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 11 12 [13] 14
  打印  
作者 主题: 再读“如石师”的疑惑,为什么上师三宝不加持她呢?觉得如石师很可怜!  (阅读 27475 次)
0 会员 以及 1 访客 正在阅读本主题.
clx347
访客
« 回复 #120 于: 三月 04, 2014, 03:16:48 下午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辅导员A法师这样写道:

如石师   
  
     初见如石师,我心一惊。
     那是在扶病医院的门诊部,中午,是女众看病的时间,一屋生病的觉姆围绕着一位汉僧女医生。有电话找如石师,我挤到屋里叫她,她抬头看我,她的目光,令我一惊。
     很少见到这样的目光,凝聚着物质的强力,直接射入对方的眼中,无有任何回避,犹疑,长时间地,伴随着极端严肃,有些震惊的面容,无有任何应景的微笑。
     似乎是,我令她吃了一惊。
     她的目光都严肃得近乎恐怖,仿佛她目睹了世界的真相

。。。。。。

有一天,至尊索达吉上师仁波切在经堂上斟词酌句地说:
     “医生的发心是非常不容易的,没有白天黑夜。晚上九点回家,病人在门口等着;半夜十二点,还要被病人叫出去。我们有的医生,在发心两年以后,想要休息,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学院的病人那么多,医生又那么少,我们的修行虽然重要,但是,有一颗能放下自己完全利益他人的心才是最宝贵的。我们有的医生,非常受病人的欢迎,如果不能每天上班,能不能安排一周两次,每次两个小时?为病人看一下病,开一下药方?”
 
     如石师拒绝了。

。。。。。。

 一天,下课时,至尊上师仁波切一个一个巡视着讲考班的弟子,非常严肃。
     “如石。”上师缓缓地说:“你说一下,发菩提心利益众生重要还是自己成就重要?”
     我立刻意识到上师是针对她问的。
     “自己成就更重要。”如石师一语惊人。
     我大惊失色,屏息噤声,用力倾听她和上师相反的话语
     “如果不成就,我们根本不可能真正利益他人。所以,首先要自己成就,而后才能谈得上发菩提心,否则,只是一纸空谈。”
     上师一时无语,沉吟许久。讲考班的道友都把头低了下去,没有人敢抬头看上师。
     终于,如石师不顾上师的反对,坚持退出了讲考班,辞退了辅导员法师的职务,闭关修行了。
     几年来,已经很少还有人记得如石师。

。。。。。。

在她到来之前,我们一直为这两位病人念咒,修自他相换并回向,可病人的病情没有缓和。为什么她就能呢?
     作为凡夫,我们是否有这样的自他相换的能力呢?除非,她是菩萨。上师仁波切多次说过,圣者才有真实自他相换的能力。现相并不能说明问题,有很多其他的因缘。但是,显然,她对自己深信不疑。

。。。。。。

她从五部大论伊始就退出了闻思,现在,五部大论的传讲已将结束。五六年的时间中,她一直精进地修法!
     一个人,以强大的心力,长年督促自己,每天坚持几座修法,完成巨大数量的本尊心咒。虽然她放弃了闻思,但她闭关专修,我本来应该随喜。
     我似乎没有理由悲怆。

。。。。。。

新经堂建成后的一天,下课后,上师仁波切正在接待弟子和信众。有一个人走进经堂,没有摘帽,靠着一个大柱坐下。
     经堂里余留的僧人注意到了她,非常惊讶,窃窃私语。她穿了一条红色厚棉裤,一件红色小花图案的厚棉袄,头发有一寸长。她眼大无光,目视前方,略微斜向一边、向下,似乎在沉思。
     索达吉上师仁波切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又回转头去。
     一位管家认出了她就是如石师,上去劝她离开经堂。
   “我要见上师,”她呆呆地说:“有十几个人要杀我。”

。。。。。。

她赤了一双脚,不知她有没有赤身裸体,就那样飘出了她门前那条小道。她仿佛有一双眼,能够看清崎岖的山道,山道上的每一个石阶。她从一个又一个小木屋前飘然而过,她的一双光脚踩在坚冰、水泥石阶和冻土上。
     所有的狗都屏住了气息。没有人能够穿透这重重黑暗,看见她穿行在喇荣沟间。

     只有上师们能够看到,护法和非人能够看到,小屋中任何一个小小的转身,梦中的惊愕和幻化都在他们眼中


。。。。。。

末学重新看完这篇文章,汗毛竖立,首先说明这位“如石”师也许就是无数劫之前的末学,所以下面末学会用“末学”:来代替”如石“师。

南怀瑾先生在《现代学佛者修证对话》中开示:

这本书的英文名字叫《The sky Dancer 》,第五章最重要(英文第六十五页)。第五章简述了移喜磋嘉的修持方法,她在帝卓密窟中的空行聚会所,以及其它地方的修持。下面我们就翻译第五章的重点。这本书是以第一人称,自述的方式写的,所以,大部分翻译都是移喜磋嘉的话。

(上师的净土与坛城)

翻译:刚开始的时候,我(注:移喜磋嘉)住在帝卓聚会所的密洞里,地方上的施主都很慷慨,我在此勤力修持莲师不受限制的实相法。禅定中,我很快就观想到自己的身体转化成天神般美妙的形态,本尊在我眼前清楚显现,自己的气与脉即是空行的坛城。所有这些转化都是自然成就的。得益于上师的加持,我自心本体的明点以上师的舞蹈形式生起,而器世间的一切都呈现为上师的净土。我心中现起对上师无限的虔诚与敬意。与此同时,外在的坛城亦如虹光般现起,佛父佛母在我感官知觉中结为一体。


试问违背上师意愿的末学在独自修行的时候,会现起对上师无限的虔诚与敬意吗?

翻译:在一片光明中,我来到空行净土,鸟金康卓林。在这片净土上,果树形同刀片,地面以肉覆盖,山丘则是一堆堆的骷髅。在这座坛城的中间,是一个无法估量的宫殿,宫殿是由头颅骨堆建而成的,天花板和门帘则由人皮做成。以此宫殿为中心,外围三十万里的地方,有火山带环绕,还有金刚杵的墙,雷电,墓地,以及美丽的莲花组成的墙。在此边界内,是一群喝生血,吃生肉的鸟,邪魔似的野人和其它的野兽,男女都有。他们包围着我,威胁的看者我,但不久就变得既不敌意也不友善了。

怀师:不要觉得可怕,这就是密宗的特点,天灵盖呀,头盖骨的,人的身体就是整个的宇宙。

赵教授:西藏人认为人死了是在「空」中,人活着是在身体中,死了就是空了。

怀师:对,没错。

翻译:我进入宫殿,过了三道门,很多空行母印入眼帘。她们身体呈人形,带着不同的供养给一位主要的空行母和她的伴侣。有些用刀子从身上割下一片片的肉做为供养,有些则放出身上的血液,有些挖出眼球,有些割下鼻子、舌头、或耳朵、有些挖出心肺,有些则供养骨髓和体液,甚至有些献出了生命力和呼吸,头和四肢。这位主要空行母和她的伴侣为空行母们加持,并把她们的供养重新分配给她们,做为她们诚信的标志。

怀师:你们打坐修行碰到这个境界,非发疯不可,真讲修行,这些都是要来的


。。。。。。

翻译:业力的力量引发了轻微的呼吸,我体内的拙火发动了。我对上师生起前所未有的诚信,唱起赞美歌,继续祈请上师的恩典。立时,上师现黑鲁嘎金刚相,赐我一天灵盖的白菩提饮用,然后像梦一般消失了。在这连续不断的如幻境界中。我的喜乐是真实的,温暖是真实的。我开始像蛇一样脱皮,我觉得可以去掉衣服,只佩戴骨饰了。我开始「三乘合一」的苦行,继续修行禅定的功夫。我整年连一粒大麦也没吃,只靠石头和水维持生命。渐渐的,我对心之本体的洞察力减弱了,我的身体变得很虚弱,我的腿无法支撑身体,身体无法支撑我的头,口鼻的呼吸都停止了。情况越来越坏,

我又一次到了死亡的边缘。我呼唤着上师,并观相不断供餐的空行。我唱着祈祷文,向上师倾诉我的苦处。然后,我见到一位全裸的红色女子,她将密处对准我的嘴,我深深的饮食着她的红菩提,立刻,我身体变得充满,像雄伟的雪狮一般。我告诉自己,修习全裸的时候到了,我不再吃任何食物,仅以服气(也就是吃气的意思)为生。开始时还没有什么问题,后来,一丝疑惑飘入脑海,我开始呼吸停止,喉咙和食道干燥,鼻孔像塞了棉毛一般,五脏六腑刺痛,肠道萎缩,我又一次到了死亡的边缘。我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呼唤着远处的上师

怀师:修行会有很多要死的经历



试问,如果违背上师意愿的末学是遇到这种濒死的境界,末学会去祈祷谁呢,能去祈祷谁呢?


翻译:诱惑不得其便,邪魔们变出了新的花样。我四周开始地动山摇,并有咆哮声,似千龙怒吼一般;黑白红黄及蓝色的闪电夹杂着爆炸声,隆隆声,犬声,扑头盖脸而来。满天闪烁着光,夹杂着刀枪的惨淡青色,一片森然。我三摩地的神力,将这一切都消融得无影无踪。

还有一天,我被幻变的虎豹熊等各种野兽包围,它们在洞口疵牙裂嘴,咆哮着要攻击我。我已有身远离的成就,不再执着与这个身体和对自身的爱,心中生起慈悲心,于是它们都消失了。刹那间,数以亿计的蝎子、蜘蛛、蛇等昆虫覆盖了整片土地,它们钻入我的五官,咬蜇抓爬,并互相吞食,四周残骸遍野,令人憎恶。我略感颤栗,心中生起一念慈悲,我告诉自己,我已发愿,不执着欲身语意,现在为甚么又要畏惧这些精灵的幻变花样和业力示现的昆虫活动呢?我应该知道,一切的一切,皆是唯心所造,保持心的宁静吧。此念既生,我恢复了信心,并唱到:

一切现象都不过是心的游戏,如果内观,则找不到任何令人恐惧之物。这一切都只是明点自性的反射,不须反应,自如就是道。一切的活动都是我外在的装饰,我应该继续住于无言的禅定。

此时,我与法界合一,毫无分别心,进入禅定境界,所有的外相也都消失了。


魔境出现的原因

怀师:你们不要以为这些是笑话,真作功夫就会碰到这些现象。你说你们还没碰到,那是因为你们还不够资格,功夫还没到家。遇到这种情况,心中要起一念慈悲,一切都可以布施掉。

人自己的贪心、痴心、嫉妒心、毒害心、杀害心的根根就会引发这些示现。

比如有一次,我的老师袁先生在闭关,下座后他跟我说:「怀瑾啊,糟糕了,」我说,「什么事啊?」他说:「我现在才晓得,我那个瞋心的根根没有断啊。刚才我打坐入定时,座底下出来一条大蟒蛇,要吃掉我。我就笑了一下,还有这种境界,原来我的瞋心还没断啊,我的心还那么毒啊。去啦,它就走了。」


如果没有真实无伪的出离心,菩提心以及正确的见地,而没有上师的引导,没有闻思,我们是无法建立正见的。

遇到这些境界,我们能不起任何贪嗔痴念头吗?没有真实出离心和菩提心的我们无法不疯掉,所以“末学”说有十几个人要杀自己,这是“末学”自心幻变的境界,只是没有上师的窍诀“末学”是无法应对的。

喇嘛钦!

愿我们生生世世不要违背大恩上师的任何教言,愿我们生生世世只做让大恩上师欢喜的事情,喇嘛钦!

生生世世摄受愿文

法王如意宝著


三世一切善逝诸如来,自前显现殊胜善知识,
无比胜恩功德大海藏,祈祷于您上师如意宝。
您度众生善巧方便行,无论显现何种之形象,
乃至刹那邪见亦不生,一切所作见善求加持。
师您慈悯教诲之善说,只言片语亦不作违越,
犹如倾注宝瓶诸加持,愿悉无余融入我相续。
怙主您于净秽刹土中,示现各种幻化戏舞时,
愿我幸能成您胜随从,同时趣入菩提萨埵行。
何时自现清净刹土中,至尊显现获得正觉果,
吾亦随从最初得安置,愿成增盛殊胜事业者。
总之从今乃至世世中,与您依怙圣者不分离,
既获菩提亦成种姓主,祈愿灭尽六道轮回城。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 最后编辑时间: 三月 04, 2014, 03:25:06 下午 作者 想念上师 » 已记录
月下听箫
正式会员
**
帖子: 52


« 回复 #121 于: 三月 05, 2014, 12:17:13 上午 »

上师是佛,一定听上师的话!喇嘛钦!
已记录
明恒
正式会员
**
帖子: 1599


« 回复 #122 于: 三月 05, 2014, 02:36:15 上午 »

上师所传之法即是上师,《中观庄严论释》、《定解宝灯论释》都挺难的,"想念上师"就可以了,不用东看西看很多。
已记录
realwisdomawareness
访客
« 回复 #123 于: 三月 05, 2014, 05:28:55 上午 »

上师所传之法即是上师,《中观庄严论释》、《定解宝灯论释》都挺难的,"想念上师"就可以了,不用东看西看很多。

 奸笑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24 于: 一月 25, 2018, 04:53:02 下午 »

顶礼上师三宝

        这是很多初学者常有的误区,因为对因果信解不深,希求依靠皈依三宝而避苦求乐,一旦遭遇困厄,就对三宝的信心动摇,这是为什么上师仁波切再再劝说我们闻思修,否则,我们对佛理一无所知,在关键时刻,对三宝的薄弱的信心就会动摇。     

       《中论讲义》说:“那皈依的界限是什么呢?乔美仁波切在《山法》中说:即使虔诚恭敬地祈祷、供养三宝,但却未解决自己即生的任何痛苦,此时仍然相信三宝的加持力不可思议,知道一切痛苦是自己的业力所致而对三宝不生丝毫邪见,这就是皈依的界限。所以,祈祷三宝却没有起到明显的作用,于是就怀疑三宝没有加持,这就说明皈依的界限还没有达到。真正皈依三宝的人无论遇到什么违缘,他对三宝不仅不会起任何邪念,而且还会把违缘转变成修行的助缘,这说明皈依已经到量。


喇嘛钦!!!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25 于: 一月 25, 2018, 05:00:02 下午 »

顶礼上师三宝

业因果非常细微,我们往昔都造下了无数的业,这些业都如影随行的跟着我们,而我们对此丝毫不知。我们总是看表面现象,依靠今生的经验判断事物,用唯物主义的思想来思考,觉得“只要做....就肯定会....”,而丝毫不理会我们生活中那么多超出我们控制之外的事情。

我们没钱,就想“只要上师加持就没事了”,因此就去求上师,我们生病,就想“只要上师加持就没事了”,因此去求上师,我们心中痛苦,就想“只要上师加持就没事了”,因此去求上师,......

虽然事事祈祷上师这个很好,但是,我们认为,上师可以改变一切,是一切的主宰,而不顾实际的法尔规律:任何事物都是因缘聚合而生,这种想法就是错误的。

上师作为一个强大的外缘,祈祷加持,固然可以另事情变好,这是必然的,但是,是不是就一定会达到我们所期望的地步呢?

我现在非常想到月亮上看一下,祈祷上师我就去了。我杀了人不想坐牢,祈祷一下上师就不用坐牢了,我现在非常想另外一个人死,祈祷上师他就死了。???

为什么要我们绝对信任俱德上师呢?因为他们的智慧能照见这一切,他们的悲心会彻底为我们着想。所以上师的指示,就要绝对去执行,自己是一个盲人,有明眼人指路,就照做,这样我们就能够很快的到达彼岸。

相反,前面有一个悬崖,上师说不要去,我自己看不见,但是自己觉得一直往前很好,坚持己见,一直走,结果掉下去了,在半空中祈祷上师:上师救我。上师看了一眼,不忍看第二眼,背过身去了,我们生嗔恨心:上师为何不理睬我了。

不是上师不原谅,上师从来没有责怪过我们。不是上师不加持,上师一直在尽最大的努力。但是事情并不一定会像我们想象中的那样进行。

这就叫异熟障。就是我们的罪业导致我们没有对治罪业的能力,这个时候叫做异熟障,这是无法改变的。就好比旁生,他的业力导致他没有智慧取舍,因此也不可能有办法解脱。

我们的罪业导致我们自己对上师三宝信心不足,对善法精进心不够,自己的心力不足以对治自己的罪业,因此,就算上师加持,也只能如此了。

虽然我们现在在为如石师叹息,觉得似乎是:如果当初她不....那么就会....,实际上也不一定,如果如石师不是示现如此,那么也许,上师早就知道她不会听上师的话,但是上师还是把话说出来,因为上师知道以后她会因此对这些话生起信心,对她后世会有好处。她去见上师,上师故意不看她多一眼,因为多看她也没有用,不看她,她会因此而生忏悔心,对她以后有好处。等等。我等凡夫当然无法推测上师老人家的密义,只是随便猜测,但是上师做任何事情,任何举动,任何表情,都不会是我们凡夫人那样,随便以业力驱使而造作的,上师所做全部都是最有利于弟子,有利于众生的。

对这些应该坚信。我们凡夫人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否则等到有一天,自己境界有所改变的时候,想起自己以前的一切狭隘的想法,会觉得非常不好意思的。


喇嘛钦!!!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26 于: 一月 26, 2018, 01:46:55 下午 »

顶礼上师三宝

顶礼上师三宝!

非常感谢楼主提出这个问题,随喜大家的讨论。这恐怕是辅导员A师父的《行者随笔》中最沉重、最发人深省,也是最多令人疑惑的一篇。末学也做过很多思考,谈一谈,不对的地方请师父师兄们指正。

1、修行能否成功的关键是什么?

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我执”。区分内外道的关键就是,内道无我,外道执有我。一但断除对“人我”的执著,不需任何其他条件,即可出离轮回,这就是众所周知的断除人我执成就阿罗汉的道理(姑且不谈断除法我执成就菩萨果位)。而只要一天执著有我,这一天必定仍然在轮回中,毫无商量余地。

2、为什么有的人甚至会着魔?

若我执不除,仅仅是以散乱心行事,则是六道中的凡夫。而以深重的我执修三摩地,贪求境界、成就,以禅定力,很多境界现前时,因内心深重的“我要成就”的执著,很容易认为这些境界就是“我已经成就了圣果”。这时必然着魔。《楞严经》后面部分讲五十阴魔的情况,或者着天魔,或者堕落外道,无一不是因为这个,当有境界现前时,“斯但功用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觉了不迷,久自销歇。若作圣解,则有悲魔入其心腑”,“三摩地中,心爱知见,勤苦研寻,贪求宿命。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由此计度有边无边,堕落外道,惑菩提性。”,“若于所归览为自体,尽虚空界十二类内所有众生,皆我身中一类流出,生胜解者,是人则堕能非能执。摩醯首罗,现无边身,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等等,还有很多。

3、不除我相不能入清净觉

为什么“我执”如此可怕?因为本来就是没有我,这个是事实,但我们以虚妄分别心,计度有我,必然引发一切烦恼,堕入轮回。不仅粗大的贪嗔痴是我执的表现,乃至入了佛门,修行成就也不离开为了我。但这种修行必然是背道而驰,决定与圣果无缘。而所谓圣果,并不是“我”获得的,而是断除了我,最后乃至一无所得,无修无证时,名为圣果。如大恩上师仁波切经常引用的一句《楞严经》的话:“圆满菩提,归无所得”。《圆觉经》里也讲的很清楚:“认一切我为涅槃故,有证有悟名成就故,譬如有人认贼为子,其家财宝终不成就。”,“彼末世众生习菩提者,以己微证为自清净,犹未能尽我相根本。”,“彼修道者不除我相,是故不能入清净觉。”

4、菩提心和除我执

而菩提心就是要利益众生,若要全力利益众生,必须放下自我,断除我执,这样的话,只要一心从众生利益出发,根本不用考虑“我先成就”,自然而然断除我执,也自然而然成就“无所得”的菩提。所以,上师仁波切等高僧大德如此强调菩提心、利益众生,实在是帮助我们解脱的妙法。

5、关于修行

末学不敢对具体的人做批评,自己也没这个资格,而且自己还远远不如别人。但我们仔细分析一下,若能以此为鉴,免入歧途,所获功德都应回向给为我们以身示范的人。请大家理解。

从文中来看,一个修行人往往一方面虽然有利益众生的心,但另一方面我执坚固。比如上师希望发心,但为了自己修行而拒绝了。不愿意发心做医生看病,原因是“即使连暂时缓和病人的病痛都做不到,更不要说减轻病人的心苦。身为医生,内心极为痛苦。”这肯定有为病人痛苦而痛苦的善的一面,但也有“我”不愿忍受这种痛苦而要躲避的一面。

“自己成就更重要,如果不成就,我们根本不可能真正利益他人。所以,首先要自己成就,而后才能谈得上发菩提心,否则,只是一纸空谈。”这种想法似乎有道理,但只要再看一看上面《楞严经》、《圆觉经》的教证,就会清楚,只要有“我要成就”的想法,那就绝对不会成就。但这个道理,如果不经过深入的闻思,难以明白。

不听从上师的教导固然是问题,但这个问题的根源还是对自我的深重执著。

“在这万籁俱静的深秋的凌晨,我感到哀伤。哀伤是如此深重,就像这无比清醒而肃穆的喇荣沟。我目睹了它一个晚上,一个个小屋寂灭于黑暗中,又一个个点亮。她的小屋是较早明亮的一个。 她从五部大论伊始就退出了闻思,现在,五部大论的传讲已将结束。五六年的时间中,她一直精进地修法! 一个人,以强大的心力,长年督促自己,每天坚持几座修法,完成巨大数量的本尊心咒。虽然她放弃了闻思,但她闭关专修,我本来应该随喜。我似乎没有理由悲怆。”

辅导员A师父这一段文笔含蓄的文字非常值得深思。退出闻思,以强大的心力,几年如一日坚持修法,但为什么辅导员师父却感到一种深重的哀伤呢?我们可以想见,虽然修行的精进几年如一日一样,但对“我一定要成就”的执著也是几年如一日。然而如《圆觉经》所说:“末世众生不了四相,虽经多劫勤苦修道,但名有为,终不能成一切圣果,是故名为正法末世”,“末世众生说病为法,是故名为可怜愍者,虽勤精进,增益诸病,是故不能入清净觉”。这样看来,那个支持数年精进修行的动力,恰恰是需要根除的“我要成就”的执著。虽然这背后或许有“成就以后再度众生”的甘露,但已被我执的毒药彻底污染。越精进,越背道而驰,这怎能不令人深深地哀伤呢?

6、为什么上师仁波切看上去没有说或做任何事呢?

“索达吉上师仁波切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又回转头去。一位管家认出了她就是如石师,上去劝她离开经堂。“我要见上师,”她呆呆地说:“有十几个人要杀我。” 她被几个人劝阻着,两边挟持,送回了家。”

上师的加持其实无时不在,但我们如果仅仅是凭着早先内心对上师的一点信心而本能地来寻求救护,心智清醒时都听不进上师的话,完全陷入迷乱的状态时,又如何能接受到上师的加持呢?

7、想起无尘师

想起最近辅导员师父《行者随笔》中《是孤独还是团结》中的无尘师,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无尘师随和,听从上师的安排,为考试获奖而不安,要给他人留有机会。一直发心,乃至根本没有时间像如石师那样专修,只是发心,整理上师讲义(这当然是一种深入闻思的途径),没有为自己的修行产生丝毫苦恼。“对大多数来说,利己和利他是两件不同的事。一个人越是放下自己,他离菩萨的果位越近。但是,又有谁能放下自己的成就,哪怕是为了恩德深重的上师!”(《是孤独还是团结》的这一段话,和上面《圆觉经》的教证完全一味),而最终,“无尘师没有时间闻思修行,但有闻思修行的果——降伏自心、利益众生。”

8、吸取教训

我们的确应该好好从中吸取教训,相信上师,相信上师教我们闻思,教我们发菩提心,都是上师无不照见的智慧中取出的对我们最有利的珍宝。我们如果有任何理由不愿意利益他人,不愿意听上师的话,必然是在背后躲藏着深重的我执。

末学自己极为惭愧,只知道空口说白话,世俗菩提心都没有。但愿能和师兄们共勉,追随上师,“圆满菩提,归无所得”。

阿弥陀佛。




随喜慈云师兄


喇嘛钦!!!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27 于: 一月 26, 2018, 01:51:04 下午 »

顶礼上师三宝

非常随喜feingray以故事的方式阐释!

我们无论看到、遭遇到任何无法理解的不幸,都要深信,以我们所了解的果可以推知我们看不见的前因——我们往昔世所造的恶业所导致的。我们往昔世所造的恶业无量无边,又没有四力具足的忏悔、没有发大心行持利益众生的伟大行为、没有能力安住在法性中。我们忘记了我们曾让众生在怎样难忍的苦痛中死去,其实,我们遭遇任何不幸都不过分的。

这就是《解义慧剑》中所说的观待理,观待果可以了知因的道理。也是《量理宝藏论》中所说的“果因”,虽然我们没有看见因,可以通过果来推知因的存在,就像通过烟的果法可以推知火的存在。

深信所遭受的任何痛苦来自自己的恶业,所感受的点滴快乐来自佛菩萨的恩被。


喇嘛钦!!!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28 于: 一月 26, 2018, 01:53:48 下午 »

顶礼上师三宝

随喜西绕贝姆道友!

个人理解,身口意三门供养是很难的,我们对上师三宝的认知是随着我们依止上师、闻思修行的时间而渐渐展开、深入;这也是为什么要长期依止上师、长期闻思修行,这个认识和提高的过程直到死亡为止。

上师仁波切经常说:等你老了,你可能会证悟;或者、等你临终的时侯,你可能会证悟。

为什么是老了?临终?对上师三宝的认知在我们长期依止上师闻思修行积累了一生后,到了老了和临终的时候,是我们最放下此生、认知最接近真理的时候;也是我们对上师三宝的信心、感恩最为深刻的时候;也是我们与上师三宝最相应的时候。


喇嘛钦!!!
已记录
caoluxin347
访客
« 回复 #129 于: 一月 29, 2018, 01:51:28 下午 »

顶礼上师三宝

感恩上师!
感恩辅导员师傅!
感恩Feingray  师兄发人深省的故事!


我也谈一下自己亲身的经历:约2005我整个家族受冤亲债主的强力干扰,弟弟出事,整个家族笼罩在恶梦般的阴影下多年,但没有一个人知道原因,根本想不到另有原因(当然根本上还是自己的业障),包括身边学密多年的朋友。

一次我受打击,内心烦恼生起,竟然嗔恨上师不加持我。此念一起,我感到极其可怕,但还是有疑惑。

后来情况愈来愈糟,2005年腊月的一天,我突然烦躁不安,对修行意乐全无,只喜看一些污七八糟的东西。一天忽接一位道友的电话,告之上师说汉地有弟子遇障碍,早就 发动了全国弟子修法回向,当时我有还不知道是自己有障碍,还以为是为别人修。那时我与上师结缘时间还短,上师可能根本就不“认识”我,当我按上师说的修完法的第二天,就出现了转机。。。。。。后来去上师那里,一位刚认识的年轻师傅说:去年要不是上师的加持,你早就疯了。

是的,我弟弟因此事发疯(事后好了),如果没有上师的加持,我有什么理由不发疯?

弟弟当初遇障时,他的上师也没有办法改变。姐姐带弟弟千里迢迢,历尽艰难去见上师,他的上师什么也不说。后来弟弟和身边一些道友都对他的上师不理解,甚至生起邪见。但我知道:这其中肯定有我们无法了知的原因。

现在知道:我自己遇障碍上师加持转化,后来弟弟由于我的努力,得到不少大成就者的巨大加持,难道不是他的上师暗中加持的结果?

我明白:自己“知道”的不一定是真的,自己不知道的,上师都一清二楚。


感恩随喜早去早回师兄的分享。


喇嘛钦!!!
已记录
页:  1 ... 11 12 [13] 14
  打印  
 
跳到: