪布说,一会儿,他会到扶贫医院来打针。

     天色将暗未暗之际,扶贫医院二楼的长廊人来人往,人们没有注意到,索达吉堪布温煦、含蓄的身影出现在长廊里,从他们身边、对面缓缓走过。

     偶然,有人惊鸿一瞥,认出了堪布,即使正走在上师身后,他们也会立刻摘帽,弓腰。此时,堪布无语飘离的背影似乎已经知晓。因为这一次邂逅,他们的心,久久无法平复。

     天黑了,堪布在眼科病房的消息传开,一些弟子在眼科病房外踌躇,焦虑不安地等待。他们张望堪布房中厚重的窗帘边透出的昏暗的灯光,希望能觐见上师,解开心结。

     堪布通常打的是消炎止痛针,如果不是难以堪忍,上师不会从男众区山上,下到喇荣沟中央,再穿过大路和小道,来到位于女众区的扶贫医院。

     弟子们鱼贯而入,小声请示上师。上师坐在落地灯的光圈下,在半旧的、深褐色的单人沙发里,威严、纹丝不动,就弟子们关于常住和个人的一些问题予以解答。从堪布身后的枕头、腿上的被褥和暗黑的面色中,可以看出,上师正在忍受着疾病的折磨。

     耍坝子的那段日子,索达吉堪布的病痛似乎更为加剧,法师们力劝上师下山看病,堪布不同意。在医生的强烈要求下,上师住进了扶贫医院的眼科病房。

     眼科病房又称为法王的房间,法王如意宝生病时,曾经在那间房中住过。它是最早的装有铝合金大窗和电热板的房间,墙上挂了一张测试视力的图,角落里,有一个从未插上电源使用的绿色双门冰箱。阳光穿过镂空的白色窗帘,照耀到半旧的单人沙发上。

     忏云师被送到门诊急救,住在眼科病房隔壁。

     忏云师四十多岁,从中国北方来到青藏高原。每天去大经堂,听法王和堪布讲法。她无有过往甚密的亲友和道友,也无有经济支援,一个人住在山上一个非常简陋的小木屋里,过着不为人知的生活。

     忏云师撕心裂肺的叫声,令浑身无力、痛苦的病人们倍受煎熬。他们低头,悲伤地观想着本尊的面容,默默念诵着本尊心咒,祈祷奇迹降临在她身上。医生和护士们急促地进进出出,为她止痛、针灸、按摩,尽一切努力,希望能减轻她的痛楚。

     疼痛,一定要用这样尖锐的嘶叫和长长的哀嚎才能得以减轻。它无止无息,每一分钟都被放大,延长,都难以堪忍,她的半边身体不可抑制地抽搐,求死无门。

     等候在眼科病房门外、希望见上师的弟子们,听着她可怕的叫声,站立不宁,身心倍感不安。他们进入到上师的房中,在无边寂静和凝重的氛围里,隔壁的声音,更加尖锐刺耳,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们说出的任何话,听上去都是那么苍白,那么不合时宜。

     上师沉着脸:“你们因为我是上师,才来看我,隔壁的病人,听上去那么痛苦,你们为什么不去照顾她?”

      未来的日子里,他们守候在忏云师边,端水、端盆,为她煮稀饭,洗漱、扶她上厕所。上师如同他们身边的虚空,无时无刻不注视着他们,与他们同在。

     嘈杂的夜晚渐渐平复,进入到深沉、寂静的长夜中。但是,忏云师无法入眠,疼痛似乎更为剧烈,她的叫喊,从扶贫医院二楼的长廊传出,如噩梦一般,在沟底回响。

     从上午十点,到晚上十一点,堪布要输几种不同的的药水。有治疗心脏的药物、强制性脊椎炎所用的消炎和止痛的药物等。晚上十一点多,堪布输完最后一瓶药水,护士圆悲师为上师拔出针头,拿下药瓶。

     “圆悲,”堪布深思熟虑地说:“你帮我把窗关好,把窗帘拉上。”
      圆悲师应声,拉上眼科病房密不见光的遮光窗帘,关紧窗户。

      上师又说:“你去看看隔壁的忏云,看她好一些没有,不要让人进来。”
       圆悲师立刻出了堪布的房间,来到隔壁病房。

      圆悲师三十多岁,是为数不多的老常住之一,在医院发心多年。在过去的一些年中,曾经听受法王和堪布传讲多部甚深的密续和论典。

      二楼走廊两端的门已经关上,除了突发性事件,不会有人前来打扰。圆悲黑黢黢的身影在门诊室和眼科病房门口徘徊。她不敢进眼科病房,上师沉着的语气和吩咐,令她感到有些不同寻常。她担心上师要修法,怕打扰了上师,又怕堪布会需要帮助,自己没有尽职。正焦虑不决,恍然间,她发现,周围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

     夜空中,低低的云河无声地闪烁。医院二楼,只有门诊室的灯亮着,灯光穿过窗户和半掩的门,映照在长廊的地板上,照亮了长廊边的木栏杆,在陷入了暗夜的喇荣沟里,分外寂静和温馨。

     忏云师不叫了!圆悲师来到门诊室门口,轻轻推门,忙碌了一天的医生、护士和护理人员回过头,对她指指床上的忏云师。既欣慰,又不能相信和理解:

     忏云师睡着了!

     圆悲师退出病房,悄悄拧开隔壁病房的门:“上师,忏云师睡着了!”

      落地灯罩的光晕里,堪布的身体有些歪斜,倚靠着背后的枕头,一手撑头,似乎头疼欲裂,半边身体不断地抽搐。

     “上师,您、您没有事吧?!”

     上师勉强抬头。吃力地看了圆悲一眼:“哦。她已经,睡着了吗?”
     “我去叫医生!”
     “不用——”

      圆悲师跑到隔壁,医生跟着她快步走入眼科病房。医生非常吃惊,上师刚输完液,疼痛已经缓解,此时,却像换了一个人,身体内部正在遭受着难忍的痛苦,半边身体抽搐不停,部位、症状和忏云师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上师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始终保持着内在的寂静和庄严。

     医生问上师:“上师,您怎么啦?您哪里不舒服?”

     上师太阳穴上的一根青筋不停地跳动,圆悲师立刻到上师身后,为上师按摩头部。这段时间,上师经常让圆悲师按摩头部,以缓解痛苦。不到万不得已,上师从不指使别人为自己做事,即使弟子做了一点点份内的事,上师也会耿耿于怀,想方设法表示感谢。那天,医生和护士忙碌了很久,等上师疼痛缓解时,已经是凌晨两、三点。

     上师到小床上躺下。医生又回到隔壁,看望熟睡中的忏云师。圆悲师将茶几上的冷茶换了,倒上热水,轻轻端到小床边。这时,她望了眼上师的面容,震惊地看到,上师的脸上,正缓缓流下两行热泪。

      似乎为了宽解圆悲师的诧异,又似乎在安慰她,上师答非所思地问:
     “圆悲,是不是我要圆寂了?”

       泪水顿然涌上了圆悲师眼眶:“不会的,上师,您不会圆寂的!”

       堪布不再说话,目光向下,沉浸在遥远、无可测度的时光和情境中,那里演出的一幕幕,令上师泪水不可抑制地,默默地流淌。

      忽然,门响了,医生推门而入,圆悲师连忙向医生摇手,医生一惊,又悄悄退了出去。

      上师把身上的被子向上拉,用被子蒙住了脸。


      2009年,上师在讲解《弟子规另解》时曾经说:

      “我去五台山闭关,事后有人问:“你闭关期间,见了什么本尊没有?”

       我说:‘没有,只是哭得比较多。’”

      上师说:“有时候心一静下来,想起上师的恩德、诸佛菩萨的恩德,想起贪著轮回中无义琐事的众生,就会从内心深处生起信心和悲心,并流下泪水。”

      在未来的几天中,每天都是这样:

     忏云师的叫声一旦止息,陷入沉沉睡眠时,隔壁,上师的半边身体就开始抽搐。每天,都痛到凌晨两三点。后来,忏云师被送下山,送到成都医院。半年后,人们在喇荣沟看见她,拄着一根光秃秃的木头当拐杖,一瘸一拐地走着,风夹裹着尘灰,从她身上卷过。

      忏云师的腿在很长时间没有复原,她无法去经堂听课,在那里盘腿而坐。每天,上师上课的时间,她坐在自己的小木屋里,把耳朵贴近小桌上一个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伸着长长的天线的小收音机。

      她皱着眉,面容严肃、紧张,倾听着上师讲法的声音,声音中传递的特殊的意义。




喇嘛钦!
已记录

我今悉以清净三业,遍于法界极微尘刹,一切诸佛菩萨众前,诚心忏悔,后不复造。
常忏悔2018
正式会员
**
帖子: 136


忏悔无尽


« 回复 #558 于: 四月 23, 2018, 08:52:20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忆念上师 阳塘仁波切


金刚持 多芒阳塘仁波切

出生及转世认证

多芒阳塘仁波切于藏历第十六胜生周期的土蛇年之十一月十日特殊时日,时值公元1929年,出生于锡金境内一个名叫扬唐的地方。父亲是从多康卓千过来的贝玛卓度,母亲名为丹增确准,她是扬唐阿听的女儿,出自名为“臧沃白玉岩”这个族系。出生时有彩虹出现等等许多稀奇的瑞相。仁波切出生时,在牙上有“嗡”字、脚底有右旋白螺自然浮现出的形象,并且异于其他孩童,身体很快地发育。

仁波切的前世多芒大伏藏师(多芒德千)为拉尊南开吉美的化现,这在金刚伏藏文献中有授记。文献中云:

奥明具乐莲花网之洲

不变祥德之地哲莫雄

吉美巴渥衮桑南嘉尊

降下不坏金刚表法雨

为利藏地康区诸多众

埋藏瑜伽名为多杰者

忆起过往意界自然生

拉尊南巴家瓦的二次伏藏——持明命修增补章里面提到:

瞻洲中心圣地哲莫炯

天山心帐金刚岩洞中

一切持明上师精华意

南开吉美之幻化瑜伽

自生金刚密语自解释

净相上师持明命修之

增品遇者自然得解脱

吉美巴渥衮桑南嘉之

化现多杰德千林巴尊

决断不变金刚密语善

此外,还有:

比玛幻现哲炯卓千巴

黑如迦尊南开吉美力

再现名为吉美巴渥者

第三世为多杰德千林

诸如此等了义金刚文献中所赞誉一般,嘉瓦拉尊千波,其化现为刹通吉美巴渥,他复化现为多芒德千或称多杰德千林巴。这位无有争议的大伏藏师取出了持明命修的增补章,以及十二余函新伏藏等地伏藏及意伏藏,全然维续了拉尊南巴嘉瓦伏藏终章,并且广大利益众生。

他的再化现,即是多芒阳塘仁波切,或称全名为衮桑吉美德千韦色多杰。第五世卓千仁波切图登却纪多杰等大师认证他为多芒大伏藏师多杰德千林巴的转世,并且嘱咐道:“前往秘境哲莫炯(锡金)的扬唐地区,肯定会毫无困难地找到(多芒德千的转世)。”于是多芒梭珠等人前往锡金寻找,来到扬唐地区时,碰到几个在玩耍的小孩,其中一个小孩来到他们面前,用锡金话对他们说:“你们实在是太慢了!”他们向他询问了地名和父亲的名字,他回答:“这个地方叫扬唐,我爸爸名叫贝玛卓度。”并且对他们说:“来我家吧!”

寻找转世的众人对这个小孩深感稀奇,对他的父亲说:“这小孩蛮稀奇的。”父亲也说:“就是啊!当初这孩子出生的时候,天空还响起了这样的声音,我把它纪录成文字。”于是把文字纪录拿来给众人观看。文字记录上写着(当初天空响起的声音):

谷顶皓白雪山如佛塔

谷尾浩大川流如铁铐

谷腰如同金刚之座上

乃吾多杰德千林巴也

众人看到这些文字之时,小孩的父亲完全不晓得这群人前来的目的是什么。这份授记文和第五世卓千仁波切所说不谋而合,无有抵触之误。于是,多芒梭珠仁波切认证这名小孩为德千林巴的转世。



从锡金迎请到康区 举行坐床典礼

仁波切的转世确定无误找到后,多芒梭珠仁波切等人,供养金、银等许多种珍宝。仁波切9岁时,主从众人从秘境锡金,以骑马的方式,经过拉萨等地,沿路在卫藏的一些大圣地朝圣之后,在14岁那一年(西藏第十六胜生的水马年,值公元1941年)抵达了位于现在多康哲霍地区章郭宗境内的多芒寺圣教善增洲,或称多芒贤缘寺。在前世多芒大伏藏师(多杰德千林巴)的法座上坐床。

仁波切的出生地是现今印度的锡金省境内,从这个地方将转世的仁波切迎请到康区章郭的李阔玛牧民区里的多芒寺,在历史上像这样到这么远的地方寻找、迎请转世高僧的例子十分罕见。



于诸多善知识尊前精勤闻思学习

仁波切从小时候起,便在他前世的弟子多芒梭珠仁波切为主的多位善知识尊前,除了勤于学习诸如文字读写、舞、绘、声等等金刚阿闍黎所必备的科目之外,也在匝卡喇嘛粗洛、白玉祖寺特地派来的堪千贝玛、堪布洛桑却札、祖古益西多吉、拉霍卓珠、堪布圆嘎、刹通敦炯林巴的儿子加空祖古多杰展度、余括恰撤瓦、玛尼喇嘛贝玛悉地等许多具格的大师尊前,于包括一般科目在内的无量显密经论,圆满了闻、思、修,并且主动修持了义隐密大瑜伽秘行,一心专注在闭关修行。仁波切自己时常提到,自己不共的上师,主要是智钦林珠仁波切、怙主顶果钦哲仁波切,以及色拉扬珠仁波切等大师。



时代变迁之中 牢禁二十余载

特殊时期,仁波切和多康一带的许多大上师们曾经计划出走,于是仁波切向他的根本上师智钦林珠仁波切询问自己是否需要出走。上师开示道:“无论有多少艰辛困难要承受,都要去承受,你不可以流亡。”

于是仁波切听从上师嘱咐,面对危险,来到他所庇护的克朋里扣玛的地区。尔后,他被关入监牢,仁波切在牢中度过了二十余年的时光。


那时候,在他的监牢中,还有许多康区的上师、祖古,最重要的是色拉扬珠仁波切也跟他关在同一个牢狱,所以平时得以获得许多深奥秘密修行的法宴。尽管当时必须承受各种身体上的煎熬逼迫,仁波切予乐、受苦,并将违缘视为行善的鼓动力量,在牢中主要是以修行来度过时日。仁波切在闲谈时,对弟子及有缘众提到,他得以在监牢之中行持他的主要修行。

政策稍加宽松之际,仁波切得以从狱中释放。他不只成为大众虔诚信慕的上师,由于他出生于印度,中国政府已准备好请他在甘孜州政协中工作。于是仁波切藉此之便,尽其所能地进行复兴圣教及文化等相关工作。



以灌顶、口传、窍诀来成熟度化有缘众

仁波切以深奥的灌顶、口传、窍诀,接引有缘众生成熟解脱。

1999年到美国加州及首都华盛顿,分别传授“宁体雅锡”的灌顶和口传。

2000年,贝诺仁波切在位于印度南部的宁玛派大寺院——南卓讲修广弘寺(即南卓林寺)对广大群众传授大宝伏藏之际,阳塘仁波切应贝诺仁波切之请求,对以贝诺仁波切为首的广大信众传授了他的前一世多芒大伏藏师法藏的完整灌顶。

2010年1月29日起,在二十多天当中,仁波切应旧译教传维护学会之请,在菩提迦耶对僧俗大众传授了旧译教传(嘎玛)的灌顶。同年在锡金贝玛扬泽寺传授了拉尊南开吉美的完整法藏,以及大伏藏师嘉村宁波“三宝总集”完整法藏。

2011年,仁波切在尼泊尔虚空鹏集寺(南卡芎宗寺),向第三世德嘉祖古为首的大众传授了“宁体雅锡”灌顶和口传。

2012年,应旧译法脉维续学会之请,仁波切在菩提迦耶向1700位信众传授教传嘎玛的口传以及八教如来总集的灌顶。同年,仁波切来到Rigpa佛法中心在法国的惹那林寺,传授持明吉美林巴的法教。

2013年4月,仁波切在美国加州嘉初仁波切的寺院“乌金金刚座”(Ogyen Dorjee Den)传授旧译教传(嘎玛)灌顶等。仁波切以正法滋养具信弟子众,将许多有缘弟子众引向解脱成熟之道。



复兴圣教之相关佛行事业

西藏雪域当中,从外在形相来看,佛教仅存其名,而事实上,执持圣教的诸多大师仍然住世。如同重燃圣教余烬一般,仁波切扛起复兴他所观护的多芒寺之责,重建了大殿及殿中圣像,同时,也新建了佛学院及修行院。当前正是多芒寺讲、修、羯摩三项事业正在蓬勃之时。

仁波切从监牢释放之后,并没有在西藏住很久,而是来到印度,驻锡在他的出生地:锡金。秘境锡金圣地初开之际,嘉瓦拉尊千波、阿大森巴千波以及噶陀衮度桑波(即噶陀仁增千波策汪诺布)一同会集。阳塘仁波切在三位大师当中阿大森巴千波往昔的驻锡地——红宫,新建了阿大菩提法林寺(Ngadak Jangchub Choling),内奉主尊为千手千眼观音。

同样地,仁波切也在噶陀衮度桑波过往的驻锡地——曼达岗上新建了噶陀寺,内奉主尊为莲花生大士。仁波切还在玉僧地区的中心,新建了世上罕见的转经轮殿,内有十八个铜、金等材质做成的大转经轮。

即至耄耋高龄,仁波切仍从事复兴圣教的事业,为教法及众生无私奉献。



公元2016年10月15日怙主 金刚持 多芒阳塘仁波切于印度示现圆寂,世寿88岁。


今天是藏历火鸡年八月十四日,依照藏历计算,今天是怙主阳塘仁波切圆寂的周年纪念日。值此首届阳塘仁波切纪念法会,期盼大家一同祈愿仁波切的佛行继续闪耀,也愿他的转世能迅速再来,继续引领着我们。

      
喇嘛钦!
 
已记录

我今悉以清净三业,遍于法界极微尘刹,一切诸佛菩萨众前,诚心忏悔,后不复造。
常忏悔2018
正式会员
**
帖子: 136


忏悔无尽


« 回复 #559 于: 四月 28, 2018, 09:02:29 上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http://www.zhibeifw.com/ssfb/xmbk.php

......



[29]. 深法宝箧
【属于甚深密法,暂不予以公开发行】
| 在线阅读   | EPUB   | PDF下载  | CHM

[30]. 实相宝藏论
【属于甚深密法,暂不予以公开发行】
| 在线阅读   | EPUB   | PDF下载  | CHM

[31-32]. 藏密佛教史
  更深、更广地了解藏传佛教渊源的历史。 【已出版为《藏密佛教史》,暂不提供电子版】
| 在线阅读   | EPUB   | PDF下载  | CHM

[33]. 光明藏论
【属于甚深密法,暂不予以公开发行】
| 在线阅读   | EPUB   | PDF下载  | CHM

[34]. 法界宝藏论
【属于甚深密法,暂不予以公开发行】
| 在线阅读   | EPUB   | PDF下载  | CHM

[35]. 大圆胜慧
【属于甚深密法,暂不予以公开发行】
| 在线阅读   | EPUB   | PDF下载  | CHM

一世敦珠法王自传

  提起喇荣,自然会想到一世敦珠法王。他是莲花生大士座下最著名的二十五位大弟子之一——切穹译师的转世。曾于距今一百多年前,来到人间藏土,在喇荣山谷建立道场,培养弟子,其中十三位在此地虹光而逝……
| 在线阅读   | EPUB   | PDF下载  | CHM


喇嘛钦!
« 最后编辑时间: 四月 28, 2018, 09:06:04 上午 作者 常忏悔2018 » 已记录

我今悉以清净三业,遍于法界极微尘刹,一切诸佛菩萨众前,诚心忏悔,后不复造。
页:  1 ... 54 55 [56] 57 58 59
  打印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